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五十八章死讯

第五百五十八章死讯

    罗虚大陆,一条隐蔽不为人知的空间大虫洞,弯曲通向了宇宙之中,外界平静,但是,空间大虫洞内,却是空间风暴迭起,疯狂肆虐着闯入其中的异类。

    已经在空间之中荒废了不知多久的大虫洞,早已不像之前那般安全,而是处处危机。

    当年的姜预,可能是有着科技之心的保护才安然无恙,但是现在,一切都只能够靠他自己!

    姜预的全身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撕裂,在太虚战甲的治愈下,也不能完全恢复,皮肤表面透着血丝,在他的保护下,抱抱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

    他和抱抱,在空间大虫洞之中,如同两颗微小的沙粒,随风飘零,不断升向大陆高处。

    姜预牙齿死死咬着,说不出话,一切都身不由己,只能死撑着抗住。只要抗住了,冲出宇宙,找到新的一颗星体降落,那么,一切就安全了。

    空间大虫洞,完全看不到尽头,看似短暂的传送,却每一秒都像过了一百年一般。

    此时,姜预完全感知不到自己上升了多少的距离,究竟到了罗虚大陆高空的哪个层次,又还有多久才能冲出大陆,到达宇宙。

    “咳咳!”一声声闷咳嗽,咬着牙发出,血从牙齿当中溢出。

    这玩意儿,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不知过了多久……

    冥冥之中,好像通过了一道隔膜,身体像是被过滤了一遍,那感觉犹如脱离母体的婴儿一般,重新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姜预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一切,一股更加混乱的空间之力就像他袭来,那一瞬间,身体似乎有着要被撕碎的趋势,一大口血直接就咳了出来。

    太虚战甲的防护已经到了极致,身体承受不住,抱抱满脸通红,像是煮熟的虾子,身体隐隐有着血丝出现。

    “好痛……爸爸……”

    “不好!”姜预心中顿时大急,连忙调配更多的力量去保护抱抱,太虚战甲的治愈之力去把抱抱受的伤治好。

    然而,他自己的身体,却是已经伤地不成样子了,身子身体似乎已经扭成了一团,骨架已经变形。

    仅凭姜预自己的力量穿越空间大虫洞,显然是太过勉强,甚至根本就承受不住。

    而这,不过是刚刚穿过罗虚大陆的屏障,面对这个神秘而陌生的宇宙而已。

    模糊的视线之中,姜预似乎看到了前方的一阵阵空间飓风,迎接他们的,即将是更加一阵更加恐怖的洗礼。

    这下,不是要完蛋了?姜预心里一沉。

    就在此时,“这里,究竟是哪里?”一句恐慌的呢喃之声,突然从姜预的后方响了起来。

    在罗虚大陆的屏障里面,又有一道身影穿过,冲了出来,全身都是血淋淋的,肌体都已经变形了,在空间风暴之中,可谓已经重伤垂死了。

    姜预在罗虚大陆南境打开的黑洞,不仅进来了他一个人,后面又有几个人没能经受住黑洞的牵引力,被吸了进来,一同经历了虫洞大传送。

    然而,在恐怖的错乱的空间之下,活下来的,可能就只有这一个了。

    “是你!”这道已经扭曲不成人形的身影,突然发出了一道恨意十足的声音。

    是的,他对姜预是恨不得吃其肉,嗜其骨。

    这个将他带入了这个鬼地方的罪魁祸首。

    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过去短短的一段时间的经历,庞大的空间风暴不断折磨他,就像是凌迟的酷刑一般,让他恨不得自杀。与他一同进来的人,几乎都在穿过那层不知什么的薄膜的时候,被空间搅成了残肢碎末,活下来的,就只有他一个。

