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告别

第五百三十五章 告别

    天铸城大殿之中,众人都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人想到姜预会把话说得那么直接。

    相比起来,灰蝉则表现得要淡然许多,甚至连脸上微微的笑意都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大佛寺从来不会强人所难,一切但凭姜施主自己的意愿。”

    灰蝉的态度,让众人都是有些意外,也让姜预的心无疑放松了许多。

    “只是,邀请姜施主听经是大佛的意愿,灰蝉作为弟子,自当尽可能满足大佛的意愿,会尽可能说服姜施主前往大佛寺。所以还请姜施主能够耐心听小僧一言。”灰蝉不卑不亢地说道。

    灰蝉的态度让人找不出丝毫的毛病,让姜预也不好再拒绝。

    “灰蝉大师请说。”

    灰蝉脸上的笑意浓郁了几分,散发着淡淡的佛光,给人宁静的感受:“大佛曾说姜施主和我佛有缘,却不是没有原因的,姜施主可知自己所修炼的精神之法源自何处?”

    精神之法?姜预没想到灰蝉会提到这个东西,脸上露出意外之色,随即把目光看向自己的师傅石匠,却见后者的表情和他相差无几。

    石匠眉头微微皱起,精神修炼之法是他在大陆游历之时,无意之中得到的一卷功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来处,但是,却神异非常,如果不是这卷功法,他绝不可能能够把修为追上三脉脉主。

    石匠把目光看向灰蝉,静听他的解释。

    这让姜预的心头不禁是一跳,该不会?

    面对石匠和姜预两师徒的质疑之色,灰蝉只是淡淡一笑。

    “两位施主修炼的精神之法,实际上是来自于我大佛寺曾经流传出去的一套残卷,万华神炼经。这套经文是大佛年轻所修,威能不凡,能够洗涤精神的杂质,使精神纯粹无暇……”

    灰蝉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是惊讶无比,石匠的目光有些微微呆滞,姜预则眉头皱了起来。

    他们师徒二人,修炼的功法,竟然还是大佛寺的传承!

    “石施主是否在天境之后,再修炼万华神炼经,所获效果就已经在打折扣了?”灰蝉又继续说道。

    “是!”这一点,石匠没有丝毫的隐瞒。

    事实上,石匠在天境之后修炼万华神炼经便困难,一直都以为是自身资质不够,没有参透万华神炼经的深意,这才导致的结果。

    而他把万华神炼经传给姜预,也是希望姜预能够以自身更好的资质,彻底参悟万华神炼经。

    但是,现在就灰蝉的话语而言,似乎并不是资质的原因,而是因为这套经文不全?

    “万华神炼经作为大佛寺的一大传承,却流传在外,这实际是大佛的意思,而经文说是残缺,也不尽然,至少就修炼之法而言,两位施主所得已经是完整。真正缺少的其实是真意。”灰蝉缓缓说道。

    “真意不是经文所能传述,唯有从已掌握真意的人身上亲自感受,姜施主如果能够前往大佛寺听经的话,这个问题自然就能够得到解决。”

    “没有真意的万华神炼经,其实根本算不得真的万华神炼经!”

    闻言,姜预的眉头更是皱得深了,心中却是在迅速思考着灰蝉所言。

    事情已经变得有些蛋疼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和师傅修炼的功法竟然是大佛寺的,而且还需要什么个真意。

    原本,姜预是怎么都不想去什么大佛寺的,那里是别人的地盘,还是一个超越顶尖势力的无上势力,去了鬼知道会吃些什么亏,但是,现在,心中对于不去大佛寺却有些迟疑了起来。

    虽然说姜预也可以换一门精神修炼之法,但是,如今,脑海之中的精神之像已经成型,要换的话,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来恢复,而自己的特殊能力可是和精神力挂钩的,一旦换功法,那段时间都不能再研制高级科技了。

    而且,说实话,万华神炼经也确实是一套极其高明的精神修炼之法,对于姜预而言,作用颇大。

    众人都是明白了灰蝉的意义,以万华神炼经的真意作为姜预前往大佛寺听经的交换。

    “除此之外,听大佛讲经,对于姜施主也是一个机缘。”

