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众议

第五百二十一章 众议

    虽然一别多年,但柳棉笙善于言辞,姜预也不矫情,因而两人之间并没有多少生疏。

    姜预给柳棉笙介绍抱抱,向柳棉笙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坐在肩膀上的小女童,丝毫没有客气地为自己的女儿向柳棉笙要着红包。

    他的肩膀抖动了一下,在提醒着抱抱叫柳叔叔。

    然而,抱抱却久久没有回应,一直沉默着。

    姜预心中一愣,颇为意外。

    等他的精神力一探,才发现,抱抱下巴靠在自己头顶上,一双眼睛眼巴巴地望着远方某处,嘴巴憋着,像是一只期待宠爱却又不得的受伤小猫一般。

    姜预和柳棉笙都是疑惑地顺着抱抱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白衣若仙、青丝飘逸的冰莜凌和同样亭亭玉立的玉倪,静静站着。

    周围的人有很多,来自于各大势力,但是冰莜凌自带一股清冷气息,使得四周的人都不太敢靠近,唯有同样冰家的人才靠得稍微近些。

    姜预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的笑意也缓缓收敛起来,变得复杂无比。

    “爸爸,咱们过去找妈妈吧,让妈妈多看看我们,可能就想起以前的记忆了。”抱抱的小手在姜预的脑袋上晃动着,略带央求地说道。

    对于抱抱的要求,姜预却沉默无比,内心迟疑了起来,一双脚站在原地走不动。

    他很清楚,现在去找冰莜凌无疑于碰一鼻子灰,什么用都没有。

    但是,抱抱的恳求又让他不忍驳回,而且自己内心也不想在转机出现之前,就这么一直假装陌生人。

    一时间,姜预身体僵在原地,脸色纠结而苦笑。

    柳棉笙见此,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早就听闻姜兄和冰家嫡女冰莜凌关系不简单,倒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复杂。

    虽然有心帮姜预一把,但是,他自己也和冰莜凌关系不熟,在太北古城的三十年,也不过偶有交际而已。

    姜预深呼一口气,把抱抱从肩膀上放了下来,抱在怀里。

    抱抱仍旧不开心地把眼睛一直留在远处冰莜凌的身上,舍不得离开,那颗幼小的心灵,对于自己的父母有着深深的执着。

    远处树荫下,静静站立的冰莜凌,似乎感受到了一双忧伤的稚嫩眸子,也把目光看了过来。

    冰莜凌的目光路过姜预,很快就扫过,最后,落在了抱抱的身上。

    一对晶莹的眸子和抱抱的稚嫩眼睛相对。

    顿时,抱抱抿了抿嘴巴,眼睛里露出丝丝期待,似乎下一刻就要欢呼雀跃起来。

    然而,冰莜凌的眉头却微微一皱,心中有着淡淡地疑惑。

    这个小女孩儿是怎么回事?她在进万兽池之前,应该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儿。

    冰莜凌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纠结,既然这个小女孩儿和他相关,就轮不到自己来留意。

    冰莜凌的目光移开了,抱抱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失望。

    半响,她摇了摇姜预的衣服,仰着带着期待的脸说到,“爸爸,妈妈一定会记起我们的,对吗?”

    “嗯!会的……”姜预保证到。

    ……

    一刻钟的时间,在天合殿天骄的建议之下,一同跟随来的七八成的天骄都是已经现身。

    “再过一刻钟,我们会对周围的痕迹清查,一旦发现隐藏踪迹的,以及中途离开的,都会被当做万兽宗遗留者的嫌疑人,所以,还有一些抱着侥幸心理隐藏起来的人,还是赶快现身吧。”

    天合殿的天骄,大声对着周围传话。

    话音落下,在短短的沉默声后,密林当中,又有着一些零碎的声音响起,剩下的人,在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都是决定现身。

    毕竟,天合殿问踪寻迹方面的能力,大陆闻名,他们显然没有那个机会瞒过这些人。

    又是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几乎所有的人已经现身。

    天合殿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不管如何,这样事情就没那么复杂了。

    他们开始用秘术对周围的地方探查,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放过,最后,来到众人面前说道:“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万兽宗的遗留者也混在人群之中。”

    闻言,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有了天合殿的帮助,在这种事情上,麻烦真的会少上不少!

