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五十章 战最强天境三重

第五百五十章 战最强天境三重

    这场战斗,原本不用这么快结束的。

    对于六脉脉主而言,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尽力和姜预周旋,哪怕最终打不过,也可以拖延一定的时间,等其余势力的天境赶来。

    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而是选择了最快速,直接的方式。

    赢了,他就可以杀死地底生物,以叛徒的身份把姜预抓回天铸城;输了,他就彻底放弃,独自回到天铸城。

    ……

    整个中域,所有的顶尖势力,都派出了天境三重追杀姜预和抱抱。

    其中,威胁最大的,不是实力强大的太极剑山,也不是最恨姜预的秦家,而是……天合殿。

    只要有天合殿在,哪怕逃走的人再小心翼翼,也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被他们给搜查出蛛丝马迹,很快确定行踪。

    “你们打碎了我的酒坛。”不知何时,已经从离开天铸城的石匠认真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天合殿的天境,一个天境三重,一个天境二重。

    如果不给一个说法,他显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天合殿的两位天境,脸色都是有些微微发黑。

    十息之前,他们两人追查姜预的痕迹到这里,在地上发现了一个质地诡异的酒坛,正疑惑间,那酒坛就直接碎了。

    然后,石匠就出现了,一脸严肃,向他们讨要一个说法。

    讲道理,他们碰都没碰那个酒坛,那玩意儿明明是自己碎的,而且,你石匠的酒坛,没事丢在地上,他们两人一来就碎,不明摆着就是设局坑他们吗?

    天合殿的两人,自知是没法和石匠讲道理。

    酒坛虽然是一个特殊的器物,但是,事情的关键却是石匠要拦住他们,为姜预拖延时间。别的什么,只是在这个特殊情况下的一场面理由,去较真没有丝毫意义。

    天合殿的天境三重认真看着姜预,随即无奈一叹:“一刻钟。看在你石匠的面子,还有姜预曾经的一些功劳上,一息都不能多。”

    一刻钟吗?

    石匠微微皱了皱眉,天合殿已经做出了让步,如果一战的话,就算能够牵制更多的时间,但事后无疑会给天铸城带来麻烦和诟病。

    作为师傅,不管姜预的行为是否正确荒唐,他不能什么都不做,但是,能做的,也有限。

    “好!”石匠答应道。

    ……

    从来没有哪一次,姜预觉得北境会是这般远,从掌握太虚战甲的那一刻起,他还以为自己以后都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但是,在这场从中域逃向北境的路途当中,一点点时间都关系重大。

    从天铸城出来,已经赶了一半的路程了。

    而后半段路程,才是最危险的路程。

    各大顶尖势力已经把姜预的情况基本摸清了,天境三重的强者都出发了,不会在轻易着了姜预的道。

    按理说,有天合殿的人在,他应该很快就会被发现,但是,这一刻来临地却比想象之中要慢一些。

    虽然只是不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对现在的姜预而言,却弥足珍贵,这意味着,他将少进行很多战斗。

    又前进了四分之一的路程,姜预的内心不禁有些窃喜。

    剩下的路程,哪怕是行踪被发现了,各大顶尖势力的天境三重齐聚,他也只需要逃过一波围攻,就可以直冲向北境。

    这无疑是一个大好的情况。

    姜预深吸一口气,一场真正的大战是再所难免的,中域如此多顶尖势力,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自己离开。

    这也是真正决定自己和抱抱命运的一战。

    姜预全力奔袭,不断在中域的大地上瞬移。

    突然,姜预停住了,眼睛直视前方。

    这里的地形是一片荒野,没有任何人烟,宽阔无边,再恐怖的战斗,都不会伤及到无辜。

    显然,是被太极剑山的天境和天合殿的天境挑选过的。

    太极剑山和天合殿一起到来,两名天境三重,两名天境二重。

    “姜预,到此为止了。”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语气冷酷,双目无情剑锋闪过。如果是以前,他对姜预或许会和煦一些,但现在,立场不同了。

    天合殿的天境三重看着姜预,眼中有着一些惊叹。不得不说,姜预能够坚持到这一步,已经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了。

    但是,正如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所言,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两位天境三重拦住了姜预,姜预不可能脱身,更何况,后面还有其余顶尖势力的天境三重赶来。

    届时,姜预面对一群天境三重的围攻,一点点希望都没有。

    哪怕姜预再天才,再天赋绝伦,但是,除非实力到达另一个更高的境界,也不可能面对如此多人的围攻,就是天境第三重的最强者也不行。

    而且,就算是围攻,姜预也要先撑过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的攻势,来人可是被称为罗虚大陆天境上三境之下的最强者。

    至强的剑者?

    姜预一见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便注意到了其与众不同。

    锋芒的剑气,肆虐着空间,一道道剑气穿越在空间之中,姜预甚至能够感受到,只要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一道意念,就会有无数的剑气直接斩到他的身上。

    没有强大的窒息感,仅仅只是无穷无尽的锋锐带来的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这样的一尊存在,连同着他身边的另一个天合殿的天境三重都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姜预心中慎重,不敢耽误丝毫的时间。

    打架之前的废话,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无异于自寻死路。

    下一瞬,两道银光爆发而出,巨大的银色雷蛇和冰龙,带着一声声蛇鸣和龙啸。

    雷霆之力和绝对零度的寒气,让人生畏,眨眼之间,就将这方天地变了个样。

    这样全功率的力量,使得天合殿的天境三重都是心中凝重起来,忌惮不已,然而,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神色却一点没有变化。

    天合殿的天境三重退到一边,有着太极剑山的这位在,不需要他再动手,也插不了手。

    姜预一个俯冲,雷蛇和冰龙已经先一步攻向了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

    以往被姜预用来一决胜负的招式,此时,却仅仅是试探敌人的深浅。

    雷蛇和冰龙飞快靠近,然而,在越过某一条线的瞬间,无穷的剑气爆发开来,斩击在它们的身躯之上。

    顿时,两者的能量形体开始了扭曲变形,隐隐有涣散之意。

    这是剑域!

