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吞天罐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吞天罐

    这颗星球的上空,两道身影对峙而立,强悍的气势针锋相对,让星球的每个生灵都是生出一种高山不可仰止的感觉。

    一个是神祖,一个是曾经错以为的边缘人物。

    这样的战斗,使得众人的内心都是不禁紧张起来。

    神人族有着几位天境,修为更高,使得他们对战斗有着更清晰地认识、

    “神祖他老人家,似乎没有使出全力?”有一个神人族的天境疑惑道。

    “嗯,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确实这大概只有神祖六成的实力,还有三成多没有是用出来。”另一个天境皱眉道。

    闻言,周围的人们刚才还警惕这个在神人族潜伏六年的人,现在顿时稍稍松了口气,原来他们的神祖还有余力啊!

    见神祖用出了“水牢”这样的招式,还以为自家的神祖遇到大敌了,如今看来,应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他们对于之前不相信神祖而愧疚不已。

    静等着必要时刻,神祖拿出全部实力。

    ……

    “压制数值36%,检测出目标使用特殊能力后变得有些虚弱,可进一步压制,是否压制?”瑞心的声音,在刚刚钻出水牢之际,响在了姜预的耳边。

    姜预心中一笑,肯定道:“压制!”

    随着姜预的话音落下,瑞心控制的磁场不断作用在神祖身上。

    还在为姜预打破“水牢”而惊讶的神祖,神色猛地一变,那种诡异的东西又在他的身体里作祟,肉体力量和灵力都在疯狂锐减,身体缺失了某些重要的“事物”。

    “压制中:36%,37%,38%……52%……63%,63%。”姜预的耳边不断响起声音。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神祖第一次开始对姜预产生了很大的忌惮,逐渐被减弱的力量让他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此时,姜预已经发动了攻势。

    神祖的实力已经被压制到了三成多一点,趁着这个突发点,姜预没有丝毫犹豫,果断抓住机会。

    只见姜预手一动,磁场铺展开来,密集而广阔,一条条磁场线开始了猛烈地震动,向力量全部集中到神祖的位置。

    然后,神祖的身体的血肉细胞就开始猛烈地颤抖,隐隐有不堪重负的趋势,似乎要一个个破裂掉,不仅仅如此,神祖的大脑亦受到了影响,不论是大脑细胞还是其中隐藏的灵魂,都像是在被一只大手蹂躏着。

    神祖神色微微狰狞,咬着牙,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受创都让他有种难以支撑的感觉,双眼的视线甚至都开始了模糊。

    该死!神祖心中怒骂不已,死死盯着姜预。

    难道,罗虚大陆的人真的都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而他们不过是偏安一偶?

    神祖心中第一次产生了神人族不如罗虚大陆的想法。

    “不行!不论如何,我也不能败,一旦败了,神人族这么多族人的信念都会受损!”神祖咬牙道。

    作为神人族的支柱,最强的存在,绝对不能败在一个二十七岁的小鬼手上!

    这样一来,就只能动用那件祖物了。

    只是,这样有违祖训!

    祖物已经尘封了不知多少年了,从未被动用过,今日要在自己手中破例?

    神祖心中犹豫道。

    ……

    “神祖在干什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老人家一直被压制还不使用全力?难不成战斗之前有着什么约定不成?”

    神人族的众人看着神祖越来越沉重的脸色,又是担忧又是着急。

    “对啊!神祖赶快拿出全部实力吧!看那个家伙的嘴脸,我就心里一阵不爽啊!”有人撇着嘴说道,看姜预那略带笑意的样子就想给撕了。

    “能和神祖一战,都不知活了多少年得老怪物了,还装得一副稚嫩的模样!早点打死好啊!”神人族之中有人愤愤不平道。

    作为神祖,天境巅峰的存在,下方众多神人族的话语自然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终于,后辈子孙们的反应让原本还犹豫不决的他,下定了决心!

    以他如今的身份和立场,绝对不允许失败!

