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九章 艰难的判决

第五百三十九章 艰难的判决

    对于六脉脉主而言,地底生物,这类存在本就是仇人,如今还闯入到天铸城之中,自然不能容忍其活着。

    在察觉到地底血脉的气息之时,他都没有多想,心里只想着立即将其清除。

    六脉脉主一直都压抑着内心对于地底生物的仇恨,三年前的地底生物入侵,他和其余天境一起结阵阻挡半步虚境的奉癫之王。

    而他的唯一的亲女,也在地面参与和地底生物的战斗。

    六脉脉主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地底生物杀死吞食,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但是,眼看着他就要杀死眼前这个流露着地底气息的生物之时,一个熟悉的人影却是挡在了他的面前,阻止了他。

    那是,他的八师弟,石匠!

    罕见地,一直颓然不说话的石匠,此时眼里全是复杂纠结之色。

    “八师弟!你干什么?”六脉脉主神色一怒道。

    “六师弟,冷静一点!”天铸城城主沉着脸说道,心中郁结着一口气。

    不仅仅是天铸城城主,其余的脉主也都是纷纷神色不对劲儿。

    六脉脉主此时才略微回过神来,姜预那个小子的女儿并不在这里,难道已经被……

    不,相比起这个,他心中却又升起了另一个可怕的猜想!

    六脉脉主不可置信地看向那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地底血脉者,狰狞的神情之中,有着一丝茫然。

    他的牙齿猛地一咬,双手一握,一股力量隔空作用在那铺盖之上,一个幼小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苍白的肤色,时不时有些黑色的纹路,隐隐露出的耳朵,不同于人类,而是一个尖角,一丝丝黑色的气息不断从这身躯之中四散而出。

    “抱抱,你怎么了?”白小象在各大天境突然出现并且表现异常下,呆愣了好久。

    抱抱的样子暴露在它面前,白小象更是惊讶担心不已。

    它不知道什么地底血脉,只是看到抱抱奇怪的样子,心中担忧抱抱生了很严重的病。

    不过,自己的老爹,还有这么多师叔都在这里,应该会没事的吧!

    白小象的想法,依旧很天真,它正要求自己的老爹快点给抱抱治病,然而,象尊已经将它空间挪移到了另一个地方,暂时关了起来。

    白小象无力反抗,甚至连知道真相的能力都没有,自己就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抱抱也消失在眼前。

    离开之前,它甚至还天真地希望,老爹他们只是单独给抱抱看病!

    ……

    六脉脉主看着床上蜷缩着的幼小身影,脸上不可置信,痛恨,悲愤的表情,交织演绎。

    他的内心咚咚跳着,无尽的怒火升腾,似乎随时要炸开了来。

    这个个肮脏的地底血脉者,竟然就是抱抱!

    一个地底生物,他们的敌人,仇人!竟然被他们天铸城最天才的弟子,收养成了女儿,时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活得高高心心,而且,还被他们天铸城,甚至被他自己,一直好好保护着!

    六脉脉主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抖动着,心中是对自己无尽的怒火。

    这样的事物,对于六脉脉主而言,太难接受了!

    地底生物,可是自己一辈子的敌人和仇人。

    但是,过去的自己,竟然一直保护的是这样的存在!

    六脉脉主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想起了三年前自己女儿被地底生物吞食之时恐惧的脸庞,他眼睛不禁变得血红,两行泪水流出。

    “八师弟,让开!”六脉脉主向石匠低吼道。

    石匠沉默,眼睛看向了一边,没能再直视自己的六师兄。但是,脚下的步子却是一步也没有移动,挡在六脉脉主身前。

    一旁的天铸城城主,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件事情。

    天铸城城主,作为天铸城的权利掌舵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地底生物入侵过程之中,究竟死了多少天铸城弟子,那些都是鲜活的生命,每一个都曾在大殿之中拜过他。

    站在天铸城城主的身份来看,站在那些死去的天铸城弟子的性命公正来看,一个地底生物,还潜伏在天铸城如此之久,那是死不足惜!

