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曲终

第五百一十三章 曲终

    兰若寺,那破旧的陈设逐渐看开始恢复,遍布的蜘蛛网,逐渐在消散。

    边界四周,红灯悬挂,在红光的掩映之下,这破烂不堪的地方,逐渐变成了一个喜庆的完好之地。

    八抬大轿,敲锣打鼓之中,逐渐靠近这兰若寺,最后悬浮在半空之中。

    一个身穿花衣的老婆子,从轿子旁边轻轻走出来,一声高呼。

    “聂小倩!妖王的轿子已到,你还不现身吗?”

    老婆子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兰若寺,清晰地传递到每一个角落。

    兰若寺门口,静静观摩着一切的天骄们,皱起了眉头,从这老婆子的话看来,这里,还有人?

    过去的几个时辰,他们翻了足足有上千遍,为什么会没有发现!

    这什么人,能藏地这么严实?

    “这顶轿子周边的这些人,应该知道兰若寺的秘密,把他们拦下来吧,至于寺里的人,待会儿再去找。”

    一名天骄提议到,其余天骄纷纷点头。

    ……

    兰若寺的那间屋子当中。

    破旧与脏乱已经告别了这里,整间屋子显得整洁而简单,一张檀木桌子,一个平整的床榻,还有一个梳妆台。

    柳棉笙坐在檀木桌子旁,看着突然出现的聂小倩。

    此时的聂小倩,明显有着慌乱,气息都有些急促。

    “采臣,你……你为什么还没有走?”聂小倩的声音当中,有着颤抖,恐惧,迷茫,然后便是哭泣,最后则是绝望。

    天已经黑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心爱的采臣……会死!

    柳棉笙看着这一幕,心中却甚为怪异,这种半局外人,半局内人的感受,竟然使得他都有点犹疑,不知该选择哪种方式处理。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宁采臣的转世?”最终,柳棉笙开口,向着哭泣当中的聂小倩问道。

    聂小倩闻言,哭泣的身子顿时一僵,半天不动,良久,她才深情说道:“对不起,采臣……你原本已经忘记前尘,不用再沾染上小倩的孽缘。最终,还是小倩害了你!”

    红彤彤的大红盖头,从聂小倩的头上滑落,露出了那张美丽而凄怜的脸庞。

    兰若寺外,一道带着愠怒的声音响起,是那迎亲的老婆子:“聂小倩,你好大的胆子,妖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竟然还敢像以前那般,忤逆妖王的意思!”

    闻言,聂小倩的身子,猛地一颤,似乎随时要倒下去。

    而此时,兰若寺门口的数位天骄们,已经动手了。

    这些天骄,本就是艺高人胆大,在中域也没惧怕多少人,此时,陷落进入这片小空间,一直没找到出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而且,一个迎亲的队伍,除了抬轿子的八个歪瓜冬枣的男子,就是那喊话的老婆子,也没见一个实力强大的存在。

    红彤彤的八抬大轿前,老婆子代表着妖王,此时此刻是十分生气的。

    今儿个是妖王和聂小倩大喜的日子,所以哪怕注意到了一些恶心的小老鼠,她也没有立刻收拾掉它们。

    这些小老鼠非但不领情,反而要不自量力地来冒犯他们妖王的威严!

    老婆子的脸色更加阴沉难看了。

    “你们稳好大轿!”

    话音落下,老婆子就迎上了那袭来的数位天骄,她原本绑好的斑驳的头发散开,虚散的头发逐渐变得粗壮硬实,无数根树枝蜿蜒而出,一双苍老的手,像是鸡爪一般,冒出了树枝。

    她一个人,要应对所有的天骄!

    不得不说,这引来了天骄们的不屑,一个轿前喊话的老婆子,还是一个树妖,哪儿来的自信?

