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摊牌

第五百六十九章 摊牌

    “啧啧,翎公子和茜姑娘都到了,对婚事不敢有任何意见,结果,没想到,那什么江领主和那个傻大妞反而似乎有些不情愿。”

    “就是啊,若翎公子和茜姑娘不能接受婚事我还理解,现在却反过来,世事多怪。”

    神人族的族地之中,这个时候的吃瓜群众是最多的,三言两语地交谈着剩下的两门婚事。

    “所以说,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连神祖定下的婚事都敢有意见!”

    “什么有意见?!依我看,这两人就是故意在矫情演戏,显得自己对翎公子和茜姑娘多么不屑一顾的样子,表示自己不是高攀,挽回一点点尊严!看着吧,最后这两人还是得屁颠屁颠地去参加婚礼。”

    “好像,也确实有这种可能!毕竟,他们的对象可是翎公子和茜姑娘,压力大是当然的,只是,这种做法就有些幼稚了!”

    “……”

    “嗷嗷嗷!今天两场大婚宴,有洞房,那什么江领主,今晚就要对茜姑娘一亲芳泽,为所欲为了啊!”

    “狗啃芳华!!”有人不甘心道。

    “可以的话,我也想当这只狗啊!”

    “有种你叫两声。”

    “……”

    ……

    神人族的族地之中,菜姑娘笨拙地穿上了鲜红的嫁衣,衣服蹦得有些紧迫,似乎随时要裂开。

    菜姑娘的脸上满是落寞之色,这个时候,却没有一点新婚的快乐。

    菜姑娘的爹娘是老来得女,把菜姑娘抚养长大就去世了,她爹爹留下了一个酒楼,而娘亲则留下了嫁衣。

    菜姑娘的娘亲原本就是神人族体型最大的,菜姑娘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她母亲还要大,嫁衣穿在她身上很勉强。

    菜姑娘一人独自继承了父母的遗产,重新开始生活。因为体型样貌,她经常被欺负,被调笑,面对任何人都带着自卑感,感觉低人一头,不敢多说话。

    因为,一旦多说话,别人就直戳她的缺陷,像是鞭子一样直抽在她心里,很疼。那个时候,她就羡慕一个人。

    翎公子是那样自信,那样张扬,面带微笑,所有人都要客客气气地对他说话,拥有着自己没有的一切。不知什么时候,她就心动了。然后,开始努力,把菜越做越好。

    一年前,匪夷所思,她终于能够在神祖的见证下,和翎公子订婚了。说来像是做梦,她以为制胜的法宝会是自己的菜肴,结果,没想到是运气,当然,更愿意说成缘分。

    但是,她却并不高兴。

    这一年,她依旧是那样自卑,那样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自己未来的夫君,没有成为她令别人羡慕的一点,反而放大了她的缺陷。她似乎掉入了一个更大的深渊。

    来她的酒楼的人,总是会拿她来做酒后谈资,付钱的时候,总是会说:翎公子的夫人,还需要什么钱啊!

    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会低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菜姑娘宁愿面对那个一年前在她酒楼吃霸王餐的人,至少,编了一个听起来若有其事的理由来骗她。

    “菜姑娘,还没好吗,赶紧的啊!”门外的催促声传来,语气之中,并没有多少尊重。

    菜姑娘想哭,她以为嫁给了翎公子,就能够获得尊重的。以为,可以每天做菜个翎公子吃的,被夸奖的。

    菜姑娘想起了那个在她酒楼吃过一次霸王餐的人,好像他要娶茜姑娘啊!茜姑娘,一个就是翎公子都得不到的女人:身段好、漂亮、天之骄女……一大堆优点。

    “那人的处境,怕是比起我更糟啊!虽然,茜姑娘很漂亮,但是,说闲话,戳脊梁骨的人也会很多,希望你脸皮厚一点,不要那么在意吧。”

    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菜姑娘也不那么介意那个人吃了一顿霸王餐了。

    菜姑娘慢慢离开了酒楼,有一些不舍,正要踏上轿子,眼角却是突然撇到了一道身影。

    “那个吃霸王餐的人!”

