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江”领主

第五百五十九章 “江”领主

    罗虚大陆,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年。

    而太北古城的第二次试炼,终于开始了。

    沉寂了三年的太北古城,再次打开了大门,迎接第二批满足试炼要求的天骄们。

    整个罗虚大陆的满足条件的天骄们,尽可能都会参加,顶尖势力们早就带着自己的后辈亲临了太北古城。

    不得不说,这两年,没有了某个家伙的存在,中域的顶尖势力们,过得要比以前安稳了许多。

    当年被姜预打碎全身骨头的天骄,全都完好地站在了这里,他们志得意满,依旧享受着自己的地位,虽然曾经大败过,但是,如今那个人已经死了,活着的才是真正的胜者。

    太北古城的城门打开,一众天骄踏步而入。

    第二试炼,将为期三年,而太北古城之中,度过的时间,则是整整一百年!

    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在天边出现,仅仅只是闪过一道影子,就消失在众人眼前,进入了太北古城之中。

    “冰家的那个丫头,倒是终于现身了啊。”秦家的天境笑道,眼中神色变换。

    进入太北古城,自然便是冰莜凌。自从冰家破灭之后,就几乎没有在大陆上活动,而今,太北古城第二试炼,终于现身了。

    对于一个家族已经破灭的天骄,还在最后救助了姜预,处境不比当年离开天铸城的姜预好上多少。

    只是,姜预已死,又当着太北古城之主的面,也没人敢做什么。

    当然,等三年后太北古城的第二次试炼结束,冰莜凌离开太北古城之际,就不好说了。

    太极剑山之中,一座剑洞之中,仅仅只是洞口,就感受到了一股暴虐的魔气,深入进去,更是魔气森森。

    一个目露疯狂之意的青年被铁链牢牢锁在剑洞中心,自从被抓回来那日起,已经咆哮了两年了。

    尤其是在这太北古城第二试炼开启的阶段,更是疯狂到失去理智。

    这个青年,赫然变是剑赤心,已经突破到天境的剑赤心,但也已经完全入了魔。

    “放我出去,那里是我的战场!”剑赤心嘶吼道,眼中有着一丝祈求之色。

    “堵不如疏,让他去吧……”剑洞之外,太极剑山的山主无奈叹气说道,眼中也闪过一丝悲切之色。

    地底生物的入侵,毁了这一代,他们最顶尖的三个弟子啊。

    一日之后,太北古城关闭,第二次试炼正式开始!

    ……

    罗虚大陆,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人离开过这片土地了,对于罗虚大陆外的世界,都是一切空白。

    仅仅从古籍之中得知,宇宙之外,有着铺天盖地的虚空噬虫,可以轻易吞灭一切有灵的事物,是一种大恐怖。

    在未知的宇宙之中,一个离罗虚大陆不是很远的地方,有着一颗星辰。

    这科星辰大抵和地球一样大小,它没有罗虚大陆一样的屏障,却带着特殊的磁场,让宇宙之中的虚空噬虫厌恶不会靠近。

    这也使得这颗星球上,有了生命存活的机会。

    磁场为何而来,没有人仔细研究过,只是知道这颗星体的材质极其特殊,就是星球的最强的那一批存在,也仅仅只是破坏一点表面。

    在这颗叫黑曜星的星球上,生物构成却和罗虚大陆相差甚远。

    在这里,只有两种身份,一种是主人,一种,是奴隶。

    生物种类决定了身份。

    因为,在这里,能成为主人的,仅仅只有一个物种,拥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样貌,自称自己为神人族,在这颗星球上,掌握最高的统治地位,其数量,仅仅只有一千多个。