    一名天骄领先,长刀拔出,带着冲天而起的刀气,像是要撕天裂地一般,刀锋晃晃,劈向了那老婆子的正身。

    下一刻,不论是老婆子,还是那天骄,脸色都变了。

    只见,刀锋和树枝相撞,卡擦一声下,好几节树枝被斩断,然后,刀锋就卡进了另一节粗实的树枝当中。

    这天骄太意外,有些不可置信,一个树妖,竟然轻易挡住了他的一刀。

    而老婆子同样有些惊悚,多少年了,还没人是能够这般对她造成威胁,连她的真身都伤到了。

    该死的聂小倩,究竟是去哪儿找的一些奇能异士!反了天了!

    “这老树妖,实力不弱,一起出手,把她生擒了!”手握长刀的天骄,眼中冷意十足。

    数名天骄,每一个都实力不弱,给了老婆子很大的压力。

    老婆子的脸色阴霾了几分,一张脸,比起那老槐树还要扭曲难看。

    “你们放轿吧……把这些人,都给杀了。”

    话音落下,只听“咚”地一声,红色轿子落地,八个身缠红布,头带尖帽的男子,如解放了一般……

    ……

    “采臣,你快去寺后的枯井躲起来,那里是唯一能够瞒过姥姥的地方,一旦引起黑山老妖的注意,一切就都完了!”

    聂小倩起身,慌慌忙忙推着柳棉笙往寺后去,她穿着血红的新娘服,显得很是不方便。

    然而,她推着柳棉笙,后者却是一动不动,对着聂小倩笑了笑:“我想认识一下黑山老妖。”

    聂小倩的身子,顿时一僵,神色不可置信当中,又带着惊慌。

    于此同时,兰若寺的大门,被那树妖老婆子愤怒地推开,撞击在墙背上,声音激烈。

    而其余的数位天骄,则在八位抬轿手下,被死死压制,全部都是大汗淋漓。就是那同柳棉笙一起从太北古城出来的天骄,一人独斗三位抬轿手,也是颇为吃力。

    “聂小倩,你胆子倒不小,当年爱上了宁采臣一个凡人书生,结果,现在,又是一个书生,你倒是专爱这一口,乐此不疲,连妖王都看不上!”

    阴霾的老婆子推开房门,一眼看到柳棉笙,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随即又把目光放在了一身血红嫁衣的聂小倩身上,带着冷蔑的讽刺之意。

    “姥姥,不干他事,我穿着血红嫁衣,同你一起前往黑山便是。”聂小倩眼中带着凄然,向老树妖央求道。

    “迟了!你既然那么喜欢书生,那么我就给他剥皮抽筋,给你留下一副书生好皮囊当做纪念!”老树妖神色狰狞说道。

    她的一只手爪,猛地向着柳棉笙探了过去,五根手指头冒出树枝,缠绕而出。

    柳棉笙面色依旧平淡,甚至嘴角还隐隐有着一丝笑意。

    若他真是像宁采臣那样的普通书生,估计就只有如早先那般按聂小倩所言躲进那井当中,不然,现在就真的只有被剥皮抽筋了。

    然而,可惜的是,他是柳棉笙。

    柳棉笙的手轻轻一翻,一把折扇便出现在他的手中,在哗的一声下,折扇打开,向着老树妖的手爪削了过去。

    那浅薄的折扇,像是这世间最锋利的神兵利器一般,只是一遇到老树妖的五根手指,就将其全部断去。

    老树妖尖叫一声,眼中惊骇而不可置信。

    她不信邪,斑驳的头发飞舞而出,无数的枝杈向柳棉笙袭来。

    柳棉笙对着手中的折扇轻轻一捏,折扇边缘,冒出了五片利刃,轻轻一抛,飞速旋转之中化为了一个边缘锋利之轮,飞向了那老树妖。

    在一声咔咔之中,一根根树枝断裂,老树妖的树枝确实坚韧,但是,偏偏柳棉笙的折扇还真不是一件普通的利器。

    作为天铸城弟子,自己的武器又怎会简单,几乎所有人在和天铸城弟子交手,都会吃武器上的亏。

    老树妖的手段简单,刚好被柳棉笙的武器克制。

    当折扇再次变回普通的模样,回到柳棉笙的手中的时候,地面,已经全是一截一截的枯枝,老树妖双手无指,头发也几乎要掉光了。

    老树妖,整个心神都呆滞了。

    书生,以前不都是最弱的,一天到晚只知道四书五经,弱的自己随手就可以捏死吗?

