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抱抱醒来

第五百七十五章 抱抱醒来

    神人族的族地之中,这三年来,大多数的神人族都聚集到了这里,生活在一起。

    一千多的人口,在这族地完全不会拥挤,反而热闹了许多。

    茜姑娘在自己的家里,这段时间却是无聊得要死,也不知道,究竟还有多久的时间,才能离开这颗枯燥的星球,前往那广阔的罗虚大陆。

    这段时间,神人族之中有很多传言,有怀疑罗虚大陆是否真的那么广阔,也有吹嘘罗虚大陆的繁盛。

    难辨真假!

    茜姑娘想的是,一定要亲自去看看,用眼睛去见证。

    她有直觉,那一定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地方!

    至少,从神祖以及那些天境长辈们的态度来看,一个普通的地方是引不起他们这般重视的。

    不过,神人族之中,竟然还有个别人要神人族去一颗别的小星球继续像牲口一样繁衍度日,真是一群胆小迂腐的家伙,还好他们没有得逞。

    想到这里,茜姑娘在生气的同时又有些小庆幸。

    就在茜姑娘发神之际,一个美丽的妇人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察觉到这些的茜姑娘,神色微变暗道糟糕,就想要连忙跑路,却是已经晚了。

    “小茜!你的婚事一拖再拖,和你一个年纪的,都已经在三年前成婚了!再不嫁,就要成老姑娘了!”茜姑娘的娘亲拉住茜姑娘,又开始催促道。

    作为一个母亲,最关心的还是孩子的婚事了,这唠叨,又是三年。

    茜姑娘脸撇着,眼睛却是转向别的方向,假装没有听到自己娘亲的话。

    嫁人?成婚?那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开什么玩笑,老娘三年前差点就惨遭毒手,要不是突然意外,男方似乎是一个了不得的家伙,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在哪儿伺候哪个男人呢!

    反正等到了罗虚大陆,茜姑娘就决定赶紧跑路,闯荡去了。

    如果,罗虚大陆真的足够广阔的话,只要她不出来,谁也找不到她。

    而这颗小星球,走到哪儿都是在父母眼皮子底下。

    茜姑娘心中已经计划好了一切,所以此时听着娘亲的唠叨,也不是那么烦了。

    茜姑娘很感谢老天,在她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出了这个个大好的机会。

    而另一个,同样感谢老天爷的人,就是同在族地的翎公子了。

    三年前的那一日,想起府邸的灯光还是那样昏暗,新娘的体型完全挡住了光。

    翎公子很庆幸,虽然那一日他和菜姑娘已经算是行完了礼,算是夫妻了,但是,终究没有行夫妻之事,清白尤在。

    而且,因为三年前罗虚大陆的事情出现,神祖等人对于他们的婚姻似乎放宽了,不怎么管。

    至少,他的那个妻子,三年都没住在府邸,神祖也没过问一句。

    翎公子觉得自己算是大难不死。

    而一切都是罗虚大陆,他甚至有些感谢带来这个消息的人,也就是姜预。多好的人啊,如果不是此人,他的后半生怕是都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而经过了这次的一番心灵磨砺,翎公子也成熟了不少,打算放弃儿女私情,专心武道。

    而罗虚大陆,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一个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

    神人族族地之中的一家酒楼。

    “傻大妞,赶快的,都要饿死了,怎么还不上菜!”一张菜桌之上,三两个青年一坐下,就开始不耐烦地瞎吆喝。

    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一只熊掌大小的巴掌直接拍在桌子上,让桌子狠狠地一震,灰尘颤抖。

    闻声的几个青年都是心里一惊,只见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直直盯着。

    “说了,在酒楼,只能叫我菜老板!!乱取名字的,当心我把你们赶出去!”菜姑娘一脸凶相地对几个青年说道,加上那体型,震慑力却是不小。

    周围的客人见此都是同情地看向那几个青年,真当现在的菜姑娘还是以前那个那样唯唯诺诺的胖丫头不成。

    真要不规矩,得给你弄出心理阴影来。

    那几个青年心中微寒,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鬓角微微冷汗,这傻大妞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凶妇了?

