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兰若寺迎亲

第五百一十二章 兰若寺迎亲

    从迷宫进入这片奇特的空间之后,周围就都封闭了,没有出去的路。

    进来的好几个天骄,都被困在了这里。

    他们一寸一寸的研究着这里,都快要把这整个地方翻了个遍,就差没把兰若寺给拆了,把那棵老槐树给烧了。

    破旧的屋子里。

    柳棉笙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沉默不已,像是一尊雕像一般。

    一旁的男子眉头皱着,精神力把整间屋子都扫了个遍,又亲自用手翻了翻,也没得到什么结果。

    良久,他只能退去。

    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柳棉笙身上。

    这个男子走了之后,又陆续有其余的天骄闯入这间屋子,无一例外,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们,既没有看见那床榻上倾国倾城的女子,也没有看到柳棉笙手中那封蜡黄的书信。

    这片空间小世界,似乎是只属于柳棉笙一个人。

    聂小倩催促了许久,然后柳棉笙却一直不为所动。

    “采臣,为什么不理会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聂小倩,一双眸子,楚楚可怜,有着水汽在蔓延。

    她站起身来,慢慢向柳棉笙而来,妖娆的身姿,清晰可见,如此美丽动人。

    她来到柳棉笙面前,微微抬起那张晶莹美丽的脸庞,两张脸庞相隔不过寸许的距离。

    如此近距离看着这张美丽动人的脸庞,柳棉笙的脸庞却淡然无比,只是微微皱起的眉头舒缓了下来。

    这间兰若寺,唯一的异常便在此处,先不论为何只有他才注意到一切,要离开此间,也只能先从这个女子下手。

    柳棉笙缓缓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答应了,动身前去打水。

    书生背影映入眼帘,一切仿佛回到了从前。

    聂小倩两颗眼眸之中,透露出欣喜之色,面带笑意,宛若芙蓉。

    柳棉笙须弥戒子里,本就有着水,可以直接拿出来给聂小倩沐浴,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这样做。

    而是真的如一个孱弱书生一般,提着一个破木桶,来到兰若寺的后面,那里有一口井。

    一桶桶带着黑气的水被倒入了那几人合抱的浴桶之中,聂小倩没有宽衣,而是直接坐进了浴桶之中,那轻纱仿佛不存在。

    一个绝代美人,在一桶黑气蔓延的水当中,轻轻洗浴,那精致的香肩露出少许,诱惑非常。

    柳棉笙就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一切,眼中没有丝毫异色。

    不知过了多久,那浴桶之中,正在洗浴的聂小倩,突然传出了一声声的轻微哭泣之声。

    这哭泣之声,婉转低吟,蕴含着一股极哀之意,似乎有着莫大的冤屈,让闻者心痛。

    聂小倩,没有管在一旁的柳棉笙,就这般伏在浴桶边上哭着。

    “采臣,你这是第几世了?每一世,都不记得我了!”

    柳棉笙皱眉,没有回答,哪怕以他的智力,都还没有弄清楚这场景的猫腻。

    聂小倩压抑住自己的哭声,背着柳棉笙,两截玉耦臂擦拭了自己的眼泪,当她转过身来之时,双眼只剩下微微的红肿。

    她依旧那般美丽,微微的红肿,反而使得她更加怜人。

    “罢了,记得又如何?采臣,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聂小倩从浴桶之中爬了出来,一身轻纱,沾着丝丝的水渍,两步来到柳棉笙面前,很急切。

    她从自己的发髻之上,取下了一只发簪,带着留恋之色,双手递给柳棉笙。

    “拿着这只发簪,去你进来的地方,它能够让你出去,一定要天黑之前,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聂小倩,轻轻扭过了自己的头,不愿再看柳棉笙,生怕多看一眼,就舍不得他离开。

    柳棉笙接过这只发簪,他配合这个女子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找到离开这片小空间的方法。

    这只发簪,蕴含着一缕空间之力,似乎是真的!

    只是,一切,来得未免太过容易了!

