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五十一章 逃亡的命运一战

第五百五十一章 逃亡的命运一战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以身化剑,一道凌厉之极的剑气,直直劈向了姜预。

    空间似乎被划开,如同被劈开的一块木材倒向两边,只留空间黑黝黝的一片。

    破开剑域,便能打败他,但是,这剑域的最后一道关卡恰恰就是他自己。

    当千辛万苦来到剑域中心那一刻,才发现,此时面对的,才是为凌厉的剑气,最致命的危机。

    在这道剑气来临的时候,姜预的瞳孔猛然变大,身体只来得及微微一避,这剑气就已经穿过了他的身体。

    姜预闷声,身体的疼痛感传来。

    在不远处,化为剑气的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又重新变成了原本的样子,神色冷漠。

    “我说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似乎已经宣告了战斗的结果。

    天合殿的天境三重以及另外两个天境,惊骇无比,头上冒冷汗,哪怕是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攻势。

    若是换成了自己,早就已经被撕扯成碎片了。

    天境上三境之下,谁能挡得了?

    这就是天境上三境之下的最强者!

    不光是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又有几道极为强悍的气息出现在了战场四周,是其余顶尖势力的天境三重的强者。

    他们看到了这一剑,感受到了这一剑,都是心神失守,骇然无比,神色更是复杂。

    扪心自问,他们离这一剑的差距,太大了。

    紧接着,他们又看了看战场的另一边,似乎,已经不需要他们出手了。

    姜预抹了抹嘴边的血迹,此时,再看他的身子,从肩膀再到下腹,已经被那剑气完全切割成了两半。

    无穷的剑气还在他的身体里,进一步肆虐着,要将已经分开的身体进一步撕碎。

    这样沉重的伤势,已经能够决定胜负了。

    而姜预,自来到罗虚大陆,也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伤势。

    但是,姜预的脸上,却不见任何颓然之色,眼神之中,仅仅只有认真,静静看着前往的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

    姜预突然笑了,露出那满是血丝的牙齿,颇有几分凄惨之意,但是,那双眼睛里,确确实实是有着高兴的色彩。

    在场的人,莫不是皱眉疑惑,这家伙,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成,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不,你错了,这前半场,是我赢了。”姜预缓缓说道。

    随着姜预的话说完,只见,那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眉头突然皱起,一张脸开始冒出了冷汗。

    他的周身,一道道电光爆起,隐隐有着雷霆之蛇之象,交织着一道道寒气,周围遍布了寒霜,隐隐有冰龙缠绕。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目露惊骇,这些在他化为剑气穿过姜预身体时入侵的能量,一直被狠狠压抑在自己的身体里。然而,这个时刻,却爆发地如此猛烈突然,让他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猛然喷出一口血,这血喷出之际,要么化为焦黑,要么冻成寒霜。他猛烈地喘了几口气,身子已经在摇摇欲坠。

    “你,不错!”他咬着牙,强撑着身体,说出了这几个字。

    谁能想到,有一天,有人能够把他伤成这个样子,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后辈天骄。

    周围的其余天境见此,也是心中一凛,刚才那一剑的威势,他们是看到了的,但是,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却没有一举而胜,反而和姜预落了个两败俱伤。

    不过,姜预的那个前半场,是他赢了?又是什么意思?

    已经重伤的他,随意一个天境三重都能够轻易打败。

    突然,他们看到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正目露惊骇地看着姜预,眼中,甚至有着不可思议。

    姜预那被斩破的两段身体,鲜血已经喷洒地满天都是,此时,却是像时光回溯一般,所有的鲜血全是瞬息流回了他的身体

    两段身体,断口处在收回所有的鲜血之后,开始迅速了连接,所有的骨头和血肉,都是完好无损地长到了一起。

    仅仅一个恍惚之间,那断掉的两截身体,就恢复如初,露出的肌肤,一点伤痕都没有。

    身体表面的衣服,破损处,也跟着恢复。

    一个完好无损的姜预,又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脸色猛地一沉。

    那可是他的最强一剑造成的伤害,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治愈?

    就算不论他的一剑,姜预能够和他一战,本身身体的强度等级就很高,越是受伤,所需的回复能量就越多,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回复。

    这一瞬,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心中都相信姜预不过是徒有虚表,是在耍障眼法。

    然而,从姜预的那双眼睛里,他却读到了,一切都是真的。

    姜预默默看着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这个人,真的太强了,如果不是以这种以伤换伤的冒险打法的话,短时间,真的很难胜过。

    而在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已经重创了的情况下,接下来的一场围攻,难度系数会降低许多。

    太虚战甲的六个部件,其中四个:脚部有着行走空间的能力,手部能够操纵雷蛇,胸口则是蕴含绝对零度的冰龙,眉心则是打开黑洞的能力。

    而最后的两个,一个是腹部的身体治愈能力,一个是后背的战甲保护能力,前者,是治愈姜预受损的肉体的,而后者则是负责防护整个太虚战甲。

    这是两个辅助能力,一般情况下,姜预从来不会用到。

    但是,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太虚战甲的本体都有可能被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的剑气损坏,背部的防护修复部分,将太虚战甲整体收拢成一个粒子,避免了损坏。

    至于,姜预受的伤,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回复的。

    看似短暂的片刻,实际进行了无数工作,而且,也远远不是太虚战甲的治愈能力的功劳,还有空间修改器和智脑瑞心。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的至强一击,不光斩断了姜预的身体,更是将极为强悍的剑气留在了姜预的身体里,化为了无数小的剑气肆虐。

