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暴露

第五百三十八章 暴露

    前文有笔误,已经更正,关于主角的六级科技,其实是有三样:太虚战甲,空间修改器,智脑瑞心。脑袋发昏,搞忘了一项。

    正文:

    丰都家族的一行人突然来天铸城,目的是为了请教炼器,这怎么看都是有些不正常的。

    先不说丰都家本就不擅长炼器,就算是真的,也不可能向自己的敌对势力请教。

    因而,天铸城的高层对于丰都家的突然到访,可谓慎重之极,所有阵法都时刻运转着监视丰都家的人,一旦有什么异常,随时都能够镇压。

    城中的一些重要事物,更是都隐藏了起来,一些身份特殊的人,都是提前通知了,要警惕丰都家的来人,避免中了什么阴谋。

    身为姜预的女儿,抱抱,一直都处于丰都家所有人的视线之外,连影子都绝对不会让丰都家的人见到。

    可以说,天铸城对于丰都家的到来,已经是小心之极了。

    虽然这里是天铸城大本营,但是,丰都家毕竟有备而来,小心一些并不为过。

    面对天铸城的小心谨慎,丰都家的人一如所言,开始请教炼器问题,从头到尾,都没有涉及其他任何问题,这样过去了三天时间,丰都家的人,就这么离开了。

    整个过程,他们涉及的似乎就只有炼器,连活动的空间都很小,没有在天铸城内部多逛,似乎目的真的就只有请教炼器一般!

    天铸城城主以及各脉主都是眉头皱起,完全摸不清这丰都家的把戏,后者的目的,好像就只是为了进这天铸城的内城一般,着实诡异。

    “不管如何,丰都家的人此行可能有着不小的问题,最近大家都注意一些!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刻反馈!”天铸城城主最后说道。

    ……

    天铸城的某处小林子里,白小象背着抱抱到处闲逛,舒缓一下后者的情绪。

    “那群丰都家的人终于走了,竟然在我白小象的地盘呆了这么久,真是脸皮厚!”白小象正对最近自己和抱抱的活动区域缩小而埋怨不已。

    抱抱坐在白小象的背上,小脸没有一丝开心之色,心里一直在想自己的爸爸,最近干什么都没有兴趣了,零食和果子都没有以前的味道了。

    她的一只手揉着自己的眼皮,身体提不起一丝的力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昨天起,她就感觉自己越来越累了,身体里感觉有点热,又有点痒,也不知道为什么。

    是不是抱抱生病了?如果爸爸知道了,会不会早一点回来呢?

    应该会吧……

    抱抱心里不禁这样想到。

    白小象载着抱抱四处溜达,嘴巴里说着各种各样的自己的英勇事迹,完全不知道后者都没有注意听。

    抱抱突然感到自己的后背有点不舒服,小手努力够到后面揉了揉,却是没有看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黑色的气息,从中飘散了出来。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渐渐走远。

    ……

    丰都家的天境三重,离开了天铸城,一改之间的悠闲脸色,急匆匆回到了家族,向家族的其余天境阐述这次的情况。

    “血脉秘宝已经用了!足以确认,那个女童就是当年我们命人丢掉的弃婴。”他神色阴沉说道。

    其余人闻言,哪怕早有预料,还是心情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血脉秘宝,是丰都家的一种极其稀有的秘宝,整个家族拥有的不超过十件,只对相同血脉的对象有用,在没有阵法隔绝的情况下,使用的距离十分远,而且,除了相同血脉的人,就是天境巅峰都难以发现。

    每件血脉秘宝的功效都有所不同,而这次,针对抱抱的秘宝,就是最近特殊改造的。

    “不过,既然血脉秘宝已经放置到了她身上,要不了多久,我们丰都家的血脉将会被彻底隐匿,谁也发现不了,而另一种血脉——地底血脉将会彻底激发出来!她有着地底血脉的事情也会被天铸城的人发现!”丰都家的一个天境,语气稍微舒缓地说道。

    丰都家,历史悠久,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秘密,其中,就有地底生物之中,也有人类,或者类似于人的存在这一点。

    地底,更多的是另一个世界,如果说罗虚大陆是阳面的话,那么地底,应该就是阴面了。

    而上次入侵的奉癫之王,仅仅只是地底最强大的一个种族之一!

