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末了

第五百二十八章 末了

    万兽池,第一次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任凭他们怎么搜寻,甚至天合殿动用了无数的秘术,都没有找到那万兽宗遗留者的丝毫痕迹。

    他们的心,渐渐沉了下来,拔凉拔凉的!

    开什么玩笑?!

    万兽宗遗留者,就这么死了,死在他们的竞争之中?

    无数人都表示不能接受。

    “混蛋啊,我不过随口说说,你竟然真的把万兽宗的遗留者给害死了!”姜预脸色略微苍白,一副暗恨不已的样子,实则内心笑开了花。

    而于此同时,他又表露出极其悔恨的神色,悔恨自己不该来进行这最后一击,悔恨自己不该随便乱开玩笑。

    柳棉笙见此,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姜兄,这也不能怪你,谁知道这丰都尘这般输不起,没有风度,你也只是按大家所说的,进行这最后一击而已。”

    姜预悔恨,柳棉笙则是遗憾。

    而四周的众人,都是恨得牙直痒痒,你们两个家伙,到是一唱一和,把罪责都逃得干干净净了。

    这个破坏王姜预,碰到这家伙准没好事!

    众人心里都是悲愤不已。

    万兽宗的遗留者,很有可能真的让姜预一炮给轰死了,那么,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呢?

    没了万兽宗的遗留者,这万兽池的所有禁制,都无法打开,而他们也没有办法获取这万兽池之中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这对众人而言,打击实在是太大!

    整个中域,二十个左右的顶尖势力,还有许多次一级的势力,无数的天骄涌入这里,就为了万兽池的宝库。

    一切的目的,都在这里!

    然而,随着万兽宗遗留者的死亡,一切都化为了梦幻泡影。

    所有人都是一无所获,这次的行动,也将是一次大失败!

    不光没了万兽宗的宝物,而且一旦出去以后,事情传言出去,所有的中域天骄都将脸色无光。

    一想到这里,众人内心都是羞愤无比!

    “怎么会这样?”有半步天境不敢置信地喃喃道。

    这样想的,不仅仅是宗门势力,也包括秦夜一,白图木等隐世大族的人。

    他们带着不解,带着愤怒地看向丰都尘。

    哪怕是把万兽宗的遗留者交给宗门势力,也比这样死了的好,至少,只要人没死,以后他们也还有机会,只是会失去了先机而已。

    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

    “万兽宗的遗留者已死,这是你们逼我的!”丰都尘咧着嘴,露出满口鲜血的牙齿,哈哈大笑道。

    他表现得很疯狂,一副被刺激到的样子。

    但是,他心里其实在隐隐恻喜。

    如果所有人都认为万兽宗的遗留者已死,只有他知道这个人还隐隐藏在某个地方。

    这意味,他将没有任何竞争者。

    在没有任何竞争者的情况下,以万兽宗遗留者那点实力,他只要多花点时间,迟早能够将万兽宗遗留者给制服!

    到时,这整个宝库,都将是他一个人的。

    所以,这个时候,丰都尘放下了自己所有的矜持,尽情卖力地演着戏,十分真实。

    而众人见此,心中的怀疑也是越来越少。

    但是,要众人立刻接受万兽宗遗留者已死,还是有些难。

    接下来的半个月。

    进入万兽宗的众人,都在万兽池之中疯狂寻找着一丝一毫的线索,同样,也密切监视着丰都尘。

    然而,半个月的时间,并没有使得情况有任何的好转。

    万兽池这个小世界,安静地可怕,而众人的内心,也是冰冷之极。

    渐渐地,有人叹气,觉得已经没有希望,开始在盘算着要离开这片小世界了。

    呆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万兽宗的遗留者已死,万兽池这座宝库,已经成了没有钥匙的死门,不是他们能够打开的。

    密林某处,天铸城弟子也是颇为垂头丧气,月幕青神色带着强烈的不甘心,他们心里都有些幽怨。

    自家的姜长老,怎么就要那么嘴贱?最后说出那样的话来,真的让丰都尘把万兽宗的遗留者拿来当挡箭牌了!

