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三脉脉主和黑焚狱火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三脉脉主和黑焚狱火

    这两个打起来的家伙,确实就是姜预认知当中的那种刺头了,而且身份还不简单,都是六脉脉主的弟子,算是姜预的师兄。

    至于是怎么被罚进这炎火之地的,说起来也是奇葩。

    两个都是六脉脉主的弟子,而且是同一天拜入门下的,一个朝天鼻,一个大小眼,从第一天起,就互相看不顺眼,都觉得对方贼特么丑,当自己的师兄(师弟)真是自己的耻辱。

    在排师兄师弟的时候,更是谁也不服谁,这一较量,就是好几百年。

    十年前,两人打赌,输了的要光着屁股在天铸城宗门大殿前跳舞,向着天铸城最丑的女弟子表白。

    结果是平局。

    按正常情况,平局的话应该是双方都不用付出代价,但这两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吵着吵着,又互用激将法,闹得最后平局要双方按都输了算。

    于是,一些列惊天动地的画面出现。

    这件事情惊动了六脉脉主。

    你能想象,当六脉脉主看见自己的两个弟子在宗门大殿前光屁股跳舞,还像是野兽一样乱吼,向着某某女弟子表白的心情?

    当时,如果不是天铸城城主拉着,六脉脉主估计就把这两货给一掌毙了。

    真是特么师门不幸,收了这两货当弟子!

    于是,朝天鼻和大小眼就这么进来了,而且,一进来就是十年。

    其实,按正常情况,他们最多半年就可以出来了。但是,谁知道,那次六脉脉主好不容易消了气,亲自来接他们,结果,正巧碰到这两货又在炎火之地打架,又是什么光屁股怎样怎样。

    然后,六脉脉主就黑着脸,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这两货就继续留在了炎火之地。

    反正半步天境的实力,皮糙肉厚,只要不往中心跑,也死不了。

    姜预听着一旁天铸城弟子的讲述,嘴角不禁抽搐,眼睛一埋,按照辈分来算,这两货还真是自己的师兄。

    只是,有着两个长得那么丑,偏偏心里还没点B数的人当师兄,真是师门不幸!

    “你们平时就这么让他们打?”

    一旁的天铸城弟子闻言,神色尴尬,他们倒是想阻止,但是奈何打不过啊,而且,这两人的身份也不简单,他们也不好得罪。

    朝天鼻和大小眼两个人打得激烈,完全没有顾忌周围,哪怕是已经围了不少天铸城弟子。事实上,他们要真是有一点顾忌,也不可能在这地方一呆就是十年。

    姜预见这两人打个没完没了,完全就把炎火之地当自己家一样,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念头,眼中露出一丝危险的神色。

    管你是谁的师兄,现在自己是牢头,当然不能放任这样的刺头存在。

    “虽然他们是我的师兄,但是,我现在毕竟是公职在身,不能辜负城主的信任,更不能徇私舞弊,所以,我也只能先替六师叔好好规整规整他们的言行!”姜预严肃的说到。

    为了避免呆会儿的画面吓到周围的天铸城弟子,姜预觉得有必要先交代一下,打一打预防针。

    周围的天铸城弟子闻言,顿时点点头,心中留下了一个属于姜预的公正形象。

    只是,这两位师兄可都是半步天境,哪怕是姜长老要应付,估计也会很麻烦,到时,要不要帮忙呢?自己应该帮不上什么忙吧……

    “住手!”众天铸城弟子还在纠结之时,姜预已经出言阻止了。声音很大,带着强烈的震撼作用。

    闻言,那两个打得惊天动地的人,顿时停下,同时偏过头,把脸对向姜预,一个用大小眼瞪着姜预,另一个则是用朝天鼻。

    这画面,让姜预一阵恶寒。

    “怎么?世界最帅和世界最丑打架,有意见?”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在这一点上,竟然出奇地表现一致。

    “有意见。”姜预点头说道。深感这两货没救了。

    “嘿!你还有意见?论帅,你帅不过本大爷,论丑,你也丑不过朝天鼻(大小眼),两样都不行,还能有什么意见?让我们看看,你有什么意见?”两人又是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一副你有意见,就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的样子。

    但是,他们又听到自己身边的人还认不清事实,竟然说自己才是丑的那个,立马就不服了,眼见又要打上。

    姜预的脸色顿时黑了,额间三条黑线。

    这两奇葩,别说流放在炎火之地十年,就是一百年都不够!

