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同病相怜

第五百一十六章 同病相怜

    要唱这么幼稚的歌?

    能够一路听着不发火都是白图木内心的极限了!

    白图木的额头,三根黑线,越来越浓厚,眼中的怒火,是越来越炽烈。

    这让他的自尊如何受得了?

    他转过身,默默地往回走,重新寻找新的出口。

    哪怕只差略微妥协这一步,他就能彻底离开这个迷宫。但他也绝不妥协!

    然而,他刚刚走到一个路口,另外三个岔口,各有两只大红公鸡,小眼神寒光烁烁地盯着白图木。

    一共六只大公鸡,将他堵死,情况似乎有些凶险。

    一双双凶恶的眼睛,已经瞄准了某个地方。

    白图木停下脚步,站立在原地。

    半响……

    他又默默地走了回去。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那六只大公鸡就是现实!

    ……

    丰都尘,一手牵着葫芦娃子,看着最后出口上的那一行字,心情犹如一座火山,即将要爆发。

    该死的迷宫!

    这两天,因为这个破孩子的拉肚子,他简直是受够了屈辱。

    这还不够?

    这就是故意折腾他,一个孩子,两天没吃东西,却也偏偏连续拉了两天,而且不到百息的时间,就要拉一次!

    这个破孩子的小肚子,哪来那么多东西可以拉?

    “万兽宗的遗留者,不要让我抓到你!”丰都尘脸色阴霾地说道。

    他把一切的过错都甩给了万兽宗的遗留者。

    丰都尘转身,做了和白图木最开始一样的选择,打算重新寻找一个出口,他就不信,区区一个迷宫,就能够难倒他!

    十分钟后……

    丰都尘,脸色发黑,眼睛通红,牙齿绷紧,那两颗眼珠子气愤地都要瞪了出来。

    这个该死的迷宫,四面八方,每条路上全都是这个破孩子拉的粑粑。

    丰都尘黑着脸脸,走了无数的路,最后都又饶了回来,回到了原点。

    似乎,他不清理干净,就不让他离开!

    以他半步天境的修为,清理这些东西,不过一阵风的事。

    但是,他可是丰都尘,他几百年艰苦的修为武技,都是迎来战斗杀伐的,而不是,用来清理粑粑的……

    丰都尘的脸色阴晴不定。

    ……

    迷宫外,百分之九十九的天骄都已经出来了。

    从迷宫出来之后,很多人并没有选择立刻前进,而是原地休整。

    迷宫的这两天,可把不少人给折腾惨了。

    而且,照迷宫的这般情景来看,后面的路,也不一定容易,急急忙忙冲进去,反而容易吃大亏。

    众天骄休息之际。

    一阵清爽嘹亮的歌唱声突然从迷宫的一道墙后响了起来,歌曲音节每一个都很完美,就是很多音坊里的专业歌舞者,都不一定比得上。

    只是,这歌曲的性质,未免太过新奇了。

    众天骄都是脸色怪异!

    一进万兽池,过去认知刷新成空!

    歌曲完毕。

    迷宫的一道墙壁打开,白图木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身体里,诚实好孩子的BGM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走出迷宫,看到迷宫外围着的一大众天骄,白图木明显懵了。

    他一直都以为,听见自己唱歌,只有他自己。

    但是,现在,就是活脱脱开了一场演唱会啊!

    换做任何人,估计现在都是没脸见人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白图木,不愧是白图木啊!

    内心强大地无与伦比!

    他就这么若无其事,眼睛似乎没有看到周围天骄的怪异眼神,耳朵似乎也没有听到自己身上的BGM。

    找了一颗大树,靠上闭目休息。

    时间不知又过了多久,在一声轰隆之中,又有两个人从迷宫当中走了出来。

    是丰都尘,还有他牵着的葫芦娃!

    丰都尘,带着葫芦娃,一脸阴霾,就像是死了爹一样,不理会周围的任何人,也找了一棵树躺上休息。

    他虽然没有被鸡追,但是,精神累啊。

    回忆起过去半个时辰做的事,那简直就是噩梦!

    ……

    小别墅里面。

    “爸爸,你在干什么?”抱抱揉了揉肉眼惺忪的两只眼睛,含含糊糊向姜预问道。

    在姜预双手的特殊能力的覆盖下,一些材料剧烈变形,逐渐形成了一个机器人的模样。

    “他们进万兽池,是来抓万兽宗的遗留者的,所以爸爸只能给他们造一个,不然,没有前进动力的话,人是容易偷懒的!”姜预语重心长地对抱抱说道。

    抱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过,爸爸,迷宫里面,还有一个人没有出来……”抱抱紧接着对姜预说道。

    姜预闻言,这才想起了之前那一直还在撞墙的剑赤心。

    连忙调出了迷宫当中的景象。

    迷宫当中,剑赤心整个都围绕在一身黑气当中,灵气已经耗尽,就用肉身力量不断冲撞着那迷宫上方的屏障。

    他撞起来是一点不留余力,以至于自己的身体到处都是重伤,还有不少裂痕,鲜血在涓涓流淌。

    此时此刻,剑赤心的双眼,死死盯着那无形的屏障,那般神情,真犹如在面对一个身死大敌一般。

    一双眼角,隐隐有泪水与血水混合。

    不死不休!

    姜预的眉头深深皱起,剑赤心这家伙是不要命了啊?

    同时,姜预的心里也是疑惑,剑赤心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这般大变样,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一般。

    迷宫上方的禁制被姜预撤去,剑赤心一个撞击,竟然直直撞了出去,飞得老远。

    再让这家伙撞下去,非得出人命不可!

    姜预想了想,打算找个机会去见见剑赤心,看看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情况。

    剑赤心一击撞了出去,却是连自己都没想到的,心里呆滞了好一会儿,紧接着就是心里一酸,内心止不住的悲意。

    ……

    迷宫外面,众天骄休整。

    白图木和丰都尘都是心累,两人隔得不远。

    无意之中,相互看了一眼,似乎都察觉到了对方心中的无奈,隐隐有着同病相怜之意。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远处的一颗大树上,还有一个不着片缕的青年,也在关注着所有人。

    秦夜一心中才真的是无奈,另外两人好歹还能同病相怜一下,而他在没有抢到衣服之前,都只能躲着。

    而偏偏,这些天骄们,此时都聚在一起,让他还真不好下手。

    一个不慎被发现……可没穿衣服……

    至于已经离开了的天骄,又基本都是女的,总不能找身女装来穿上。

    他秦夜一,可丢不起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