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激烈战斗

第五百七十二章 激烈战斗

    神人族掌控这颗星球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将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灵都已经打服,沦为自己的奴隶,从来没有再遇到过任何的大变动。

    这颗星球已经安静了无数年,神人族也已经安稳了无数年,一切都很平静。

    神人族的族人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

    然而,就在今天,突然,上空的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在整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震破了许多人的耳膜。

    如此恐怖的能量爆发造成的响声,在这颗星球上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每个人都是心惊不已,措手不及,半响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神人族之中,有人不禁疑惑道。

    回过神来,所有人都是心中震惊,把视线投向那上空,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还没看清有什么,又是一阵绵长的轰鸣声响起。

    庞大的能量相撞,爆发开来,破坏力极其恐怖,空间被被轰碎成一块块的,形成虚空破洞,还没来得及恢复,就又被打碎。

    这是两个人在交战!

    神人族的众人反应过来。

    ……

    翎公子的府邸之中,新婚的一男一女,已经拜完了堂,就要送入洞房。

    翎公子很悲伤,人生陷入晦暗,得不到光明,而菜姑娘也郁郁寡欢,觉得自己真傻。

    然而,就在他们要被送入洞房的那一刻,高空之中的巨响阻止了一切。

    神祖突破姜预制造的磁场壁障所用的能量实在太过恐怖,冲破了空间还造成了如此大的威势,没有人能够不动容。

    翎公子内心震惊,连忙冲出去查看,隐藏在这之下的是一丝轻松。

    ……

    神祖的原本打算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把战斗结束,避免对神人族其余人造成影响,然而,现在战斗竟然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也是他不愿的。

    此时此刻,他的一张脸阴沉地几乎能够滴出水来。

    于是,接下来,神祖的攻势变得极其狂暴,一阵阵溶蚀风暴席卷开来,遮天蔽地。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用不着去隐瞒,所幸破罐子破摔,还能少些顾忌。

    姜预浑然不惧,瑞心已经解析出了神祖溶蚀风的原理构造,重新构建出来的磁场对于溶蚀风有着很强的抗性,还能破坏溶蚀风的结构。

    他挺立着身子,如一杆标枪,通过瑞心操控着众多的磁场,和神祖的溶蚀风暴对抗着。

    一圈又一圈的溶蚀风在磁场下逐渐瓦解,风暴从密集到稀疏再到化为了乌有。

    而后,姜预操控磁场,逐渐叠加形成巨大的力量撞向神祖,力量虽然无形,但是恐怖无比。

    神祖眼中的瞳孔一缩,来不及惊讶,连忙放弃继续制造溶蚀风,而是爆发纯粹的力量与磁场力量相抗,于是,又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响起。

    这样层次的战斗,在这颗星球上无数年,都是难得一见的。

    随着战斗的进行,神祖是越打越心惊。这真的是一个天境二重?是什么力量让这样低的修为就能够与他相对抗。神祖觉得很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神祖再也不能把姜预当做一个小鬼来看了。

    罗虚大陆,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真的是神鬼并出之地?不然怎么可能造出这样的一个怪物。

    但是,再如何,神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输。

    他可是神人族的最强者,代表着神人族的尊严,如果,当着这么多神人族人的面输了,不光他抬不起头,神人族也将抬不起头。

    神祖的内心慎重无比。

    ……

    “快看!究竟是哪两个人在战斗,威势竟然如此恐怖?”神人族的众人,终于能够稍微看清天空之中的景象。

    “等等!那……不是神祖吗?”有人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仿佛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切……怎么可能是神祖,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和神祖一战的?”有人想到都没想就反对道。

    茜姑娘一脸肃然,直直盯着上空的两道在不断变幻身影显得极其模糊的身影,只有偶尔一个刹那,在战斗的停顿点才能看清一点样子。

    尽管很不可置信,但是,她知道,其中一道身影就是神祖!

    但是,神祖之前明明正和“江”在神祖大殿之中交谈,现在就在和人交战了?这个交战的人又会是谁?

    神祖已经在这个世界无敌许多年了,怎么会一下子就钻出一个能够与之匹敌的人物呢?

    茜姑娘盯着另一道身影看,模模糊糊之间看见似乎很年轻,还有一丝熟悉感,难道会是……

    不可能!一个年轻的人,怎么会有实力和神祖一战?

    茜姑娘心中不断猜测。

    她远比其余人想得更多,不管这个能够和神祖一战的人是谁,都意味着神人族将会有大事发生。

    “喂喂喂……好像真的是神祖啊!”在茜姑娘心中衡量之际,神人族之中,又有人再次确认了神祖的身份。这次,也还有其余许多人看清了:“不会吧,竟然真的是神祖!”

    “什么人,竟然敢和神祖一战?这不是找虐吗?”有人吐槽道。

    神祖在神人族之中威信高得不可想象,许多人对其都几乎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根本不可能有人是对手。

    众人都是仰着脖子,聚精会神,仔细观看着战斗。

    这可是神祖参与的战斗!先不说神祖肯定不会拿出全部的实力,但是,哪怕是部分实力!若是他们能够有一丝领悟,那么修为也会有一个很大的进步啊。

    没有人担心神祖会失败,只是担心神祖胜利之前,自己能领悟多少东西。

    ……

    高空之中,姜预和神祖的方位不断变化,寻常人眼睛都花了,更别提战斗了。

    但是,他们却战斗得如火如荼,针锋对麦芒!

