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没想到啊

第五百二十五章 没想到啊

    这片战场,前一刻,两大半步天境的天骄战斗风波惊天动地,气势凶猛无比,宛若一场难以想象的天地旋风一般。

    然而,此时却安静的可怕!

    多少人可以清楚地听见身旁的人吞咽的声音。

    之前,有人嘲笑这个青年嫌疑人是戏精,自认为看穿了一切。

    然而,现实却啪啪地打着他们的脸。

    那一具残破鲜红的尸体,是那样醒目!

    这一事件的发生,出乎所有人意料,以至于秦夜一和白图木都半响说不出话来,脑袋一片空白。

    在站圈之外,两棵树上。

    “看吧,我就说这个人是假的,你还不信!”姜预耸了耸肩,嘴角微笑道。

    月幕青眼中神色一凝,里面有着淡淡的愤色,似乎在为青年嫌疑人的不争气而感到不岔。

    “这个不是,我再去找另外三个便是!”月幕青冷哼了一声说道。

    她的话音落下,就转身向着森林的另一边疾驰而去,留给姜预一个黑森森的背影。

    “这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姜预叹了口气,也就这么跟上去了。

    二人都是离开了这处原本最激烈的战场!

    ……

    相对于姜预和月幕青的平静,那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的秦夜一和白图木,心情可谓炸裂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他们波澜不惊的内心,在这一刻完全颠覆了。

    他们两人像个傻子一样,战斗得如火如荼,结果,最后,这个目标,竟然就这么被他们的战斗余波给杀了?

    不,应该说,这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被骗了!

    ……

    万兽池里面,一处战场已经平息。

    另一处战场,有着三个顶尖势力在争夺一个看起来有些年老的男子,那男子蜷缩在地面,一阵白光保护着他。

    三个顶尖势力,天合殿,玄丹宗,还有除去剑赤心的太极剑山的部分人。

    一共有着八位半步天境,虽然没有最强大的那个层次的天骄,但是,战斗的激烈程度依旧极其夸张。

    这些半步天境虽然还没有重伤,但是,如果再打下去,也已经不远了。

    在这战圈的外围,依旧是两棵树上,一个黑纱人隐藏在树上,另一个青年男子则随意站在另一颗树上。

    “这老家伙也一样不是,别浪费时间了!”姜预苦口婆心地对月幕青说道。

    作为一个掌握着真相的人,灰兄怎么就不信呢?

    月幕青冷哼了一声,依旧自顾自地看着战场中心。

    见此,姜预没办法,叹了口气,只能打开了自己的智能通讯器,不久,一个三维影像被吊了出来。

    这影像,赫然就是那个在八位半步天境战斗余波下瑟瑟发抖的稍显老的家伙。

    “灰兄,看吧!这可是内部资料,这老家伙叫王影喘,修为地境四重,是中域一个边缘地方的邪修,修炼以吞食婴孩的鲜血为养料!这些我可是都调查地清清楚楚!”

    “你再看看他的气息,带着一股让人恶心的感觉,身体下意识反应,泄露的灵气都明显不正常,带着邪气,这些特征,不是那么容易模仿的!”

    姜预手拿资料,给月幕青细细解释着,生怕月幕青不信,还拿出了一些实证。

    这几个用来引诱这些顶尖势力的嫌疑人,都是姜预自己选取的,为了避免误伤到无辜,所以选之前都是大致调查过的。

    对于这些人的信息,姜预自然是知根知底。

    “或许万兽宗的遗留者本身就是个邪修呢?你怎么敢保证!”月幕青冷冷说道。

    姜预顿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保证,一切都是我自己设计的,难道还保证不了不成?

    只是,若是把真相告诉你这家伙,估计你会暴走的!