    “好!马上,你们就会知道我的意见是什么了!”姜预咧嘴笑道,面容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寒气。

    周围的天铸城弟子身体不禁一抖,他们隐隐感到姜长老好像有点生气,为了避免被殃及到,是不是应该退远一点?

    事实上,战况远没有天铸城弟子们想的那么激烈,他们只见到姜预十多个傀儡飞出去,短短半刻钟过后,两个师兄就被揍得鼻青脸肿,哀嚎遍野。

    最后,两个身影被捆得跟个粽子似的,像两根树桩扎在姜预身前。

    “本大爷和朝天鼻(大小眼)可不一样,长得又丑,又没骨气,本大爷是绝不会屈服的!”两人又是纷纷说道。

    “我有让你们屈服吗?”姜预耸了耸肩,面带笑意说道。

    朝天鼻和大小眼两人都是一愣,显然姜预的回答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以前,仗着实力把他们抓起来,不都是强行要他们屈服,放弃自己的绝世样貌,其中典型,就是他们的师傅!

    现在,这个怎么不一样了?

    不过,此时见姜预,他们才发现姜预有些面生,以前都没见过啊?

    “我最看好的就是有骨气的人了,有着自己内心的坚持,不论如何也不会屈服!”姜预对着两人说道,大有赞赏之意。

    朝天鼻和大小眼都是互相看了眼,有些疑惑,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够认同自己的人了?

    ……

    “姜长老,这样真的好吗?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一旁的天铸城弟子,有些不忍心地向姜预问道。

    “没事!他们不是有骨气吗?这是对他们骨气的考验,有利于心志的成长!”姜预缓缓说道。

    一旁的天铸城弟子欲言又止。

    姜预让天铸城弟子们离开,去巡逻其他的地区,自己也离开了。

    原地,只剩下朝天鼻和大小眼两个人。

    而此时的他们,正分别被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吊着,双脚被绑在自己的脖子后面,屁股向下,两腿之间热嗖嗖,上方是两个悬空的机器人,下方不到两尺就是滚烫的红色岩浆。

    姜预的话,还清晰响在他们耳中。

    “两个傀儡,每过三十息时间下降半指距离,直到淹没你们的小腹,这样也要不了你们的命,这点小问题应该难不倒你们。但是,如果你们坚持不下来的话,就对着傀儡大喊:我才是世界最丑!”

    不论是朝天鼻还是大小眼,都是心中一阵颤抖。

    这个人太恶毒了,竟然封印了他们的灵气,岩浆淹没到小腹,那他们的作为男人的本钱,不是都要熟了?这还是小问题?!

    至于要他们喊:我是世界最丑!还是当着死对头的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一点,他们争了几百年,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认输。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的身子,突然下降了半指。

    好烫!

    “喂!大小眼,你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世界最丑,还不赶紧喊了,然后我随便喊一下,这样大家都得救了!”朝天鼻向大小眼急着说道。

    “放屁,朝天鼻,明明是你自己最丑!该喊的人是你!”大小眼瞪着眼睛说道。

    两人,又是争吵了起来!

    这是一场心志和韧性的持久战!

    ……

    姜预在在处理完两个刺头之后,又继续向着炎火之地的中心而去。

    途中,岩浆之中,他又看到了不少的炎凤鱼,更是尝试了不少的方法,却也没有效果。

    炎凤鱼,只要一离了岩浆,就会立刻化为精纯的热力消散地一干二净!