    但是,他知道,死亡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他知道不可能活着出去的。

    然而,他看到了姜预。

    这个他以为已经死了的人。

    现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姜预杀死,这是他死亡之前唯一的夙愿。

    这道身影,浑然不顾周围的空间飓风,也不管自己越加沉重的伤势,发出愤怒而杀意十足的咆哮,向着姜预冲了过来。

    姜预微微抬了抬眼皮,这个动作都显得有些吃力,眼中的那道血肉模糊的身影不断靠近,时间在渐渐放缓。

    下一刻,那道身影就出现在了姜预的面前,伸出一只拳头,血光一闪,一道略微有些暗淡的金光突然从中散发了出来。

    “这个拳势是?”姜预心中闪过一丝念头。

    而突袭来的人的拳头,已经向着姜预轰了过来,姜预的身体微微一错,用左肩迎接了这一拳。

    就在拳头触碰到了肩头的一瞬间,一道雷蛇突然窜了出来,向着这身影奔袭了过去,雷光爆炸,瞬时将其绞杀。然而,因为分担出这些力量,姜预在空间的席卷下,顿时深受重创,生命气息极其微弱。

    姜预死死挺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昏过去。

    一双眼睛,更是牢牢盯着那已经死去的身影,这身影血肉模糊,气息混乱,已经认出来是谁了。

    忽的,在这死去的躯体之中,一道道黑色的经文冒了出来,那一个个熟悉的文字,从皮肤之中浮现出来,吸收了这躯体最后的精华的它们,在此时的姜预看来,却是那样的美妙。

    这个人,就是秦家的一个天境三重,那金色的拳法,便是神灵拳了。

    姜预身体之中,吸气功运转了起来,刹那间和秦家的天境三重的尸体上的经文产生共鸣,那一串串经文,顺着尸体的手臂,飞速进入了姜预的身体之中。

    顿时,一股惊人的力量从经文之中传输了过来。

    姜预的修为仅仅只是半步天境,他的实力都是靠科技撑起来的。然而,秦家的这位,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天境三重,哪怕此时身体里的灵气已经快要耗尽,身体本身蕴含的能量都是万分恐怖的,远远高过姜预本身。

    在这般巨大的差距下,吸气功接收到了庞大的能量,在姜预身体之中疯狂运转,那被扭曲破坏的躯体,开始抵抗周围的空间力量。

    微弱摇曳的生命气息,就像加入了火油的油灯一般,蓬勃燃烧起来。

    姜预身体之中,气息节节攀升,在西境的大佛寺,修为本就已经离天境不远了,此时,受到一个天境三重的大补药,一下子就撞击到了那天境的屏障。

    在九悬山之中,姜预便已经在第七山打开了天境之路,感悟了自然万物的本质。

    当姜预的修为第一次触碰到了这层天境的屏障,仅仅只是僵持了片刻,那道隔绝的障碍,就一冲而破。

    在修为突破的瞬间,他的身体,在发生着巨大的蜕变,整个肉身的强度疯狂增长,扭曲的身体缓缓扭回原本的样子,身体之中的杂质缓缓排除。

    最重要的是脑海之中,精神境界也随着突破,到达和天境匹配的境界—神婴境。

    那灿烂的金树,一片片金叶闪动,雷霆穿梭,树根的黄色泥土更加厚重,金色的雷龙环绕。在树中心,一个隐隐约约的婴儿精神体成形,通体金色,盘膝坐着。

    天境,必然是肉体和精神同时进阶,达到身心一体的境界。

    而天境,也意味着,另一种力量,那就是空间之力。

    在突破天境的瞬间,姜预就感到自己身体在发生着另一种变化,隐隐和空间相契合,能够感受到一股纯粹的空间之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发生了。

    姜预的突破,是在空间大虫洞之中进行的,而这里,也是空间最为混乱的地方,这使得,姜预对于空间之力的掌控,发生了某种方面的异变,一股极为混乱的空间力量不断入侵到他的身体之中,循环充满他的身体。

    从来没有哪一个天境,在突破的时候,能够亲身感受到这么庞大而混乱的空间之力。

    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能够为姜预带来极大的空间掌控力,但是,也相应要承担更为巨大的压力。

    不过,此时姜预的情景,相比起之前,也要好了许多,至少,有力量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空间大虫洞之中,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逐渐被传向宇宙某处。

