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尾随

第五百一十七章 尾随

    就现在的情况,秦夜一也只能够先躲着,等众天骄开始分头行动之后,才能找到落单的天骄。

    这是唯一的不被发现,就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相比起离开迷宫之后开始休整的众天骄,刚刚被从迷宫放出来的剑赤心,可就没那么理智了。

    哪怕是深受重创,灵气枯竭,他也不甘心有任何一丝停歇。

    自撞出迷宫的那一刻起,就马不停蹄地闯入了万兽池当中的密林里。

    如今的剑赤心,已经是要多激进,就有多激进!

    那一道环绕着黑雾的身影,带着斑驳的血迹,从众天骄的头顶上,就飞了过去。

    众天骄都是皱眉,然后才想到这个人是疯子剑赤心,摇了摇头,就不再多管,任由他去。

    而一直躲着的秦夜一,却是眼睛一亮,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此时的,剑赤心,一身灵气耗尽,全身都是重创,实力十不存一,远不是他的对手,又单独离开,可谓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面对这样状态的剑赤心,秦夜一很有把握能够悄无声息地将其制服,扒掉衣服,实现整个过程都绝对不会被任何人知看到。

    一念至此,躲在树后的秦夜一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向着剑赤心的方向疾驰而去。

    而此时,一心钻入密林当中,寻找万兽宗遗留者的剑赤心,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已经多了一个尾随的赤裸男。那一双看待猎物的眼睛,流淌着耐人寻味的色彩。

    虽然剑赤心此时实力变得很低,但是,秦夜一还是很小心,一路气息都十分隐蔽。

    他跟着剑赤心走了好长一段距离,离迷宫已经很远了。

    “这里,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人了!”秦夜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难以想象,有一天,他会为了一套衣服做到这种程度。

    一路尾随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秦夜一打算动手了,有了衣服,他才能正大光明地去做一些其他事情。

    “那个……不好意思,这里有人……”

    突然,秦夜一的背后,一个提醒的声音响起,表面上流露出歉意,但实际上,又明显有戏谑之色。

    后方传来声音,距离很近,但是,直到声音传出之际,才堪堪让人发现。

    秦夜一猛地一惊!心中大叫不好!

    他竟然被人发现了!

    而且,是以现在的这种状态,身上片缕不穿。

    秦夜一身形猛地一动,出现在了另一棵树后,眼睛闪烁着锐气,扫向那声音传出的地方。

    只见,一个穿着奇异服装,上衣有着银色龙纹的青年,在眯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他。

    一只手还举了起来,摆了摆,似乎是在打招呼。

    这般和善的样子,却让秦夜一的内心可谓怒火中烧,羞愤不已。

    “这位兄台,穿衣风格好生独特啊啊!”

    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还是这番打扮的人,自然是姜预。

    秦夜一的脸色,冷意十足,还充沛着杀意。

    “姜预!你竟敢偷偷摸入万兽池当中?”他咬牙说道。

    眼前的人,可是给秦家年轻一辈造成过巨大的损伤,被列入了秦家的必杀名单之中,秦夜一见过姜预的影像,所以认得。

    这边的动静,虽然不大,但也相当明显,立刻就引起了前面剑赤心的注意。

    剑赤心折返回来,看到姜预和秦夜一二人,神色一凝,警惕十足,一身的黑气更加浓郁。

    “剑兄,好久不见。”姜预向剑赤心打招呼道,表露了十足的善意。

    剑赤心,那魔气森森的脸略微有所好转,目光又移向了另一个人,秦夜一。

    剑赤心和秦夜一在太北古城第一试炼之中可是打过不少交道的,由于太极剑山和秦家向来不对付,连带着他们二人之间也是敌对居多。

    而且,秦夜一此时身上衣服都不穿,跟个变态似的,更是让剑赤心觉得此人有鬼。

    剑赤心的审视,更是激怒了秦夜一。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每一道目光,都是一次羞辱!

    虽然旁边还有一个姜预,若是战斗起来,很可能是二打一,但是秦夜一却没有丝毫退缩之色。

    剑赤心如今和一个废人差不多,至于姜预,不过一个炼器师,在战斗力上,又怎么比得上他?

    若是两人都是完好状态,兴许还能让他忌惮几分!

    最重要的是,不论姜预和剑赤心,都是看到了他的这般糗样,一旦传扬出去不可想象,他怎能让这二人轻易离开?

    姜预的手指微动,一个三维影像投射突然出现,其上的影像,赫然是此时浑身赤裸的秦夜一,正躲在一棵数后的样子。

    秦夜一的神情一惊,他才想起姜预是有着“直播”的能力的,若是……

    想到这里,秦夜一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际。

    “放心吧,我姜预还不屑做这么缺德的事情,最多,就是把影像保存下来,以后再慢慢找机会威胁你就是了!”姜预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秦夜一的内心,还没有因为前半句而放松下来,接踵而来的后半句,就让他震怒无比。

    “你找死!”秦夜一语气冷漠地说道,一股骇人的杀气涌向姜预。

    这杀气十分浓郁,罕见至极,就是姜预都是第一次见,露出一些惊讶之色。

    相反,一旁的剑赤心还比较淡定,太北古城的试炼不是白试炼的,那三十年的经历,浓缩出这样的杀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姜预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但是,大抵却也能够猜出一些。

    此时此刻,一身赤裸的秦夜一气势汹汹,杀意十足,已经到了不可缓和的地步。

    战斗,爆发在即!

    “这位兄台,你确定要打?以咱们的修为,短时间分不出胜负,一场战斗打得惊天动地,估摸着要把所有的人都给引过来。”

    “到时候……啧啧……这位兄台的表演,怕是非同凡响!”姜预似笑非笑地说道。

    姜预的调侃,如同一道惊雷,把秦夜一给惊醒。

    他也是被气糊涂了,在没有衣服的情况下,自己可谓处处受制,根本没有办法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