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大佛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大佛

    一入大佛寺,四周纯粹的光晕,洗涤着心灵,让人不禁有种抛却世间俗事,寻一世间妙地,就此遁入空门的感悟。

    这般奇妙的境地,也让姜预精神一阵恍惚。

    他连忙一个激灵,暗自警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本心,不能被净化了。外面,还有自己的女儿,以及未来的媳妇在等着自己呢!

    “姜施主,请!”灰禅在前面带路,面容微笑不失礼。

    姜预踩着金色的沙地,一路跟随,步子不急不缓,渐近大佛寺。

    路途之中,不时有着身穿僧衣的僧人出现,面容祥和,不急不躁,灰禅和姜预路过,也只是定身点头一下,表示敬意,马上又恢复自己的事务之中。

    大佛寺,已经近在眼前,随着一步跨入其中,姜预的眼睛突兀睁大,一股金色的气流窜如他的身体之中,巡绕一圈,而后进入脑海之中的金树之中。

    一阵灿烂的树叶击打声响起,伴随着,一声声低微的龙鸣之声。

    姜预感到身心都是一股莫名的舒服,金树和金龙之中,传出一声声舒服的呻吟,精神之像,变得更加纯粹透彻。

    只是走进大佛寺,就有这般好处!姜预心里微微惊讶。

    灰禅引领着姜预,走过大佛寺的一层层殿堂,就在姜预以为灰禅会带着自己去见一见那传说之中的大佛之时,一间带着淡淡金光的简单屋子出现在姜预眼前。

    一张整洁的方榻,一张四方小桌,一壶淡淡的清水。

    “大佛的讲经会在三日之后开始,持续十二日,还请施主在此间屋舍休息三日,调整自身,三日后小僧会来接姜施主。”

    灰禅向着姜预行了一个僧礼,面带微笑,从始至终,他都表现得很亲和普通,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僧人。

    “好的,灰禅大师。”姜预回到。

    在交代完姜预一些事情后,灰禅便独自离开,前往了大佛寺中心向大佛回禀事务,姜预合上屋舍的大门,盘膝坐在靠墙的方榻之上。

    仅仅只是三天时间,姜预也不打算出去溜达,免得又引出什么麻烦事,就在房间之中度过,研究一下科技,等听完经后,就马上让灰禅带着自己离开,回到天铸城。

    “咚咚咚!”一阵清脆的敲门声突然传了过来。

    “是谁?”姜预露出疑惑之色,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找他。

    “施主,是我……我是来给施主送吃食的。”说话之人的声音显得颇为稚嫩,年纪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似乎有些紧张,说话有些不清。

    姜预起身,打开了房门,一个身穿僧衣的少年小沙弥出现在姜预面前,脑袋光溜溜,反射着淡淡光芒,一张脸圆乎乎,面容精致,眼睛透亮。

    好规整的一颗球!

    看着少年小沙弥的脑袋,心中不禁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小沙弥端着一盒斋盒,双手提着,脸上露出一些吃力,费了不小的力气,给姜预放到了桌子之上。

    “呼……”小沙弥轻舒了一口气。

    “施主,这是今日的斋饭,还请慢慢享用!”小沙弥向姜预行了一个僧礼。

    “好,麻烦你了!”姜预说道。

    心中却有些奇怪,这小沙弥端一盒斋饭都很吃力的样子,浑身更是没有半点修为,能在大佛寺,不都该是一些天才和尚,悟性非凡吗?

