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炎火之地

第五百三十二章 炎火之地

    风劲吹,雪翻飞,白银染霜天。

    冰族所在之地,一如既往的是那样寒冷,每一寸土地都被冰雪覆盖着,时令更是没有春夏秋。

    这片地区,一直都很寂静,像是霜雪吸收了所有的声音。

    一座冰殿之中,一个似雪如仙的女子盘膝而坐,一双玉手自然放在膝盖之上,双眼微微闭着,长长的睫毛每一根都清晰可见。

    冰莜凌显得很寂静,像是一座伫立在雪地之中千年不动的冰山,不为丝毫情绪所动。

    “不管你认不认,你这个媳妇,我姜预未来的一天,是娶定了……”

    冰莜凌的眉头轻轻皱起,脑海之中,又不时地浮现出当日姜预说的那句话。

    她的眼眸徐徐睁开,精致的眸子似有一丝愁绪一闪而逝,可惜只是短短一瞬,又恢复了冷淡的模样。

    仅仅……一片银白的大殿之中,冰莜凌眼眸望着前方,有了短暂的发神。

    ……

    炎火之地,正处于天铸城的核心之处,天铸山的内部深处,是天铸城的一大要地。

    这里流放着大量在天铸城犯下过错的弟子,有的是终生,有的是短暂,这里是一片大火炉,是最严酷的所在地。

    如果要把流放进炎火之地的人和孙悟空相比的话,那么这里毫无疑问就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了。

    只不过,流放进这里的人注定不会有孙悟空的能耐,能够将炼丹炉给打翻了。

    管理炎火之地,这是一个要职,其地位可以说仅次于脉主了,其职务也慎重无比。

    按理说,天铸城城主是不该把这个职位给姜预的,一旦出什么乱子,炎火之地关押的人跑出来,对于天铸城可以说是一场动乱。

    但是,天铸城城主思来想去,也给不出姜预一个合适的职位,要么就是职位太轻,捆不住这个小子,要么就是容易出乱子,损害极大,最后还要他出来收拾烂摊子。

    最终,一个个职位排除,唯一剩下的反而是这个看起来有些危险的职位。

    姜预虽然看起来不靠谱,总会出些馊点子,因此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让他们可谓劳心劳力。

    但是,总的就结果而言,这家伙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就算把事情搞得再复杂,但到底不会超过自己的掌控,只是过程往往曲折让人有些不能接受而已。

    炎火之地,流放在这个地方的都是在罚弟子,就算姜预在里面如何折腾,也只能折腾折腾他们,而这些人,反正都是在罚状态,吃吃亏也没什么,总好过让无罪的弟子莫名其妙被祸害。

    “让姜预这小子去管理炎火之地,就当把这个流放之地的难度改造升一下级吧!”

    于是,天铸城城主就这般决定了!

    ……

    不得不说,天铸城城主这个决定就第一步而言,确实是正确之举。

    如果是其他职位的话,姜预估计就随便用一个机器人糊弄过去了。

    但是,炎火之地,这个地方,姜预还真想进去看看。

    ……

    于是,任职这一天,姜预就背着抱抱,带着任职的令牌,来到了天铸山的内部地下。

    经过一层层的火域,越向下,空气越热,泛着一丝丝红光。

    火域的第二层,就只有地境才有资格进入,不然都难以承受那热力。

    而在经过三层火域之后,姜预顺着一个石壁深红如烙铁的洞口,来到了炎火之地的入口,一座黑色的石质大门伫立在眼前。

    这黑色大门材质怪异,周围的石壁都被热力烧得通红,只有它一点不变色,甚至连温度都如常,触手带着一丝的冰凉之感。

    红与黑的界限,十分分明。

    通过这黑色大门,就是炎火之地了!

    “额……姜长老,您确定要带着您的女儿一起进去?”一旁的工作人员,有些犹豫着说道,里面可是炎火之地,带着一个孩子进去,怎么都不太好啊!