    这次万兽池之行,还真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啊!

    想到这里,众天铸城弟子心里就悲催不已。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万寿池的宝库,早就已经掌握在了他们姜长老的手中,又怎么可能让别的人再带走一丝一毫的宝贝呢?

    就是拿走一根草也不行啊!

    “我离开一下!”月幕青淡漠地说道,紧接着,身形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对于月幕青的离开,姜预没有再追上去,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这家伙心里不甘心,还是要去试着挖挖万兽池的宝物。

    姜预眼中光芒微微闪烁了一下,毕竟是自己身边的朋友,折腾了这么一趟,也不好意思,就这么让人家空手而归不是。

    不过,说起自己身边的朋友,姜预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姜预眉头微微皱起。

    ……

    “宝贝,宝贝,我挖挖挖!”

    万兽池地面的某个山崖之下,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弯弯曲曲,不知蔓延了多深。

    一头灰不溜秋的大象,在不断用鼻子刨着下方的泥土。

    这大象,赫然就是白小象了!

    自从迷宫之中出来,白小象就在迷宫之中瞎转悠,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宝物的痕迹。

    那什么禁制,它不知是运气倒霉,还是什么,竟然一个也没碰到!

    于是,白小象心里急了!

    它来到万兽池,就是想要找宝物的,要是能够在碰到姜预和抱抱之前找到几件宝物的话,还能够在抱抱面前显摆显摆,大方地送抱抱几件,一显叔叔的威风。

    但是,理想美好,现实残酷。

    于是,急不可耐的白小象,只能病急乱投医。

    它从一些杂乱的故事之中听说过,一般在山崖之下,就有可能埋藏着前人的宝物,一些人在绝望之中跳崖,反而偶得宝物,自此一飞冲天。

    就这样,白小象找了一处看起来很幽深的崖底,开始了自己的挖宝之旅。

    姜预在设局的时候……它在挖宝!

    各路天骄们在找寻万兽宗遗留者的时候……它在挖宝!

    众人认为万兽宗遗留者已死,心灰意冷的时候……它还是在挖宝!

    白小象的挖宝之旅,可谓一心一意,丝毫没有气馁与退缩,不跟随任何事情的改变而转移。

    因为,它脑袋里只要一想到抱抱那崇拜的小眼神,就动力十足。

    当姜预想起白小象这货的时候,顿时猛拍了一下脑袋,动用万兽池之中的监视,竟然第一时间没有找到这货。

    万兽池的这片土地上,都没有这家伙的身影。

    当让通讯器智能“零”搜索了一下白小象的踪迹后,才从过去的监视影像之中发现这货的踪迹。

    姜预心中无语之极,摇了摇头。

    白小象这货,这得挖地多卖力,才会在这么短时间,挖了这么深,都快到万兽池的底部了?

    想了想,将一件东西,放在了白小象挖洞的下方。

    ……

    白小象不顾自己灰头土脸,鼻子一弯,就像一个挖掘机一样,不断将泥土挖出。

    突然,一丝丝的金光泄露了出来,在晦暗的深洞之中,是那样醒目美丽,充满着让人沉醉的光辉。

    白小象一愣,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金光意味着什么,鼻子又挖了一下,一大片金光照在它身上,照出它的灰头土脸。

    白小象两只小眼睛眨了一眨,猛地,里面射出了一大片激动惊喜的光芒,各种情绪交织浮现着。

    “宝……宝贝!我挖到宝贝了!”白小象语无伦次,吞吞吐吐说着。

    它把挽起的鼻子,又连忙在地上连续刨了好几下,将一个散发着淡淡金光的金色的鲤鱼配饰给挖了出来。

    这金色的鲤鱼配饰,虽然是从泥土里挖出,但是,上面却干净得很,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和灰头土脸的白小象相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白小象眼里,却没有丝毫在意,整双眼睛里,都只有着金色的配饰,贴身放好,心里宝贝得很。

    这下,就有送抱抱的礼物了。

    白小象内心紧紧记着自己的叔叔的身份,一定要称职,让抱抱也喜欢上自己,尽管抱抱更喜欢的是她的爸爸。

    挖完了宝贝,白小象又像一只蚯蚓一样,笨重的身躯,从那挖出的洞里,慢慢地钻了出来。

    ……

    月幕青在密林之中穿梭着,整个身体都被裹在黑纱里的她,仅仅露出的眼睛,不断观察着周围。

    无数的树木,从她身边向后。

    没了万兽宗的遗留者,她就挨着挨着看那些禁制。

    她不信,每一个禁制都这般完美,没有一点瑕疵,只能够由万兽宗遗留者打开。

    毕竟,这里可是已经过了近百万年了!

