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惊变

第五百五十三章 惊变

    中域最严寒之地,冰族。

    在外界陷入大战之中之时,这里显得尤为安静,仿若世外桃源一般,冰族子弟都各自修炼。

    一座冰窟之中,冰莜凌靠在一座冰床上,美丽的脸蛋,静静看着冰床之上睡着的一个美丽的妇人,一切都很安宁。

    冰族的天境,都呆在族内,不管外事。

    而冰族之地,作为隐世大族,也是一个极其隐蔽之地,常人根本不可能找到,外围更是有着护族大阵,宛若一个禁地。

    从冰族建族以来,几乎从来没有外人,有机会进入到族中。

    暴风雪之中,雪花随着风起舞,时而漩涡,时而逆转向上。

    广袤的雪地之中,一道身影,顶着大雪,缓缓向冰族靠近。

    接近两米的一个男子,黑衣在白雪之中尤为明显,一头长发随意披在身后,随风缭乱,看起来狂放不羁,一张英俊地不像话的脸上,却有着一股英武之气。

    这男子越来越靠近冰族,一双眼睛看着前方的景象,微微眯起,隐隐有着一丝怀念之色。

    十六年了……

    整整十六年了……

    他那一直被自己隐蔽起来的内心,渐渐复杂了起来。

    他还记得那一年,他离开的时候,十数位天境围攻的时候,这一死,就是十六年。像是和曾经的自己,彻底隔绝了一般。

    曾经一生护佑的人,也再也没有见过一次。

    这男子,静静在雪地之中行走,不断靠近冰族,回忆着十六年前的过往,想到伤情处,眼睛之中,又隐隐有着泪花。

    忽的,他停了下来。

    不过,如今,他回来了!

    他有一个名字,叫做风鳞觉!

    ……

    在暴风雪这样的天地之威下,一切都显得如此渺小。

    一道惊天动地的怒啸之声,像是震碎了整片天地。

    这一瞬,风雪消散,雪地消融,暴风雪,被强行消散。

    冰族的驻地,像是被狠狠震了一下般,冰山倒塌,宫殿倾倒,雪梅倒拔。

    下一刻,冰族之中,传来了一声声的暴怒之声,一个个天境从冰族冲出,势要诛杀来犯之敌。

    然而,当这些人,看到族外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之时,都是纷纷大惊之色,惊呼不可能。

    一个死去多年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再出现。

    风鳞觉,一双眼睛冷漠如星,没有丝毫的寒暄,过往的一切,唯有化作杀机。

    一场伐族之战,就这么开始了。

    当一切都落幕之时……

    风鳞觉打开了冰窟的大门,缓缓通过漫长的冰道。

    冰床上的绝美女子,双眼闭着,睡得安宁,风鳞觉看着这沉睡的身影,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连一旁的另一个女子都没有注意道。

    “我回来了……”风鳞觉的声音淡淡响在了冰窟之中,落在了冰莜凌的耳中。

    最终,风鳞觉带走了冰床上的女子,离开了冰族。

    冰窟之中,冰莜凌有些愣神,看着那已经空空荡荡的冰床。

    十多年了来,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她没有说任何话,风鳞觉对她说的话,她也没有听。

    直到风鳞觉离开,她都没有和风鳞觉有任何交流,仅仅只是默许了风鳞觉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

    这似乎是父女之间的默契,又是父女之间的陌生。

    风鳞觉离开了,在大闹冰族一场之后离开了,回到了南境,回到了九悬山,他不能离开那里太久。

    “你是自由的,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人有资格管你!”风鳞觉在离开之前,仅仅对冰莜凌说了这句话。

    冰窟之中,冰莜凌从冰床上起身,走了出来,外面的风雪,又开始了。

    但是,冰族已经样貌全非。

    玉倪匆匆忙忙跑了过来,一张脸泪水流个不停,抱住冰莜凌又是一阵大哭。

    “呜呜,莜凌姐,死了好多人,老祖死了,族长死了,还有好多长辈都死了,我们该怎么办?冰族……以后怎么办?”

