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三十章 谁是赢家?

第五百三十章 谁是赢家?

    白小象一脸懵逼,脑袋晕乎乎……

    姜预呢?抱抱呢?

    前一刻,他还在密林之中,张口大喊着姜预的名字。

    一直处于迷路阶段的白小象,自然不可能真的凭借蛛丝马迹寻找到姜预,于是,它想到了一个这样一个自以为绝好的办法。

    然而,下一刻,它喊着喊着,突然就被一道门给吸了进去,一阵旋转之中,就出现到在了这里,此时它还晕头转向。

    只是冥冥之中,似乎听到了姜预的声音,似乎是让它先把姜预在万兽池之中消息,悄悄告诉天铸城的六师叔。

    于是,所有势力的人都紧盯着的万兽池的出入口,一头东倒西歪的白象,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一踏出禁制的出入口,身子就一跌,直接坠落到了地面,轰的一声响起。

    良久,一个晕乎乎的白象脑袋钻了出来,一脸懵逼地看着众人。

    无数人沉默无语。

    天铸城的六脉脉主扶额,脸皮子直抽搐,真是丢不起这人啊,最先出来的,怎么是这货?!

    白小象的修为很低,不过地境三重,虽然最先出来,但显然不具有任何竞争力,众人很快就不再关注它,都当做一个笑话就过去了。

    六脉脉主隔空用灵气把自家的白象侄子给捞了起来,一脸黑色,瞪着还处于回忆状态的白小象。

    当看到自己的六师叔之时,白小象顿时眼睛一亮,张嘴就要把在空间隧道之中听到的话说出来。

    但是,猛地想到了什么,连忙用鼻子捂住嘴,一副好险的样子。姜预说了是要“悄悄”的,差点就犯大错了!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的话,以后还怎么当抱抱的叔叔啊?

    白小象小心地把眼神四顾,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谨慎无比,然后,认无比地看向自己的六师叔,用鼻子勾了勾,示意他靠近自己脑袋一点。

    六脉脉主神色一懵,这货又搞什么名堂!

    随着六脉脉主靠近,白小象偷偷将意念传输进入了六脉脉主脑中。

    三息时间过后,六脉脉主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二话不说,一道传讯玉符直接就送往了天铸城。

    六脉脉主心里,此时,简直是有火发不出,姜预这个小混蛋,是怎么摸到了万兽池当中的,是嫌自己命不够长吗?

    这万兽池,多少顶尖势力,无数天境都关注着,这不是把自己往战场中心放吗?

    还好,还不算晚!

    玉符传出后,天铸城当中,天铸城城主差点一口茶水给直喷了出来,一脸的怒色。

    最近,姜预出走的事情,可谓让他们烦透了心。现在,多少敌对势力在盯着这个家伙,一个不慎,就会出现当年风鳞觉得惨剧.

    然而,这个家伙,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悄悄出走就算了,就当出去走走淡淡心,结果,却偏偏到了万兽池当中。

    说实话,万兽池当中,虽然宝物众多,姜预进去了还可能大有机遇,但是,天铸城城主还真心不希望姜预参与进去,宁愿这家伙老老实实呆在天铸城里,免得惹出什么幺蛾子。

    “好了,还是先把人带回来再说吧!”儿脉脉主叹气说道,也有些头痛。

    天铸城城主无奈哼了一声,只能亲自去找老祖,不然,要是那些天境巅峰不要脸出手了,姜预还真危险了,这个小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先让小象回来通气儿。

    ……

    万兽池当中,众人的眼光还是都落到了那通道处。

    白小象都已经出来了,而且过去那么长的时间,也该有结果了。

    此时此刻,众人的心中都是有些紧张,哪怕心中自觉自家的天骄不弱于任何人,但是,结果没出来之前,心里都是带着忐忑的。

    没过一会儿,那通道禁制处,又是一阵涟漪泛起,两道身影隐隐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个面庞清秀的青年和一个精致的女孩儿?