    刚才出去倒水之际,他早把整片小空间都观察了个遍,脑中模拟了无数种可能,以及无数的应对之法。

    然而,聂小倩拿出了发簪,使得这一切的设想,似乎都变得毫无意义。

    这反而使得柳棉笙有些不能够接受。

    “离天黑……还有些时间。”柳棉笙淡淡说道。这是自遇到聂小倩开始,他对这个女子说的第一句话。

    如果,这只发簪是真的,那么,他不介意多呆一会儿,来探查一下个中的秘密。若是假的,那么他也出不去,和现在没什么分别。

    柳棉笙来这里,本就是试炼的,这兰若寺虽然诡异,却也吓不着他。

    聂小倩似乎没有听到柳棉笙的话,像是躲着他一般,快步来到床榻之前,侧着身子,不敢再看柳棉笙,只是默默流泪。

    “天黑了……会发生什么?”柳棉笙皱眉问道。

    “别问了,你快走吧!”聂小倩说话的声音,提了几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的身形,竟然消失在了柳棉笙眼前,而那封蜡黄的书信,就消弭于无踪。

    唯一的痕迹,就只留下了那发簪。

    拿着发簪,柳棉笙来到了之前进来的地方,发簪里的那缕空间之力溢了出来。

    顿时,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这是他进来时的洞口。

    这次,柳棉笙的眉头皱地是更深了!

    因为,一切都显得无头无绪,真真假假,混乱在一起。

    黑黝黝的洞口,通向外界,发簪里的空间之力已经消散,不能再次打开了。

    如果这个时候不出去,那么,柳棉笙就将失去这次聂小倩留给他的离开的机会。

    黑黝黝的洞口,没坚持多久,就开始收缩了,没一会儿,就化为了一个黑点消散。

    柳棉笙,还留在这片小空间,没有出去。

    一切的一切,仿若一个故事一般,这使得柳棉笙对这兰若寺的兴趣要大的多了。

    他开始期待,天黑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这个叫聂小倩的女子身上,又有什么秘密呢?

    宁采臣,又是谁?

    这个故事当中,他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

    浩大的迷宫,此时此刻,除了秦夜一之外,就没有任何人出去。

    而秦夜一,也是通过向神灯许愿,并没有找到出口。

    而许愿的代价,也是有的。

    一片密林当中,秦夜一身形笔直,一头长发飘散,看起来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他此时是穿着衣服。

    秦夜一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异常,处事不惊,但实际心里,却是有着一万匹羊驼而过。

    回想着自己许愿的过程,自己的愿望确实实现了,那绿皮怪物也确实是按照自己所言行动的。

    一切,似乎都没毛病!

    但是,秦夜一就是很想骂人。

    然而,最麻烦的事情,还是,他找不到衣服可以穿了。

    一切都留在了那个迷宫里,包括还有两个愿望的神灯。

    而这片密林,在过去的一个时辰里,他采集过树叶,兽皮,甚至泥土……

    然而,现实很残酷。

    万兽池当中的一切事物,都是无穷的灵气配合着当年留下的万兽宗宝物演变而来。

    当秦夜一取的这些东西想制作衣服之时,发现这些东西离开了原本的位置,最多坚持几十息的时间,就会化为灵气散开。

    当意识到这个真相的时候,秦夜一沉默了。

    他就这么赤裸裸地立在原地,沉默了至少一刻钟的时间。

    风吹过他的全身,带起了一丝凉意。

    ……

    除了离开迷宫之中的秦夜一,迷宫之中的其余人,也是各有遭遇。

    玉倪在不断找路失败当中咆哮,一直骂着该死的迷宫!该死的设计者!冰莜凌跟在后面,一声不发,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迷宫某处,一声声撞击声,不时响起。

    太极剑山的剑赤心,完全和迷宫顶的无形阻隔扛上了,一道道黑色的剑影斩在上面,自己也撞得头破血流。

    但是,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哪怕周身的灵气已经快要耗尽!哪怕身体的一些地方,都快要撞得散架!哪怕是,已经快要把自己撞死了!