    冰莜凌轻轻摸了摸玉倪的脑袋,安慰着她:“玉倪,去天铸城吧,在那里,虽然没有冰族那般地位,但是,足够你安全了!”

    玉倪疯狂摇着头,一直哭着:“不,我不要去,我要留在冰族,我不想离开这里。”

    对于玉倪而言,这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家,一直安稳生活的地方,哪怕,那么多长辈不讨喜,但是,她还是喜欢这里。

    “莜凌姐,我们一起重建冰族吧,你那么强,一定能够像老祖那样的,这里,会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的。”

    玉倪双眼朦胧,看着冰莜凌,脸上带着无限的期待,一双手紧紧抓着冰莜凌,似乎是现在唯一的依靠。

    然而,她失望了,冰莜凌摇了摇头。

    “我要离开了……”

    玉倪顿时犹如晴天霹雳,整个身子都颤抖着。

    “玉倪,我从来不是冰族之人,如果你想重建冰族的话,就要依靠你自己的力量,快离开冰族吧,要不了多久,别的势力就会注意到异常,这里,会很危险!”

    冰莜凌摸了摸玉倪的头,然后,拿出了一个须弥戒子,放在玉倪手中。

    “或许对你而言,这很残酷,但是,这是我最后能够帮你的了,里面有姜预的炼制的一些器物,应该能帮到你!”

    冰莜凌转身,风雪之中,一道白裙,逐渐消失在玉倪的眼中。

    顿时,玉倪整个人都懵了,拿着手中的须弥戒子,颤抖不已,不知所措。

    冰族,死的人其实不多,仅仅只是天境,但是,没了天境的护持,以后冰族的底蕴基业,还有那么多人,该怎么办呢?

    最后四分之一的路程,总算找到了时间度过,一路马不停蹄,只要到了北境,他和抱抱就安全了。

    制造了一个不可控的黑洞出来,实属无奈之举,如果不是逼到了绝境,姜预也不愿动用这个能力。

    至于后果,当时哪有那个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

    ……

    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初始还是人头大小,又已经在慢慢扩大了。

    在疯狂向外逃的唯有天境三重们,至于天境二重,早就被吸进去成为碎片了。

    众天境都是神色扭曲,身体也发生了畸形。

    “不行,不能这般下去,诸位听我说,这个东西很像传闻之中的天洞,我从一本秘典上看过一些。”天合殿的天境三重咬着牙说道。

    天洞?

    “有什么办法,就赶快说吧,不管是不是,都死马当活马医了!”玄丹宗的天境三重一脸惊悚地说道,离黑洞是越来越近了。

    “据那本秘典而言,天洞乃是由中间的一个特殊点,引起周围的空间无限扭曲,原理,到底是空间的一种现象,只是这种现象一旦制造出来极难控制,会不断扩张,越来越难控制……”

    “别废话了,先说办法!”秦家的天境三重沉脸道。

    “办法……说实话,具体的办法,我也不知道……”天合殿的天境三重皱眉道。

    不知道,那说个屁啊!众天境都是一阵吐血。

    “那本秘典都是千万年前的了,乃是一位虚境大能留下,早就不全了。不过,真正的天洞,连星辰都能吞噬,这个,还没有到达那种程度,虽然上面没有记载,但是,我有一个可以试一试的想法。”天合殿的天境三重边说边思考。

    “别废话,快说!”众天境脸黑,这家伙怎么废话这么多,现在方法才是最重要的。

    这看起来像天洞的东西,可是每时每刻都在拽着他们往里陷。

    天合殿的天境三重想骂娘,不是他想废话,他对于那本秘典了解得不是很多,一直在脑中完善自己的办法。

    “听着,天洞的空间扭曲方向是顺时针的,我们就反向扭转空间,不管行不行,都得试一试!”在众人的渴望之中,天合殿的天境三重终于开口了。

    众天境闻言,也不管对不对,立马就操纵空间之力,开始实施操作。

    顿时,一股巨力作用在他们身上,黑洞的空间扭曲力岂是那么容易对抗的,众天境都是胸口一闷,咬牙死死坚持。

    天洞的牵引力在那一瞬间小了一些。

    众天境眼睛一亮,竟然真的有戏,似乎看到了逃生的希望,都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控制空间之力反向抑制天洞。