    “没关系!”姜预笑了笑说道。

    见姜预坚持,这炎火之地的工作人员,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连通着炎火之地的黑色大门,在姜预和抱抱的注视之中缓缓打开,逐渐展露出一个神秘的世界。

    当石门完全打开之时……

    一片更加耀眼的红光映射出来,将在场的人都是照地通红。

    亮红色的地面,红得都快发白了的陡峭山峰,一片片巨大的天然裂缝,一片片红色的岩浆流淌,将亮红色的土地分割成为无数块,。

    这便是姜预和抱抱透过黑色石门所看到的炎火之地。

    这里的温度太高了,几乎就像是太阳的表面一样。

    土地红得发白,像是一块块完全烧红的烙铁,岩浆有的成河,有的聚湖,静静流淌像是红色的琥珀一般。

    “姜长老,炎火之地是天铸山下的一片小空间,乃是当年咱们天铸城老祖无意发现的一处地底的极热之地,应用天境威能将其浓缩成一个小空间,搬迁到了天铸城之下,以作炼器热力来源!”一旁的工作人员,向姜预缓缓介绍着这片小空间。

    “因为炎火之地酷热无比,中心之地,就是天境都难以忍受,渐渐地,也成了天铸城犯错弟子的受罚之地!”

    姜预抱着抱抱走进了黑色的大门,正式踏入了这炎火之地。

    在他和抱抱的身旁,一个青色的能量护罩出现,隔绝了外部的所有热量。

    “姜长老,我就送您到这儿了,您的令牌可以打开大门,想出来随时都可以!”

    姜预点了点头,身后的黑色大门缓缓关上。

    随着一声闷响,附近就只剩下姜预和抱抱二人了。

    “啧啧,这地面的温度,怕是至少就上千摄氏度了!”姜预望着地面通红的土地,惊叹道。

    抱抱小脸全是好奇之色,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这里好新奇,红红的非常漂亮。

    姜预进入炎火之地不多时,就陆续有天铸城弟子赶来拜见。

    这些天铸城弟子,都有特殊宝物护持,被一阵水蓝色的光芒保护,免受热力影像。

    炎火之地,自成一片小空间,这里有着许多流放的天铸城弟子,为了避免升起混乱,自然有着不少的实力强大的天铸城弟子在不时巡逻着。

    而姜预,就是这些巡逻之人的老大了。

    以姜预如今在天铸城的威名,哪怕年纪很小,也没有人敢不服的,相反还有着不少崇拜姜预之人。

    “你们忙你们的吧,我四处看看!”姜预对众天铸城弟子说道。

    巡逻的事情,不能耽搁太久,众天铸城弟子也纷纷离开。

    然后,姜预带着抱抱飞天而上,从上空看着这方空间。

    这方空间,当真如同身处在一个大火炉之中一样,土地就像是木材,岩浆就像是火焰。

    “这地方,修为稍微弱点,要长期呆下去,还真是够折腾人的!”

    姜预的视线放远,很快就在炎火之地当中,发现了一些或流放或关押的天铸城弟子。

    姜预惊诧,流放和关押还有些不一样。

    流放只是被放逐到炎火之地,实际上还能够自由在炎火之地走动,而关押,则是会有一个固定的囚笼,将人死死关押在那个地方。

    事实上,流放的,一般都是犯错不严重的,惩罚一下隔一段时间就会放出去,而关押,那几乎就是终生的了!

    姜预一路向着炎火之地的中心之处,也就是最热的地方,路途之中,也见到了不少被流放的天铸城弟子,甚至还有些人眼熟。

    半步天境的也有好几个,有的甚至还被关在笼子里。

    事实上,被关在笼子里的,几乎都是穷凶极恶之辈,在炎火之地饱受热力侵蚀,一个二个都是形容枯槁,双眼无神。

    作为顶尖势力的刑法之地,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而除了这些外,姜预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在炎火之地的岩浆之中,竟然还有着生物。

    这是一条条通红的鱼儿,鳞片精致浑圆,鱼尾如凤尾,嘴边两根长须,体型有的大,有的小,小的不过尺许,大的有好几丈长。

    通红的鱼儿和岩浆同色,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乖乖,这鱼要弄来吃,怕是得八荒神火级别的火焰才能烤熟吧!”姜预称奇道。

    很快,姜预抓了一个路过巡逻的天铸城弟子,询问这红鱼的事。

    这天铸城弟子一见是姜预,自然恭敬地很,连忙将红鱼的事娓娓道来。

    “这红鱼,却是叫做炎凤鱼,算是炎火之地的特产,其余的地方,几乎是见不到的,是集齐火焰的精华而生,离火即逝。”

    “炎凤鱼还是一种极其难得的天材地宝,食用可增加对火焰的抗性以及亲和力,有着温阳精神力的作用,功效对于炼器师而言,不可多得。”

    “不过,这炎凤鱼,除了天境,几乎是没人吃的到的!”

