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看我猜的对不对

第五百六十三章 看我猜的对不对

    这件酒馆的酒不赖,神祖借着不错的心情又喝了好几大碗,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他看向前方的姜预,微微思索着,修为很高,生命气息却很蓬勃,年纪最多不超过自身寿命的五分之一,在这颗星球上,这样的年轻人也没几个。

    在神祖这样的天境巅峰眼中,所谓的年轻人,自然不是指些几十几百岁的,到了天境二重,就是两三千岁都算不得老。

    至于姜预的年龄,他却看得模糊。

    “堂堂神人族的神祖,就这么陪着我在这儿喝小酒不成,要是让周围的你的这么多子孙辈们,看了不笑话?”姜预调笑道。

    “哈哈,他们认不出我!”神人族的神祖笑了笑说道,这种微服出访的感觉也是他漫长人生的一种乐趣。

    姜预表面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在捉摸着,这神人族的神祖,除了炫耀之外,总该还有要做点别的什么。毕竟,好不容易才逮到一个外乡人。

    “不必担心,只要你能够遵守我们神人族的规定,安心在此生活,我一个几万岁的老家伙,也不至于难为你一个小家伙!”神人族的神祖笑了笑,打消姜预的顾虑。

    姜预是神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碰到的来自罗虚大陆的人,因此,也特别陪着姜预多喝了一会酒。

    “小兄弟以后会庆幸能够来到神人族的,不再有任何异族的迫害,而罗虚大陆那样的落后之地,经常遭受异族入侵,你们又偏偏很孱弱,不知受了多少灾害!”神祖有些叹气说道。

    “过得还行吧。”姜预无语说道。

    神人族的神祖却是摇了摇头,轻笑之中带着同情,眼睛盯着姜预。

    “怎么了?”姜预莫名所以。

    “你还是不要逞强了!虽然说男人有苦不轻言,但是,也不能所有的委屈都憋在肚子里!这样伤精,不利于繁衍!”

    姜预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眼睛直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

    见姜预还不承认,神祖也难得有心思,摇了摇头,又说道:“不如让老朽来猜猜,其中至少有一两个是发生在小兄弟上的,小兄弟看老朽说的对不对?”

    “你们罗虚大陆因遭受异族的大举入侵,大地必然被破坏得满目疮痍,小兄弟也在战争之中险死还生?”神祖问说道。

    罗虚大陆中域,八年前,才被奉癫之王差点攻破。

    “额……”姜预愣神,不说话。

    “你之所以会到这颗星球,是不是在罗虚大陆混不下去了?有危险逼得不得不离开?”

    姜预想起自己被所有顶尖势力追杀的情景,好像确实是这样。

    神祖见此自知自己第二次又猜对了,不禁一笑。

    “小兄弟走过了漫长的古路来到这里,已经很难回去了,离乡背井,心里不好受?”

    这不废话吗?姜预无语。

    “还有,和小兄弟一起踏上古路的,应该不止小兄弟一人,但是,其余的都死在了古路之上,只有小兄弟一个孤独来到这里?”

    姜预脸色纠结,不知该怎么说。踏上古路的,还有那个秦家的天境三重,不过是被自己给杀了。

    “哎!果真如古籍记录,罗虚大陆如此落后,你们如此孱弱,不然你何必经受这些神人族从未有过的灾难?”神祖露出一些同情之色。

    “说不定你,还有喜欢之人,却因命运捉弄,又不能在一起。”神祖又是随口一说道。

    闻言,姜预张了张嘴巴,好像怎么都不能反驳这个神人族的神祖说的话。

    “你,真聪明!”姜预费劲力气才说出这话。

    见姜预这般样子,神祖便是又知道自己说对了。不过,这些经历要么凶险,要么悲惨,这小兄弟竟然都经历过,也是真的不幸啊!

