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一十一章 离开

第五百一十一章 离开

    冰莜凌背对着姜预,一道倩影立了许久,姜预看不到她的正面,也不知道其表情。

    但是,姜预也不需要知道。

    良久,一直沉默的冰莜凌,突然转过了身来,一张晶莹美丽的脸,展现出的依旧是面无表情。

    她的气息有些变了,变得有些凌厉起来,一双眸子直对着姜预的眼睛。

    两双眸子,都带着一种坚持。

    “把你的话,收回去,我可以当做没有听到过!”冰莜凌认真无比地说道。

    这片空间的气息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冰莜凌身体里的另外三种八荒神火,感受到这类情况,都是钻了出来。

    冰璃寒炎,赤烈阳炎,虚空冥火,外加灵火,漂浮在冰莜凌的四周。

    “不可能!”姜预轻轻地吐字道。

    他直直看着冰莜凌的眼睛,没有一点退缩,使得冰莜凌的眉头微微皱起。

    灵火魂体小脸一呆,心中一紧,终于感受到事情似乎大条了。这要两方打起来,它应该帮谁啊?

    一边是把它从九悬山带出来的老主人,一方是在太北古城之中一起战斗了三十年的新主人。

    灵火魂体有点想哭,似乎遇到了一个比没有灵石还要麻烦的事情。

    相比起灵火的纠结,冰璃寒炎心中也不愿冰莜凌和姜预战斗,毕竟,当年是姜预把它带到冰莜凌身边的。

    而八荒神火之中的另外两团,赤烈阳炎并不认识姜预,所以自然是无所谓,它从太北古城出来,可还没怎么战斗过。

    而虚空冥火,巴不得战斗起来,它当初可是被姜预收拾地有些凄惨,要是有机会报复回来,自然是乐见其成。

    姜预的眼睛一直都放在冰莜凌身上,至于其余的八荒神火,则是完全忽视了。

    “我不会收回刚才的话!你们要打架就来吧。”

    “不过,有一点很重要,你们……打不过我!”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姜预是不可能有丝毫退缩的。

    四团八荒神火虽然厉害,但是,因为冰莜凌没有到天境,对现在的他,够不成什么威胁。

    而且,他和冰莜凌之间,也不可能真的打起来。

    周围的空气都是静了静……

    冰莜凌依旧面无表情,打得过打不过,从来不是她考虑的问题。

    灵火魂体暗想自己的老主人,又在吹牛逼了。冰璃寒炎却是心中意外。虚空冥火心中则是怒了,很想教训一下姜预。至于赤烈阳炎,心里更多是怪异,这么多年不出太北古城,外面的年轻人,都这么有个性了吗?

    至于玉倪,气得毛都要炸了,她可是冰莜凌的忠实支持者。这世上,除了那些老家伙,能够打得过自己表姐的人,是绝对不存在的!姜预这样肯定的话,自然使得她很不满。

    然而,这个时候,肯定没有她插嘴的份。

    整片空间的气息寂静无声,两双眼睛,就向两把剑一样,剑尖带着激烈的光线,死死地抵在一起。

    ……

    一条不长的狭窄通道,两道绿色的墙壁夹着,两边是墙角。

    一个墙角站着一个青年和一个女童,至于另一个墙角,此时,已经空空如也了。

    最终,冰莜凌还是走了。

    在两个剑尖的对抗越来越激烈之时,她转过了身,带着玉倪,带着四团八荒神火,轻轻转过了那个墙角,消失在了姜预的眼中。

    最终,她还是选择退了半步,选择了沉默。

    姜预看着那空空荡荡的墙角,眼中没有丝毫逼退了冰莜凌的喜悦感,抱抱小心地靠在姜预身旁,小脸紧张兮兮,不敢说一句话。

    “总有一天,会把你整个人,都抢过来的!”姜预深呼了一口气,淡淡开口道。

    姜预抱起来抱抱,缓缓转向后方,迷宫让出了一条直通向外界的通道。

    ……

    万寿池的一块断崖下,一栋屋子当中,姜预抱着抱抱回到了这里,借着屋子里的影像,随时看着迷宫当中的情景。

    抱抱小脑袋趴在姜预的胸膛里,不知何时,已经在哭泣。

    “呜呜……抱抱……还以为爸爸和妈妈要打起来了,抱抱好担心……”

    姜预安慰着抱抱,拍打着她的小背,轻声细语着。

    “抱抱放心吧,总有一天,妈妈会回来的,爸爸向你发誓!”

