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零九章 渐行渐远的两人

第五百零九章 渐行渐远的两人

    一个小小的墙角,视线狭窄地稍微远离一点,就看不到另一条路。

    一个青年,黑色的衬衫搭配休闲裤显得干净而简单,一头黑色短发,极其利落,欣长的手臂,牵着下方一个矮小的女童。

    这是姜预和抱抱!

    他们在墙角的一边。

    而墙角的另一边,则是白衣若仙,气质淡然如水,美丽不似真的女子,冰莜凌。

    分属墙角的两双眼睛,此刻对视在了一起,里面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姜预的眼睛里,带着欣喜之色,看着冰莜凌那如同深潭水一般的瞳孔,然而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波澜激起。

    姜预心里暗自佩服,不愧是冰莜凌啊!

    哪怕三十年不见,也能够让自己的情绪波澜不惊。此时的姜预,心中却并没有再多想一些其它。

    “好久不见!”姜预咧嘴笑了笑,招呼似乎很平凡,但是,内心却不平静。

    抱抱此时心里却是老高兴了,还不容易见到了妈妈,一张小脸快要笑出了花,甜甜的叫到:“姐姐,好!可以抱抱抱抱吗?”

    一连四个抱字,却是让不知道内涵的人,会一脸懵逼。

    相比起这边墙角的喜气洋洋,另一边的气氛,却又完全不同。

    玉倪一脸着急,心中埋怨着老天不厚道,为什么这么快让这个家伙出现在了她们面前,这个世界,有那么小吗?!

    她的眼睛瞟向冰莜凌,有些忐忑地注意着对方的反应。

    她可是记得,在得知姜预没死的时候,冰莜凌在雪地里,愣愣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在微微一次屏息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玉倪眼中的冰莜凌,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她就像以前任何时候一样,眼睛淡淡的望着前方,没有异样,也没有回避,一双瞳孔,宁静如水。既没有变热,也没有结冰。

    这是玉倪从小到大认识的冰莜凌,唯一的一次意外,也就只是当初她告诉冰莜凌姜预还活着。

    自己当初的那个莜凌姐,似乎又回来了。

    玉倪的神情变得平和,心中焦急渐渐放下,但是,不知为何,心尖却又有了另一种尚不能理解的心酸。

    “你是……谁?有事吗?”

    冰莜凌眼睛放在了姜预身上,淡然的声音,像是一股流水流过手指一般,流过众人的耳朵。

    她的反应,就像是真的在转过墙角,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一般,在做着基本的回应。

    一切,都很正常!

    ……

    万兽池外面,一圈又一圈的人围着这个广大的万兽宗宝库。

    一个已经尘封了近百万年的地方,逐渐在为他们揭开,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

    所有的天骄们,已经全部进入了万兽池当中,而顶尖的阵法师们,则还是在继续研究着阵法。

    这既是为了破解万兽池,也是为了自己的阵法之道更进一步,一个百万年前的顶尖阵法禁制,有着太多隐秘。

    在不久前,各大顶尖势力的天境巅峰们,皆已回到了自己的势力当中。

    事情已经初步稳定,作为天境巅峰,自然不可能像众人那样,一直在万兽池旁边傻站着。

    万兽池四周,只留下了一些天境下三重的存在驻守,以他们的实力,已经足以解决大部分意外情况了。

    就算解决不了,只要一道消息,以天境巅峰的能力,仅仅几息时间,就能够赶到。

    而万兽池当中的事情,自然是要交给进去的人处理。

    敌人并不强大,就算占据着主场优势,但他们同样有人数优势,如果不能够顺利解决问题,那就真有点令人失望了。

    然而,天境巅峰们都不知道的是,那万兽宗遗留者的主场优势,其实已经优势地过份了,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

    姜预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脸僵着做不出表情,这,难道是在开玩笑?