    此时,一切流程已经完毕,按照正常情况,此时小沙弥应该是要离开屋子,顺便关上房门的。

    但是,小沙弥只是紧张地摇了摇头,身子立定在原地,却是一动不动,没有丝毫想要走的样子。

    姜预看着小沙弥,一时搞不懂这小沙弥呆在自己屋子里要做什么,而小沙弥也只是睁着两只眼睛盯着姜预。

    两人就这么看着,谁也不说话。

    “额……你要一起吃吗?”良久,姜预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这小沙弥不走,总不能就这么一直看下去。

    “不……没有。”小沙弥连忙摇头摆手,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我看着你吃。”

    姜预顿时无语,走到桌边,打开餐盒,里面只是普通的斋饭,而小沙弥果真就在旁边看着,眼珠子都不动一下,直溜溜盯着姜预。

    姜预感到颇有一些不自在。

    才来大佛寺,似乎就碰到了一个有些脑袋里面不知装了些什么东西的小沙弥。

    “你叫什么名字?”姜预问道。

    听到姜预问自己的名字,这小沙弥的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我叫清禅。”

    清禅?最后一个字和灰禅是一样的!姜预心中有些好奇这小沙弥的身份起来,接着说道:“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清禅顿时脸上露出紧张惊讶之色,似乎被发现了什么心底的事一样,“有……有事。”

    姜预额头出现三根黑线。

    半响,这小沙弥似乎终于鼓足了勇气,声音也提高了几分:“我看见你是灰禅师兄从外面带回来的,你是要拜在大佛下面吗?那……那样,我就是你的师兄了……”

    小沙弥说完,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很紧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要当师兄的一天。

    而他浑然没有注意到的是,一旁的姜预一听这话,差点把嘴里的饭菜都全都给喷了出来,一张脸黑如锅底。

    靠,谁特么要当和尚?而且,还是要当一个小沙弥的师弟!

    “那个,你误会了……”姜预无奈回答道。

    这么才能当一个好师兄呢?然而,小沙弥心中却已经在想了,浑然没有听到姜预说的话。

    以前灰禅师兄监督自己早上念经,老严了,念不好还要打板子,自己是不是也要去准备一个板子,下午还要抄经,晚上还要扫大佛寺,以前自己当师弟都是这么被灰禅师兄监督的。

    “对了,我现在还不能叫你师弟,等大佛给你剃度,脑袋光溜溜之后,才能叫你师弟。”小沙弥又是说道,眼睛里,不自觉带上了一丝期待之色。

    “那个……我不会拜在大佛门下,也不会当和尚。”姜预深呼一口气,认真说道。

    这次,小沙弥终于听到姜预说的话了,眼睛呆了呆,紧接着露出失望之色。

    “可是,被灰禅师兄带回来的人,最后都拜在了大佛门下啊!”

    “你确定?”姜预的神情微变,盯着小沙弥问道。

    小沙弥肯定地点了点头。

    姜预的脸色微愣,手中的筷子放下,心中有些后悔自己来大佛寺听经了,这该不会真是什么能够催眠的经吧!

    “在被灰禅师兄带回来前,你是在哪里的呢?你们那里,有很多寺庙吗?”小沙弥开口问道,眼中露出了些好奇之色。

    他从小就在大佛寺长大,还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呢,有时候会金蝉师兄那里听到许多关于外面的事情,心里对于外面的世界,颇有一些向往。

    不过,自从两年半前,金蝉师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大佛寺了,就再也没有人给他讲外面的故事了。

    清禅也想,自己有一天能够像金蝉师兄一样出去求佛,那才叫大自在。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当一次好师兄,不然出去求佛就没机会了。

    姜预自然不知道清禅所想,也不知道后者还在想着要当自己的师兄,天天监督自己念经。

    离听经还有三天的时间,姜预也不介意和这小沙弥聊上一聊,看看这听经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小沙弥虽然是大佛寺的和尚,但到底是一个孩子,要套话那还不容易。

    ……

    天铸城,一座山丘之上。

    抱抱抱着提伯斯,双眼通红,还在看着一个时辰前,姜预离开的方向。娇小的身躯,映衬在夕阳之下,却舍不得离开。

    “爸爸已经离开了两个小时了,还有十四天零二十二小时。”抱抱掰着手指头,一直数着。

    夜晚来临,抱抱已经有些累了,小眼睛里有着淡淡的伤心和失落,她好想出现惊喜,爸爸一下子就回来了。

    拖着小身子回家,提伯斯被她抓在手里,白小象跟在身后,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抱抱看着前方的黑黝黝的一片,抿了抿小嘴巴,眼睛里,又带上了一些泪珠:“抱抱最勇敢,抱抱不能怕!”

