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战六脉脉主

第五百四十九章 战六脉脉主

    中域,风云变幻的一天。

    在平静的湖面之下,平日难以发生的天境级别的战斗,却已经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很多场了。

    大陆高高在上的天境,这一日,或重伤,或死亡。

    天境的精血、残肢洒落到中域的大地,灵气逸散,使得很多贫瘠的土地变得富饶起来。

    这是数万年都不见得会发生的事情。

    数个隐世大族之中,天境的魂灯骤然熄灭,惊动了大族,高层顿出,连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得不出关过问。

    宗门势力之中,姜预抹杀、重创天境的消息传回,无数人惊呆,不可置信。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意识到,哪怕已经再重视姜预了,但依旧是还小瞧了。

    要知道,一个在二十出头的天骄,拥有半步天境的修为,就已经是让人惊诧,足以称为万年之内的最强天骄,当世无人能比。

    然而,谁能想到,这样出众的天赋,不过是姜预的一个低调的伪装,用来扮猪吃老虎的。那足以抹杀天境二重的修为,绝对是天境第三重的实力。

    二十出头的天境第三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相信。在大陆上,还能够压姜预一头的,为数不多。

    宗门势力的人们可惜,这样的一个天骄,偏偏选错了路,很可能落得和当年的风鳞觉一个下场。

    隐世大族的人们对姜预忌惮无比,心中的杀意难以遏制。

    极短的时间内,每个顶尖势力,派出了天境三重的强者亲自追杀姜预和抱抱,隐世大族更是派出了双倍的数量。

    如今的姜预,没有任何人会有着放过他的理由。

    携带地底血脉者逃亡,拥有诡异的科技,再加上难以想象的天赋带来的威胁,今日若不能将其扼杀,日后卷土重来,就不知道是谁收拾谁了。

    ……

    中域的一处,空间不断破碎,恐怖的空间波纹向着四周扩散,使得山林都有了一丝的褶皱感。

    天铸城的六脉脉主找到了姜预!

    作为曾经熟悉的长辈(晚辈),两人见面,没有任何一句话上的交流,两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激烈的战斗瞬间就爆发了。

    六脉脉主一身实力天境第三重,而姜预的太虚战甲在重炼之后,也有了不逊色于天境第三重的实力。这样的两个存在,一场战斗打起来,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波及的范围难以想象。

    天地都在惊鸣,空间在呼啸,一片片仿若镜子碎裂的声音响起。

    战斗不断在新打开的次元空间之中展开。

    哪怕是天铸城曾经的长辈,曾经给予过自己关照,但是,姜预也没有丝毫留情,雷蛇和冰龙在次元空间之中盘旋着。

    绝对零度和雷霆万钧似乎在宣布着自己对这片空间的占领权,冰寒之力总是让空间僵直,雷霆之力一击即破。

    六脉脉主越打越心惊,两股强大的力量刺激地他皮肤生疼,身体里的灵力疯狂运转,才堪堪抵住两股力量的侵袭。

    他看着眼前的那张稚嫩的脸庞,眼神复杂,以自己的阅历而言,姜预还是一个相当清秀的年纪,这样的一个年纪,是如何掌握这等匪夷所思的力量的?

    六脉脉主深呼一口气,咬了咬牙,作为一个已经活了上万年的天境,他也不是白活了这么久的,一身底蕴早已丰厚无比,对于各种力量的使用更是信手拈来。

    六脉脉主心中慎重,一拳又一拳,强大的拳意,带着震碎之意,空间都要为此震破,气浪扩散开来,震慑云霄,使得姜预的两股力量跟着动荡起来,竟然有隐隐紊乱的趋势。

    天境第三重的力量,姜预也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见识到,确实强大无比,如果不是去了大佛寺一趟,重炼了太虚战甲,现在估计很难与之匹敌。

    姜预心中郑重,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六脉脉主战斗,时间拖得久了,其余宗门的强者就会赶了过来,到时,才真的是麻烦了。

    太虚战甲的功率,瞬间增大!

    一阵强烈的银光照耀世间,把周围不知多广的范围,全都照成了亮银色,满天遍野都是银光。

    突然,一道惊雷响起,像是一把银色刀刃,劈开了世界,一声声雷鸣一样的嘶吼声出现。

    银光之中,一道蜿蜒的躯体隐隐约约出现,如同液体浇筑一般,一颗巨大的蛇头突然钻了出来,通体银白,电光闪烁。

    强悍之极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周围的土地,升起一丝丝黑烟,有着焦糊的味道传出。

    雷霆之蛇!

    六脉脉主心中大惊,身体表面更是一阵发麻,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席卷着他的整个心神。

    雷霆之蛇的双目,像是银色的琥珀,直直盯着前方的六脉脉主,巨大的身躯,却是有着光一般的速度,无形之中,更是镇压着这片空间。

    六脉脉主心中凝重到了极点,雷霆之蛇的气息牢牢锁定了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无用,只能从正面将其击溃。

    一念至此,他的内心反而镇定了下来,太久的时间,他都没有碰到过能够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敌人了。这次,竟然是曾经门下的一个年轻晚辈。

    六脉脉主一声怒吼,响彻天际,浑身的灵气都被他调动,聚集与他的双臂之间,双拳握紧,是砂锅一般大的两颗拳头。

    这一双拳,已经聚集了一个天境的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像是压缩的两颗能量太阳。

    巨大的银蛇已经向六脉脉主扑面而来,恐怖无比,六脉脉主粗狂的面孔没有丝毫惧色,一双瞳孔坚定无比,直直对着那银蛇之头,将自己的拳头轰了出去。

    银蛇的头颅,瞬息就将六脉脉主给吞噬了进去,银光将其整个身形都掩盖而过。

    时间,短短过去了一息。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耳朵似乎都在这一刻失去了自己的作用。

    银蛇的肚子之中,爆发着来自于六脉脉主的咆哮声,两股几位强大的力量碰撞,雷霆之力疯狂攻击着六脉脉主。

    良久,两股力量才分出了胜负。

    天地寂静,前一刻的喧嚣化为了乌有,只留下了残破的大地。

    一条条细小的银蛇,钻入了姜预的手腕之中,下方的大地,一个魁梧的男子倒地,身体焦黑,一丝丝黑烟升起。那双眼睛,微微睁着,颇为模糊。

    六脉脉主艰难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向着天铸城的方向而去,微微喘气。

    他败了,所以选择了离开。

    在这场战斗之中,两人终究还是顾及了一丝往日的情分,只分胜负,不分生死。

    姜预看了看后者的背影,转身打开空间通道,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