    聂小倩的眼眸当中,闪过了一丝惊慌,但是,立刻又恢复了原样。

    “采臣,快逃,黑山老妖就要来了,再不逃就来不及了!”聂小倩对着柳棉笙叫到,拉着他就要跑。

    在聂小倩心里,她此时也只有豁出去了,带着自己的采臣,能够逃到哪里,就逃到哪里。

    “哈哈,已经迟了,我已经报告给了妖王,你们就等着经历世间,最严苛的酷刑吧!”老树妖近乎癫狂地大叫道。

    妖王,也就是黑山老妖,实力绝对远胜过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真要到来的话,足以轻易将整个兰若寺覆灭,估计他们所有的天骄,加起来都不是一合之敌。

    然而,柳棉笙却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就是聂小倩拉他也走不动。

    “采臣,快走啊!黑山老妖快来了!”聂小倩大急道。

    柳棉笙不说话,缓缓走到兰若寺外面,四周的红灯下,兰若寺一片通红之中,一旁的槐树,已经枯死,树枝不知什么时候全部折断了,掉落在地上。

    “柳兄,帮帮忙!”那和八位抬轿手战成一团的天骄们,咬牙说道。

    聂小倩跟着跑出来了,一身血红嫁衣的她,风情万种,美丽动人,就是那几位天骄心中都是不禁一动。

    这就是了兰若寺里的人,这么美丽的女子,他们竟然都没察觉到?

    “采臣,快走啊!”聂小倩催促到,一如他们见面时,催促柳棉笙为她倒水一般。

    柳棉笙不为所动,就这么淡然看着这片小空间,等待着黑山老妖的到来。

    天边,那大红之色,越来越艳丽,就像火一般,气氛寂静无比。

    一阵黑风忽然吹起,刚开始仅仅只有一丝,渐渐地,变成一阵一阵的,开始形成了一道道黑色的旋风,在兰若寺之间旋绕。

    无数的枯枝,泥土等等被卷入了半空之中。

    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那八个抬轿手,脸上闪烁出畏惧之色,老树妖从兰若寺里出来,看着黑风,神色冷冽地看着众人,犹如看待死人一般。

    黑色的风,越来越张狂,在黑风卷起的远方,隐隐有着一座黑山出现,似乎在渐渐靠近。

    聂小倩神色颤栗,双手都不自觉打颤,拉着柳棉笙的衣袖,轻呼到:“采臣……快逃啊。”

    老树妖神色全是恭敬,来到院之中,恭候黑山老妖的到来。

    众天骄都是神色剧变,这抬轿手和喊话的老婆子都这么厉害,幕后之人真到了,那还得了!

    他们没想到,自己才刚进万兽池,就遇到了这么大的风险,甚至都快比得上太北古城的第一试炼了。

    然而,黑风席卷了半刻钟,那黑山老妖却迟迟没有到来,老树妖的脸色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聂小倩一如既往地想拉着柳棉笙离开,尤其是现在黑风老妖不知为何还没有到来。

    黑风一直席卷着,仿佛世界末日的序幕,只是,这世界末日却一直没有到来。

    良久,柳棉笙轻叹了一口气。

    “你忘了,黑山老妖已经死了,死了的妖,是不会出现的。”

    轻轻的一句话,落在了众人耳中,众天骄都是皱眉不懂,而那老树妖则是不信,还不屑地看了柳棉笙一眼。

    只有聂小倩,脸色猛地一变,拉扯柳棉笙的手,也停了下来。

    “采臣,你在……说什么胡话?”

