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死了?傻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 死了?傻了!

    众天铸城弟子脑袋都有些发晕,他们抢过来的三个嫌疑人,竟然没一个是被别人看中了的!

    “姜长老,你确定,我们抢的人没有错?”众天铸城弟子都是有些犹疑。

    “相信我,没错的!”姜预一脸自信地说道。

    众天铸城弟子心中的疑惑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心中不禁叹息,他们这次的万兽池一行,该不会就这么宣告结束了,什么收货都没有吧?

    就在姜预和天铸城弟子们说话的这段时间,一百多个嫌疑人已经被各个势力给分完了。

    当然,这并不包括那些被好几个势力同时盯上了的嫌疑人。

    这样的嫌疑人,此时还剩下了四个!

    二十个左右的顶尖势力,分成了四个战场,激烈争夺着这些有很大几率是万兽宗遗留者的嫌疑人。

    有意无意之间,这四个战场在不断地向着不同的方向转移,使得各自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不久,就已经互相看不到人影了。

    此时此刻,原地除了天铸城一行人和那三个嫌疑人,已经没有再多的任何一个人了。

    众天铸城弟子面面相觑:“怎么搞?”

    “姜长老,要不我们随便选一个战场加入进去吧?”

    他们向姜预建议道,内心对于自己手中的三个嫌疑人,是已经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随便选一个,好歹还有一定的几率。

    而以姜长老和柳棉笙的实力,不论加入哪方的战场都是有很大的竞争力的!

    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不论姜预还是柳棉笙对此都是兴趣缺缺。

    一个在逗着自己的女儿,另一个在身上摸索了一下,似乎是在找什么礼物送给侄女。

    抱抱咯咯的笑声不断响起,只是他们内心却是越来越凉,欲哭无泪啊!

    一身裹着黑纱的不知男女的天铸城弟子,眉头紧皱着,一双眼睛闪烁着不甘心,眼中精光一闪,似乎做下了某种决定,身体一转,就向着竞争人数最多的那个战场的方向疾驰而去,眼中带着决绝之色。

    这个黑纱的天铸城弟子突然的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虽然众人都是心中不甘心,但是,作为天铸城弟子,也不能不听上级领导,特立独行。

    姜预的脸色露出一些惊异之色,眉头轻轻皱了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柳兄,这个黑纱天铸城弟子,你还没告诉我是谁呢?”

    让姜预颇感熟悉的这个人,同柳棉笙一起从太北古城之中出来,柳棉笙想来是知道一些。

    “我确实知道,只是不想告诉你……所以你还是慢慢猜吧。”柳棉笙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对于那本聊斋志异,他可还没释怀呢!

    姜预翻了翻白眼。

    “你们守着这三个重要的嫌疑人,万兽宗遗留者可是在里面哦!我跟上去看看。”

    说完话,姜预就向着那道黑纱身影追了过去。

    待得姜预走后,众天铸城弟子心中一松,把目光统统看向柳棉笙,希望柳棉笙能够做点什么。

    “既然姜兄都让我们守着这三个嫌疑人了,那就守着吧……”柳棉笙笑着说道。

    闻言,众天铸城弟子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

    万兽池的一个方位,足足有着十来个半步天境的强者在激战着,来自于五个顶尖势力。

    这十来个半步天境,都非泛泛之辈,一身修为就算没有到达半步天境的顶点,也算差不多了。

    其中,更是有着秦夜一,白图木等绝世天骄。

    在战场之外,还有着无数的人围绕在周围,只等他们分出胜负。

    而就在此时,一道裹着黑纱的身影,却是从密林当中悄悄潜入了进来,躲藏在树后,一双眼睛直直望着那战斗圈子。

    十余个半步天境,单单一个就已经破坏力极为强大了,又何况是十多个想加,战斗的风波可谓几乎毁天灭地。

    观战的众人都是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黑纱的天铸城弟子,看着那些修为强大的战斗,眼中不自觉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他的目光,又迅速移向了另一个方位,一个青年男子正如丧考妣地蹲坐在地上。