    姜预无奈,也只能先暂时放一边,打算先去炎火之地的中心看一看。

    炎火之地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岩浆湖泊,滚烫的岩浆呈现亮红色,在缓缓流淌着,一股堪称恐怖的热力喧嚣而来,哪怕是姜预都感到浑身发烫,抱抱早就被他藏进小空间之中了。

    而在这湖泊之上,有着一块巨大的石头,通体红色,一个中年人的身影,披头散发,五根锁链束缚着他的四肢和脖颈,和大石头紧紧捆在一起,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神色带着一丝茫然。

    在他身旁,还有着一团纯黑色的火焰,在环绕着,只是隔绝在一定的距离,不能靠近!

    而这,就是三脉脉主,以及他自身的八荒神火——黑焚狱火!

    姜预立在半空,看着这个曾经在天铸城权势滔天,但是,现在却沦为了阶下囚的三脉脉主。

    从某种程度而言,姜预和三脉脉主之间并没有直接的仇恨,但是,因为八脉的关系,使得姜预早期可谓屡次受到三脉的威胁。

    “这炎火之地的管理者,又换人了吗?”三脉脉主喃喃的声音响起。

    这片地区,是禁区,哪怕是同在炎火之地的其余天铸城弟子都没有资格进来,能够靠近这里的,唯有炎火之地的管理者。

    三脉脉主并不认识姜预,也没见过姜预,甚至他都不一定还记得有姜预这号人,不知道姜预和石匠的关系。

    在三脉败退的那一战之中,从头到尾,他面对的,仅仅只有石匠而已。

    对他而言,姜预的到来,更多的只是新的管理者例行来检查。

    姜预也不打算说明,他和三脉脉主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三脉脉主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还没见过就被师傅石匠提前打败的敌人而已。

    三脉脉主不认识姜预,姜预也不打算说明,但是,这里,却还有另一个存在,认识姜预。

    那就是黑焚狱火!

    黑焚狱火,虽然一直被三脉脉主掌控,但是,曾经分离过子火,被赏赐给一个长老,这个长老的名字,姜预现在都要忘了。

    但是,却是在姜预凡境的时候,对他出手,差点将他杀了的人。而当时,差点把姜烧成灰碳的,便是黑焚狱火的子火。

    所以,黑焚狱火是认识姜预的,知道眼前的青年是石匠的弟子。

    只是,心中按捺不住惊异而已。

    四年前的姜预,孱弱到随意一只蝼蚁都能欺负,现在,却已经有了半步天境的修为。

    “原来如此吗?”三脉脉主眼中,似乎有一丝回光。他已经通过黑焚狱火,了解到了有关姜预的消息。

    然后,三脉脉主就静静地,不再说话。

    成王败寇,他又能再说些什么呢?

    炎火之地的中心,姜预也没打算多呆,他也只是来看看三脉脉主的关押是否会出什么问题而已,这是炎火之地之中,最重量的一个犯人了。

    所以确认一下情况后,姜预也就不再管三脉脉主了,转而,把目光看向了黑焚狱火。

    如今,三脉脉主被关押,这黑焚狱火也一直没人能够收伏,便和三脉脉主暂时关在一起。

    而姜预,自然是对这黑焚狱火感兴趣了。

    如今,冰莜凌那里,已经集齐了四种八荒神火,而这黑焚狱火,便是第五种了。

    姜预不知道八荒神火的具体由来,为什么八种不同的火焰,会有这样一个并称,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关系,相互之间,都很熟识。

    如果,把八种八荒神火都聚集了起来,那应该又会发生些什么,该不会聚集成一种极强大的难以想象的火焰吧。

    “我见过另外四种八荒神火了,想不想出去和它们见上一见!”姜预开口说道。

    黑焚狱火,火焰熊熊燃烧,然后出现了一个大鱼的火焰姿态,眼睛看向姜预。

    “你说的是哪些?”黑焚狱火问道。

    “灵火,冰璃寒炎,虚空冥火,还有赤烈阳炎!”

    “原来是它们三个吗?倒是很久未见了!”黑焚狱火淡淡道,语气之中,自动忽略了姜预所说的四个之中的某一个。

    八荒神火,分散开来,落在一些无人之地,有些时候,往往上万年都见不到一次。

    灵火,这货的存在感,一如既往地低!姜预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