    但是……

    天铸城城主同样记得!

    数日前,八师弟的弟子姜预,接受了大佛寺的邀请。

    在姜预跟着灰禅大师离开之前,因为担心抱抱会出什么意外,挨个挨个地拜访了他和每一个脉主,甚至连长老都去看了看,希望在这段时间,能够照顾代他照顾一下抱抱。

    在那个时候,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脸笑意地向姜预做下了承诺,让姜预放心大胆地前往大佛寺,不用担心抱抱的安危。

    然而,现在……

    天铸城城主深吸了一口气。

    他明白,姜预虽然心性有些野,在大是大非上却向来分得清,不可能在知道抱抱是地底血脉的情况下,还收她做女儿。

    所以,这件事情,他更愿意相信是一个巧合。

    但,就是这样一个巧合,却注定会造成一些难以想象的麻烦。

    “六师弟,地底生物确实不该存于世上。但是,现今,你在这里杀了她,那么,八师弟的弟子姜预一旦回来,会怎么办?”天铸城城主皱着眉头对六脉脉主说道。

    “收一个地底生物做女儿,连这样荒唐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他还不该反省反省吗?还要按着他的心思来?!”六脉脉主脸色暴怒地说道,丝毫没有顾忌什么颜面。

    其余脉主见此,可谓神色各异,地底生物,当然该杀!但是,眼前的这个地底生物,却又有着另外一层特殊的身份。

    象尊沉默不说话,二脉脉主则是叹气,他们算是夹在中间的人,偏向哪边都不好,这也是象尊把白小象送走的原因。

    “城主,依我看,还是交于六脉脉主处理吧!这……毕竟是地底生物,和我们罗虚大陆,本就势不两立!”十脉脉主此时说道。

    不光十脉脉主,还有十一脉,十二脉脉主,此时也是站了出来。

    前九脉的脉主,都是曾经的同门师兄弟,关系相连,不好说话,就只能由他们来做出更理智,或者更有利于天铸城的判断。

    姜预,虽然是天铸城万年未出的天骄弟子,更是才回归的八脉脉主的弟子,二十出头就已经成为了长老。

    但是,地底血脉不是一件私事,而是事关天铸城原则性的大事。

    如果,真的因为姜预一个人就对抱抱这个地底生物熟视无睹,那么,又怎么对得起天铸城在地底生物入侵中死去的那么多弟子?

    这个道理,在座的每个人其实都明白。

    姜预这个天骄对于天铸城而言,自然是重要。但是,再重要,也不能因此对不起那些已经彻底留在地底生物入侵战场的天铸城弟子!

    每个脉主都是望着天铸城城主,等待着他的回复。

    石匠虽强,但,毕竟只是一个人。

    只要天铸城城主下令,石匠的一个人的力量,比起在座的众多脉主而言,不算什么,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天铸城城主皱眉,心中在不断衡量着。

    这应该是他处理过的最麻烦的事件之一了。

    石匠和六脉脉主对峙着,一个一言不发,一个怒火冲天。

    石匠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再多的理由,都胜不过一个基本事实:抱抱,是一个地底血脉者。

    石匠身后的粉红色的小床,抱抱娇小的身躯躲在床脚,心里害怕着,以前那些熟悉的长辈,现在却成了决定她生死的审判者。

    她就像是一个被放在邢架上的孩子,什么也做不了,只有一个被恐惧包裹的世界。

    “爸爸……你们,让爸爸来,好吗?”抱抱轻轻的呢喃着。

    然而,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去理会了她。

    天铸城城主皱眉,最终,叹了一口气,终究,他是天铸城的城主,代表的是整个天铸城,不能仅仅只考虑姜预一个人。

    局势,似乎已经成了定局。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白色身影,却是突然来到了这座宫殿。