    而除此之外,其余的所有物种,都只能够沦为奴隶。

    在黑曜星的一块偏僻的领地之上,这是五年前,才分封的一块领地,为一个神人族人所领导。

    在这偏僻的土地上,有着近万的生物奴隶,来自不同的种族,包括:牛头人、马头人,鸟羽族、鱼人、地精族,这是所有种族之中最优质的奴隶种类。

    他们,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干着奴隶的工作,五年了。

    但是,实际上,除了第一次来到这片领域外,他们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领主。

    在奴隶们眼中,这是一个相当神秘而自闭的领主,在神人族之中,应该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它们都很庆幸有这样一个不管事的领主,不然,会多许多灾难,唯一的遗憾,就是这里太过偏僻,享受不到什么好的东西。

    牛头人和马头人的工作都在地面,也是相对较为亲近的两族,在这偏僻之地,他们已经了一边工作,一边吹牛逼,反正也没人管,正好自在。

    虽然,对于牛头人来说,把闲聊说成吹牛逼,有点不太恰当。

    “五年都不出府邸,咱们这领主,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马头人说道。

    “谁知道呢?不过,跟着咱们这领主,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也别想有什么前途了。”牛大叹气道。

    “咱们这奴隶,能多活几年就不错了,这五年,咱不是过得比什么都还轻松?”马头人乐观道。

    “不过,说起咱们这领主,来历也是奇怪,五年前突然间就出现了,以前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你说,神人族,总共也就才一千多人。”牛头人道。

    “嘘,这神人族的事,哪儿是我们能问的?”马头人小心道。

    牛头人点了点头,看了看周围,只有牛二还在勤勤恳恳的工作,要是给喜欢打报告的地精听了去,就麻烦了。

    “说点别的,牛大老哥,你们家牛二,这五年工作怎么都这般勤勉!”马头人马大,龇了龇大板牙,看了看在一旁,辛苦劳作的一个黑色牛头人。

    “能不勤勉吗?好不容易,跟了一个不那么残忍的领主,才让它又找回来希望,肯定要认真工作争取再获神药了!”牛大有些可怜可叹地说道。

    闻言,这大板牙的马头人也是顿时明白了,它可是听说过一些事情的。

    “当初,翎大人,留给它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咱们这新领主,虽然在能耐上完全没法和翎大人比,但是,也不会玩弄我们,算是好的了!”牛大叹气。

    牛大口中的翎大人,乃是神人族的一员,不是像这偏僻之地的领主,而是真正的核心成员,位于富饶之地的大领主,也是曾经它们这一批奴隶的主人。

    只是,这主人,有着一些不太好的嗜好,那就是,喜欢吃牛鞭。

    于是,这对于牛头人而言,就糟糕了。

    尤其是牛二。

    牛二曾经是翎大人的贴身玩具,在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翎大人,而悲剧就发生在翎大人三岁的时候。

    那个时候,翎大人还穿着开裆裤,一日摊在地上,发现了自己的小弟弟和牛二的小弟弟有些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当时还是孩子的翎大人就蒙圈了,好奇问了自己的老爹,当时,也不知道翎大人的老爹说了什么,反正,以后,翎大人就爱上了吃牛鞭。

    而第一条牛鞭,就是牛二贡献的了。

    这对牛二而言,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哎,你们牛头人确实可怜啊,连那里都保不住。”马头人马大每每想起,要是这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真是不想活了。

    “不过,还好,神人族,有着能够恢复身体的神药,只要赚够了功劳,还是可以申请的!”马大安慰说道。

    “问题就在这儿,我们牛头人几乎每个都会被拿走一条牛鞭,但是,都能在吃神药恢复,为了牛头人繁衍,神人族一般不会再次为难。然而,牛二,哎,目前正在努力长出第四根……”

    “……”马头人马大。

    它看了看一旁劳作的牛二,为其内心对于苦难的坚韧,不禁竖了竖大拇指。

    “不过,神药只能向自己的领主换,咱们这领主,虽然可能不爱吃牛鞭,但是,神药也难换啊!”马大说道。

    “总好过长出来又拔了吧……”

    “江领主,还不出来见我等!”就在牛头人和马头人吹着牛逼的时候,在领地之外,却有着两道人影踏天而来。

    这是两个神人族!