    而且,这个小兄弟,能够找到古路,成为唯一一个活着的,想必在罗虚大陆也是最强的几人。

    罗虚大陆,最强的才只有天境下三重,真是可惜。

    所以说,神人族发展至今,虽然人口稀少,但是压服所有异族,再无危险,已经彻底摆脱了罗虚大陆那样的窘境了。

    一念至此,神祖不禁为神人族而感到欣慰。

    相反的,他也更加肯定了罗虚大陆是一块落后之地,人族连自保都难,远比不得如今的神人族。

    姜预自知神人族的神祖在想些什么,心中才更加怪异。

    虽然你成功地猜对了一切,但是,离真相却越来越远了。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酒,神祖才离去,临走之前,又说道。

    “小兄弟还是安心在神人族住下,明日也找个好媳妇,也别想着还回去了,那条古路在这颗星球的起始点,就是老朽都找不到。”

    姜预看着那像世外高人一样,匆匆在酒馆点播了后辈晚生,又飘然离去的神人族神祖,半响憋不出一句话。

    等等!姜预拍了拍脑袋,脸色一黑!

    这老头不是说请自己喝酒吗?

    特么钱都没给!

    姜预看了看眼前的酒坛,不知道可不可以记一下神祖的账,让店家去找他们神祖要去。

    最终,姜预还是打了一张欠条,溜了。

    ……

    第二日,神人族的宴会开始了。

    同样,也意味着,相亲大会,开始了。

    神人族的族地,出奇地热闹,繁华之极,神人族都是集体聚集到了广场之上。

    广场的布局。

    在正方向,有着一个两层高台,最上层一张座椅躺着,俯瞰着下方的所有景观,显然便是神人族的神祖的座位了,而第二层,也有着七个座位,应当天境所坐。

    广场之中,外圈围绕着一张张长案,成圆形,是给宴会的未婚男女们坐的。

    而正中心,被分成了几块地,有的是比武台,有的是才艺台,诸多台子围绕着一根十米直径的圆柱。

    宴会虽然有着相亲这个项目,但也不全是相亲,还有大家聚在一起的家宴的意思。

    除了神人族以外的其余种族,像牛头人,马头人这些,没有特殊许可,自然是进不了这里的。

    陆陆续续,已经有着许多公子姑娘进场了。

    公子们有的是自信满满,有的则是忐忑万分,心里不知怀揣着哪个漂亮的姑娘。至于姑娘们,有的是娇羞,有的是期待,有有的是害怕,时不时瞟一瞟一些优秀的公子哥们。

    不知道,究竟会有怎样的婚配呢?

    这般情景,真的是远比什么相亲大会还夸张,毕竟,相亲大多数是失败的,而这个,那是百分百配对成功。

    很快,所有的人都是落座了。

    姜预按照邀请函上的编号,找到自己的位置,嗯,不出所料,是最尾端的那一张长案。

    而坐在姜预旁边的,要排在姜预一号位,或两号位前的,要么是先天残疾,要么是一脸天花麻子,脸上全是随意而安,怎么都是赚了。

    坐在这里,姜预感到自己有一点点不合群,是真的不合群。

    手撑在长案上,对这样不公平宴会,又失了几分兴趣,一脸的随意,只盼这宴会快点过去,怎么都不关自己的事。

    然而,姜预不知道的是,他这一心态,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和周围的几人,似乎就没什么两样。

    果然是一丘之貉!

    随后,姜预又注意到,在前几个位置,那个曾经给自己免了账的酒楼老板,一身几乎坐满了整个长案。

    她紧张兮兮地看着周围,身子下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深怕被发现,又保护地很好,怕出什么意外。

    显然,她对那藏起来的东西,抱了很大的期待。

    是啊!

    她长得不好看,所以,一直期待着自己能够做出世间最美味的东西,来让自己一直爱慕的那个公子能够给予她回应。

    一定能的!