    一身书生服,面若冠玉,随时都有着一丝浅浅的微笑,处事不惊。

    这赫然是……柳棉笙。

    石匠见此,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

    “城主师兄,能否允许棉笙为姜预求个情!”柳棉笙对着天铸城城主作揖道。

    城主师兄,这个称呼最后三脉的脉主没有惊异。

    柳棉笙的身份,虽然在天铸城是绝密,但是,他们都是天铸城的最高层,自然知道真相,当年自裁的九脉脉主留下了一丝残魂,经过万年的温养才恢复复生,成了现在的柳棉笙。

    柳棉笙没有说什么为抱抱求情的话,没人会接受为一个地底生物求情,所以只能转而落在姜预身上。

    “九师弟……你!”六脉脉主压抑着内心的怒火说道。

    柳棉笙看向六脉脉主,带着歉意和愧疚,但是,还是紧接着说道:“抱抱既然和姜预相关,就算是要斩杀,那么,也还请等姜预回来之后,再下达命令。”

    “棉笙,只觉得应该给姜预一个参与这件事情的机会!”

    柳棉笙要求的不多,丝毫没有为抱抱求情的成分在里面,只是希望给姜预一个机会,一个在处理事情之前能够回来的机会。

    而这段时间也不多姜预已经离开了七日,再过八日就能够回来了。

    闻言,在座的人都是皱眉,尤其是前九脉的脉主们,天铸城城主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不论是石匠,还是柳棉笙,在这个时候,都选择了略微偏向于姜预。

    而这两个人,对于他们几位师兄弟,又意义不凡。

    毕竟,万年前的七脉脉主的那件事情,虽然已经彻底画上了句号,真相大白,而罪魁祸首的三脉脉主,也已经关进了炎火之地。

    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被赶出天铸城,在外漂泊万年的石匠,为石匠求情不惜自裁的柳棉笙,这些经历实实在在。

    这是天铸城对于他们二人的亏欠!

    此时,两个人同时为姜预求情,哪怕是六脉脉主都无法一意孤行。

    “既然如此,就先把她软禁在这里,一切,都等姜预回来之后再做判决!”天铸城城主说道。

    天铸城城主做下了决定,这个决定虽然稍有拖沓,但是,也合理,只是等待一段时间,就算姜预回来了,结果也不能改变。

    而且,也避免了此时斩杀抱抱,以后就要面对姜预回来后,不可预料的反应。

    六脉脉主冷哼了一声,他咬着牙,脸色依旧狰狞,但是,天铸城城主已经做了决定,又有两位师弟的影响在里面,他也只能暂且忍下。

    他一个闪身离开,不愿意再呆在这里,不然,心里无法忍受自己去容忍一个地底生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着这样的事。

    这座宫殿,被设下了禁制,成为了一个难以突破的囚笼。

    一切,只等八日之后。

    “小九,多谢了……”石匠面带复杂地向着柳棉笙说道。

    事实上,柳棉笙是根本来不及知道抱抱的事的,之所以能够赶来,是石匠悄悄通知的。石匠知道,在处理这种事情上,柳棉笙的能力要甩他好几条街。

    但是,除非事情紧急,不然,石匠最不想劳烦的,也是柳棉笙,他已经欠了柳棉笙太多了。

    柳棉笙只是淡淡一笑,浑然不在意:“我与姜兄也是深交,这点还是必要的,八师兄,不必挂怀!”

    “至于万年前的事……同是师兄弟,就许师兄护我,就不能反过来吗?”

    ……

    而此时,远在大佛寺的姜预,并不知道,天铸城已经发生了对他而言,可谓惊天动地的大事。

    大佛已经在讲经,朵朵金莲漫步在大殿之中。

    这里,已经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感悟和修炼之地。

    姜预的修为再进一步,离天境的大门,越发靠拢,同时,他的科技,三维虚拟世界,也已经制造完成了。

    时至今日,姜预已经拥有了四件六级科技。

    而此时,苦于材料残缺,姜预又不愿当着大佛的面,暴露出自己能够转换物质的能力,无法再继续研制科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