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天铸城之变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天铸城之变

    离万兽池现世已经过去整整半年时间,各大势力的人,都暂时放下了对于万兽池的关注,只是让一个天境盯着。

    来自各方的阵法师也尽力研究着这个百万年前的禁制。

    但是,却唯有一个隐世大族例外。

    丰都家!

    作为万兽池归来的人众之中,唯一知道万兽宗遗留者还活着的丰都尘,在家族和长辈们商榷一番后,又偷偷带着一些族人,进入了万兽池之中。

    丰都尘满心以为,万兽池之中的宝库,已经在向他们丰都家招手。

    只要家族一旦获得万兽池之中的宝库,那么,底蕴将直线上升,只要太北古城的那个老东西一死,家族就能不用再刻意低调,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展露自身锋芒。

    带着这样的强大希望,丰都尘一行人进入了万兽池之中。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又一场的噩梦。

    早已离开万兽池的姜预,既然已经不用再顾忌各大隐世大族,那么,又怎么会让万兽池之中的部署,依旧是那“无死”的试炼?

    姜预对于隐世大族的恶意充分展露了出来,彻底让丰都家的人,明白了自己是多么天真!

    一场野心勃勃的行动,最终活下来的,仅仅只有丰都尘一个人。

    而丰都尘之所以活下来,还是耗费了好几个天境长辈赠送的护命宝物。

    丰都家,一群原本满心希望的家族长辈,心彻底冷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阴霾无比。

    他们就此事件,展开了一次商议,最终,他们得出了统一的答案:暂时放弃万兽池之中的宝库。

    丰都家族,对此可谓,要多不甘心,就有多不甘心!

    然而,在放下万兽池的事情后,丰都家的一个天境存在,那个曾经出现在万兽池的天境三重,又提出了另一个事件。

    一个已经在丰都家快要封存了三年的事件。

    三年前,扔进北境的那个独臂弃婴!

    “为何会突然提起这个事情?”一个天境皱眉道。

    这件事情,是丰都家的心病,原本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各种收尾工作已经完成,将尘封在丰都家的泥土之下,再不被说起。

    而曾经去过万兽池的丰都家天境,却再次将其翻了出来,其余天境都是心中不悦。

    尤其是其中一个女子,脸上明显出现了耻辱,愤怒等情绪!

    “你是什么意思?!”这天境女子眼睛恶狠狠地盯着。

    “我怀疑,那个弃婴没有死,而且,还被人从北境救了出来!”

    话音一落,在座的所有天境存在,脸上都是露出惊色,夹杂着极其不可置信。那女子更是脸色剧变,都有些扭曲了起来,眼中有着嗜人的光芒。

    “你若敢胡说八道,哪怕是同族,我也绝不饶你!”女子咬着牙,凶恶说道。

    这名天境三重皱了皱眉,没有收回自己的话,保持了自己的怀疑。

    “半年前,我前往万兽池,无意之中注意到了一个独臂女童,就年龄而言,相差无几!”这名天境三重继续说道。

    “这世上,年纪相差无几的独臂女童,要多少就有多少!”那天境女子连忙反驳,言语犀利。

    “但是,有着一个半步天境的强大天骄做后盾,一个顶尖势力为靠山,依旧还是独臂不能治疗?”这名天境语气冷冽。

    “就算是这样,那几率也非常小,几乎不可能!别忘了,北境只进不出,几十万年来,从无例外!”这女子,是越来越生气,脸色变得更加狰狞。那副样子,似乎这名天境三重不给个交代,势必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

    其余的天境也是点了点头,认同这女子的说法,如果不是北境的特殊性,他们不会选择将那个魔崽子给扔进去。

    “所以,我花了半年的时间,让一些家族之中的人潜入天铸城调查,并且,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名天境三重的话语一出,在座的人,心中顿时震动无比,查到了蛛丝马迹,那这个事情的意义顿时就变得不一样了。

    在座的人,心中的怀疑,顿时变为了慎重!