    毕竟,她会的只有这些,不能的话,真的想不到别的了。

    忽的,宴会之中,除了姜预和那麻子残疾几人外,其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正前方的案台处,几个年轻的公子以及姑娘在欢声笑谈之中慢慢走来,男的风郎神俊,女的貌美如花,乍一看,就是男才女貌。

    而其中,有一个青年男子显得尤为出色,一身轻衣,随风而动,面若刀削,双目如锋,一张俊美的脸上又带着阳刚与温和之气,气势不凡,让人叹为观止。

    这个人,就是神人族公子当中,大名鼎鼎的翎公子。

    “这货,就是吃了牛二四根牛鞭的人?”姜预不禁说道。

    他能注意到这个翎公子,却不是去特意关注了,而是因为一旁的那个酒楼老板,长得不像女人的女人。

    自这翎公子出现后,就一直双眼放光,紧紧盯着,那双眼睛了,爱慕之意都要流出来了。

    这酒楼老板,喜欢这个叫翎公子的?

    “茜姑娘,你好。”翎公子突然向着那慢悠悠赶过来的一个气质绝美的姑娘含笑道。

    茜姑娘一脸愁绪,显然很不愿意来到此地,更不愿意接受接下来的安排。

    但是,神祖的意思,却是不能违背的

    如果每个人都像她这般任性的话,那么这神人族要不了多久就繁衍不下去了,只是,当情况到了自己这里,茜姑娘又真的不想。

    她找不到喜欢的人,更不喜欢这种被安排的婚配。

    “呵呵,你们这些小家伙,总是不愿意婚配,也非得逼得我这个老家伙来逼一下你们了!”。

    就在此时,那广场的高台之上,神祖的身影已经出现了。

    此时的神祖,不再是姜预在酒馆里看到的那普通的老头子的模样,而是一身打理地很干净,穿着洁白的长袍,头发梳的整齐,一股无形的威严四散开来,宛若一个严肃的神。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是心生敬畏向着高台看去,然后连忙行礼,就是姜预旁边的那几个天生缺胳膊少腿,一脸天花麻子的人都放下了散漫的心,不敢大意。

    这位可是神祖,几百年才出关一次,这里的许多人,其实都才是第一次见到神祖本人。

    当然,也有可能他们在普通生活之中见过了伪装的神祖,只是不知道罢了。

    “各位,落座吧!”神祖笑呵呵说道,威严之中给人了一丝亲和力。

    随着神祖的话说完,所有人同时落座,于此同时,一些被精心挑选的鸟羽族的奴仆,将一道道菜肴给端了上来。

    这场宴会,便这样拉开了序幕了。

    在进行了一部分家宴,神祖讲了讲一些修炼的心得体会之中,这宴会的重头戏变要开始了。

    神祖笑嘻嘻地看着座下的这些公子姑娘,只是这份表情被掩盖在一张严肃的脸之下寻常人也看不穿。

    当然,除了姜预以外。

    这老头,内心显然并不是那种一直威严的人,只是明面上,给众人看的,还是得威严的一面。

    神祖转过脑袋,又看了看姜预,那眼神似乎是在鼓励姜预忘记悲伤的过往,在这里重新开始,找到伴侣走向幸福的人生。

    “各位,先写签吧!”神祖说道。

    下一刻,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是出现了一张薄竹签。

    而规则则是,在这张签子上,写上三个名字,一个是自己最喜欢的异性,一个是不太喜欢却能够接受的异性,最后一个则是讨厌的异性。

    当然,也可以只写第一个。

    第二个是用来第一个不成功配对的情况下做二次配对的,如果第二次也不成功,则是随机配对,只是会排除掉那个最不喜欢的异性。

    签子到手,每个人都是执笔开始写了起来,在思考着这三个选项。

    姜预面前,也有一个签子,看着这张签子,他可是没有任何可以写的,此时,脑中,却是不禁浮现出来了冰莜凌的模样。

    姜预离开罗虚大陆也有五年了,也不知道冰莜凌现在过得好不好啊。

    姜预摇了摇头,不禁苦笑,看着这空白的签子,根本提不起任何写的愿望。

    哪怕是再不去在意这什么相亲大会,但是,周围的少男少女们,都在寻找着自己心里的那点悸动,写下心仪的名字。

    就是周围那几个在底层惯了,已经放弃自我的家伙,在这个时候,也写了一个自己比较能喜欢名字。

    那酒楼老板,放下了餐盒,小心翼翼,遮遮掩掩,把一个名字写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