    “已经离开罗虚大陆,发现了周围一共一百三十二颗星体,正在检索合适的星体,合适星体一共二十七颗,发现特殊星体,初步检测,最为符合主人利益,建议选择该星体传送!”瑞心熟悉的声音,终于在姜预的耳中响起。

    “别屁话了!快点传送!”姜预吃力说道。

    虽然已经突破了天境的,但是,在空间大虫洞之中穿梭,已经是一件压力巨大的事,身体精神紧绷到了极点,随时都面对可能的强大空间风暴,危机四伏。

    “开启虫洞分支,开始传送!”

    空间大虫洞之中,一个小小的枝杈口出现,相比起整个空间大虫洞十分渺小,姜预身体一转,向着这个枝杈口而去,离开了大虫洞。

    ……

    ……

    罗虚大陆,南境。

    草草愣愣看着黑洞消失的地方,双眼无神,就这么好一阵了。

    五十万年前,那时候的她面对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反应?

    那个时候,她弱小,无助,只能在墙角边一直守着,而现在,她强大,却同样无助,只是,带来的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

    五十万年前的草草,生一下气,最多扒掉周围的一些野草,然而,现在,她已经有了毁天灭地的力量。

    死亡的气息,从那破旧的黑袍之下散发而出,一股荒芜之气蔓延,四周的天地,开始发生了变化,茂盛的大地顿时化为了漫漫黄沙,河水干涸,山峰倒塌……

    天地之间,一道道黑色的空间旋风卷起,如雷霆一般的黑色裂缝出现。

    经历了黑洞风波的众天境,还没有缓过来,一股让他们头皮发麻的危机感就侵袭了过来。

    这一瞬间,完全是作为一个生物的本能,他们,迅速逃了。

    而他们才没有逃多久,那片地区,就在死亡气息包裹之中,于无声的一声炸响,整片空间破碎开来,一片黑黝黝的空间破口,哪怕最后恢复了,也是混乱的空间之地。

    ……

    罗虚大陆,一个月之后,冰族的事情暂时消停了一些,人们才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个事件上。

    天铸城姜预叛逃,于南境被众顶尖势力合力斩杀。

    在那场轰轰烈烈的战斗之中,最后,活着回来的天境三重,不足十个,而那里的战场,也演变成了一处禁地。

    空间混乱,天境进入都是生死难测。

    对于一个小小的半步天境,是怎么搅出这样大的风波的?人们虽然惊奇,但是,更为重要的却是,姜预的叛逃与死亡。

    姜预在罗虚大陆短短几年,已经是留下了很多事迹,不论是最年轻的半步天境,最年轻的炼器大师,还是最天赋异禀的炼器鬼才,每一个名头都是让人只能仰望。

    而这样的存在,最终落了个被众顶尖势力围攻致死的下场。

    虽然,勾结地底生物罪有应得,但也可惜可叹。

    姜预的死,在大陆上,也是引起了一段时间的谈论。

    只是,以前,他是很多人教育的正面教材,如今,却成为了反面。

    十六年前,风鳞觉的死,至少留下了一个天骄传说,鼓励了许多人奋进,而现在的姜预,却逐渐成为了一个鞭挞的对象。

    似乎,只要是后辈不争气,都可以拿来说一说,反正,已经死了。

    天铸城之中,在这个时期,一身灰白的白小象已经得知了真相,身心饱受打击的它看着自己的老爹,不可置信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哭,就是歇斯底里。就在第二天,白小象甩着鼻涕泡,狂奔着离开了天铸城,这一走,就是不知多少年。

    只是哭喊着一句话:大智慧无用,我要去天下找大武力,殴打任何人的大武力。

    柳棉笙在这件事情之后,也接着闭关了,他的封印到了最后关头,可以完全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至此以后,也将继承起第九脉。

    闭关之前,他又把聊斋看了一遍,可惜再也碰不到这样有趣的故事了。

    月幕青,裹着一身黑纱,在曾经的那间小屋前,站了很久,然后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