    那人在缓缓向着神人族的族地之中走去,脸上的眉毛似乎微微皱着,眼睛里在思考着什么事。

    和自己的失落不同,菜姑娘感到了那在思考的身影,不断向前走,隐隐有一丝无所畏惧的影子,或者说,淡然面对一切。

    那周围有人认出他来,他们异样的眼神,刻意发挥着某些杀伤力,尽管菜姑娘不知道这对他们又什么好处。

    菜姑娘不知道,这个和自己同样处境的人,面对一些比自己完美的人的来自于尊严上的无形践踏之时,会怎么办?

    自己的话,会像一只鸵鸟一样,赶紧走过。

    ……

    一年的时间过去,姜预原本正沉浸在工作之中,在地下东搞西搞,还是瑞心即时提醒了他,才回过神来,“出关”了。

    一别神人族的族地一年,姜预当然不是来结婚的,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处理一些事情。

    因为,是时候和这神人族的神祖摊牌了。

    六年的时间,姜预把这颗星辰炼了个七七八八,至少这颗星球上的黑金属这种材料已经差不多掌握,炼成了一个“圆球型”的城池胚胎了

    完成到这一步,剩下的就是一些精细化的工作,而这些工作,势必会引起这个星球的变动,被发现是迟早的。

    而这颗充满黑金属的星球,是神人族多年以来赖以生存的地方,要把这颗星球收入囊中,神人族这关是势必要过的。

    姜预也不会把神人族把死路里推,他还至于不讲道理到那种程度。

    但是,由于这颗星球的特殊性,姜预也确实难以割舍,只能考虑另给神人族再制造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还能够不受生育的影响。

    只是,这些,都需要神人族的同意才行。

    能够言语上劝服自然是好,不行的话,就只能被迫打一架。

    和天境巅峰打一架?自己的胆子也是越来越肥了!姜预不禁摇头。

    “不过,我也是先礼后兵,应该是很有礼貌了吧……”姜预嘀咕道。

    一路向着神人族的中心走去,周围碰上了不少人,闲言碎语也入不了姜预的耳。

    姜预没功夫理会这些人,自己可是有礼貌地来办正事的。

    不过,一道目光还是引起了姜预的注意,目光来源挺熟悉的,想了一会儿才想起一年前的那个酒楼老板。

    既然是来讲道理的,当要随便亲和一点。

    姜预向菜姑娘打了打招呼,露齿一笑,牙齿白白的。

    菜姑娘微微一愣,心里有些羡慕,这个人不管是脸皮厚,还是心态好,但是,都比她要好啊!

    她却不知道,眼前的人要去做的不是什么面对那么多喜欢说闲话的人的,而是,找她们的神祖讲道理,还是讲不过就要打一架的那种。

    ……

    整个神人族的族地,都在谈论两个大婚礼的事情。

    翎公子的府邸之中,虽然大红高挂,但是,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整个府邸都寂静无比。

    这是一副把喜事当成丧事来办的节奏。

    不,哪怕是丧事,也应该会有一些宾客,而这里,什么都没有,像是遮掩着什么丑事似的。

    新娘很快来了,被从酒楼接到了府邸,看着那庞大的体型,翎公子的体型,一阵青,一阵白,颇有一种想要自刎当场的冲动。

    “翎公子,淡定啊,不要想太多。关了灯,蒙上被子都是差不多的。实在不行,你把她想象成茜姑娘算了。”翎公子的旁边,一个年轻人在安慰着翎公子。

    翎公子苍白的脸庞一点没有好转,反而加剧了起来。

    “新郎,新娘,就位!!”一声高呼,来自于主持者。

    ……

    一张长桌上,一道嫣红的婚纱完完整整折叠着,凤冠霞帔,美丽无比。

    茜姑娘一张脸此时是要纠结有多纠结呢!

    真的,要穿这个东西?

    在今天!

    老娘就要嫁人了?

    晚上还有和一个才见过一面,话都没说过的人洞房造小孩?

    茜姑娘感到前所未有的荒唐。

    不过,更重要的是,男方还没有来!

    茜姑娘知道,到点了还没有来人的话,神祖估计就要亲自派人去抓回来,强行举办婚礼了。

    这是很强硬的一个过程!