    “为什么?”姜预下意识问道。

    “姜长老,炎凤鱼离开岩浆,就会化为热力消散,无影无踪,要吃的话,就只能岩浆一起吃下去,这岩浆,如此高的温度,也就天境的肠胃才有可能受得了!”这天铸城的弟子有些叹气地说道。

    闻言,姜预顿时眉头抽搐。

    连着岩浆一起吞下去,这还吃个屁啊!

    姜预对于吃岩浆可没有丝毫的兴趣。

    不过,看着这炎凤鱼在岩浆里活蹦乱跳,偏偏自己还吃不到,姜预就有怎么也要种想要想办法弄一条起来吃的冲动。

    偏偏,这炎凤鱼还有着温阳精神力的作用,姜预的精神力修为还停留在第六重,差一点到达和半步天境匹配的地步。

    这就使得姜预想要吃鱼的愿望更重了。

    “姜长老,这鱼虽然功效不凡,但实际上,已经有不少人打过它们的注意了,但目前为止,除了连着岩浆一起吃下去这个法子之外,还没有其任何办法!”

    看着姜预的神色,这个天铸城弟子就知道姜预的想法了,连忙劝道,以免姜预在这上面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姜预沉吟,却是不管那天铸城弟子的话,暗想着法子。

    而就在此时,远处,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打断了姜预的思绪。

    姜预顿时皱眉,有些郁闷。

    “怎么了,我才第一天来,就发生了动乱?”

    那天铸城弟子闻言,连忙摇头:“这并不关长老的事,应该说,这是炎火之地常有的事,那些暂时流放到炎火之地的弟子,由于行动自由,这炎火之地酷热容易使人心情暴躁,而流放者之中,又总有一些不安分的人,难免发生争执!这种事,我们会处理好的,姜长老不用挂心!”

    说完,这天铸城弟子都是抹了一把冷汗,这要是第一天就给姜长老留下不好的影响,那以后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换句话说,也就是监狱里的刺头了?”姜预眯着眼睛笑了笑。

    不管是哪个地方,总有一些人会喜欢惹事,又何况这炎火之地带来情绪上的变化,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

    不过,在姜预看来,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现在他是牢头了,这炎火之地就是他的地盘。

    如今,有人在他的地盘闹事,那自然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们去看看!”姜预说着,就带着那天铸城弟子,化为一道流光,射向了那战斗之地。

    既然如此,就只能好好教他做人,明白明白,什么叫做劳动改造。

    炎火之地的一处岩浆湖泊之上,两道蒸汽萦绕的身影在激烈碰撞着。

    “大小眼,老子特么早就看你不爽了!来,干一架,输了的,等出了炎火之地,去宗门大殿钻对方裤裆!”一个绒须大汉,长着一个大鼻子,天生鼻孔朝天,对着另一边的一道身影大叫嚷嚷着。

    而另一边的身影,则是一个细瘦的男子,大小眼,随时随地都撇着,个人一种看谁都轻蔑的感觉。

    “朝天鼻,来就来,谁特么怕你!”这大小眼的细瘦男子也是不甘示弱地叫到。

    这两人,于是就这么再次激烈交战到了一起。

    而且,这两人的修为也都还不弱,竟然都是半步天境的修为,一时间打得是惊天动地。

    此时,已经赶到一旁的姜预,却是没有立刻阻止这场战斗。

    “这两个长得这么有特色的人是谁啊?”姜预脸色怪异,向一旁的天铸城弟子问道。

    一旁的天铸城弟子见此,又是苦笑,这两个师兄,怎么又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