    “额……虽然我知道自己是个名人,但是,这么多人来围着迎接我,多不好意义,我也不会给签名的哦!”姜预露出一个略微羞涩的表情,紧接着一本正经地说道。

    抱抱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了看众人,然后也认真说道:“爸爸……真的,不会给你们签名的哦!”

    一大一小两个奇葩的话语落下,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久久没人说话。

    在场的所有人,脸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尤其是那些顶尖势力的人。

    各大宗门势力,眼睛都是瞪地老大,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走出来的人竟然会是破坏王姜预,这家伙,竟然不知不觉混进了万兽池当中,真不知道胆子是有多大!

    更无语的是,还带着自己的女儿,这心得多大!

    相比起宗门势力们无害的震惊,以秦家为首的隐世大族们,都是神色一阴,眼睛之中露出了意外以及冷冽的杀意。

    眼前的这个青年,在不久之前,可是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威胁堪比当年的风鳞觉,甚至还有胜之。

    而就在他们心中的杀意升起无法制衡之时,一道警告的意念却是突然传向了他们。

    不知何时,在姜预和抱抱的身边,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已经出现,赫然是天铸城的老祖。

    隐世大族众人都是脸色露出惊色,没想到为了姜预,竟然连天铸城的老祖都亲自现身了,这可是天境巅峰的存在!

    隐世大族的众人都是收敛起杀意,心中暗暗恼怒,天铸城的行动也太快了,根本没有给他们时间反应。

    “师公!”姜预向着天铸城老祖行礼。

    完毕后,姜预心里却是有些哀叹,这被天铸城老祖给抓了回去,以后估计就更难偷偷溜了出来,要在天铸城关禁闭关好长一段时间了。

    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他自己搞出了这么大的幺蛾子,万兽池都给弄出来了,单凭自己貌似又有些搞不定,就只能向天铸城求援了。

    青色长袍的老者向着姜预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言语,就带着姜预和抱抱打开空间通道,直通往天铸城了,没有在这里久留。

    姜预现在是各方势力的一个焦点,多留在这里,难免会引出过多的麻烦。

    于是,一直在外面浪的姜预,就这么被抓了回去。

    姜预默默看了看万兽池当中,暗想,自己的试炼,希望这些天骄们会怀念,毕竟从中得到了如此多的收获啊!

    ……

    万兽池之中,在短短的寂静之后,这里就嘈杂了起来,除了顶尖势力外,这里还有很多没有见过姜预的普通势力的人,并不知道这个带着孩子的青年是谁。

    但是,天铸城的老祖竟然亲自出现来接一个年轻的弟子,对于这个青年的身份,从开始的疑惑到现在的呼之欲出。

    破坏王,姜预!只有这个人了!

    秦家等隐世大族心中都是极不甘心,他们对于姜预的杀念很重,甚至曾经还派出过天境的存在,但是都折戟在了天铸城,连命都没了,而姜预依旧活的好好的,甚至连他的女儿都没有受到丝毫的威胁。

    就在刚才,这个人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还笑嘻嘻地跟他们开玩笑!

    然而,这样大好的机会,他们竟然也都没有抓住。

    眼睁睁看着姜预就这么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离开。

    一时间,隐世大族的人,心中都是愤怒憋屈,这样的事情,过去何曾发生过?

    相比起隐世大族们,宗门势力的人则都是松了口气,说实话,姜预突然出现,也把他们给吓了一跳,不过,好在有惊无险,顺利离开了。

    姜预的出现,极大的震动了众人的心神,短时间都忘了有关万兽池之中自家天骄的事情。

    当他们想起的时候,心中一惊。

    这破坏王都进了万兽池,该不会惹出什么幺蛾子吧?搞不好会有什么极大的变数!

    众人看向万兽池之中,那明暗不定的通道,心中更加忐忑起来。

    这姜预,可是一个喜欢搞事的主啊!就是他们自己都吃过亏!

