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一十章 霸道的宣言

第五百一十章 霸道的宣言

    迷宫的走道,狭长却一点都不悠长,在姜预和抱抱眼中,显得是那样短,冰莜凌的速度不快,却也快要走到另一个转角了。

    姜预当然可以,把这通道给变得更长,让转角距离更远,但是,这样又有何意义?

    冰莜凌走的不决绝,也不留恋,像是一朵云一般风轻云淡,似乎是在飘向另一个世界。

    她已经忘了姜预,在太北古城的三十年的时光里,无数的磨难艰辛,已经将过去的记忆给一层一层地覆盖。

    这是姜预从冰莜凌的眼神当中感受到的。

    一道白色的背影,青丝披在后背,在姜预的眼中逐渐走远。

    姜预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某些东西,似乎在逐渐失去。

    “呜呜……妈妈不要我们了……呜呜……”抱抱屁股往地上一坐,小手抓着姜预,脑袋贴在姜预小腿上,悄悄哭泣着。

    看着冰莜凌离去,抱抱伤心极了,也不管姜预之前告诉她妈妈只是生病了暂时忘记了一些过去,心里只是觉得自己和爸爸被妈妈抛弃了。

    姜预蹲下来拍了拍抱抱的小背,摸了摸小脑袋。

    忽的,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双眼睛当中,浮现出极其坚定的神色。

    又有几分霸道之意!

    姜预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四年前,在第一次见到冰莜凌的时候……

    他才来到罗虚大陆!

    他还是一个小乞丐,老乞丐才刚死没多久!

    他是罗虚大陆上最孱弱的那群人,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也就勉强能够生存。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他已经变强了!

    一些天境,在他眼中,都是被屠杀的存在。

    现在,在保住自己的小命之外,他还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也可以去奢求一些原本很遥远的东西,去做一些更加任性的事情。

    例如,这次,他可以仅仅是为了和冰莜凌见一面,就大张旗鼓地搞了一次试炼,身处整个事件的漩涡之中。

    中域所有的天骄都稀里糊涂地钻进他的游乐场。

    任性!

    这应该是姜预和冰莜凌之间最大的不同!

    有着家族的管制,冰莜凌脑海当中,从来没有任性的概念,她让所有人羡慕,却一直活在自己的理智当中,完美地做着一切。

    她不让自己失望,也不让冰家失望。

    恪守着自己从小到大的信念!

    这片空间,即将分道扬镳的两人,气息安静地如同死海一般,一切都将被吞没。

    “冰莜凌,你给我站住!”一声低怒的声音响起!姜预的一张脸冷着,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丝凶意。

    这样的一道声音,似乎像是一根坚硬的棍子,势要插入这死海之中,搅上一搅,哪怕最终结果是不得安宁。

    这样不客气的话,使得玉倪的眉头皱了皱,脸上有着生气之色,不管如何,她都是站在自己表姐这边的,哪怕和姜预是朋友关系,也不能容忍姜预这么对自己的表姐说话。

    但是,玉倪却注意到,自己前方的身影,并没有停下的一丝,步子依旧不快不慢地向前走着。

    玉倪连忙跟上去,马上就过拐角了,暂时也见不到这家伙了。

    “冰莜凌,你真以为故意装作不认识我,就能够把我给撇开了!”

    姜预眼睛定定地看着冰莜凌的背影,一动不动,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说着。

    如果,真的是忘记了,那为何还要那么认真的解释自己是根据气息来认人的?

    哪怕装得再像,但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独特的相处方式,无形之中,更为亲近的距离,是永远都模仿不出来的。

    深呼一口气!

    “忘了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四年前,你老爹风鳞觉死的时候,已经把你许配了给我的!”

    “信物都在你手上,就是那双耳坠!”

    “尽管当时我一点都不相信那个老家伙有什么漂亮女儿,但是,现在,你这个未来媳妇,不管你认不认,未来的一天,我姜预,是娶定了!”

    姜预的声音,严肃而决绝,又带着十足的无赖,一如冰莜凌说不认识他的那些话一样。

    姜预不长不短的一段话,像是某种宣言一般,是个人都能够听出里面的愤怒和霸道之意。

    在场的人,听到这样的话,没有哪一个不是被吓得脑袋发白,完全回不过神来。

    这个家伙是发什么疯!

    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冰莜凌的脚步不自觉停了,一道雪白的背影立在原地。

    玉倪的一张脸发黑,心里的怒火蹭蹭地往上涨,对于姜预的话是生气无比,深处,甚至还藏着一丝慌乱之意。

    但是,面对姜预这样放肆的回应,她当然不会有什么犹疑,需要立刻的回击。

    一切,试图染指莜凌姐的家伙,所有的念头都要被粉碎掉。

    玉倪气氛地转身,双眼瞪得老大,玉手平举,一根手指头指着远处的姜预。

    她正要开口大骂,这个时候,谁的面子都不能给!

    但是,当她对上姜预那双不带丝毫退缩的凌冽眼睛之时,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整个舌头都像是僵掉了一般,根本动弹不起来。

    一时间,玉倪就这么摆好了姿势,望着远处的姜预,大眼瞪着,像是一座美丽的雕像一般。

    姜预直直望着冰莜凌,这一刻的他,似乎勇气大爆发,过去面对冰莜凌的犹疑都是轰然消散,眼睛霸道无比。

    他把自己的意思,完完整整表达了出来。

    冰莜凌就这么站在原地,对于姜预的话,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回应,一直处于沉默之中。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似乎还在她的掌控之中,却似乎又不在了,情况似乎变得复杂无比。

    灵火魂体飘荡在半空当中,时不时看看冰莜凌,时不时看看姜预,一张脸满是疑惑。

    情况似乎,又变了!

    那么,是不是,自己的灵石,又有机会拿回来了?

    一想到这里,灵火魂体的心中有不禁兴奋了起来。

    一条狭窄的直线通道的两个转角,两个人就这么僵着,半响说不出话。

    原本,已经要渐行渐远的两人,似乎中间产生了一根怎么扯都扯不断的线。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这么简单。

    恰如其分的一句话,使得可能消失的缘分,像是一根毛线一样,开始胡搅蛮缠起来,变成最让人头疼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