    他们带着人物而来,要邀请所有神人族参与不久后的一场大会。

    领地之中的所有奴隶顿时伏地跪拜,身子瑟瑟发抖,别看它们牛逼吹得欢,那是五年都没见过一个神人族了。

    当真正的神人族出现的时候,是大气不敢出一口,深怕得罪,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有奴隶都是疑惑,这都五年了,也没见什么神人族来找自家领主啊!

    两个神人族在外面叫了半天,却是迟迟没有回应,不禁皱了皱眉头,面露冷色。

    “你们的江领主在哪儿?”两个神人族,不耐说道。

    这个江领主,也不知道五年前是哪儿钻出来的,赐了他一个领主,完全是看在同族的份上。

    毕竟,神人族的人口太少了,仅仅只有一千多个,繁衍也十分困难,每一个人口都很重要。

    “回大人,在领主府,一直都在!”牛大指了指山上的一个方向。

    两个神人族,看都没看牛大一眼,就这么向着那个方向之中而去。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不是什么高大恢宏的宫殿,仅仅是一个两人高的破山洞,在山洞上,有着领主府三个字。

    两个神人族都是皱了皱眉,心中暗怒。

    这个江领主,作为身份高等的神人族,竟然住在这样的破地方,就是奴隶住得都比他好,简直丢尽了神人族的脸!

    待会儿见面,定要好生教训教训他,让其知道神人族最基本的礼义廉耻。

    两个神人族,向着山洞之中走去,然而,还没走两步,就猛地退了出来,一股恶臭传了出来,让他们几乎想吐!

    “该死!江领主,你还有没有一点神人族的样子!竟然如此自甘堕落!”神人族之中的一个女性,神色震怒而羞愤地说道。

    然而,山洞之中,还是没有回音。

    “江领主!!!”两个神人族明显已经怒火中烧了。

    这次,山洞之中,才传出了一些脚步声,慢慢悠悠走了出来。

    “有事吗?”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传出。

    出现在两个神人族眼中的,是一个全身邋里邋遢,衣服破烂不堪,露出的皮肤都看不见白的男子。

    不光如此,这男子,脏地五官都看不清了,胡子乱七八糟,一头长发已经快拖到地上,毛毛躁躁,像是杂草一样遮住了不少了脸,双眼更是已经有些疲倦到麻木了。

    这显然,就是一副五年都没打理过的样子。明明一个青年,却是活出了一个中年大叔的样子。

    两个神人族都是惊呆了,半响说不出话,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肮脏的神人族,就是奴隶身上都少见。

    说实话,如果眼前的不是神人族,他们保证,敢靠自己这么近,不会活过下一秒。

    “江领主,记住你的身份,不管你以前是在哪个奴隶窝里长大,但是,现在是身份高等的神人族,不要让自己看起来连一个奴隶都不如!”神人族之中的女性,冷着眼睛说道。

    “哦。”这个江领主回了一声,然后又转身,似乎要回到山洞之中了。

    “等等!”神人族的女性怒道。

    她拿出了一张精致的邀请函,难以想象要将这样的东西交给一个这样的人。

    “三天之后的大会,是神祖出关,召集我们所有神人族的族会,每一个神人族都必须参加,到是,记得把你自己打点干净!”神人族的女性,强忍着暴怒的心情,把话说完,然后,轻轻一丢,恰好到那邋遢男子的怀中。

    两个神人族,不想多呆一刻,来这片领地,简直刷新了他们过去的认知。

    明明是一个神人族,结果偏偏自甘堕落,没有修为也就算了,反正神人族有的是天材地宝提上去,关键是没有神人族的作为高等生命的凌驾一切的觉悟,真是白瞎了这个身份。

    山洞之中,江领主,走进最里面,撇了一眼怀中的邀请函,一只手捏着,随手扔到了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