    这是一个被十余个半步天境监控的禁区,这个青年男子,自然就是他们争夺的嫌疑人。

    “这有什么好看的,你是宁愿相信这些人的眼光,都不相信你家长老啊……”姜预出现在黑纱天铸城弟子身后,有些叹气地说道。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差点惊呼出声。

    当见到是姜预的时候,他眉头一皱,一双眼睛里,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然后,重新找了一棵树,打算离姜预远一点。

    “你这实力,就算真遇到万兽宗遗留者,也打不过人家。”

    “不关你事!”略微带着的咬牙声音响起。

    姜预耸了耸肩,心里却在寻思着这人究竟是谁?

    ……

    十余个半步天境,争夺一个嫌疑人,这无疑是一场极为凶险的战斗。

    无论是秦夜一还是白图木,实力都是强大的可怕,一身修为恐怖不比,其余的半步天境都是难以近他们的身。

    不时有半步天境的人不甘心拜下阵来,拖着重伤之躯,不得已选择了离开。

    “白图兄,不如将这人让于我如何,其余战场还有不少的嫌疑人!”秦夜一立在半空,轻笑道。一场大战,都未让他有太多的损耗。

    “秦兄,还是你让于我吧,以秦兄的实力,其余战场,要夺得嫌疑人,如同探囊取物!”白图木轻轻回到。

    这两个绝世天骄,都是来自于两个隐世大族,为了万寿宗的宝库,此时都是不遗余力。

    他们都用自己的方法,确认了这个嫌疑人十有八九就是万兽宗遗留者。

    而此时,他们精神力随时监控着的一处地面,那个嫌疑人双手抱胸,头埋进膝盖里,身体可以用瑟瑟发抖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想不通,自己一个小人物,为什么会被这么多大人物盯上,为什么这些偏要认为他是那什么万兽宗的遗留者?

    这些天骄,莫不都是傻子不成,自己这么弱,看不出来吗?

    难道这就是报应?可自己也没杀多少人,最恶的不过是奸淫了几个女子而已。

    “这万兽宗的遗留者,演的倒是真像!”白图木撇了一眼,淡淡说道。

    “哼!徒劳而已,好歹是个半步天境,没一点骨气!”秦夜一冷笑道。

    青年男子:“O_o”

    战场之中,还有战力的半步天境不过四五个,在秦夜一和白图木的强大修为下,这些人很快拜下阵去。

    这最后的战斗,就只剩下秦夜一和白图木二人。

    “今日,便来看看你秦家的神灵拳如何!”白图木一身白衣,气质潇洒如散仙,对着秦夜一淡淡说道。

    秦夜一嘴角一弯,虽然衣着不得体,但是,那独特的气质,依旧让其显得极为不凡。

    只见,他一身金光暴涨,弥散向四周,全身皮肤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一双拳头,更是神光涌动,如同两颗冉冉升起的骄阳一般。

    白图木丝毫不惧,气质依旧潇洒,迎了上去。

    顿时,如同陨石坠落,引起了山河动荡一番,天地惊鸣,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战爆发。

    气浪翻滚,无数的树木从土地之中翻飞了出来,如同深处旋风之中,在天地之间撞击成碎末。

    四周观战之人,都是连退十里,生怕被波及,心中骇然。

    这就是半步天境的绝代天骄的全部实力?

    天境之下,谁人能敌?

    而此时,那处于地面的青年嫌疑人,是吓得屁股尿流,连在地上打滚,神色惊恐不比。

    这戏,演得还真真!

    许多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是暗道。

    但是,他们紧接着又嗤之以鼻。

    因为,那青年嫌疑人四周,一道淡淡的金光将其围绕,哪怕是秦夜一和白图木交战的强大余波落在上面,都没能打破。

    有着这么强大的防护手段,又怎么会是平凡之人?

    此时,青年嫌疑人,看着自己身边的金光罩,心里悲催无比。

    就想问:是谁要害我?!

