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夜郎自大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夜郎自大

    酒楼的位置并不好,打理地很干净,食物的味道更是非常不错,色香味俱全,让人不禁食欲大增。

    哪怕是以姜预在地球吃过那么多东西,也不得不承认这食物的美味。

    “不错啊!”姜预赞道。

    此时,在酒楼的柜台后的老板,那个长得不像女人的女人,听到这一声赞叹,眼中露出兴奋之色。

    又是一个被自己美食俘获的男人!

    “傻大妞,别做美梦了,赶紧去给我们准备食物去!”酒楼的另一张桌子上,几个青年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柜台后,被称作傻大妞的女人没有丝毫恼怒,眼中反而一慌,连忙去后厨做食物去了。

    那桌的几个青年,见此脸色才稍微好了些,只是口中还喋喋不休。

    “这傻大妞,长成这个样子,还整天做着白日梦,想着要嫁给一个风郎神俊的高贵公子,真是!”其中一个青年摇摇头道。

    “哎!别说了,这傻大妞明天可是要跟我们一起参加宴会的,积点口德,不然,明天一个倒霉,说不准后半辈子就要陪着这傻大妞度过了!”另一个青年连忙说道。

    要是以前,他们还能打点一下关系,就算定下来也能不了了之,但是,这次可是神祖出关,亲自举行。

    婚配一旦定下,就改不了,是一辈子的事,到死都是夫妻。

    这颗星球上,还没有谁能够反抗神祖的意思。

    姜预虽然吃着美食,但一边听着周围的动静,这老板也要去参加宴会,又想了想其样貌。

    不禁想到,这要谁娶了她,必须得是真爱啊,不然,那就是毁终生啊!

    ……

    此时,在后厨,这被笑称为傻大妞的老板,却是在专心致志地做着一道道美食,整个心神都集中到了食物之上。

    大有浑然忘记外物的境界。

    若是姜预此时在这里看到,必定会心生惊讶,能够如此专注地做着一件事,这老板很不简单。

    人不可貌相!

    做完食物,酒楼老板露出了满意之色。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一个男人的胃!明天,我一定要做一道世间最美味的食物,应该可以让他心动吧!”傻大妞痴痴地想着,脸上露出了些许幸福之色,然后,又猛地想起了什么,浮现出一丝娇羞。

    “矜持,矜持,一定要矜持!”酒楼老板深呼一口气。

    虽然,她的外表长得有些粗狂,身形偏大,皮肤很黑,但是,声音却听起来不错。

    “傻大妞,怎么还不来,都快饿死了!”外面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马上!”

    酒楼老板连忙消散脑中的幻想,慌忙端着食物,像是一个小坦克一样冲了出去。

    酒楼大堂,因为酒楼老板的动作而震动起来,咚咚咚地。

    “跑什么跑啊!震死了,就不能安安静静地?”一旁的的桌子,又有一个女子骂了起来。

    酒楼老板傻大妞,放好菜饭,又连忙向着那女子弯腰道歉,十分真诚,姿态都放得很低,甚至,有些低声下气。

    这般低声下气,更像是好欺负,那女子也是骂骂咧咧,如果不是这里的饭菜味道可以,又价格便宜,付钱的时候还可以少点,真不想在这吃!说到底,就是贪便宜。

    酒楼老板又是咬着牙,对着周围的一些食客鞠躬道歉,才算是渐渐将其平息下来。

    姜预暗暗皱眉,无论是哪里,都是人善被人欺。

    很快,姜预吃完了食物,酒楼老板过来收账了。

    “一共两百灵石……”

    这个价格,在族地算是十分便宜了,再找不到哪家更低的。

    姜预正要付钱,才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一颗灵石都没了。

    虽然,在罗虚大陆上,姜预是富得流油,在大陆上席卷了不知多少财富,但是,在经历空间通道的时候,由于次元空间的局限性,灵石全都洒落在了空间大虫洞里面。

    现在,姜预可谓一穷二白。

    顿时,姜预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

    “那个,可不可以赊一下账?”姜预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啊?”酒楼老板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些难为,咬了咬牙。

    姜预不知道,傻大妞已经在酒楼里,不知多听了多少次赊账的话的,可是,到后来,还的寥寥无几。

    就算还了,也是为了下一次能够继续赊更大的账。

    姜预看着那一副受欺负的酒楼老板,不由有些头疼,自己怎么就忘了身上没灵石了呢?

