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零八章 小故事来了

第五百零八章 小故事来了

    蜿蜿蜒蜒的迷宫路径,两排绿色草丛墙壁夹着。

    从第一个迷宫的路口开始,各路天骄开始分路。

    这个迷宫的出现,却是在他们意料之外,在他们进来以前,还以为只需要追杀那个万兽宗的遗留者。

    现在,万兽池,似乎另有玄机。

    第一批天骄进入后,后面的人也陆陆续续跟着进入到了万兽池,进入到了这个迷宫当中。

    刚进来的人,皆是大吃一惊,因为被在迷宫入口的剑赤心那魔气森森的样子给吓到了,那狂暴的攻击,稍微靠近,就要受伤。

    剑赤心,一脸戾气,双眼欲把周围的一切事物,全都吞噬掉。

    他心中一声声咆哮,一把剑,黑气萦绕,不断向那上空的无形壁障劈砍着,似乎不把那阻碍之物打破,誓不罢休!

    “这,究竟是哪来的疯子啊?”众人都是心惊胆战。

    剑赤心,那样子真的太过恐怖了,眼睛当中,似乎蕴含着滔天的恨意。

    这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由于剑赤心在迷宫入口发疯,剑威太过恐怖,使得很多人都不敢靠近,人们就这么堆积在门口,不敢动弹。

    而后方,入口,进入通道的天骄们,还在持续。

    于是,这里是越来越挤了!

    渐渐地,人们是人挤着人,肩并着肩了,越来越多的嘈杂声。

    “这什么意思?这个疯子是谁?就这么拦住了我们所有人了?”这些声音当中,带着诸多不满。

    这个地方的空间太过狭小,剑赤心一人就把所有的地方都给占满了,隐隐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思。

    但是,剑赤心虽然强,但毕竟只是半步天境,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半步天境的数量也逐渐增多。

    这些人的合力,已经是完全不惧剑赤心了。

    早就有着不满情绪之下,他们合力对剑赤心动手,那爆发的实力是极强。

    顿时,剑赤心,就受创了,喷出一口血。

    下一刻,剑赤心就把恶狠狠的眼神盯向了这些向他出手的天骄们,双眼当中弥漫着杀意。

    剑赤心没有丝毫犹豫,一把剑冲霄,黑气弥漫,向着众人不断劈砍而去,如狂风暴雨一般。

    这狭小的空间,使得剑赤心的剑威是完全收拢在了一起,像是一束一般,射向了众人。

    众人都是脸上闪烁出怒意,剑赤心是太极剑山的弟子,他们给了面子,只是伤了,结果剑赤心反而给脸不要脸。

    众人都是打算不留余地反击。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晕眩感产生。

    地面突然震动,迷宫墙壁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地形发生了改变,迷宫的路径上,一道绿墙穿过,把剑赤心和对面的人,都是给隔绝了起来。

    紧接着,地面又是一阵挪移,但一切在恢复到之前的模样的时候,剑赤心已经被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见此,众人都是皱了皱眉头,刚刚迷宫的突然变动,他们竟然没有丝毫预先感知,而且,也没有躲避过去,剑赤心被轻易转移移开。

    这个地方,有着很深的门道,不能小觑!

    剑赤心被转移走了。也是一件好事,不然总不能真的在这里杀了人家,出去和太极剑山不好交代。

    “走!”众人迅速向着迷宫之中而去,后面还有许多天骄在渐渐进来。

    ……

    秦家,秦夜一,自从步入迷宫之后,就不断凭借着特殊法门,确认着正确的方向。

    他的路线,没有太大的问题,真的是在向着迷宫的出口靠近。

    然而,突然的一个迷宫转移,让他的路线,又倒回了许多,秦夜一眉头微微一挑,却也浑然不在意。

    又继续向着某个方向的通道而去。

    一个转身,却是一个死胡同!

    “怎么回事?这里不该是一个死胡同啊?”秦夜一露出了些许疑惑之色。

    忽的,秦夜一注意到,在一个墙角,有着一个小小的灯,外表似乎是铜质,有着些许破损之处,看起来是一个垃圾一般。

    秦夜一来到这个灯盏面前,灯盏底座,刻着一行小子:阿拉丁神灯。

    一阵绿色的烟雾随着出现,出现了一个绿油油的大怪物,头上围着一条白色的头巾。

    “我是灯神,我可以实现你三个能力范围之内的愿望!”绿油油的大怪物,像是歌唱一般说出这句话。

    秦夜一:“?!”