    太极剑山的剑者的独有领域。

    姜预眉头紧皱,却是没有想到仅仅一个剑域就有这般威力,更何况于,还没有拔剑!

    “不用紧张,我的实力都在剑域上,剑域便是我的剑,你若能破我的剑域,便能胜我!”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说道。

    雷霆之蛇和冰龙在剑域之中爆裂开来,恐怖的雷霆之力和绝对零度的寒气四散开来,充斥着剑域,能量试图和那些无穷的剑气相撞。

    姜预见雷霆之蛇和冰龙不能近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的身,一咬牙,将其当成能量炸弹来用。

    剑域之中,充斥的是纯粹的剑气,在姜预的能量侵袭之际,爆发开来,迅速镇压着这些异常的能量。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直立于剑域中心,姜预趁此,身形一动,直射而来,闯进这剑域之中,身体之中,一阵压力感袭来,一波波剑气斩向他。

    姜预的身体表面,又是一条小的冰龙凝聚而出,绝对零度将周围一米内的空间全部冻结,转化为最坚硬的护盾。

    一阵阵剑气轰击在上面,迅速破冰,向着姜预的真身靠近。

    而于此同时,姜预也越发靠近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了。

    如果,连敌人都无法靠近的话,那么,这场战斗,显然没得打。

    剑域的剑气疯狂凝聚,就像是满天的雪花一般,突刺而来,在攻破冰龙的护身领域。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脸上没有丝毫动容,双目之中,没有靠近的姜预,只是静静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剑域,自己的剑。

    他的战意即剑意,纯粹之极。

    姜预此时,无异于正面应对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的所有攻势,一如当初六脉脉主正对他的雷龙一般。

    但是,节约时间的姜预,却也没有多的选择。

    一层又一层的剑意,突破了冰龙的护身,向着姜预直斩而来。

    远处,天合殿的天境三重不禁暗暗咂舌,不愧是太极剑山天境上三境之下的最强者。

    姜预的力量,已经让他够吃惊了,但是,剑域的力量却是更加恐怖,直接将姜预的力量突破。

    万剑斩身,进入剑域的人,恐怕都难逃这个下场。

    然而,让天合殿的天境三重意外的是,他所料想的并没有发生。

    “这是?”天合殿的天境三重不敢置信。

    那无穷无尽的剑气,在靠拢姜预的时候,竟然在姜预的一寸之外向着两旁呈着梭形向两边滑了过去。

    姜预就如同一条游鱼一般,在剑域之中,游向了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

    这一幕,让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第一次有了一丝异色。

    姜预控制着空间修改器,将周围的空间撇向两边,使得所有的剑气都顺着空间纬度线从他身旁而过,不能触及到他。

    这样的能力,使得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都是有些吃惊,剑域之中,本就融入了空间之力,和剑气并存,空间稳固无比。

    到目前为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像姜预这样,有着如此强大的空间掌控力,在他的剑域之中,都打开了一道缺口。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心中注重无比。

    下一刻,他的剑域陡然变化,不再是圆形,而是直指姜预的剑形,控制的面积变小,他对剑域的掌控也无疑更强。

    剑气压向了姜预,那空间的缺口,逐渐在被弥补上。

    然而,姜预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反而,闪过了一丝精光。

    突然,在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的周围,之前四散开来的雷霆之力和绝对零度之力,在一次爆乱之后竟然没有消失,而是再次重新凝聚了起来。

    一条雷霆之蛇,一条银色冰龙,互相缠绕着,向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扑了过去。

    这一幕,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眉头一皱,那直逼姜预的剑形剑域,一分为三,其中两道斩向了雷霆之蛇和银色的冰龙。

    姜预的偷袭,如此突然,但是,却还是让其反应了过来,这样的恐怖掌控力和反应力,着实让人吃惊。

    但是,这却也让姜预抓到了机会,控制着空间修改器,撇开剑域,向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直射而去,距离飞速缩短。

    “你这样靠近我,有何意义?”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负手而立,直视着姜预。

    此时的姜预,已经是站到了他的面前,一身银光遍体,身上,再次聚拢出了雷霆之力和寒气,形成雷霆之蛇和冰龙。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身为剑者,以攻为守,至强的攻势剑域,同样是其防御。

    只要靠近了人,才能够短时间给予其重创,不然,就只能和剑域一直耗着,比拼能量。

    要是平时,姜预肯定选择打消耗战,一直耗着,反正自己的储备能量足够,都是现成的,全力耗个十天十日,就算是最强天境三重,保证耗到最后让这家伙站都站不起来。

    但是,此时的姜预没有那个时间。

    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直视着一片银光的姜预,那狂暴的雷霆和僵冷的寒气,要是落在他身上,就是他也讨不了好。

    剑者,以攻为守,但没了攻时,自身的防御,也就几乎没了。

    “忘了告诉你,在剑域之内,我自己,也是剑!所以靠近我,是没有意义的!”太极剑山的天境冷漠说道。

    下一刻,只见他的身上,无数的剑光闪烁,呼应着整个剑域的剑气,天地空间都在颤栗。

    一片片剑光撒向了整片天地。

    陡然,太极剑山的天境三重,一身化为了一道微薄的剑气,锋锐之极的光芒,似乎轻易就能切开一个世界。

    而此时,他的正前方,就是姜预。

    剑者,唯有攻,而他自己,也是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