    “哎,傻大妞,这种普通人赊账,肯定是有赊无还,修为这么低,你直接揍一顿就是了呗,以你那体型,他还打得过你不成?”酒楼的那一桌青年,有人调笑道。

    傻大妞看了看姜预,确认这是一个普通人,最终咬了咬牙。

    “这次,就算了吧,以后,你一定要给钱,不能再赊账了!”

    说完后,傻大妞就收拾桌子,进了后厨,只是神情却有着难过,不过,在进入后厨后,心情因为做菜而变好了。

    价格便宜,还经常被赊账,傻大妞既是老板,也是厨子,还是店小二,却偏偏没有一点经营的能力,维持下去,已经是比较困难了。

    但是,一心喜爱做菜的她,想到明天就可以用一道自己最拿手的菜,让自己心仪的那个男子对自己倾心,她就重新恢复了希望。

    其实,作为神人族,她只要肯去边境之地统领一小块土地,自给自足,就不会有这么多烦心事。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她还是坚持留在族地。

    ……

    平白无故吃了一个霸王餐,就算是当了五年的技术宅,性子变得有些木讷,姜预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姜预看了看后厨的那个被称为傻大妞的酒楼老板,有机会,还是把这顿饭钱给还上吧。

    只是,还的方式,可以换一下。

    姜预离开了酒楼,这次,却是往着族地的中心而去,还有一天才是宴会,就在这周围随便逛逛看看。

    这个时候的族地,应该是神人族最为热闹的时候了,因为神人族神祖的出关,几乎所有神人族都会回到族地。

    外派的各个领主,原本就在族地的公子哥们。

    族地之中,也偶尔会发生一些矛盾,但是,都无伤大雅,最多打上一架,也不能伤及性命,算是比较和平的争斗。

    五年不见人烟,姜预再次身处这闹市之中,心神也不禁有些异样。

    一路走着,姜预发现了一家不错的酒馆,正要进去一坐,却是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没灵石啊!

    姜预的脸上一黑,暗道倒霉。

    这真的是没钱寸步难行啊!

    “小兄弟,不如往里一坐,这杯酒,老朽请了如何?”酒馆之中,一道苍老而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一张金木桌上,一个须发老者坐在一张凳子上,两个玉酒碗,中间一个大酒罐。须发老者笑吟吟,看着姜预,眼中有着莫名的色彩。

    “哦?那就多谢这位老爷子了!”姜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露出笑脸,坐到了老者的对桌上。

    老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端起酒馆倒了两碗酒,大口喝了一杯,胡子上粘了些酒珠。

    “这位小兄弟,有些面生啊?”老者试探着说道。

    “这位老爷子,你不一样也有些面生?”姜预嘿嘿一笑,反问道。

    老者为之一愣,语气一噎。

    “也是,都是生人,随意喝喝酒。”老者最终笑着说道。

    这个突然出现请姜预喝酒的老者,就这么又倒了几大碗,每次都是满饮,大有不服老的趋势。

    “小兄弟,对神人族怎么看?这族地,是否足够繁华,神人族是否足够超然?”老者又突然开口道。

    “那要看和什么比了?”

    “就和……小兄弟,原本来的地方比!”老者笑吟吟开口道。

    他的一双眼睛紧盯着姜预,想要看看后者的反应,然而,哪怕是他说出了这般戳破窗户纸的话,眼前的青年依旧面色平淡,就像是碗里平静的酒一般。

    “哦!我还一直都以为自己隐藏地挺好呢!”姜预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或者说,这个神人族才出关的神祖!这颗星球最强的存在,天境巅峰!

