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抱抱生母

第四百六十七章 抱抱生母

    这一日,对于中域而言,是特别的。

    天铸城天骄姜预,退宗而出,重创各路天骄,携带地底血脉者逃离,一身实力已达天境。

    这一消息,传回各大顶尖势力,所有人都是震惊,难以置信。

    对于宗门势力而言,姜预是一个优秀的后辈天骄,是一个独特的炼器师,前途无量,没有人不看好姜预的未来。

    哪怕不是同宗,他们也都是和姜预交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但是,现在这个人却叛逃了!

    对于隐世大族而言,姜预的叛逃固然是喜事,但是,那突然爆发出的天境实力,却引起了他们的深深忌惮。

    宗门势力和隐世大族,罕见地对同一件事情达成了一致,两者亲密无间地合作了起来。

    每个顶尖势力,至少有着两个天境,参与到了对姜预和抱抱的追杀之中。

    而于此同时,有关姜预叛逃的事情,也在中域开始逐渐传开了来。

    一时间,曾经在大陆上的耀眼天骄,天才炼器师,其笼罩的光辉逐渐开始褪去。

    人们对于姜预的羡慕、崇拜,逐渐变为了不理解,开始了闲言碎语,最后,演变成了失望……不屑……嫌恶,开始了谩骂……等等。

    就像是终于看穿了某个人的真面目一般。

    ……

    离开了天铸城,空间通道之中,姜预向北境进发。

    尽管利用顶尖势力的天骄,暂时摆脱了天铸城之中的天境,但是,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轻松之色。

    这不过是拖延之计,只是暂时争取一些时间。

    更何况,天铸城所在地离北境颇远,这一路上,各大顶尖势力的围追堵截,不会少!

    天境这个阶层,已经掌握空间之力,能够感受到次元空间波动,姜预在空间之中潜行,其实很容易被发现。

    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境,同时尽量避免被发现,姜预一路曲折前行,在一些可能的危险地带,放弃了空间传送。

    但就算是这样,也仅仅只是减小了被发现的概率而已。

    一处荒野之地,人烟罕至。

    姜预立于半空之中,身形挺立,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已经有人拦截在了他的前方。

    一男一女,两个天境!

    “没想到,第一个找到我的,竟然是丰都家!”姜预冷漠说道。

    他心中疑惑,这里离丰都家的地界很远,又足够偏僻,按理说,这丰都家的人,怎么都不该这个时候找到他。

    “感到不可思议?你觉得凭这点伎俩,就想带着那个魔崽子逃脱我们丰都家的掌控?”那女的天境,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意说道。

    “不要多言,尽快把那魔崽子和这小子杀了,以绝后患。”另一名中年男子突然说道,皱眉不满。

    天境女子面露不屑,对于中年男子的小心感到多此一举。“一个不知怎么触碰到了天境的小子而已,最多也就初入天境的实力,又有何惧?”

    随后,这位丰都家的天境女子就把目光直射向姜预,目中阴狠而凶戾:“赶快把那魔崽子给交出来,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她心中很愤怒,不管如何,那个魔崽子都是她十月怀胎所生,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哪怕是她不要的,丢弃的,也不是别人能够觊觎的。

    姜预的眼睛微咪,从天铸城出来,为了逃离,他都没有大开杀戒,压抑着怒火,但是,眼前女子说的话,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丰都家的中年男子也是皱了皱眉,心中恼怒起来,这女人的精神有问题,早晚要坏家族大事。

    为了避免一旁的女子惹出什么幺蛾子,这天境男子打算速战速决,直接开战,向姜预猛攻而来。

    庞大的灵力席卷,空间动荡。他实力强横,一招一式之间都很随意,但是,威能却没有因此而衰弱半分。

    同时,并没有因为姜预的年轻而有丝毫小觑,大有狮子搏兔,尚需全力的架势,一来就是杀招。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面对的是一个早已杀意烧心,还不知深浅的敌人。

    姜预双眼直视着越来越近的身影,眼中却没有一丝慌乱之色,若是太虚战甲没有重炼之前,解决这两个天境还要耗费一些精力,但是,现在……

    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光响起,一道道银蛇自姜预的手臂之中钻了出来,恐怖的电光浓缩于一条条细长的蛇躯之中。

    下一刻,十余条银蛇,如同离线的神箭,划过空间,直奔向前方的男子,一个刹那间,银蛇便将这男子完全缠绕住,一颗颗蛇头咬在其厚实的皮肤上。

    雷霆爆发,尖锐的鸣叫声响彻天际,大片银光将整个天际都照亮了,恐怖的雷霆之力席卷进入了那天境男子的身体之中。

    似乎是一条条银蛇钻入其中,在极短的时间内,焚烧着血液,然后,是血肉,骨骸。

    一块块焦糊的粉末状物体,跌落向了地面。

    “力量输入过多了,没有计算好。”姜预微微露出沉吟的表情。重炼过后的太虚战甲,第一次用于实战,姜预具体还没有一个把握。

    但是,这一幕,落在了一旁的那个天境女子的眼中,却让她惊恐无比,甚至有些颤抖。

    和她一起的中年男子,实力比起他而言,虽然要差一线,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行事远比她要小心,几乎不会在战斗之中范什么错,但是,仅仅是一个照面间,就化为了焦炭。

    “你究竟是谁?”那天境女子尖叫,面露疯狂之色。

    此时,姜预才把目光从那焦炭之上转到女子身上,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似乎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一个会踩过你们尸体的人。”姜预淡淡吐字道。

    听到姜预这样的话,这天境女子先是脸色一僵,眼中神色惊恐变换,最后,竟然疯狂地哈哈大笑起来,嘴角之间,全是讽刺之色。

    姜预微微皱眉。

    “你可知道,我和你拼了命都要救的那个魔崽子,是什么样的关系吗?抢我的东西,还要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真是好笑啊!”天境女子直视姜预,丝毫不畏惧。

    “嗯,我知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姜预淡淡说道,打断了那疯女人的话。

    顿时,这天境女子不笑了,死死盯着姜预。

    “你和她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姜预认真阐述着一个事实。

    尽管,从丰都家能够先于其余势力到来以及他们的言语之中可以看出些什么,但是,那些都不重要。

    就像他在天铸城大殿之中说的,抱抱只有一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