    使用了血脉秘宝,丰都家的血脉被隐匿,那么,事情就牵扯不到他们丰都家,而一旦天铸城发现了那个魔崽子的地底血脉,以天铸城的一些人对于地底生物的仇恨,其结局可想而知。

    再加上,天铸城为了自己的声誉着想,不可能把事情暴露了出来,

    而他们丰都家,应该就能够置身事外了。

    事实上,如果,抱抱如果能够被当做普通的地底血脉处理掉的话,对丰都家而言是最好的情况。

    丰都家觉得差不多布局好了一切,所有天境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舒缓之色,唯有其中的那个女子脸上阴晴不定!

    ……

    大佛寺的讲经依旧在继续,这场将持续的十二天的讲经,如今已经过去了三日。

    整个殿堂之中,被金色的莲叶所布满,这里,似乎变成了一个荷花池,朵朵金莲掩映在莲叶之中,还有一个个的莲蓬。

    而此时,听经的十一人,已经分隔开来,各自以不同的姿势,位于一张巨大的金色莲叶之上。

    姜预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心中却是震撼无比。

    在过去三日,他的收获简直难以想象,不光完成了精神上的突破,领悟了万华神炼经的真意,一身修为更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天境攀升。

    甚至于,一种错觉萦绕在他心头,听完大佛的十二日经文,他或许能够直接突破到天境!

    当出现这种念头的时候,他甚至自嘲,觉得自己异想天开,如果天境那么容易,那么岂会难住这么多人?

    然而,姜预却忽略了一个根本的问题。

    这是大佛漫长岁月之中的最后一次讲经,集中了自己所有的精气神,仅有的一次。本身就是大陆百万年都不见得有的无上机缘,向来,只有亲传的弟子才有资格享受。

    此时此刻,姜预的灵力修为以及精神修为,可谓一日千里,吸气功和万华神炼经已经在自动运转,吸纳着经文带来的好处。

    而姜预所要做的,仅仅是听取经文而已。

    不仅如此,姜预还感到自己可以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制作科技!

    在经文的加持之下,他的精神力可谓源源不绝,万分活跃,特殊能力更是处于一个巅峰状态。

    在这种巅峰状态下,姜预开始重新炼制自己的太虚战甲,空间修改器以及智脑瑞心。

    这三件六级科技,都是在神涅境第六重的时候炼制的,而如今,姜预的精神修为再次突破,更加强大,或许不足以制作更高级的科技,但将它们加强一个层次却是可以的。

    然而,当真正去重新炼制它们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此时的状态,在如此活跃的精神状态下,制造科技究竟有多恐怖。

    仅仅只是一日的时间,姜预就将三件六级科技的材质和构造都进一步完善,彻底完成了。

    这大佛讲经,就是一个超级加成buff啊!

    可惜,这样的机会,仅仅只有一次!

    意识到大佛讲经对于科技研制的加成,姜预连忙开始制造自己的第四个六级科技,三维虚拟世界。

    这件科技,姜预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各种材料准备齐全,不用现场制造,不至于把特殊能力中的改变物质的能力暴露。

    大佛的经文响在耳中,姜预一边提升灵气修为,一边提升精神修为,另外还要研制六级科技,三管齐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

    天铸城。

    夜深了,这对于抱抱而言,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她幼小的身躯蜷缩在被窝之中,身体之中,冷热在交替着,各种瘙痒感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她的手轻轻挠着,有的地方被挠出了轻微的血痕。

    她的身上,有着几缕黑气在不断冒着,看起来分外吓人,但是,能够看到这些的,只要抱抱自己,提伯斯和白小象什么都没发现。

    未知的情况,让抱抱更加害怕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很想要找爸爸,爸爸一定能够帮她的,但是,此时,爸爸不在。