    聂小倩下意识说道,周围席卷的黑风,在这一刻,似乎不那么严重了。

    柳棉笙转过身,看着聂小倩说道:“你忘记了,黑山老妖死了,老树妖也死了,还有你的宁采臣,也死了!”

    “不,没有……没有……”聂小倩身子踉跄,后退了两步,神色呆滞,内心深处,一种沉寂了无数年的惊慌与恐惧开始逐渐蔓延。

    那是她对她自己的欺骗!

    她不断摇着自己的头,一双眼睛里满是挣扎之色,似乎有着两个人格,两个记忆在不断争斗着。

    柳棉笙拿起来了最开始的那张蜡黄的纸,一切似乎都是由此开始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间兰若寺,最强的存在,其实一直都是你,应该说,在我们到来之前,这间兰若寺,只有你一个存在。”

    “宁采臣死后,你就一直困居在这里,一直没有接触过外界,渐渐地,你越来越思念过去的日子,思恋当初的宁采臣,你希望,一切都可以从头来过。”

    “在这份愿望之下,我们进来后的故事,就开始逐渐产生了。黑山老妖也好,老树妖也罢,还有抬轿手,红轿子,红嫁衣,都只是虚妄的。”

    柳棉笙淡淡说道。

    这应该就是这个故事的谜底吧。

    聂小倩跌坐在地上,一身血红的嫁衣衬托地她如此凄哀。

    兰若寺,那席卷了近半个时辰的黑风,在这一刻,开始逐渐消散,那黑山的影子,也渐渐消去。

    “妖王,你……你为什么不来了?”那老树妖,目露不可置信之色。

    柳棉笙的话,响在她的耳边,犹如魔咒,什么叫妖王死了,她自己也死了,她不还活地好好的,既然如此,妖王也是在的。

    老树妖瞪大了眼睛,却没注意到,她自己的身体,已经在逐渐消散。

    柳棉笙看了看老树妖,又看了看一旁的那棵老槐树,那断掉的树枝,和之前被折扇切下来的树枝,是一模一样的。

    这就是当年死去的那个老树妖的遗骸。

    这是一个解密的故事。

    聂小倩,一身血红衣,两行泪水从她的眼角不断滑落,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的采臣已经死了,当年的一切都变为了过去……

    她大哭着,妖娆的身姿跌坐在地上,神色悲痛欲绝。

    渐渐的,兰若寺的一切都变回了原样,那大红轿子,那灯笼,抬轿手,全部都消失了。

    兰若寺又变为了以前破败不堪的样子。

    一切,都缘于聂小倩的想象和愿望,又终于她的想象和愿望的破灭。

    在聂小倩的哀哭当中,这兰若寺也渐渐开始变成了梦幻泡影,一阵大火燃起,整间兰若寺,还有那槐树,都逐渐化为了灰烬。

    聂小倩跌坐在大火之中,只是哭泣,慢慢淹没在大火之中。

    “美好的结局,不一定就一定美好,往往也有落幕的寂寞。”柳棉笙淡淡道。

    他那手中,那蜡黄的书信,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本薄薄的书本,上书:聊斋志异。

    柳棉笙捏着这本书,将其翻到聂小倩的那一篇,看着这简体字,他只从一个人那里看到过。

    如果,这个时候,他都还猜不到,也枉费读那么多书了。

    兰若寺的一切都消散,待柳棉笙和众天骄回归时,却是已经到了迷宫之外,他们是第二批走出来的人。

    柳棉笙淡淡看着有关聂小倩的书页,良久,将其合上。

    不知不觉之中,他捏着书本的手指都有些用力了,眉头有些抽搐。

    “这个姜兄,这么多年不见,就给我这么个见面礼。”

    本来该早点发出来的,想着把这个故事写完,将近五千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