    说到这里,灰蝉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哀伤之意。

    众人都是又把目光看向了灰蝉,万华神炼经就已经让他们非常惊讶了。

    “大佛已经快要前往西天极乐,最后的讲经,蕴含着大佛过去一生的悟,便是大佛寺之中,都仅仅只有不到十人有着听经的资格,姜施主若是从中能够有所悟,短时间突破天境,不是难事。”

    短时间突破天境,这话是把姜预给吓了一跳。

    天铸城的大殿之中,都是带上了一丝诡异之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姜预身上。

    若是灰蝉所言没有错,那大佛寺,无异于给姜预,又是送真意,又是助其突破修为,这样的待遇,难道姜预是佛子转世不成?

    这样的情况,若是换一个势力来,天铸城都是不会信的,但是,出家人不打诳语,这句话对大佛寺可不是说说,又何况灰蝉还是颇有威名的大佛的弟子!

    姜预沉吟,这大佛寺对自己未免也太好了一点,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

    “姜施主若还不放心的话,那灰蝉可以以自身的果业做担保,一个月听经结束之后,必定将姜施主完好无损地送回天铸城。”灰蝉叹了一口气说道。

    灰蝉的诚意,让所有人都是不禁动容,惊叹不已。

    果业,对于大佛寺的僧侣而言,就相当于外界的修士的修为,以果业做担保,无异于失信之后自废修为。

    灰蝉,可不是普通修士,而是天境巅峰!和天铸城的老祖等同的修为!佛寺就算再怎么,也不能拿一个天境巅峰的修为来坑一个半步天境的弟子。

    天铸城等人都是沉吟,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件事对于姜预可谓百利而无一害,大佛寺作为无上势力,能够拿出这样的诚意已经说明了一切。

    至少,以大佛寺的实力,要强行抓走姜预也不过轻而易举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尊重姜预的个人意愿。

    “一切,你自己做决定吧!”天铸城等人都是对姜预说道。

    姜预眉头微皱,不论万华神炼经的真意,还是迅速突破天境,对于他而言,可谓都是无法忽略的重要条件。

    虽然,大佛寺的邀请来得毫无缘由,但是,大佛寺也给了十足的诚意……

    “可给我一些时间考虑一番?”姜预对灰蝉说道。

    “当然。”灰蝉淡淡一笑道。

    说完,灰蝉就向天铸城个人点头示意,紧接着消失在了大殿之中,把空间留给了姜预和天铸城等人商量。

    “师傅,各位师叔,你们怎么看这件事?”姜预向天铸城众人问道。

    “这件事,可以问问你师祖。”天铸城城主皱了皱眉,最终把消息传给了天铸城的师祖。消息传出去没多久,天铸城祖师就出现在了大殿之中,一身青袍,胡须青白。

    天铸城的祖师,目光看向姜预,也带着一丝匪夷所思之色。

    “如果是大佛的邀请的话,不用太过担心,大佛的高度,早已到了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加害任何人,至于邀请来得没有缘由,大佛的修为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或许已经能够通晓一丝未来,也有可能是未来你会和大佛寺有关联的原因。”

    天铸城祖师的年纪远比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要多多少倍,所以知道的事情也远比在座的所有人要多,对于大佛也十分了解,眼光十分广阔。

    天铸城祖师的赞同,无疑让姜预放心了许多。

    但是,他那句通晓一丝未来,又让姜预心中一紧。

    这未免也有些太过不可思议了吧?

    难道说,到了半步虚境这个层次,就已经开始触及到了一丝时间的规则。

    天境能够掌控空间,虚境则是时间,这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个层次,也太过梦幻了一点。

    对于这种揣测未来的能力,姜预无形之中,就带上了一丝警惕,在这种存在面前,连未来这种最大的秘密,都是难以固守。

    就是不知道,等科技等级变高以后,会不会有相关的科技功能。

    姜预压下心中的震惊,同时,心中也做下了决定。

    在已经去除了前往大佛寺的风险之下,这一趟,他是必须得去的。

    虽然,如今,他身在天铸城之中,暂时已经很安全了,但是,这种安全的局势,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太北古城的试炼,秦家等敌对大族,冰莜凌身后的冰家……

    还有最危险的地底生物!姜预可不会忘记地底生物入侵过程之中,那仿佛绞肉机一样的战场,满天都是黑压压的地底生物!