    剑赤心,似乎已经彻底地走火入魔,有着不死不休之势。

    他的双眼,不断地瞪大,两颗眼珠子似乎都快要瞪出来了,而在眼角,又有着泪水在缓缓流淌。

    如果是平时,姜预自然会看不下去,不让剑赤心这般疯狂下去。

    只是,此时的姜预,心情都还没整利索,还在想着冰莜凌的事。

    至于迷宫,就暂时先顺其自然一会儿吧……

    那头蠢象,进来的时候也关照了。

    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迷宫的某处,作为几乎最后一批进来的天骄,小象尊是象不停脚,一路奔跑,想要追上前面的人。

    而这一路,小象尊觉得自己可谓见识顿时增长了不少。

    他碰见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

    有随身唱着诚实好孩子的人,有带着一路biu屎的孩子的人,还有……

    白小象觉得这些人老有个性了,想要去打声招呼,却发现两者之间隔着一道墙,怎么也过不去,而且,对方似乎看不见自己。

    这就让白小象心里有点遗憾了。

    白小象一路,虽然老是处于迷路状态,怎么也走不出去,但是,可谓一路绿灯开着,几乎都没遇到什么麻烦。

    在经过一条河的时候,它的一件东西掉了进河。然后,河神把东西捡了起来,还给了它,还叮嘱它要小心。

    在碰到一个葫芦颜色不同的孩子的时候,那孩子还给它指了路。

    虽然,白小象不相信,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相反的方向走!

    走到最后,它竟然还发现了路标,暗骂了一句白痴之后,当然向着相反的方向走。

    于是,白小象,成功地走进了所有的死胡同里。

    ……

    兰若寺当中,数个天骄,都是有些气馁。

    原本,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经历了太多时间,这才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不至于这么快丧失信心。

    只是,这片小空间太小了。

    小到他们一个念头的时间,就可以把整片地都给翻一遍。

    而结果就是,在过去的几个时辰里,他们把这里已经翻了上千遍,都没个线索。

    有天骄甚至,动用强大的武力,一怒之下,想要把这里给毁了。

    然而,屁用没有。

    所有的能量,落在这些上面,都像是坐落于无形之物上,直接穿透了,不知所踪,放火也烧不着,放水也会直接被吸收。

    柳棉笙,端坐在兰若寺的那个聂小倩所在的屋子当中。

    他就坐在那最先摆着书信的桌子旁,前面是浴桶,里面是干的,之前他倒的水全都不知所踪。

    墙尽头的床榻上面,破旧不堪,蛛网密集,很难想象,在之前,这里卧着一个绝代佳人。

    聂小倩,自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柳棉笙的眉头一直皱着,他还是想再见一见聂小倩,他倒现在还没有理清这片空间的头绪。

    而,天已经要黑了!

    柳棉笙深呼了一口气,他感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篇故事当中。

    这种感觉,很离奇,让他心里忍不住去听这篇故事的后续。

    等着等着,天终于黑了!

    一种异样的波动,顿时散布了整个小空间,不止柳棉笙感应到了,就是那些进来的天骄都一样。

    这些有些气馁的天骄们,都是精神一震,心里涌现出兴奋之意。

    哪怕是再强的敌人也好,他们都不愿面对这般毫无线索的境地。

    天黑了下来。

    这片小空间的周围,突然一盏盏红灯亮起,悬挂在最边界的地方,映照地整个地界都是红彤彤的。

    一片喜庆之色。

    一片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旋律喜庆,从天边而来。

    在一片红光之中,八个头带尖帽,缠着红布的消瘦男子,抬着一座红色的大轿,在颤颤巍巍之中,逐渐靠近了兰若寺。

    “这是,要来迎接新娘?!”在座的天骄们,此时此刻,都是略微有些发懵。

    在兰若寺当中,柳棉笙的手中,一封蜡黄的书信被他捏在手中,前方,一个妖娆的女子端坐在床榻上。

    一身血红的新娘礼服,一块巨大的红盖头,遮住了脸。

    但是,柳棉笙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是聂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