    神祖的精神已经有些模糊了,被压制地只剩下三成多的实力的他,很难反抗磁场的震荡攻击,但是,他的意志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专注。

    “出来!”神祖咬着牙,低喝了一声。

    在神人族的族地下方,一个埋藏了多年的瓦罐,粘了灰尘,身子上还隐隐有些裂纹,上面没有任何花纹,看起来就是一个平常人家装咸菜的瓦罐。

    质朴,简单,老旧。

    然而,这样的一只瓦罐,在随着神祖的一声呼唤之后,渐渐苏醒了过来,“噔”地一声,冲破了压着它的所有事物,只留下一个小洞口,出现在了神祖的身边。

    神祖轻轻托着这个瓦罐,在触碰到这个瓦罐的瞬间,他的身体顿时一松,一直被压制着修为和肉身,在这一刻竟然全都恢复了过来。

    神祖又恢复到了巅峰的时刻,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

    按照祖训,他是不能够用这件东西来对付任何人族的!

    神祖一只手托着瓦罐的底部,一只手抓着瓦罐的边缘,将灌口对准了姜预的方向。

    “吞天罐!吞!”

    随着神祖的话音落下,这个瓦罐之中,顿时泼出了一大片浓墨似的液体,冲向了整个天地,冲向了姜预。

    期间所有被这浓墨液体触碰到的东西,全都被死死地粘上,浓墨液体之中混杂了太多的东西,涌向了姜预。

    这件被神祖称为祖物的东西,显然拥有着匪夷所思的力量,能够沾染上一切事物,然后将其拖进瓦罐之中。

    “瑞心,分析瓦罐!”姜预心中惊讶,快速向瑞心下令。,

    神人族之中还有着这样的宝物,竟然连磁场的压制都给抵消了,更是有着如此强大的吞没力,让这神祖成功喘了一口气。

    “分析瓦罐……无从分析,其层次已经超越了可分析程度,疑似破损的半虚物品!”

    姜预微微愣神,好家伙!这个神祖明明不知道半虚存在,却偏偏有着一件疑似半虚的物品!

    浓墨似的液体逐渐遍布了姜预的视野,不断向他靠近,姜预身形一闪,连忙向后退。

    但是,浓墨液体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断逼近姜预。

    姜预遁进虚空之中,浓墨液体跟着渗进虚空,姜预撕开空间,向星球的另一侧而去,而浓墨液体也跟着维度线涌了过来,不追到姜预,誓不罢休。

    “放弃吧,你是逃不掉的!”神祖冷酷说道。

    “是吗?就是不知道,你这瓦罐能够使用多少次!”

    姜预瞥了一眼神祖手中的瓦罐,只见那个瓦罐在喷出了大量的浓墨液体之后,一道深深的裂缝在瓦罐之上渐渐蔓延。

    神祖冷哼一声,却是不以为意,浓墨液体确实每喷出一次都会对瓦罐造成一定的损伤,但是,却也一定会在抓住目标之后才收回。

    而瓦罐的损伤并不会因为捕捉目标的时间变化而受到影响,仅仅只是和次数有关系。

    也就是说,一道裂缝的代价已经确定,而姜预不论逃多久都没有任何作用。

    这就是他们神人族的祖物,在他们先祖初临这颗星球的时候,还多亏了这个瓦罐的庇佑。

    姜预皱着眉头,不断躲避逃跑,却也是总被紧紧追着。

    他确定了,这个东西确实不能躲掉,甚至连磁场都没有办法将其破坏。

    从最开始的溶蚀风暴,到之后的“水牢”,再到现在的吞天罐,姜预意识到神人族在罗虚大陆的前身怕是不简单!而且,神人族是姜预以外是唯一的能够通过罗虚大陆上空的壁障来到这里的一批人,本身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身后的浓墨液体追得很紧,姜预的眉头挑了挑。

    最终,姜预身体猛地一转,直直向地面撞了下去。

    “哼!你是要自杀?”神祖冷笑,浓墨液体却是不停。

    ……

    “神祖手里的瓦罐是什么宝物,竟然这么厉害,逼得这个家伙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神人族之中,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吞天罐的存在。

    “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把这家伙都收拾了就行!让他嚣张地敢来向我们神人族挑衅!不知天高地厚!”有人嗤之以鼻地说道。

    茜姑娘紧紧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她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其中,最为疑惑的就是这个叫“江”的来历。从神祖之前对“江”的态度来看,明显有着特殊对待。

    不过,不管如何,只要神祖能够胜利,那么,问题就不大!