    能够早一步增强自己的实力,当危机来临之时,应对起来,才能更加自如。

    心中做下了决定,姜预也不拖延,立刻就去找了正在大殿之外的灰禅,同意了前往大佛寺听经。

    灰禅脸上露出笑意,大佛最后时间的交代,他不希望没能完成。

    此行,由灰禅亲自带着姜预前往大佛寺,以其修为和身份,那些隐世大族也断不敢有什么歪主意。

    临行之前,姜预却是要和抱抱做短暂告别。

    “抱抱,爸爸不在的时间里要乖啊,乖乖等着爸爸回来!”姜预摸着抱抱的脑袋。

    抱抱一只手抱着提伯斯,两颗眼珠子里全是泪花,嘴巴憋着,强忍着不哭出来。

    姜预心里不舍,但是,此行却又不能带上抱抱,一方面是听经这个事,大佛只允许了他一个人前往,另一方面,大佛寺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抱抱跟着自己去,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

    大佛,还有灰禅等人虽然不会故意为难他们,但是,大佛寺毕竟远远不止这几个人。

    天铸城是自己的大本营,有着能够防御天境巅峰的阵法,有着自己的师傅等人,抱抱呆在这里,远比跟着自己安全。

    “爸爸,抱抱不哭,会乖乖等着爸爸,爸爸一定要早点回来!”抱抱仰着小脸,强撑着小脸说道。

    自出生以来,她就一直跟爸爸在一起,没有哪天离开过,只要想爸爸了,随时随地都可以见到。

    这还是第一次,爸爸要离她那么远!

    抱抱娇小的身躯,脸上挂着泪珠,可怜兮兮却还是努力表现出自己很坚强的样子。

    “提伯斯,好好照顾好抱抱,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不要让抱抱离开天铸城的内部阵法!”姜预向提伯斯吩咐道。

    “放心吧,主人,我会照顾好小主人的!”抱抱怀中的提伯斯回到。

    “白小象,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陪抱抱玩,不要带着抱抱去调皮捣蛋啊!”姜预又看向一旁的白小象。

    白小象连忙点头,保证自己一定让抱抱开开心心地过完每一天。

    “抱抱,爸爸就先走了,最多,半个月的时间,就会回来的!抱抱一个人要坚强啊!”姜预亲了一下抱抱肉嘟嘟的小脸,把眼珠子擦干。

    抱抱努力绷着一张欲哭的小脸,点了点头。

    姜预一步来到灰禅的身边,只听一阵诵经之声,前方出现一个金色的光影通道,两人相继跨了过去,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之中。

    抱抱一张小脸看着姜预离开的地方,此时,终于绷不住脸了,哇地大哭了出来。

    白小象急得,连忙在一旁扮鬼脸,想要逗抱抱笑,却也是没有什么作用。

    ……

    西境,这是一片被金光渡染的地界。

    这里有着大大小小的佛寺无数间,僧侣是这里最崇高的身份。

    而所有寺庙的中心圣地,便是那有着一尊大佛和三尊小佛的大佛寺!

    大佛寺位于西境正中央,寺庙宽广难以度量,四周皆是纯金色的沙子覆盖,显得纯粹而没有一丝污秽,寺庙更是如同一尊伫立在西境无数年的佛像,被万千生灵朝拜。

    姜预跟随着灰禅,不久就进入了西境,又来到了大佛寺的边缘地带。

    为了表示对大佛的敬意,所有的空间通道都是不能通向大佛寺内的,任何人都只能从大佛寺的沙地徒步走进大佛寺之中。

    踩在金色的沙地之上,姜预感觉自己的内心一空,许多沉淀的杂志都在缓缓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