    姜预的心里,有着一丝慌乱,三十年的时间,真的让冰莜凌已经彻底记不得这个人了。

    抱抱的上下嘴唇咬着,眼睛里泪花直涌,一只手紧紧握着自己爸爸,尽管爸爸早就告诉了她,妈妈已经忘记了他们父女。

    但是,当妈妈真的问出“你是谁”的时候,她还是好伤心难过,不能接受。

    姜预望着冰莜凌的眼睛,如果里面稍有一丝异色,姜预都能得知冰莜凌要么在开玩笑,要么就是另有隐情。

    但是,此时的冰莜凌,和四年前,那雪山洞窟里,姜预初次见的,真的没有任何差别。

    一股熟悉的陌生感!

    他们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中间一切都消逝掉了。

    “难道是三十年不见,记忆模糊,再加上我又长帅了,你才一下子没有认出我来?”姜预带着一丝僵硬和苦笑地说道,摊了摊自己空着的另一只手。

    抱抱抬头看着冰莜凌,眼珠子里带着希冀,她也很想说自己长大了,长高了十多厘米,也变了。

    谁知,冰莜凌却只是摇了摇头:“人的样貌是会变的,但是,气息却不会变,我并不认识你,或者说,已经忘了。”

    气氛再次宁静了几分,姜预的内心有了几分凉意。

    ……

    “玉倪,走了……”

    冰莜凌脚步轻挪。

    她就这么轻轻地从姜预的身旁走过,两人之间,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向着姜预和抱抱来的那个方向而去。

    “哦!”玉倪呆呆愣愣地点了点头,跟着冰莜凌,但是,步子里,却有着一些发虚。

    她把目光悄悄地看向了冰莜凌的侧影,心中却是不可置信,起初的心头的酸意,却是转变成了一丝恐慌。

    过去,玉倪当冰莜凌和姜预同时存在的时候,总是防着后者,不让其靠近冰莜凌一步,眼神警惕而锐利。

    但是,这只是表象而已,玉倪实际上,从不担心自己的莜凌姐会被人抢走,没人能够比她更了解自己的这个表姐了。

    莜凌姐,为什么要说谎!

    她了解,莜凌姐的话很少,但是,每一句都是真的,因为,后者不屑于这样做,能够清清楚楚地面对任何人,任何问题。

    但是,既然如此,刚才为什么又要说已经忘记了姜预?

    记得又如何,认识又如何?

    就好比当年的天骄王,杀戮王,现在的秦家的秦夜一,白图家的白图木,太极剑山的剑赤心,天铸城的柳棉笙……

    每个顶尖势力的最出众的那一两个天骄,又有谁不认识,谁不知道?

    明明都是一样的!

    就算和姜预走得稍微近一点,算是朋友,不都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

    既然如此,又为何不承认呢?

    莜凌姐,向来不会回避这个问题的。

    玉倪慢慢跟在冰莜凌身后,瞳孔之中有着绝美背影,心里却是各种情绪复杂。

    灵火魂体规规矩矩地跟在冰莜凌后面,一个字不敢说,埋着头,也不看姜预。

    对于老主人和新主人的关系,它看不懂。

    不过,它却想起了自己寄放在姜预那里的灵石,都是它的血汗钱!

    耳旁,似乎有一块块灵石碎掉的声音,眼睛里,似乎也有一块块灵石,突然长上了翅膀,飞走了!

    好心痛!

    灵火魂体泪流满面!

    ……

    冰莜凌的身影,就这么从姜预眼睛的余光过去,抱抱转过脑袋,泪眼汪汪,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妈妈逐渐离开。

    姜预也转过身,看着冰莜凌逐渐离开。

    是因为老乞丐和自己的关系?自己隐瞒了太多?

    还是三十年的生疏?

    冰莜凌逐渐在姜预的视野之中远离。

    这个,原本姜预期待已久的见面,甚至,和抱抱一起突发奇想,制造出了一个试炼就为了促成这个事情。

    但是,似乎,结果却有些残酷。

    在墙角相遇的两个人,以前一直在靠近,但当真正走到墙角的时候,身形一错,却又在逐渐远离。

    有点迟,每个月总有几天要花点时间整理大纲,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