    至少目前,神祖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

    姜预竖直冲向地面,像是脱力了载下去一样,后面浓墨液体紧跟,夹杂着乱七八糟的事物。

    他的双眼很冷静,地面在飞速放大,眼看就要撞上。

    然而,突然,地面一个黑色的洞口打开,姜预俯冲进去,洞口又马上关上。

    浓墨液体击打在地面,把附着的所有的泥土都卷进来,露出了深层的黑色的金属体,一整片黑色的金属体,竟然没有丝毫的缝隙。

    而浓黑的液体冲击在上面,第一次遇到了对手。

    浓墨液体能够穿过虚空、横渡空间,能够粘上一切事物,将其吞进自身,但是,面对地面的黑色金属,却没有一点点的办法。

    连续多次冲撞在上面,浓墨液体粘稠无比,就像是碰到一面铜墙铁壁,屡屡无功而返。

    “怎么可能?”神祖不可置信。

    对于浓墨液体拿黑色金属没有办法这件事,神祖并不吃惊,他很清楚这黑色金属究竟有多坚韧,而且还能封绝空间。

    那么,那个人到哪儿去了?

    那浓墨液体冲开的金属面来看,根本没有丝毫的洞口,但是,刚刚的一刹那,明明出现了一个洞口,让姜预钻了进去,后来又封上了。

    这种黑色金属,连他全力都最多能够破坏一点点灰末,很快就会恢复。

    但是,这个人是怎么打开一个洞口躲进去的?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神人族的众人都是目瞪口呆,刚才还有人说姜预被逼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结果姜预竟然真的在地下开了一道门给躲了进去。

    这地面可是连神祖都难以破坏的啊!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瓦罐之中泼洒出来的浓墨液体在屡次撞击无效之后,似乎失去了对姜预踪迹的感应,最终只能够缓缓地带着一些杂乱的东西缩回了瓦罐之中。

    神祖看着瓦罐上面多出的一道裂缝,神色阴沉。

    而就在此时,之前浓黑液体多次冲撞无效的黑色金属的表面,一个黑洞突然展开,幽深无比。一道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赫然就是姜预。

    “如何,还要不要再用一次吞天罐?试一试你的吞天罐能够坚持几次?反正我只要一躲,又不要钱!”姜预笑着说道,那样的笑容,在神祖面前顿时变得是那般可恶。

    然而,神祖只是阴沉着脸。

    他实在想不明白,他们神人族在这颗星球居住了无数年,都拿这颗星球上的黑色金属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才从罗虚大陆来这里不过短短的六年,似乎已经能够操控这种金属了!

    仅仅只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小鬼!

    是怎么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

    是天赋恐怖,还是传承厉害?

    如今,他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如果继续用吞天罐,最多逼得姜预再多往地下躲几次,而结果,姜预没有任何事,吞天罐却会被破坏。

    吞天罐可是他们神人族的祖物,具有重要的意义。今天本就是违背组训使用了,如果还被破坏了,那他就真的是神人族的罪人了。

    但是,如果不用吞天罐,他又无法胜过姜预。

    别看他刚刚拿到吞天罐的时候摆脱了姜预的压制,实际上那个时候已经催动了吞天罐,如果不催动的话,只是一个普通的罐子,根本没有办法防护住他。

    神人族这么多人还看着他,难道真的就这么败了?

    “如何,考虑一下我的意见,这场咱们可以算平局!”姜预的传音响在了神祖的脑海之中。

    在这进退两难之际,给了神祖第三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