    姜预的手段很简单,他现在唯一有的能够对天境巅峰造成威胁的就是瑞心和磁场,但是,这两个看起来简单的东西,配合起来却是千变万化,总能有着针对性的战斗方法。

    而神祖,似乎是因为战斗已经暴露在了大众的眼睛下,一方面不再有顾忌,另一方面也是压力顿增,绝不能失败。

    所以,他的攻伐手段,变得更加诡异多端起来。

    神祖,除了肉体力量,除了最先使出的溶蚀风暴之力。

    又动用了新的手段:

    一滴滴的水滴开始从空间之中分泌出来,呈现诡异的淡灰色,水汽轻微流转着,仿若一只只灰色水精灵,无数的水滴将神祖和姜预都是包裹起来。

    而后,水滴之间,一丝一缕的水汽连接,全部都是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复杂的水之囚笼。

    所有的水滴都是屹立于原地,一点都无法移动,哪怕是动用强大的力量,也会穿过这些水滴,对其造不成影响。

    但是,如果是实体,就会被所有的水滴牢牢束缚住,挣扎的力量都会穿过水滴,相当于无用功。

    神祖和姜预都在这个囚笼之中,被水滴包裹地不能动弹。

    但是,神祖显然不可能把自己困住,只见他一挥手,所有的水滴之间的水汽线缓缓收缩,一滴滴水渐渐拉近,而水滴们,触碰到他的身体之时,竟然是直接绕开。

    没一会儿,水滴已经渐渐聚拢了起来,隐隐成了一个大水团,将姜预包裹在其中。

    “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当所有的水一丝无缝地包裹你的时候,你的身体里的所有液体都将一瞬间抽离出来,你的身体也会变成一具干尸!”神祖的冷漠声音响起。

    这是他神人族之中最强大的几招之一,只是太过歹毒一般很少使用,此时神祖在阿和姜预的交战之中,显然也是被逼急了,没有顾忌太多。

    姜预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磁场聚集在他身体之中形成防护,瑞心正在极力分析这些诡异的水滴。

    ……

    “神祖结束地也太快了!直接动用这样的决胜招式,让对手没有还手之力,不过,也让我们没有那么多机会去领悟神祖那个境界展现的力量了!”一个人惊叹道。

    “毕竟是神祖,难不成,你要让他老人家慢悠悠地打拳,故意拖着战斗不成?”一道无语的声音响了起来。

    “额……好吧。”

    茜姑娘抬头看着那个“水牢”,以他在神人族的地位,很清楚这个招式意味着什么,能让神祖打破一些顾忌用上这个招式,足以说明对手的特殊。

    不过,这个招式真的实现的时候,哪怕是同级都难以打破。

    里面隐藏着极深的奥秘!

    识别出“水牢”的,不仅仅是茜姑娘,还有翎公子。

    更有,神人族之中的天境们!

    作为知晓真相的他们,心中多了一丝凝重,这个能够和神祖一战的人,究竟是从哪个地方来的?

    看来,等神祖抓住了人,定要好好审讯一番,以免出现一些对神人族不利的因素。神人族的发展到如今的样子,极为不易。

    ……

    “分析完成:该类水滴具有特殊效应,类似于筛子困大漏小,能够将实体留下,能量泄出。解决方案:构建特殊的磁场膜,形成和水滴对抗的能量体!”

    “开始构建!”

    一层层不可见的磁场在姜预身体表面覆盖,复杂环绕,形成特殊的薄膜。

    听完了瑞心的分析报告,姜预脸上露出一丝异色。

    第一次见有什么物质能够完全将物质和能量隔绝开来,将能量分离出,独独留下物质。

    灰色的水团几乎已经完全要包裹住了姜预,没人看得见里面的具体情况,但是,不用猜也知道大致咋发生着什么。

    然而,作为掌控着水滴的神祖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异色,眼中的瞳孔渐渐增大。

    一团巨大的灰色水团,在不断蠕动着,随着一定的频率。刚开始还有些规律,越到最后越是混乱,在激烈震荡着,最终,“砰”地一声爆裂开来,激烈地撒开,漫天都是。

    顿时,这片地区,下起了短暂时期的小雨。

    随着水花爆裂开来,神祖的脸色终于大变。

    而那些知道“水牢”的根底的神人族族人们则是整个人都傻了,脑中只有“不可能”三个字。这可是神祖释放的“水牢”,怎么可能别这么快打破?

    难不成神祖真的没有用全力不成?

    但既然没有用全力,又为何会用到“水牢”?

    这个打破“水牢”的人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还是说是神人族之中的某个一直隐藏的老怪物,现在突破实力,要来夺神祖的权力来了?

    “你可是他们的神祖,不会就只有这点手段吧?”天空之中,那道身影在破解“水牢”之后,终于停在了原地,样子清晰地展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清秀的样子,清秀的声音,带着些许调笑之意。

    ……

    神人族的众人顿时哗然,神色剧变。

    怎么可能是他?

    那个偏远之地的领主?

    怎么可能能够站在神祖的对面,把神祖的“水牢”都给打破了?

    这一刻,神人族的众人都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如果说,这道身影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他们都不至于如此,但是,偏偏是那么熟悉。他们有的嘲讽过,有的不屑过,有的嫉妒过!都以为是自己身边的一个边缘人物,仅仅只是有着某些好运而已。

    但是,某一天,这个边缘人物却是突然飞到了天上,和他们仰望的神祖站在一起,一场大战。

    究竟是他们在做梦,还是他们闯入了这个“江”的梦境之中,看了一场戏?

    “娶茜姑娘当老婆,拥有神祖一样的战力,这不是一直以来我在做的白日梦吗?”有人咽了一口口水,情不自禁道。

    然而,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众人的心中警惕起来。

    因为,他们都想起了姜预的由来:一个突然被发现的神人族,在此之前没有任何记录,当了六年的偏远领主。

    这个“江”究竟是谁?从哪里来?又对神人族有何企图?

    这个“江”是神人族的一员吗?

    茜姑娘的眼睛瞪得老大,这个最开始被自己否定的答案,竟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