    “好好好,菜老板,麻烦赶紧给我们上菜吧!”其中一个青年姑且服软道。

    “等等,我记起你来了!三年前似乎欠过我好几笔账还没有还,赶紧还了!”菜姑娘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人,认出了他,又翻出了陈年的账本。

    “喂!叫你菜老板是给你面子,不要太过分!”其中一个青年怒拍桌子。

    然而,他才刚拍完桌子,一只大手就拍向了他的脑袋,就像是拍西瓜一样,一下子把他给拍翻了。

    “我的桌子,只有我能拍!”菜姑娘双手叉腰,极其霸气。

    “还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别说我是什么翎夫人,那关你屁事!你只要把钱结了就可以了!”

    几个青年见此,顿时噤声。

    菜姑娘散发出来的气势很强烈,修为也不弱,之前竟然一直没察觉。

    菜姑娘收到了以前的欠债,露出了满意的笑意,然后欢欢喜喜地去准备食物了。

    这一次,她的态度却是又变得极好,做菜时是厨子,端菜时是小斯,一切都很本分,这反而让那几个青年搞不懂起来。

    对此,菜姑娘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欠债的时候,我是讨债的,当然要凶!交了钱就是客人,当然要好生招待!

    经营着这一家小店,短短三年时间,菜姑娘变了很多。

    她自力更生,开始变得勇敢,懂得一味忍让没有任何作用,她不用去寄希望于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而是能够自己实实际际地去做。

    当勇敢踏出那一步的时候,她发现,果然,自己还是要在该凶一点的时候凶一点才好。

    菜姑娘摇晃着巨大的体型,嘴里哼着歌,手上不停炒着菜。

    她的厨艺进步巨大,还在想着罗虚大陆那里的菜怎么样,不知道有没有自己做的好吃。

    菜姑娘连忙提醒自己不能骄傲自满。

    ……

    这颗一直在发生巨大变化的星球,早已没了以前的样貌,各种奇奇怪怪的建筑立在地面。

    星球上,除了神人族,更大部分的是土著生灵。

    它们可去不了神人族的族地,只能四散分布在星球的各处。

    刚开始,那些突然钻出来的建筑可是把不少土著生灵给差点吓怕胆了,就差没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事实上,还真有几个生灵被吓得怎么做,只不过,恰巧又被地面突然长出来的建筑给顶了出来,小心肝都要吓出来了。

    不过,后来,土著生灵们发现,这些建筑并不会伤害它们,当然,它们也无法靠近这些建筑。

    这样一来,生活如常,只是多了些挡视线的建筑,也多了些相关的言论。

    直到后来,它们从一些神人族的人的交谈之中得知了很多重要的消息和事情。

    “神人族,竟然就这么要离开这颗星球了!那我们去当什么人的奴隶?”在这颗星球上,天生为奴的许多生灵一时有些发懵,仿佛人生失了方向。

    “不会,我们就这么不用干了吧?”

    “等等,我听说这颗星球好像有另一个人要掌管,就是三年前和神祖大战的那个人!”

    “也就是说,以后我们就是他的奴隶了?”

    “谁知道?不过,这些建筑貌似就是那个人弄出来的,能够和神祖一战,肯定会是一个大人物!”

    而此时,在这几个生灵交谈着的远处一个山头,有着几个土著生灵神色十分难看,看向那几个交谈的生灵,眼中尽是嫌恶之色。

    尤其是想到这几个生灵说的话,眼中是要有多愤怒,就有多愤怒。

    “这几个家伙,想的竟然只是给谁当奴隶!!!”

    “这些甘愿当奴隶的奴隶种,已经一点没有人生自由了!连最后的自尊都没了!”

    “没办法,神人族统治这颗星球太久,已经把太多生灵给完全教化了!想当年,抵死不从的牛头人,现在成了他们的苦力,自由奔放的马头人,成了他们的搬运……”

    “而现在,神人族终于要走了,老天却又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强大的奴隶主!”

    “我们,难道真的一点自由都没了吗?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了吗?只能成为强者交易的物品?”