    就是那个女子,都是脸色一沉。

    “家族之中的人潜入其中,用一些秘宝探查到了那个女童的一丝血脉,很有可能是和我们丰都家有血脉联系的!”

    “什么?!”

    “这不可能?!”

    在座的天境和那女子都是纷纷惊呼道,神色剧变。这哪里是蛛丝马迹,都快是铁证了!

    “而且,天铸城之中,隐隐有传言,那姜预,消失的两年,是在北境游历,一年前,才从北境闯出!”这天境三重,沉吟说道。

    这次,在座的天境,没有再有人抱着侥幸之色了。

    独臂女童,血脉联系,北境,事实的真相,已经基本快要浮出水面了。

    “不可能!那姜预,不过是区区一个半步天境的小子!怎么可能从半步虚境都逃不出来的北境逃出!”那女子愤怒大吼道。

    “这也是我慎重的原因,那个魔崽子,关乎甚大,一旦出现了什么差错,甚至引起了外人对我们家族的猜忌进而调查,家族必将被动!”这天境三重皱眉说道。

    “当初,就该杀了她,再把尸体扔进北境!”那女子沉怒道,眼中杀意四射。

    “别忘了,是谁起了恻隐之心!”那天境三重闻言,冷冷扫了那女子一眼。

    这样的目光,差点引起了女子的暴怒,直接动手。

    “这些年,看来你都疯得认不清实力差距了!”这天境三重目光更冷,身上的天境三重的气息爆发。

    那女子,心中更是暴躁不堪,一身灵力都在暴动,但是,在那天境三重的冷冷注视之中,她最终,气息还是萎靡了起来,整个人失落无比。

    她心里后悔,一切就不该有个开始!

    “她的命,本就是我给的!如果还活着,这次一定亲手杀了她!”

    闻言,在座的众人都是沉默,面对这个情绪时而反复的疯女人,多说什么也没用。

    “虽然,通过了一些方法几乎确认了这个女童身上有着家族的血脉,但是,从北境逃出这一点,还是值得怀疑,而且,确认血脉的方法,其实也不是百分之百准确,毕竟,那里是天铸城的地盘,有些事情做得不完善!”

    “当务之急,还是需要进一步确认,那个女童就是当年的那个魔崽子,这次,一点误差都不能错!不然,不光没法从天铸城那里要人,反而可能把当年的事爆出去!”这天境三重沉声道。

    闻言,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他们也必须要花费更强的精力去把这个事情完全弄清楚。

    太北古城的那个老东西,已经快要死了,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什么意外。

    ……

    西境大佛寺,大佛已经开始讲经。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整个西境的所有人几乎每日都会花费一定的时间来朝拜大佛寺,献出自己的一部分虔诚和信仰。

    各大寺庙的僧侣,更是整日不吃不喝,面朝大佛寺诵经。

    大佛寺之中。

    一身金光的大佛口唇一直张合着,不断有着经文莲花从口中吐出,飘散到空中,最后种到地面,金色的涟漪荡开。

    十一人,十个光头一个姜预,心中已经静到了极致,整个脑海之中,甚至整个世界感官,都仅仅只有大佛所念的经文。

    姜预脑袋清明,身心合一,无数的经文涌入他的耳朵之中,整个世界,都是经文在涌动。

    脑海之中的金树,早就在哗哗地响个不停,一片片金叶子拍打着,其间流窜的雷电,更是变得活跃非凡,树干上的金色龙纹,已经化为了一条金龙,环绕在金树上,黑白的双眸,光芒四射,一声声龙吟交和着树叶声,在姜预脑海之中响彻着。金树扎根的黄色的土地,似乎也受到了滋养,在一点一点地扩张。