    “真的吗?”抱抱抬头露出泪眼朦胧的小脸。

    “嗯。”姜预点头。

    抱抱和姜预拉了钩,看着自己那还残留着爸爸余温的肉嘟嘟的小拇指,心里逐渐安了下来。

    ……

    姜预看向屋子里,那试炼当中的第一关,迷宫图,所有的天骄都在其中,经历着与众不同的经历。

    试炼建造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找到机会和冰莜凌见上一见。

    现在,已经达成了。

    结果不大好,没有姜预想象之中的好久不见的那种重逢的感觉,这使得,姜预现在的心情都有些低迷。

    顺带的目的,折腾一下中域回归的天骄,只是姜预此时的心情,也没多大兴致去做这些事了。

    可以说,对于姜预而言,这场试炼,已经失去了太多余意义。

    “但是,戏还是要演下去啊!”姜预轻轻叹了一口气。

    抱抱在他怀里,已经睡着了。

    ……

    “哦,真的能实现三个愿望?”秦夜一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绿皮怪物。

    他手中,端着那盏青铜灯,一缕绿色的烟雾和绿皮怪物相连。

    “你可以试一试!”灯神面无表情,显得极其端庄。

    秦夜一脸色微微沉吟,思考了一番,这灯来得诡异,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这愿望的能力,需要试一试,却也要有节制,以免有什么太大的不好后果。

    “那么,把我送出这迷宫如何?”秦夜一看着灯神,缓缓说道。

    送出迷宫,并不算什么大的愿望,这是秦夜一的一次试探。

    “愿望成立!”绿皮肤的灯神,庄重地说道。

    秦夜一手中的青铜灯,散发出了一阵绿色的光芒,灯神猛地变大,形成了一股绿色的旋风,一股神秘得了力量,作用在秦夜一的身上。

    当秦夜一睁开双眼之时,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处密林当中,前方还有一些兽类的尸体和血迹。

    似乎,真的出来了!

    秦夜一露出些意外之色。

    但是,好像又有什么不对?

    ……

    迷宫当中,阿拉丁神灯掉落在地上,绿皮肤的灯神漂浮在半空当中。

    在他前方,一套衣服掉落在地上,还有各种玉佩,甚至须弥戒子。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总是只记得自己,还忘了身边的事物呢?这个试炼的亏,希望能让你有所长进吧!”

    “不过,可惜了,也算你倒霉,如果不是主上心情不好,还能多试炼你一会儿,让你有更多的收获!”

    绿皮肤的灯神摇了摇头,似乎觉得秦夜一的运气太差,此行的试炼,不够充分。

    灯神收起了秦夜一遗留下来的贵重事物,咦?须弥戒子里的资产还不少啊!

    ……

    “这位公子,你掉的是这块铁玉佩呢?还是这块木玉佩呢?”在一阵河浪之中,一个身穿华服的和善老者,就这么出现在白图木的眼前。

    他一手拿着一块木玉佩,一手拿着一块铁玉佩。

    白图木皱着眉头,脸色有着惊意,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老头。

    这老头,在出现的前一瞬间,他没有丝毫地察觉道,完全地无声无息。而且,他也看不出这老头的修为底细。

    这万兽池,当真有着不小的秘密,传言怕是有误。

    “都不是,我掉的是另一块玉佩,当然,这块玉佩对我其实不太重要,找不回来就算了。”白图木淡淡说道。

    面对未知情况,他一切都很诚实,同时在摸索着这其中的隐秘。

    细想之下,他来到这条河,玉佩就掉了下去,未免太巧合!

    “哦,你真的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太让人意外了,本河神,最喜欢的就是一个诚实的孩子!”身穿华服的老者,眯了眯自己的桃花眼,露出一脸的笑意。

    “本河神的奖励,已经发放给你了,希望你以后也能够诚实有信!”

    随着河神的话音落下,一阵稚嫩的歌声开始响起,这是诚实好孩子歌,开始从白图木的身体里发出。

    白图木皱眉,这算什么意思?