    ……

    姜预回到了天铸城,踏在天铸城的土地上,回到熟悉的住所,抱抱兴奋地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家。

    作为一个孩子,一个月没有回来,心里想念地紧,要多欢喜,就有多欢喜。

    姜预打开了万兽池之中的三维影像,密林,迷宫,等等都又清晰地出现在了姜预的眼前。

    如今,姜预已经安全回到天铸城,那么,这些各大势力的天骄,还有一些其余的人,都差不过可以放出来了。

    迷宫悄悄地变换,原本没有出口的迷宫,渐渐连接上了那禁制的通道口,人们在转悠了一会儿后,都是来到了这个通道门口。

    一个二个,都是踏了出来!

    万兽池外,久久没有动静的通道,再次泛起了一阵了涟漪,引起了人们的精神集中。

    这一次,一道人影很快就从通道之中走了出来,是秦家的秦夜一,一脸的阴沉,身上破破烂烂,身后,秦家的其余人,数十道身影,也慢慢走了出来,没有一个是好脸色的。

    见到这里,原本还颇有信心的秦家天境,老脸一沉。

    秦夜一这般模样,明显是吃亏了。

    “哈哈!记得把输的赌注结一下!”太极剑山的天骄冷笑道。

    虽然,自家知道有剑赤心这个麻烦在,多半也逃脱不了输的命运,但是能够看到秦家天境吃瘪,还是很高兴的。

    秦家天境冷哼一声,只是责怪地看了一眼秦夜一。

    除了太极剑山,宗门势力的人们也都露出了一丝笑意,隐世大族吃亏,无疑意味着他们宗门势力的机会更大。

    天合殿和玄丹宗的天境,可谓笑口常开。

    在秦家过后,又是一众人影走了出来,那是天合殿的一众天骄。

    相比起来,天合殿的脸色要好些,但也尽是无奈苦笑,颇为歉意地看了看自家的天境。

    天合殿的天境见此,脸色一僵,笑不起来了。

    “哈哈,看来机会还是我们玄丹宗更多!”玄丹宗的天境嘿嘿一笑。

    万兽池之中的通道,又是一队身影出现,恰好就是玄丹宗的人。

    而玄丹宗的天骄们,则是满脸的苦涩和郁闷,他们心中都后悔,早知道就不让姜预出手了。

    玄丹宗的天境,立刻被打脸,和天合殿的天境面面相觑,皆是苦笑。

    在此之后,继续出现的则是天铸城的一行人,带头的则是柳棉笙。

    相比起之前的人的沮丧,柳棉笙一把折扇轻摇,面色红润,嘴带微笑,显得十分淡然自若。

    一见如此,六脉脉主心中都是一喜,有搞头。

    众人也都是看向柳棉笙,心中微惊,难道这次,天铸城收获很大?

    “可有收获?”六脉脉主急忙问道。

    众人也都是紧张地看向柳棉笙,等着他说话。

    柳棉笙淡笑,然后开口:“没有收获。”

    六脉脉主:“……”

    众势力:“……”

    六脉脉主心中略微失望,但是,更多的则是无奈,尽管知道九师弟宠辱不惊,但也不至于这种情况都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搞得他还以为能够有惊喜呢!

    已经出来了诸多势力,但是,没有一个是有收获的,这些势力心中不失望时间假的。

    这可是万兽宗遗留的宝库啊,里面这么多宝贝,怎么会一件都没有分到呢?

    稍后不久,陆陆续续,又有一个个势力的人从万兽池出来,引动着所有人的心神。

    白图家,丰都家,还有许多其余的顶尖宗门以及一些隐世大族。渐渐的,没有出现的,就只有太极剑山了。

    而在这些已经出来的势力之中,竟然没有一个是脸上带着喜色的,都是眉头紧皱,哀声叹气,有些没脸出来见人了。

    至于冰家,冰莜凌暂时隐瞒了收获,冰家弟子除了玉倪,也没人知道。

    各大势力的人都是神色惊讶,这么多势力的人,竟然一件宝贝都没有夺得。

    那么,究竟是谁,独得了这么多宝物?难道是还没有出来的太极剑山?

    可他们的剑赤心,不是有着精神上的大问题吗?

    太极剑山的人也是有着不可置信,难道赤心在里面大发神威,一举胜过了所有的天骄,夺得万兽宗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