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怒怼

第五百四十四章 怒怼

    石匠的眼睛,一直看着正中心的抱抱,没有人会去帮她,哪怕是石匠自己,他有他的立场,天铸城脉主的立场,同门师兄弟的立场。

    如果是姜预,石匠会义无反顾地帮他,只因为师傅对弟子的责任。

    但是,他也明白,姜预如果在这里的话,或许会成为抱抱的依靠。不过,还好不在这里,至少,今日是无论如何也出现不了的。

    ……

    各大顶尖势力的人,心中心思各异,宗门势力几乎都是冲着抱抱而来,主要为弄清类人生物王族血脉的事,顺便也清理一下地底血脉者。

    地底血脉者不过一个弱小的幼儿,没有丝毫战斗力,在这天铸城大殿,更是没有任何帮手。

    唯一的可能姜预也被送去了大佛寺,他们如此多天境在此,显然不可能让这地底血脉者逃脱掌控。

    怎么处理,也不过是他们一句话的事。

    隐世大族的人,心中则较多不甘心起来,一直的矛头都是指向姜预,却突然发现天铸城已经以前把人送走了,显然是算好了,让姜预去避祸。

    他们把目光看向大殿中心的抱抱,处理不了姜预,难道收获也就这么一个没用的小杂碎而已?一个被抛出来的没用的地底血脉者!

    他们隐世大族可不像宗门势力和地底生物有着大仇,并不在乎这些。

    隐世大族的人,都是内心失望无比,不禁恼怒:“这个姜预,竟也是一个无情狠辣之辈,自己的女儿,就这么随意丢了出来!”

    如此一来,今日的事情,多半是被天铸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天铸城和姜预是屁事都没有。

    隐世大族的一些人看向抱抱,眼神顿时变得危险起来,就算拿天铸城和姜预没辙,也要拿这小杂碎好好开开刀,让两天后回来的姜预,有个足够震撼的视觉画面,权当是一个提前的教训。

    “提取记忆的事情,就由我和太极剑山的这位剑兄一起如何?”秦家的天境笑着说道,让人不禁生寒。

    太极剑山的天境皱眉,最终点头。

    两位天境,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走向了那中央那蜷缩成一团的抱抱,哪怕到了天境,提取记忆也是一个破坏大脑的事情。

    感受到周围有人走动,抱抱又把自己团地更紧了。

    “不要怕,我在这儿……”

    微微的喘气声之中,带着欣慰,带着庆幸,说话之人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样熟悉的声音,落在抱抱的耳中,让她缩起来的脑袋猛地探了出来,两只淡红色的眼睛直望向大殿门口,那一道略微有些凌乱的青年身影。

    “爸爸!”抱抱的心中,顿时有了一种找到依靠的感觉,心中的害怕像是要冰消雪融一般。

    但是,紧接着,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生病,周围的所有人都开始讨厌她,甚至要杀死她。

    抱抱看向姜预,心中有了一丝畏缩。

    “你们这么多人集合到一起,是这么关心我女儿,还是有什么事情想要问她,不过,在这之前,似乎应该经过我的同意!”

    大殿门口,姜预大跨步向着中央的抱抱走去,明明眼睛一直都看着抱抱,面带和煦。

    但是,说话的那一刻,却仿佛无形之中已经把冰冷之极的目光,像是利剑一样杵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姜预小子!你为什么会回来?!”天铸城城主大惊失色,在这一刻,他已经预料到了要坏事,姜预好巧不巧在这个时候回来,无疑正中敌人下怀。

    不论是天铸城城主,还是各大脉主,都是震惊;宗门势力的天境们,纷纷皱了皱眉头;隐世大族,则是露出了一个个得逞的笑意。

    姜预没有理会在座的每个人脸上的各种表情,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抱抱的身前。

    抱抱就像一只小母鸡一样窝在地面,她已经变成了怪物的样子,爸爸还会喜欢她吗?

    “不要趴在地上,地上硬……”姜预将两只手掌伸向抱抱,迅速将其抱了起来。

    抱抱看着姜预那温和的小脸,心中的畏缩消散,一只手紧扒着姜预,趴在姜预的胸口,顿时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爸爸,抱抱生病了,变成怪物了,抱抱好怕!”抱抱向着姜预倾诉着自己这十天以来,经历过的所有委屈和害怕。

    她啼啼哭哭着,眼泪鼻涕一起流,小手不时在脸上擦来擦去,脏兮兮的,姜预将她抱的更紧了。

    此时此刻,姜预想到了在大佛寺之中看到的两日后的情景,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他赶上来了,抱抱还是好好的。

    “放心吧,抱抱累了,好好睡一觉,等睡醒了,病就好了。”

    抱抱自姜预走后,就没有好生休息过,再加上身体变化的事,更是使得她担惊受怕,此时,躺在姜预的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就迷糊睡了过去。

    姜预抱着已经睡熟了的抱抱,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四周,其中的色彩,变得冷漠之极。

    “姜预小子,你可清楚,你在干什么?!”天铸城城主怒斥姜预道,心中颇为担心。

    他不信在姜预看见抱抱的模样之后,还不知道后者的身份。在座各大势力的天境,姜预若这般任性,难逃制裁,就是天铸城都难保。

    为了一个地底血脉者,完全不值。

    “我不光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我更清楚你们在干什么!”姜预的冰冷目光环顾四周,让每个人都是不禁皱起了眉头。

    “地底血脉者,还是类人生物王族,当杀以绝后患,姜预,放下她,我可以当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对你既往不咎!”太极剑山的天境,脸色微沉说道。

    姜预曾经对剑赤心有过护佑之情,看在这个面子上,他打算给姜预一个悔过的机会,但也仅此一次。

    对此,姜预只是冷笑一声,随即,不急不缓地说道:“你们不会退,我更没有退的理由,如果,各自都到了底线,那么,何惧一战?”

    “住口!”天铸城城主怒拍桌子。

    何惧一战?就为了一个有罪的区区地底血脉者,还要和各大顶尖势力一战,是嫌自己的命不够长?

    “姜预,你究竟有没有把自己的宗门,把我这个城主放在眼里?”

    “如果我听你们的话,你们会救抱抱?”姜预坦然直视天铸城城主的眼睛。

    天铸城城主顿时一滞。

    救抱抱,怎么可能?他们之前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就算没有外部势力的威逼,他们也不会放过抱抱。

    “所以说,我有我的底线,你们有你们的原则,既然已经触犯不能相容,那么,姜预也只能选择,退出天铸城了。”姜预每个字清晰地吐出。

    你们这样说,我也只能补更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