    月幕青撇了姜预一眼,见后者半响说不出话来后,心中不禁有些快意。但是,她很快意识到这一点,立刻又把这丝快意甩到脑后。

    她盯向那战场之中的嫌疑人,伺机而动。

    然而,半响之后,她目露惊骇之色。

    白色的光芒只撑不住消散,嫌疑人被余波捻杀,血肉模糊,四周万籁俱寂,战斗的众人都是傻了。

    这熟悉之极的场景竟然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一次,就是月幕青的脑袋都是发懵了,有些浑浑噩噩。

    这些嫌疑人,先不论是不是万兽宗的遗留者,怎么都商量好了死法似的?

    半响,月幕青回过神来,撇了姜预一眼,见后者一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样子,心里没由得就是不甘心。

    “都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是那万兽宗遗留者的阴谋吗?这四个人都不是,真正的遗留者被我们掌握着!”姜预叹了一口气说道。

    然而,面对姜预的话,月幕青就像是没有听到,向着第三处战场而去。

    这个灰兄,怎么脑袋转不过弯来,还不明白呢?

    在离开之前,最后……

    姜预又将视线转移到了这第二处战场之中,看着那些顶尖势力的半步天境们,那憋屈黑着的一张张脸,就跟丢了老婆似的。

    那叫王影喘的邪修,死的时机很恰当,既把气氛调到了高潮,又不至于让这三个势力的人打得过火,没有受什么重伤。

    “为了这个试炼,咱也是用心良苦,还顺带清剿了一下那些邪恶人士,也算是替抱抱做好事了!”姜预摇了摇头道。

    可惜,这些人,就算是知道了真相,也不会为自己颁发一个好人奖章!

    ……

    姜预跟在月幕青的身后,又到了第三处战场。

    这次,时机恰当地可怕,月幕青一到,那嫌疑人就当即死去,留下呆愣的众人和月幕青。

    然后,就是第四处战场……

    结果也是一样!

    ……

    森林当中,月幕青呆在原地,半响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到自己的精神有点累,以至于产生了一些混乱。

    她心中淡淡的怀疑,刚才的她,真的是走遍了四个战场,而不是一个?

    “该死!竟然都不是!”良久,月幕青恶狠狠地说道。

    姜预在一旁看着她,更是让她脸上无光。

    此时,心里竟然淡淡庆幸,还好脸上是蒙着黑纱的。

    ……

    四个战场,四个一直被人们重视的嫌疑人,都是在不禁意间死去。

    对于那些争夺的众人而言,可谓没有一点点防备,心里就被狠狠插了一箭!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许多人心中悲愤!

    这些不是十分隐秘的消息?来源都十分靠谱!几乎没有什么问题吗?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完全就被糊弄了,一直在傻不拉几地争夺一些屁用没有的人!

    如果不是这四个嫌疑人都死了的话,他们估计会将其碎尸万段的。

    此时此刻,四个战场的人还分处各地,都不知道另外三个战场是什么情况。

    他们脑中就有一个问题:那个真正的万兽宗的遗留者究竟是在哪儿啊?

    ……

    不一会儿,四个战场的众人又重新集合在了一起。

    场面,一度沉默,又沉默……

    事实上,真正争夺的嫌疑人就只有四个,其余的都是在故布疑阵!

    但是,现在,四个嫌疑人都是已经死了!

    天铸城弟子都是脸色怪异之极地站在姜预和柳棉笙后面,时不时看看姜预。

    此时此刻,他们都是颇为佩服姜预。

    不愧是姜长老啊,已经看破了一切。

    不然,被糊弄成这个样子,就有他们一份了。

    “姜预,我倒想知道,所有人都在去追四个嫌疑人,为什么就你们天铸城没去!”秦夜一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看着天铸城弟子那一副“运气真好”的样子,情绪更是愤怒。

    “怎么了?”姜预面带无辜之色,疑惑说道“不是大家随便分几个人吗?我们天铸城就选的这三个啊?你们还有什么内幕消息能进一步确认不成?”

    众人脸色阴暗不说话。

    “你们该不会真有吧?”姜预顿时露出不满之色,“就落下我们天铸城?”

    众人心情不好,没功夫搭理姜预。

    他们的势力先一步,那是他们的本事,姜预反应迟钝,也怪不了谁!