    这个便宜,占得让他们心里都很舒服,只是独独委屈了天合殿的众天骄们。

    而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把这个藏起来的万兽宗遗留者给找出来了。

    进入万兽池的人们,进行了一次统一的集合,这里的人太多,有各大顶尖势力的天骄,也有一些次一级势力的人,可谓鱼龙混杂,十分混乱。

    要在这种情况下,找出万兽宗的遗留者,实属不易。

    为了方便区分,很快,在场的众人,就被分成了一个个小的团体。

    顶尖势力的人们,就以顶尖势力为单位,选出一个代表人物,而次一级的势力,就五六个集合在一起,选出了一个最合适的代表人。

    “等找到万兽宗的遗留者,将所有的禁制都打开,放出宝物,到时,就各凭本事,抢!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分配!这是最公平的!”

    这是所有人都点头认同的一条基本的规则。

    天铸城这边,来到这里的弟子们,还是有着好几十个,包括从太北古城回来的另外一个半步天境的天骄以及一些地境的天才。

    而选择谁代表上,一时间大家有些犯难。

    不管是姜预,还是柳棉笙,都有着绝对代表的能力。

    不过,他们显然是想多了。

    在代表人这个身份上,已经知道内幕的柳棉笙提不起丝毫兴趣,直接就放弃了。

    那个聂小倩的故事,已经让他很明了了这场试炼,就是一场闹剧,罪魁祸首就在一旁,背着自己的女儿当来旅游一样。

    以柳棉笙对姜预的了解,这个姜兄这样轻松的心态,已经说明了这件事情的性质。

    从头到尾,一切都尽在掌握,所有的人,都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柳棉笙不是那么欠虐的人,聂小倩的故事虽然精彩,但是到底是他吃亏了,此时自然不会那么老实地第二次钻入姜预的圈套里。

    相比起柳棉笙的兴趣缺缺,姜预则是完全相反,一脸笑意地接过了这个职位。

    天铸城的人们都是叹气,虽然信服姜预,但是,当姜预真正接下的时候,他们心里却莫名有些发虚。

    这,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

    几乎所有的天铸城弟子,都是心中闪过了一丝这样的念头。

    顶尖势力的代表人物选取很简单,基本就是个子势力的最顶尖的那个天骄。

    相比起来,那些次一级的势力,就要麻烦许多了,五六个势力要反复权衡争取。

    然而,顶尖势力们,为了接下来能够顺利找出那个万兽宗的遗留者,还不得不等他们。

    这一点,和以往就是完全相反了。

    以往,这些次一级的势力,哪有资格让顶尖势力们去等待,都是他们等顶尖势力的份。

    这是罗虚大陆的强弱阶级。

    “那个,你为什么独独要穿这样怪异的服饰,全身都裹了起来,连脸和脑袋都不放过?”

    闲来无事,姜预却把目光给放在了一个奇怪的天铸城弟子上,一身全是黑纱包裹,带着严实的纱帽,脸上密布纱巾,只露出两颗眼珠子。

    自见到这个黑纱奇怪人,姜预就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以他现在的精神力,这种熟悉感,自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很有可能,这个人他是认识的,只是因为包得太紧,姜预才没认出来。

    故此,他才一问。

    然而,这个密布黑纱看不出男女的人,对于姜预,并没有其余弟子那般恭敬态度,只是眼中目光闪动了一下,眼神撇了姜预一眼。

    “难道你穿得不是更怪?不一样不合群?”这黑纱之人,语气略微有些冷意地说道。

    “……”姜预顿时说不出话来。

    虽然他的这身服装是来自于地球文化,但是,姜预一直觉得挺不错的说,只是和大家有些差异而已。

    姜预把目光望向其余的天铸城弟子,这些弟子都有意无意把目光移开。

    说实话,他们欣赏不了姜预的穿衣观念。

    姜预差点翻了翻白眼,这些人,不识货啊。

    姜预又看向柳棉笙,柳棉笙只是淡笑,那样子,让姜预有些发毛。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自己能够理解自己就够了。

    这黑纱女子在和姜预短暂地交流之后,就躲到了后面,沉默不在言语。

    ……

    那些次一级的势力,要短时间决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代表人,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顶尖势力的催促之下,他们还是想到了一些简单的方法,例如抓阄这类全看运气的。

    万兽池的这片密林,被各大天骄们清除出一大片空地,使得所有人都完全暴露了出来。

    最中间,坐着所有小团体的代表人物,周围,陆陆续续,则是各自的小团体。

    而此时,更加正式的讨论尚没有看开始,众人的目光就是都移向了一个人。

    秦夜一!