    而瑞心扫描了姜预的身体,计算了无数剑气的位置以及大小,行进路线,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空间修改器,将这些剑气转移到了身体之外,紧接着,太虚战甲的治愈能力,才能将姜预给治好。

    之前,短短一瞬的恢复能力,实际上是三件六级科技同时作用的结果。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目露复杂地看着姜预,心中起伏难定。

    自从五千年前,他打败了一个老牌的天境三重开始,他就成为了公认的天境上上境之下的最强者。

    然后,今天,他却被另一个后起之秀给打败了,一如他当年打败那个老牌的天境三重一样。

    正如姜预所言,这一场逃杀如果看成一整场战斗的话,这前半场,确实是他赢了。

    这一瞬,这位天境三重感觉自己已经老了。

    太极剑山的这位天境三重,退到了场外,以他目前的状态,难以参与到后面的战斗,而且,就算能,他也没有那个脸皮,在失败之后,还与其余人一起围攻一个后起之秀。

    ……

    姜预深呼一口气,打退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仅仅只是战斗的一个前奏。

    而这场战斗所花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也耗尽了姜预最后的领先的逃跑时间。

    所有中域顶尖势力的天境三重,已经尽数围了过来。

    抛去天铸城和太极剑山,还有天合殿,玄丹宗等十余个顶尖宗门势力,以及秦家,白图家,丰都家等六七家隐世大族。

    太极剑山的最强天境三重都败了,没有人再敢小觑姜预。

    这是一场完全正面的战斗,而姜预所要做的,并不是打败他们所有人,而是再次找到突围之法,逃往北境。

    从这点而言,难度无疑缩小了许多。

    不然,面对近二十个天境三重的围攻,除了天境上三境,谁能打得过,一如方才的太极剑山的最强天境三重都没得打,会被直接压制打败。

    此时此刻,姜预的内心静到了极点,像是平静的大海一般,有着下一刻就将是暴风雨的征兆。

    这决定着他和抱抱的命运的最后一站,终于来临了。

    陡然间,天地变色,风云四散,一片辽阔,以姜预为中心,一道闪电直劈而下,炸地天地轰鸣,冰龙以大地为基,盘旋开来,寒气扑开,化为了冰雪世界。

    一念天地变。

    绝对零度寒气扩散,这里顿时成了一片凝固的空间,冰封着一切,空间之中,隐隐有雷蛇在流窜,暴虐的雷霆之力恐怖。

    在座的天境三重,虽然没有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那般恐怖的实力,部分人的实力,甚至比起六脉脉主还要弱一些。

    但是,其中的强者也不在少数,仅仅只是比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差一些而已,更何况于,他们人多,这是根本的。

    如此多的天境三重,围攻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传出去,绝对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

    但是,如今的姜预,却是值得他们这般重视,值得他们去丢这个脸。

    “在最短的时间内,杀了他吧!”秦家的天境三重冷笑一声说道,其余隐世大族的人都是点头。

    姜预越强,天赋越好,这种扼杀未来的威胁的事情,越是让他们兴奋满足,就像当年的风鳞觉一样。

    这中域,本来就只有一个声音,那便是顶尖势力,其余人,要么依托,要么臣服,要么死亡。

    宗门势力的人,无从阻止隐世大族击杀姜预,也没有理由去阻止。

    “那便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这些,敢站在大殿里,吆喝我女儿的人,究竟又有多少本事?!”姜预的双眼,冷漠的杀意传达开来。

    这场战斗,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刻,没有任何人会放水,这是一场生死战斗。

    而姜预,也不会再管什么宗门势力,什么隐世大族,通通都是,挡在路前的敌人。

    短短一瞬,寂静的战场彻底爆发开来!

    姜预一人对二十天境。

    “小东西,受死!”

    秦家的天境三重,携带着神灵拳,双拳如金色的太阳,里面住着两尊神邸,攻破了绝对零度的禁锢空间。

    他的双眼,全是对于猎物的血腥之色。

    若是一对一,他或许不是姜预的对手,但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却给了他一个屠杀姜预的机会。

    不仅仅是秦家,还有白图家,丰都家,以及其余的隐世大族的天境三重,都是相互配合着,前来击杀姜预。

    尤其是丰都家,在不知姜预实力的情况下,他们的两个天境死在了姜预手中,尤其是那个女人,很可能会泄露一些不该泄露的东西,因而,他们杀人灭口的心极重。

    宗门势力的人不喜隐世大族,但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去可以捣什么乱,形成了另一个配合的阵营,向着姜预攻来。

    围攻既然已经展开了,那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一切。

    面对这样的阵容,姜预的整个内心都是凝重到了极点,操纵着雷蛇和冰龙,攻伐围来的众人。

    最关键的是,他操纵着空间修改器,开始布置起此方的空间。

    战斗打开了,正面碰撞没有丝毫犹疑。

    一声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了这方天地,大地迅速裂开,蔓延出不知多深的裂缝,天空爆响,一个个黑黝黝的空间破口,似乎像是天漏了一般。

    姜预口中染血,仅仅只是第一次交锋,他的喷出了一大口血,这还是利用空间修改器避过了一些主要力量之下。

    在太虚战甲的治愈之下,这些伤势,很快就回复回来。

    虽然姜预受伤之后立刻回复,最终无碍,但是,由于是少对多,有着不小的力量差距,他仅仅可用于自我防守,却是很难进一步再伤到这些人。

    第一次尝试到被围攻,吃了人数的亏。

    姜预心中无奈之极。

    如果说,再给他个几年的时间,造出一些六级科技的战斗机器人,那么,形式就完全不一样了,说不准谁围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