    最后说话的人,语气之中满是沧桑可悲。

    闻言,它身边的土著生灵也不禁悲切。

    三年前,那一日,它们可是亲眼见证了那两个交战之人的强大,那种强大而匪夷所思的力量,简直让人绝望,真的仿若神明一般,谁也不能反抗。

    第一次,它们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以往,和它们交手的都是神人族的年轻人或是其奴隶,不免给它们一种还有希望的错觉。

    “不!哪怕是死,我们都会坚持反抗!”有生灵定定道,已经心存死志。

    太阳的光芒照耀清楚它们的模样,却是一群长着大翅膀的鹰。

    ……

    星球的中心地带的一个空穴,就像是一个内部城市一般。

    这一日,姜预放下了手上所有的工作,打断了已经持续了三年的节奏,很难得地停了下来,安安静静坐在一个地方。

    在他的前面,是一个方形玻璃缸,里面流动着透明的液体,一个小女孩像是一只小虾米一样团成一团呼呼大睡着。

    此时此刻,抱抱身上的属于地底生物的最后的痕迹也已经退去了。

    抱抱彻彻底底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圆圆肥肥的脸蛋,白白嫩嫩的皮肤,让人忍不住咬一口,两只小耳朵也变成了半圆形,粉嫩嫩的。

    不,应该说是比以前更好了!抱抱的另一只缺失的手臂,也在这个过程之中完完全全恢复了过来,两只小手臂相称得很。

    “小家伙,睡了九年了,都还没有睡够吗?”姜预喃喃道,语气之中隐隐有一丝难掩的激动。

    抱抱似乎听到了姜预的话,在透明液体之中翻了翻身,露出小肚子,两只小手臂在液体之中划动着。

    “鱼鱼!抱抱变成鱼鱼了!”抱抱的两只小眼睛还闭着,显然是在做梦什么的。

    事实上,抱抱的思维也是在最近才开始活跃起来的。

    过去的几年,不论是身体还是思维,都几乎处在一个停止生长的情况,仅仅只有身体的血脉基因在不断改变。

    好在,九年的时间,使得一切弊端都消失了。

    抱抱,还是以前的抱抱。

    等她醒过来,和九年前无异。

    “爸爸,抱抱变成鱼鱼了!”抱抱的小身子在透明液体之中翻来翻去,两只小手臂扑腾着,游来游去。

    渐渐地,抱抱的两只小眼睛的眼皮慢慢睁开了,露出的黑色的眼睛还有些小迷糊。

    我在哪儿?这是什么?爸爸呢?

    姜预一直看着抱抱,丝毫不敢眨眼,生怕给错过了。

    抱抱的眼睛完全睁开。

    女儿啊!你终于醒过来了!姜预的眼睛里都有些湿润了。

    玻璃缸之中的透明液体退去,四方形的四面玻璃打开,最上面的玻璃被摘去。

    抱抱还傻乎乎地坐在上面,眼睛里还范着迷糊,四处瞧了瞧,直到看到正前面的姜预。

    此时的抱抱,记忆还停留在九年前,在天铸城大殿被众多势力冷眼相看的时候,模模糊糊记得爸爸来救她了。

    但是,自己却很不争气地睡了过去。

    真没用!

    “爸爸!抱抱好想你!”

    抱抱的刚才还迷迷糊糊的小脸,顿时要哭了起来,两只眼睛睁着,水汪汪的,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两只小腿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用力一蹦,两只小手就要去抓住姜预,不过,显然小家伙的力气不够,姜预上前一步,稳稳接住了她,抱在怀里。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可是抱抱还生着病,抱抱真的只是生病了!会治好的吗?抱抱还会是可爱的孩子吗?”抱抱想起那些人对自己的险恶,心里恐慌害怕。

    她嘴巴上越是这样强调,心里就越是害怕。

    万一,要是病好不了了,变不回以前的样子了,那该怎么办?!

    爸爸会不会也慢慢讨厌抱抱了。

    “嗯,抱抱一直都是最可爱的孩子,最美的天使。而且,抱抱的病已经治好了!”姜预抱着抱抱,拍着她的小脑袋,轻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