    此时的秦夜一显得很不正常,应该说,除了样子之外,就没一点像是秦夜一的。

    秦夜一见众人把目光都移向了他,眉头微微皱起,脸上有些不悦。

    由于他在迷宫的遭遇,使得赤裸着就出了来,后来过了好一阵才在密林当中找到机会,袭击了一个人,抢夺了衣服。

    只是,这终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从头到尾都不搭,不管是档次还是风格。

    而这也是众人疑惑的原因,万兽宗的遗留者是能够任意变换样貌的,也就是说,这里的所有人都可能是顶替者。

    而秦夜一这般怪异,显然第一时间被列入了嫌疑人的范畴。

    众人的质疑,让秦夜一脸色冷了下来。

    “按理说,万兽宗的遗留者,真要扮成秦兄的样子,自然不可能范下这种误差,这么轻易被我们怀疑。”白图木皱了皱眉眉头说道。

    大家闻言,也是知道这个理。

    但是,这并不代表秦夜一的嫌疑就可以被完全洗去。

    “不管如何,秦兄都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为何自己会穿着一些完全不搭的衣服,自己原本的衣服,又去哪儿了?”天合殿的代表人物皱眉道。

    说起来,天合殿和秦家身处两个阵营,自然不对付,不会那么轻易放过秦夜一。

    “这个确实要说一下。”白图木也点了点头。

    毕竟,此时是公事,秦夜一也确实最好解释一下,才能消除疑惑。

    而且,白图木觉得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解释一下原委就行了。

    然而,秦夜一的脸色却是有些青了。

    他当然不可能解释,也无法解释。

    难道要说出自己在迷宫被扒光了,又独自在森林里裸奔了那么久,最后靠抢人的衣服,才足以现身。

    “我拒绝解释!”秦夜一冷冷说道。

    闻言,众人的脸上都是有些不满之色,白图木,丰都尘等人也是皱眉。

    “如果,你们谁要怀疑,可以来尝尝我秦家的神灵拳,究竟是真是假!?”秦夜一神色有些严肃说道。

    秦夜一这话一出,到时让众人信了几分。

    毕竟,那万兽宗的遗留者再厉害,也不可能把神灵拳给复制下来吧?

    这也应该算是家族血脉的优势了,很难被外人模仿。

    “既然如此,秦夜一的事暂时放下,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样才能从所有人里甄别出,哪个是万兽宗遗留者冒充的!”

    虽然已经把情况尽可能的变简单了,但是,万兽宗遗留者能够任意变换样貌这一点,相当棘手。

    “哼!主要就是你们这些宗门而已,我们家族都可以通过独有的血脉传承来证明。”秦夜一说道。

    闻言,宗门势力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是,秦夜一说的也是实话。

    宗门的传承可谓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除了一些身份显赫的人,很多普通弟子都不会有什么显著到独一无二的特征。

    不过,至少,顶尖伤势力的代表人物,能够从那么多天骄当中脱颖而出,特征几乎都是比较明显的。

    比如说……

    如疯如魔的剑赤心,一身魔气,真实无比,那随时要拔剑砍人的样子,估计万兽宗遗留者只要脑子没问题,都不可能冒充他。

    还有一个带着孩子的破坏王,先不说,那独一无二的炼器术,就是多了一个孩子,这点别人就模仿不过来。

    不过,说起多了一个孩子,众人又脸色有些发黑地看向了一边的丰都尘,他牵着的黄娃娃,还在时不时地biu屎,臭气熏天。

    这样的臭气,又夹杂着白图木身体里的儿歌。

    气氛很怪。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是感觉很不对劲儿。

    大陆首屈一指的天骄们的特征,怎么都变成这个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