    半响,天合殿的半步一名天境皱着眉头说道,“估计,我们所有人都是被那万兽宗的遗留者给设计了,刚才,大家都分散了开来又聚集了起来,变得混乱不堪,万兽宗的遗留者恐怕早就趁着这个机会逃了,就是我们天合殿一时半会儿要追踪到都困难无比!”

    闻言,大家脸色都是一沉。

    方才,是他们和万兽宗遗留者的一次短暂交锋,结果,他们败得很彻底,连人都没见着,就这么败了。

    一群人乱成一锅粥。

    “不得不说,这个万兽宗遗留者,能够继承万兽宗,确实非凡,智力若妖,我们不可再如此小看此人了,不然,最终会吃大亏的!”天合殿的那半步天境继续说道。

    说实话,这次他们败得这么彻底,真实缘由,更多的是轻敌,然后内讧。

    “等等!你们发现了没有,丰都尘和剑赤心两个人还没有回来,他们也带走了一个嫌疑人!”

    人群之中,突然一道这样的声音响起。

    顿时,所有人都被惊醒!

    之前,他们一直都沉浸在四个嫌疑人就这么死了的懵逼之中,一时没想起还有丰都尘和剑赤心这两个人。

    剑赤心这疯子没管的必要,但是,丰都尘可是有着重大嫌疑,很有可能见过万兽宗遗留者的。

    丰都尘,身上自带重要线索!

    在当时,又带走了一个他们自认为不重要的人,但此时看来,说不定这个人还真有可能是万兽宗遗留者!

    意识到这一点,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不管如何,先找到他们两个再说!”天合殿的半步天境说道。

    丰都尘和剑赤心已经走了一段时间,要是别人还不好找到他们,但是,天合殿的天骄们在这里,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

    而此时,在万兽池的一处。

    丰都尘在前,剑赤心在后,一追一遁。

    “把人交出来!”剑赤心一声大喝,语气颇为阴厉,一把黑色长剑,散发着黑色气息。

    一道道凌厉之极的剑气,向着丰都尘劈砍了过去,每一剑都强大如斯,可破山河。

    “这个疯子!”丰都尘脸色难看。

    他手里提着那个自己抓来的嫌疑人,左闪又避地躲过剑赤心的攻势,脸上有些虚汗。

    在一味防守之下,还是防守一个同等强者的攻势,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有些吃不消的。

    但是,他又不能放下手中的人,和剑赤心堂堂正正地战上一场。

    因为,他手中的这个人,真的是那个万兽宗的遗留者!

    而这也正是他内心所憋屈的。

    万兽宗的遗留者的修为是半步天境,但实力并不算特别强,至少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因而,在偷袭之下,他很快就将这个万兽宗遗留者制住。

    但是,偏偏后面,又有一个剑赤心跟着。

    丰都尘的手中,被抓住的万兽宗遗留者,似乎一点没有自己已经被抓住的觉悟,反而显得非常的闲适,一脸轻松淡然,舒舒服服地睡着觉。

    他一点都不担心!

    丰都尘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剑赤心的追击之下,他已经陷入了两难之地。

    要对付剑赤心,就管不了手中的万兽宗遗留者,要管住万兽宗的遗留者,就对付不了剑赤心。

    毕竟,再如何,他手中困着的,也是一个半步天境啊!

    此时,万兽宗遗留者就是吃准了他没辙。

    这些都是丰都尘心中认为的,对于手中人的心思,自认为知晓地很清楚,所以才憋屈。

    然而,实际上,他并不清楚,手里的“遗留者”仅仅是在想着自己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

    丰都尘深吸一口气,到手的宝库钥匙,可不能就这么丢了,只能咬着牙坚持。

    实际上,他也是觉得自己倒霉,偏偏碰上了剑赤心这么个头脑简单的疯子。

    要知道,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他恰好利用了各个势力内心的不合,顺势而为,第一个抢走了万兽宗遗留者,没人发现有问题。

    众人都只觉得他丰都尘只是在配合他们而已。

    这也正是丰都尘的套路!

    只是,这个套路套路住了所有人,就是没套路住剑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