    “哼!哼!”抱抱发出了一声声轻微的痛哼,在床铺上倒来倒去,很不安宁。

    她揉搓着自己的背,自己的腿,越来越用力,都在发红了,却还是不停下。

    隐隐约约之间,皮肤表面,似乎出现了一些黑色的纹路,她的脸型,原本圆圆乖乖的脸蛋,有变尖变瘦的迹象,小脸的肤色变得雪白无比,血管青黑,略微有些狰狞,瞳孔之色,变得淡红。

    只是,她的眼睛里面,仅仅只有一个孩子的无边的恐惧。

    第二天,早上。

    抱抱用棉被把自己狠狠裹了起来,白小象在外面怎么喊都不答应,无论如何,抱抱都不露出头来。

    提伯斯注意到了抱抱的异常之处,它也有些慌乱,抱抱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在它的认知范围内。

    而偏偏主人,此时又在大佛寺,一个绝对的封闭之地,哪怕是再强的信号都传输不进去,完全联系不上。

    提伯斯的中枢运算已经快要混乱了,它记得主人临走前的交代,如果出什么意外,那么就去找主人的师傅石匠。

    但是,当它要做的时候,抱抱祈求的话语却是响在了它的耳边,恐惧而不清。

    此时此刻的抱抱,不想见到任何人,只要她的爸爸,只有爸爸才能治好她。

    天铸城的大殿之中,天铸城城主和众脉主,最近都在注意着一日前,丰都家的到来的目的。

    一个隐世大族,真要有什么阴谋,不得不防!

    而就在这时,一股诡异的,带着一丝肮脏的气息,却是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感知之中,这股气息,他们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顿时,所有人都是心中震动无比,紧接着,就是惊怒杀意。

    这里可是天铸城,竟然有着地底的血脉气息!

    三年前,地底生物入侵的惨状,此时还历历在目,天铸城无数的弟子在那场大型战争之中丧生,天铸城的顶尖弟子人数,因此而锐减了一大半。

    其中,更是不乏他们所有人的后代子孙。

    甚至于,连六脉脉主唯一的亲女都死在了那场战争之中,连一丝神魂都找不到,无法复生。

    可以说,天铸城的几乎每个人,都和地底生物,有着深仇大恨!

    “这,难道就是丰都家的阴谋!”天铸城城主寒声道。

    但是,当他注意到了那丝血脉的所在地时,脸色却是不禁一变,那里是姜预的住所,而姜预的女儿还在那里。

    如果,这地底血脉的家伙,让姜预的女儿有了不测,到时,如何和那小家伙交代?

    天铸城城主念及到了抱抱的安危,而另一个人石匠,已经一步冲了出去,来到了姜预的住所。

    抱抱的屋子里,当看清情况之时……

    这一刻,哪怕是石匠万事都是冷漠的性格,都是神色剧变,一张脸惊骇,不可置信。

    甚至,有着一丝不知所措的慌乱!

    石匠的到来,无疑是吓了提伯斯和白小象一跳,提伯斯完全乱了,白小象一惊后,连忙去求石匠看看抱抱是生什么病了,赶快把抱抱给治好。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躲在铺盖之中的抱抱,害怕地轻声叫道。

    她最害怕的事情来了,有别的人来了,但是,爸爸还没有回来。

    石匠整个人都是有了片刻的呆滞,对于这样的事实,哪怕是他,都有些难以接受。

    当他想做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天铸城的城主,以及其余的脉主已经到来了。

    石匠意识到,事情,已经走向了最糟糕的局面!

    “该死的东西,敢到我天铸城来!”一声暴怒而杀意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

    六脉脉主,相比起其余人,他对于地底生物的恨意,可谓浓重之极,恨不得亲自将一只只地底生物斩杀,以报自己的女儿之仇。

    在见到地底血脉的那一刻,他近乎失去了理智,灵气攻击迸发,就要第一时间将其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