    然而,不自觉之间,抱抱的脚步已经变快了,逃回到家里。

    夜晚,抱抱在床上,哪怕有着提伯斯和白小象陪着,抱抱还是觉得不安稳,两只眼睛都不敢闭上睡觉。

    “爸爸,抱抱有点怕,你赶快回来啊!”喃喃自语之中,带着一丝哭音。

    ……

    转眼之间,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和小沙弥的交谈,姜预也没得出这听经有什么问题,确实如灰禅所言是难得的大机缘,那被灰禅带回来的都拜入了大佛门下,更多的应该只是一种巧合。

    灰禅如约而至,带着姜预向着大佛之处而去。

    这一日,大佛讲经,整个大佛寺的僧侣都知道。大佛寺的气氛,也显得比三天之前,要严肃了许多,许多僧侣虽然没有资格进入大佛门前听经,但依旧面向大佛之处,内心虔诚无比。

    相比起来,整个大佛寺,依旧带着一丝散漫之意的人,估计就只有姜预了。

    姜预心中在念着听经赶快结束,也不知道抱抱一个人过得好不好,第一次离开这丫头,心里还总有一点不放心。

    带着这样的心思,姜预跟着灰禅,踏入了大佛所在的大殿之中。

    顿时,一种浓厚的佛家禅意,向着姜预扑面而来,金色的气息之中,散发着纯粹的精神虔诚之意,使得姜预的心神都有了不短时间的失守。

    恍惚之间,姜预只见一座高不知几何,宽不着边际的庙堂大殿,金色的光晕充斥着整个空间,一个个金色小钟,白色的小鼓挂在殿堂壁上,散发着轻鸣之声,交和之下,更是显得佛性十足。

    而在这佛性之中,却是有着一道难以想象的庞大身影,这身影超越了殿堂之中的所有佛性,似乎是一切佛之源,是佛之心。

    而这便是大佛!

    大佛浑身都是金色,金光微闪,照射着整个殿堂,身躯体型确实很大,哪怕是盘坐着,似乎也有巨大庙堂的一半之高,真如一尊佛像一般。

    而姜预等人,相比之下,反而像是一粒小小的微尘一般。

    等姜预回过神来,不禁深吸一口气,看清周围的情景之时,内心更是震动无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就是半步虚境的存在,大佛寺的大佛!

    简直就像是天地之心一般,象征着某种不可言的规则。

    大佛高坐在庙堂之上,座下是一个巨大的莲花宝座,每一片莲花上面,隐隐都有经文字体,散发着金光。

    而在他身前,已经来了十个弟子,姜预是第十一个,也是唯一的外人。

    姜预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其余人的注意,此时,所有人的心神都是落在了大佛身上,别无杂念。而大佛也没有因为姜预的到来,而有任何特别的反应,那双眼睛依旧微闭着,似乎,姜预的到来,并不是他的意思,也并不在意。

    大佛座前,十一个人并立,其中,还有三日前姜预见过的清禅小沙弥,此时,后者也没有管姜预,一心听佛。

    十一个人,十个光头,仅有姜预一个例外。

    姜预总是感觉不自在,像是一个误入他人家庭的外人一般。

    “静心,听经。”

    一句绵长而悠扬的声音响起,来自于大佛,不知是对姜预所言,还是对十一人所言。

    而随着这句话落下,大佛的口唇,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顿时,天地似乎都变了,一句句经文从大佛口中念出,化作一个个金色的莲花,缓缓飞向了大殿之中。

    经声,一句句,清晰响在所有人的耳中。

    那一朵朵莲花,缓缓落在地上,种进了殿堂地面,像是落入了湖水之中,一层层的涟漪折起。

    四周墙壁的金色小钟,白色小鼓随着经声的传诵,也是传出轻鸣之声,既像是在符合,又像是在听经记闻。

    十一人的心,都是彻底静了下来。

    这一场大佛的讲经,就这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