    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些禁制并没有那么悠长的历史,不过是姜预借用万兽池的一些宝物,才布置不久的,崭新不已。

    所以,这些禁制,还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里面其实也基本都是空的,不过是用来蛊惑他们的。

    而毫不知情的月幕青,还在坚持着……忽的,她的眼睛一亮,猛地瞪大,身形一个折转,向着不远处的一个禁制飞射而去。

    这个禁制,散发着黄色光芒,但是,要比之前她见过的禁制都要弱一些,也没有那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她有些不敢相信,就算真的有禁制不完美,但万兽池这么多人,也早该被别人发现了才对,哪里轮得到她?

    但再不相信,机会近在眼前,她也要试一试。

    经过了一番折腾,月幕青将这个禁制打开了一个缺口。

    月幕青眼中露出无限的惊喜之色,将手伸进了这个禁制之中,触手之际,一股温润的感觉传来,让她一直紧绷的心,竟然下意识放松下来,身体里流过了一股清爽的感觉。

    过去,身体里,那恐怖的伤痕,一直折磨着她的疼痛感,竟然都缓解了太多。

    一时间,月幕青的眼中,竟然出现了泪水。

    她裹着纱布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身体,这种正常人的感觉,让她泪眼朦胧。

    没人知道,在那如同地狱一般的太北古城,她付出了多少,才成功从里面活着出来。

    ……

    “莜凌姐,这禁制,你真的有把握打开吗?”玉倪有些忐忑地问道。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莜凌姐很强,但,这可是万兽宗的禁制,曾经那些变态之极的阵法师留下的。

    冰莜凌轻轻抬起自己的玉掌,一股极为纯粹的力量在上面酝酿,先是极寒,再是极阴,又是极阳,最后的灵气将三种力量调和在一起。

    那玉掌轻轻一拍,落在了那禁制之上。

    轻轻的抨击声,玉倪略带紧张地看着那黄色的禁制。

    从冰莜凌玉掌之中散发出的力量,输送到了禁制之中,顿时,禁制一阵变换,数种力量在交织碰撞着。

    最终,所有的力量都化为了无形,那禁制,也彻彻底底的消失。

    玉倪的大眼睛瞪得更大,小脸全是惊喜和对自己莜凌姐的崇拜之色。

    “莜凌姐,快看看是什么宝物!”玉倪兴奋地说道。

    她立刻联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自己的莜凌姐,能够打开这些禁制,那么,万兽池里那么多禁制,里面的宝物不都是莜凌姐的了?

    玉倪心里十分高兴,不是在为冰家,更不是为自己,仅仅是为冰莜凌。

    得到这么多宝物的莜凌姐,应该就可以让冰家的那些长辈们更加满意,到时,冰姨那里,应该也能够得到更多的宝物,足以续命更长的时间吧!

    其实,很多时候,玉倪对于冰莜凌和冰家的关系感到很不满意。

    她感觉,两者之间,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而不是血脉相连的家族!

    而冰姨的续命,也需要冰莜凌为冰家做出足够的贡献才行。

    而玉倪很清楚,这次的万兽池之行,所有人都可以空手而归,唯有冰莜凌不行,她不能失败,而且,收获也不仅仅是几件宝物就可以打发过去的。

    “咦,莜凌姐,是一个天级的宝物啊!”玉倪惊喜道。

    天级的宝物,就是在顶尖势力,也是稀缺的玩意,这里这么多禁制,不可能每一个都是天级的。

    玉倪觉得冰莜凌的运气很好,就连老天都在帮着莜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