    ……

    “这架打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两败俱伤而亡!”姜预啧啧称赞道。

    另一棵树上的黑纱天铸城弟子,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一双眼睛慎重地盯着战场,眨都不带眨一下。

    见此,姜预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那个嫌疑人不是真的,你盯着也没用!”

    黑纱天铸城弟子撇了姜预一眼:“你抓的就是真的?”

    “废话!不然你看我怎么这么轻松啊!”姜预翻了翻白眼。

    然而,黑纱天铸城弟子,显然不相信姜预。

    “不过,灰兄,你是怎么想着把自己包成这样的,难道现在流行这样的服装?”姜预面带疑惑地问道。

    姜预叫出了黑纱天铸城弟子的名字,明显让他愣了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冷冷道:“你认错人了!”

    姜预眉头确实皱了起来,不久前,还有另一个人对他说了类似的话,心中不自觉有一股怒气:“难道你们这些进了太北古城的人,都是喜欢不认以前的人?!”

    被姜预这么一怼,裹着黑纱的天铸城弟子,顿时喉咙一噎,沉默了下来。

    “你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姜长老,认识我一个弟子做什么?”月幕青皱着眉头说道。

    她看向姜预的眼神,似乎很淡漠,但是,隐晦之间,又有一些嫉妒,还有一些对于自己这样的愤怒。

    “我当年还是一个弟子的时候,还和你师傅是忘年交呢!”姜预说道。

    “那是不是还要我叫你一声师叔?”月幕青的声音明显更冷了。

    “额……这倒不用……”姜预无奈说道。

    女人不讲理就算了,这灰兄,怎么也……好吧,以姜预如今的修为,还看不出月幕青是个女的,那就白瞎了自己的眼睛了。

    月幕青冷着眼睛不说话了,姜预也觉得自己说话估计是自讨没趣。

    场面一度尴尬,姜预也只能陪自己女儿玩儿会儿了。

    “你还是回去吧,万兽宗遗留者真不是那人,柳兄都知道,不然,咱们干嘛放着宝贝不要?”姜预又说道。

    虽然想着把这万兽池的真相告诉月幕青,但是,姜预估计以后者的性格,估计会直接暴走的。

    所以,还是瞒着吧!

    月幕青如同没有听到一般,还是眼睛直望着那战场之中。

    实际上,她理智下来,也是渐渐在相信姜预的话了,只是,相信是一回事,心里却不情愿就这么屈服下来。

    她心里,也是执拗得很!

    甚至于,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坚持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

    战场之中,秦夜一和白图木,脸上都是慎重无比,嘴角染上了一丝鲜血,都负了一些轻伤。

    这两人都是当世的绝代天骄,此时,毫无节制的战斗,双方都是不容易。

    短时间,谁也胜不了谁!

    渐渐地,双方都是打出了火气,战斗的风波越来越恐怖。

    这片天地,似乎都只是这两个人的战场,在疯狂厮杀着。

    这既事关万兽宗遗留者的拥有权,也事关两个人的颜面。

    谁输了,在大陆上的名声,都会被另一个压着。

    到最后,他们都只是模模糊糊地感受了那青年嫌疑人的位置,将更多的心神都是放到了对方身上。

    那青年嫌疑人虽然有着金光护罩的防护,但是,他不过一个小人物,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此时,在地上,是连滚带爬的。

    那强大的战斗风波,一直拍打着金光护罩。

    秦夜一和白图木也是不担心。

    毕竟,万兽宗的遗留者是一个半步天境,仅仅是战斗余波的话,是不可能让其身死的。

    “应该差不多了!”姜预喃喃道。

    随着姜预把满脸好奇的抱抱放回小空间之中,那战场下的青年嫌疑人,身边的金光护罩,隐隐有着溃散之意。

    下一刻,一身卡擦声响起。

    青年嫌疑人愣了一下,在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一股强大之极的力量落在他的身上。

    顿时,五脏具移,身体破碎,口吐鲜血而亡。

    青年嫌疑人的所有生机消散。

    察觉到这一点,正在激烈大战的秦夜一和白图木,整个人都是傻了。

    战斗也随之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