    几息时间过去,就像是过了一年一样漫长,他们眼中的天洞没有再继续扩张,也没有缩小丝毫,还是在拉着他们往里陷。

    众天境都是脸色又黑又青。

    二十个天境三重,积聚的空间之力,竟然都才恰恰和这天洞的空间扭曲力持平。

    就在此时,天边突然出现了十多道空间裂缝,一道道强大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来自于各大势力的天境三重的援军终于到了,近二十个天境三重,同时到达。

    深陷黑洞不能自拔的天境三重们,都是心中大喜,连忙叫到这些才来还不明情况的援军们。

    援军们,还在想姜预究竟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什么,竟然这么多人都拿不下!然而,当他们赶到战场之时,却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姜预的人是没看到,到时看到了同门(族)之人的扭成麻花的身体。

    四十名天境三重,一起动手,逆转空间之力。

    在一刻钟之后,在一阵气喘吁吁之中,众天境眼中的恐怖天洞,终于被他们用最野蛮的方式缓缓关上了。

    “这玩意,是那个姜预弄出来的?”后来的天境三重疑惑道。

    “不确定,不过很有可能是,天洞最重要的是中间的那个特殊点,但是,秘典上并没有记录相关的法门!”天合殿天境三重,劫后余生地说道。

    此刻,众天境都是心中庆幸无比,还好叫了援军,不然,今天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若他们知道,正是因为叫援军才让姜预看不到逃走的希望,才不得已制造了这么个危险的玩意儿,会是个什么滋味。

    “追!不论如何,也不能让姜预逃了!”在场的天境三重们,没有多加休息,阴冷着脸说道。

    天洞,使得天境二重们都死了,更是让天境三重都陷入大危机,这对顶尖势力们,可谓极大的损失。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姜预,他们是绝对不能放过,哪怕此时追上的希望极其渺茫。

    ……

    北境,已经快要近了!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北境大地,姜预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一路的死战,总算是要结束了。

    “嗯?黑洞……竟然被顶尖势力的天境们联手压制住了!”姜预脸上带着一些惊讶之色,同时,内心也有着喜悦。

    这最后的残局,也算是被人给收拾了,他也可以没有心理负担地逃往北境。

    一路疾驰,突然,姜预想到了什么。

    “瑞心,你说的一成几率逃脱,该不会就是四十个天境三重,联手压制黑洞吧?”

    “是的。主人制造的黑洞,相比起真正的黑洞,仅仅只是一个模型,利用了黑洞的形而已,缺少本质,并非不可压制消除。”瑞心的声音响在姜预的耳中。

    姜预没有再管黑洞的事,这玩意,除非是能够彻底掌控,不然,今后能不用,都尽量不要用。

    ……

    后方,有着一道道气势强大的气息传来,姜预往后一看,心中一惊,竟然是已经消除黑洞的天境三重们!

    这些家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追上来了?

    姜预深呼一口气,看了看已经在前方的北境大地。

    一口气,冲过去!

    “该死的叛逆!”追赶的顶尖势力们,怒杀道。

    他们看到了,姜预,已经快要到北境的土地!

    而他们,要追不上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动了所有顶尖势力的核心力量,死伤无数,还动用了一件超级空间挪移的重宝才追了上来。

    但是,却还是要失败了!

    只见,那道疾驰的年轻身影,速度越来越快,一头已经要载进了那北境的领域。

    姜预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最后的轻松笑意。

    只要踏入这北境大地,哪怕他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嚣张地跳个舞,一线之隔,也没有人拿他有任何办法。

    姜预直挺挺,全力冲向了那北境的界限。

    “砰!”

    一头撞到墙壁的声音。

    一道无形的壁障,姜预的头撞在了上面,一股疼痛感袭来。

    整个人都懵了……

    像一只失去翅膀的鸟儿一样,跌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