    姜预的精神修为,一直都止步于神涅境第六重,在此刻,开始缓慢提升,精神力更加浓郁纯粹,既在量变,也在质变。

    仅仅只是讲经的初始,所获的好处,就这般恐怖。

    精神感悟之间,姜预的思维越发通透澄明,似乎已经要触碰到了一层壁障,而闯过这层壁障,就是精神上的半步天境,真正实现身心合一。

    大佛座前,原本十一人都是竖直站立着的,但是,此时,每个人的姿势都是开始发生了变化。

    排于首位的银禅,双手合十,面容仰天,身体微微倾斜着。次位是铁禅,规规矩矩,双手交叉,头微微低着。

    其余的众人,有的是身体卧倒再低,呈现一个睡梦罗汉的姿势,有的则是双手虚抱,面露怒色,有的则是双腿大步跨出,一前一后,有的……

    位于末尾的姜预,一时盘膝坐在地上,双手置于膝盖之上,全身疏松而坐。

    一朵朵金色的莲花,环绕着众人缓缓落下。

    不知何时,在他们周围的地面,那沉入的莲花处,似一颗种子,开始了发芽,一个个淡金色的莲叶开始伸展而出,不多时,就布满了整个殿堂。

    一面面金色的莲叶,或高或低,参差不起,偶尔有着一个个金色的莲花钻了出来,花朵凋谢,露出灿金色的莲蓬,里面的莲子小巧可人。

    仅仅是半日过后,姜预脑海之中,集聚的感悟和精神力,似乎已经到了顶点,模模糊糊之间,他似乎触摸到了某种特殊的意境。

    这意境,似有似无,时现时隐,既像是近在眼前,但似乎又怎么都抓不住。

    万花神炼经缓缓运转着,那特殊的意境,逐渐变得真切,与万花神炼经相呼应。

    而这,应该便是灰禅所指的万华神炼经的真意了!

    姜预了然,心中没有丝毫杂念,体悟着这股越来越清晰的意境。

    又是半日过去,这股意境已经是完全呈现在了姜预的感知之中,随着万华神炼经的运转而开始逐渐融入了姜预的脑海之中。

    终于,那一直以来的精神壁障,在这一刻,不攻自破。

    姜预的精神修为,正式迈入了半步天境的层次。

    然而,大佛的讲经,才不过过去一日。

    才突破的姜预,不禁深吸一口气,大佛寺的大佛,不愧是半步虚境的存在,仅仅是一次讲经,就有这般的威能,对于天境而言,都将是巨大的机缘,又何况是他!

    ……

    天铸城之中,一直强睁着眼睛不敢睡觉的抱抱,终于等来了白天。

    看着窗户上,天边亮起的一抹朝霞之色,她心中的害怕才渐渐淡去。

    “爸爸……”

    一夜未睡的抱抱,才终于忍受不住了疲劳,歪着脑袋沉沉睡了过去。

    而此时的天铸城,却有着一些人,以炼器为由,悄悄潜入了天铸城的外围,这次,这群人有备而来,还特意带上了家族之中的检验血脉的无上秘宝。

    而只要百分之百确认了那个消息是真,他们也将采取行动,既要将那个魔崽子杀死,又要借此将那给他们隐世大族造成不小麻烦的小子给顺便处理掉。

    然而,由于他们只能够在天铸城外围走动,而抱抱此刻还在天铸城内部的宫殿之中睡觉,到底暂时延缓了他们的行动。

    但是,这终究解决不了问题。

    丰都家族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也要确认抱抱的身份,只有这样,他们确认后续的计划。

    如果说,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之前潜伏的人血脉测试发生了罕见的错误,这个结果,自然是最好。

    但是,一旦抱抱真的是当年的那个弃婴,那么,他们就必须做出选择了。

    就在这日,丰都家的天境三重的存在,带着自己的后辈来天铸城求教有关炼器的事。

    对于隐世大族,如今的天铸城其实是很不欢迎的,但是,作为炼器圣地,有人前来请教炼器,如果挡在门外,必然显得无礼,影响天铸城的声誉。

    天铸城的六脉脉主接待了这位丰都家的天境三重。

    于是,丰都家的这一行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天铸城的内部,尽管,他们时时刻刻被天铸城的阵法监控着。

    而此时的抱抱,正一脸疲惫地坐在白小象身上,在天铸城的各个地方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