    不愿意洞房?一包春药下去,木已成舟,以后慢慢就习惯了!

    造小孩,还是最重要的。

    “小茜啊!那小子已经出现了,不过,没有朝着这边来,反而是去神祖那边了!”一个美丽的妇人走了进来,是茜姑娘的母亲。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就要嫁给这么一个小子,心里就怪疼怪疼的。

    没有向这边来?

    茜姑娘微微意外,不懂这个叫“江”的有什么目的。

    这个家伙,着实怪异,哪怕是她,也看不懂这个人的所想,行事的目的又究竟在哪里?

    “我去叫他吧!”茜姑娘叹了口气。

    到了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得不屈服。

    试想,连翎公子那人都要被迫接受那个菜姑娘了,她又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呢?

    这样一想,茜姑娘出奇地心里好了许多。

    她一个闪身,离开了屋子,向着神祖的地方而去,拦截下姜预。

    ……

    姜预已经快要到了神人族族地的中心,周围的人都是疑惑,这人不去讨好茜姑娘,来这神祖大殿干什么。

    这里,可不是谁都能够进去的,天境都要先报告。

    难道,精神失常?

    这个江领主,本身来历就不清楚,说不定有什么隐含的疾病,可怜了茜姑娘,要是那方面的……

    “茜姑娘来了!”有人叫到。

    茜姑娘一见姜预,深呼一口气,就过来,要把姜预先给带回去。

    茜姑娘心里也是暗道倒霉,她自己都不乐意,结果没想到还有一个更不乐意的。

    时间不多了,先带回去再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神祖大殿之中却是突然传来神祖的消息。

    神祖,让姜预进去。

    这一刻,周围的所有人都是意外惊诧,没想到神祖竟然真会在这个时候单独召见这个身上没什么修为的普通人。

    不过,最近反常的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在茜姑娘瞪大眸子的惊讶里,姜预走进了大殿,然后把门关上。

    “啪!”众人才从惊讶之中缓缓醒过来,神祖召见这人,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吩咐?

    ……

    姜预突然到来,神祖也不奇怪,毕竟,来自于罗虚大陆的人,多少有些不习惯他们这里的风俗也正常。

    而且,姜预在罗虚大陆还有着一个喜欢的女子,现今可谓生离死别,正是悲伤之际,就更难接受别的女子了。

    神祖也不以为意。

    他活了这么多年了,看透了太多道理,自觉这其中,肯定有着能够说服姜预,平稳接受这颗星球上的生活的。

    “小子,你的来意,我也差不多知道!”神祖笑着说道。

    因为姜预是外来人员,所以,他可以允许更多的耐心来处理这个人。

    姜预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话,顿时,一脸懵逼,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台词,似乎不能用了。

    “你有人生疑惑的话,我也可以好好给你讲讲道理!”神祖笑道。

    姜预微愣,竟然被先讲道理了?

    算了,自己是先礼后兵,听听也无妨。

    半个时辰后……

    “讲完了?”姜预深呼了一口气。

    “你可懂了?”神祖淡然一笑,高深莫测。

    “嗯,懂了!”姜预点头敷衍道。

    神祖目露笑意。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来谈谈我真正的来意吧!”姜预露出一个死鱼眼,对神祖说道。

    真正的来意?

    神祖意外,脸色微僵,难道刚才的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神祖皱眉,看向了姜预。

    “还记得一年前,我们交流过罗虚大陆的事吗?”姜预说道。

    “记得,你说你们那里很落后,很危险……”神祖无所谓说道,语气之中有些兴趣缺缺。

    姜预额头一黑,这话什么时候又成我说的了。

    “就当我说的吧!”姜预无奈,“不过,很遗憾,我一不小心把你给骗了一年。”

    说到这里,姜预的眉毛挑了一挑,加重了“骗”这个字。

    闻言,神祖的脸色果然变了,没有了方才的一丝一毫的随意气质,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想知道真正的罗虚大陆是什么样的吗?那里有多少人口,最强者究竟有多强,所谓的异族又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你们神人族,究竟比起罗虚大陆,差了有多么长的一截!”

    姜预的话,带上了一丝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