    “这颗星球,神人族掌握一切动向,一切都瞒不过我!”老者笑着自信说道。

    姜预不禁翻了翻白眼,你骗谁呢?要是真的话,自己也不可能五年一路挖到星球中心了。

    “你这么知道我来的地方,和你们先祖来的地方是一样的?”姜预问道。

    “难道还有别的地方,也有人族?”老者疑惑道。

    姜预脸色一僵,这话算是白问了,对牛弹琴。

    “没了吧……”姜预有些意兴阑珊。

    老者皱了皱眉:“小兄弟,你还没回答老朽的问题?”

    姜预不是很想和这老者多啰嗦,就像面对一个不停向自己炫耀家世,但偏偏,眼界却并不是很宽广,说再多也是白说。

    于是,姜预随意说了一些,敷衍这老者。

    神人族的神祖显然不满意,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酒喝了,就差不多散了吧……”姜预哈了哈气。

    “小兄弟,年纪轻轻就有了天境二重的修为,确实不凡,不过,当真就不怕夭折在此!”神人族的老祖突然露出了凶意说道。

    “你也可以试一试啊?”姜预挑了挑眉,却是浑然不惧。

    神人族的神祖盯着姜预,良久,那凶恶的脸突然和煦了下来,瞬间变化,是一个戏精。

    “小兄弟,不用紧张,老朽就是想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毕竟,那是只存在于我们历史的只言片语之中!”神人族的神祖说道。

    “你想回去?”姜预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神人族的神祖没有丝毫犹疑,洒然一笑。

    “不想!我们神人族在这里,已经称霸了整片天地,奴役万族,人族的辉煌在我们这里发扬,超过了任何时候,为何要回你的那个落后之地?”神人族的神祖神采飞扬地说道,语气万分自信。

    姜预已经确认了,这被困在这颗小星球上的家伙,就是来找他炫耀的。

    不过,一想到这神人族的神祖竟然称呼罗虚大陆为落后之地,姜预就有些脸色怪异。至于人族发扬光大,这一千多的人口,连个小镇都赶不上,算哪门子的发扬光大!

    “你们的历史,究竟是怎么阐述罗虚大陆的?”姜预不禁好奇。

    “没说什么,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但是,却清晰说了有混乱,人类孱弱,被异族打得节节败退……和我们截然相反!”神人族的神祖说道。

    姜预顿时败退。

    原本,姜预以为,遇上这神人族的神祖,会有不少的麻烦,说不定对方会觊觎自己身上有关罗虚大陆的秘密,是怎么从罗虚大陆来到这里的。

    但是,显然,姜预想多了。

    这神人族的神祖,显然是一点儿都不了解真正的罗虚大陆,以为那只是一个弹丸之地,只是人族的一个发源地,带着居高临下的态度看待姜预。

    就好像城市里的高富帅,看待农村里的种田娃。

    虽然,这是夜郎自大,现实的残酷,可能会打击到他。

    不过,姜预又转念一想,要在这颗星球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维持人族的生存繁衍,这批人,也确实不易。

    在这份艰难求存的过程之中,有点过度自豪感也是难免的。

    毕竟,把时间往前推移,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和姜预一样,是背井离乡。

    而且,或许是长期生存在这样的环境里,受到繁衍限制,神人族的内斗几乎没有,最多只是各种各样的争执而已,这也使得神祖暂时没有对姜预有什么害人之心。

    “好吧,你说得都对!”姜预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神人族的老祖已经活了不知多少年了,一直都相信着神人族才是人族的巅峰,也不是他两句话就能够改变的。

    而且,人家因为看不起罗虚大陆,对自己身上的秘密也没啥兴趣,要是真的让这神人族的神祖明白了过来,那自己不是平白给自己找麻烦吗?

    所以说,误会就误会了吧!这样的误会,其实也挺美妙的!

    闻言,神祖顿时笑了,心中一直以来最后的疑虑也打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