    河神慢慢进入了河中,独留白图木一个人在桥上,身体里响着诚实好孩子歌。

    短时间,白图木就成了一个自带BGM的男人。

    走到哪里,响到哪里。

    “无聊!”白图木淡淡皱了皱眉,精神力却在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尽快除去这歌声。

    河流底下,河神看着宠辱不惊的白图木,欣慰地笑了笑。

    “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优秀,相比起试炼,他更需要奖励!看来需要和其他管理员商量一下,让这个孩子在最短时间内,接二连三地碰到最多的人吧!好好宣传一下。”

    有着BGM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

    申屠尘,牵着一只黄嫩嫩的小手,是那个光着屁股蛋的葫芦娃,他正在带着葫芦娃去找自己的爷爷,爸爸,还有妈妈。

    申屠尘身上带着一些水渍,脸色有些发黑。

    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打不过这个光着屁股蛋的诡异孩子!

    所以,只能骗他,计划还比较顺利。

    如果,不是这个葫芦娃,一路都在放臭屁,偶尔还拉稀在地上,需要他收拾的话……一切会更好。

    至少,他不会后悔要带着这个孩子。

    “对不起,我肚子不舒服。”葫芦娃说道。

    接着,biu一声,屁股后面,突然射出一道黄色的液体,呈现天女散花状。

    申屠尘脸色又黑了几分,这一路都是这样,现在,他整个身上都散发着一股臭味,散之不去。

    只是希望,接下来,不要碰到其余的人吧!

    这样想着,他转过一个墙角。

    ……

    一片阴森黑暗之地,一颗老槐树,以及一座兰若寺,密集的蜘蛛网。

    除了柳棉笙外,进来的人还有不少。

    这里安静地过分,稍微远一点,就听不到其余人的声音。他们都在这里摸索着,想要探查出什么秘密。

    柳棉笙进了一间屋子,这里的凉意,要比外面重了许多,偶尔有冷风吹了进来,带起残破的木扎,发出奇怪的吱吱声。

    在无声无息之间,柳棉笙,似乎嗅到了一缕香风,眼睛一花,这屋里的景象突然就变了。

    在那破旧的床榻之上,一个身穿轻纱的佳人轻轻而卧,玲珑的身子隐隐可见,雪白的肌肤,露出美丽的光泽。

    “采城,是你来了吗?”

    这美丽的佳人,轻轻打开朱唇,双眼带着水意,对着柳棉笙问道。

    “你的书生服,还是这般好看!”美丽佳人露出一丝红晕说道。

    柳棉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眉头微皱着。

    这女子,是灵魂体?

    “采城,帮我倒一点水好吗?我想要沐浴!”美丽佳人,一双魅惑众生的眼睛,羞羞答答地看着柳棉笙。

    这样的情景,估计要是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是把持不住。

    然而,柳棉笙,就是这么不为所动。

    然而,美丽佳人没有任何气馁,不断重复着上一句话,袅袅香音绕在柳棉笙的耳旁。

    最终,柳棉笙向眼前的桌子走去,在一层蛛网下,有着一封蜡黄的信封,信的材料特殊,哪怕看上去过了很久,也没有被侵蚀。

    柳棉笙轻轻打开这封信,将折叠地整整齐齐的信打开,字体还马马虎虎尚可。

    这是一封示爱的书信。

    是一个叫宁采城的书生给一个叫聂小倩的女子的。

    书信的内容很酸,大致讲了一男一女的相爱历程,最后生老病死之际,又是如何的不舍地分开。

    宁采臣是人,所以死了就没了,而这聂小倩是鬼,所以还能够一直残存。

    而聂小倩这鬼还很特殊,和宁采城阴阳交泰过,平时只被宁采臣所见,常人都是见不着。

    柳棉笙楞楞地看着。

    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隔得很近才发现。

    “你在这傻站着干什么?”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是一个稍后柳棉笙进来的人,修为也是半步天境。在太北古城的第一试炼之中,两人还打过一些小的交道。

    这个男子,进到柳棉笙所在的屋子,脸上却有些疑惑,柳棉笙为何捏着一团空气,在那仔细盯着看了那么久?

    自从进了兰若寺后,这男子就一直注意着柳棉笙。

    同在太北古城第一试炼呆过,他很清楚后者的能耐,智力很高,在这种诡异的场景之中,总能取得先机。

    所以,在看到柳棉笙进了这件屋子这么久都没出来,他猜测后者可能发现了什么,这才按耐不住,假装过来看看。

    只是一进到这屋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一样的破破烂烂。

    柳棉笙沉默,没有回答这男子。

    他的手中,那一张蜡黄的纸的触感,真实存在,不远处,那薄纱佳人,仍旧在面带桃花地催促着他去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