    ……

    柳棉笙,随意选了一条路进入。

    这迷宫,在第一个路口之时,没有任何线索,无论选哪个都是一样。

    他心中在疑惑,不明白这迷宫的由来,不同于其它进入万兽池的天骄,柳棉笙对于万兽池的底细是知道一些的。

    作为一个书生,他一直都爱读各种古籍,对于大陆的许多光怪陆离之事都知道几分。

    再加上,他还打开了脑海之中的封印,接受了某个过去的记忆,这个过去中,他也依旧是一个书生,爱各种古籍。

    所以说,柳棉笙是相当博学的,不同于姜预那把古籍资料都录入机器里的偷懒方式,他是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看过。

    正因如此,才更加确信万兽池的一些底细,至少,这迷宫是不该有的。

    这万兽池,只是单单纯纯的一个宝库才对。

    “难道是那个事先进来的遗留者造成的,那么,这个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柳棉笙开始对这个人的身份产生了一些兴趣,这一点有点像当初遇到那个朋友一样,不过,那个朋友也许久没见了。

    “这万兽宗的遗留者有这般手段,应该不是一个无名之辈才对!”

    柳棉笙眼神突然露出一丝异色,走着走着,不知何时,竟然走到了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面前。

    这个洞口,出现在一个死胡同上,洞中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柳棉笙笑了笑,坦然走进了洞口之中,在漆黑当中踏步而行了一短时间,出现了一丝丝昏暗的光芒。

    柳棉笙走出了洞口,来到了一个视野宽阔之地。

    这里的景象,相比外面,是骤然一变,整个画风都不对了。

    周围是枯枝围成的,绕成了一圈,将这一小片地区围出来,外面的世界无法感知,地面的泥土发黑,带着些许湿意和树叶的腐烂之声。

    正中央,是一个破庙,蜘蛛网密集,破庙前面是一颗高大的槐树,似乎已经快要枯死了,张牙舞爪着自己的残躯,仿佛一个鬼一样。

    这一幕,当然吓不到柳棉笙,相反,后者还对这破庙和槐树充满兴趣。

    既然迷宫之中会有这样特异的一个地方,自然有着一些秘密才对。

    后方,传来了一些脚步声,又有几个人紧跟着柳棉笙进入了这片地区。

    而突兀的,那入口就这么消失了,这里顿时成为了一个封闭的地方。

    这几个后一步进来之人,修为都在半步天境,其中还有在太北古城第一试炼之中和柳棉笙照过面的。

    在宝贝未出现之前,几人之间并没有冲突,所以,都是随意交谈了起来,柳棉笙也不是避生的人,很有书生样,看起来温文尔雅。

    柳棉笙和其余人一同进入了破庙之中,各自察看这破庙的猫腻,也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了那槐树之上。

    这里虽然昏暗,但目前还是白天,夜色还要一会儿才真正到来。

    一身书生服的柳棉笙进入了一个满是蛛网的房间,里面有着一个破烂的屏风,一个浴桶,地面有着一些坑洞。

    一阵子清冷的风,吹在柳棉笙的后脖子之上,让后者眉头微皱。

    众人都没有注意一点,或者说,就算是注意到了,估计也完全不会知道其中的意思。

    在这破庙的门楣之上,有着一块隐匿于黑暗当中的牌匾,上面写着:兰若寺。

    ……

    于是同时,在各个迷宫当中,天骄们也都碰到了一些极其诡异的事情。

    迷宫西部的一处,白图家的天骄白图木,突然从迷宫来到了一处河流的桥上,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他身上的一个紫金玉佩掉了下去。

    紧接着,一个一身华服的老头子踩着河水出现。

    “这位公子,你掉的是这个铁玉佩呢?还是这个木玉佩呢?”华服老头,眯着桃花眼,一脸的慈祥。

    迷宫中部的一处,丰都家族丰都尘,碰到了一个光着屁股蛋,头顶一个葫芦的小孩,在追问着他,妖怪,自己的爷爷,爸爸,还有妈妈呢?时不时还向他吐口水。

    只不过,这口水有点多,一大片洪水,把整个通道都包裹了,袭击向他。

    ……

    冰莜凌带着玉倪,两个气质如仙的女子,行走在这通道之中。

    “气死我了!怎么又把我们给转移回原地了!”玉倪此时是气呼呼,大喊大叫。

    每次,眼看就要靠近终点了,但是,迷宫都会突然猛烈移动,各种地形发生颠转,使她们之前做的全部变成无用功。

    冰莜凌却是脸色淡然,这一路,大多是玉倪做的选择,这也算是给玉倪的一些考验。

    “莜凌姐,我们走这条!”玉倪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这条路,在她的计算当中,这条路应该是最不可能的。

    但是,前面,最可能的路都失败了,玉倪就打算去闯一闯这最不可能的路。

    有时候,真的是假的,那么假的就有可能是真的!

    玉倪就是抱着这样的思想,带着冰莜凌走进了这条路。

    一团白色的火焰,从冰莜凌右手飘出,赫然是灵火,露出了一副嘲讽脸:“哈哈,小丫头,你的道行还是太弱了!”

    玉倪顿时恨的牙痒痒!

    灵火魂体,缓慢由火焰化为人形,它在冰莜凌手里,呆无聊了,所以也想来看看这迷宫,能不能有些好玩的。

    不过,既然它灵火大人出手了,区区迷宫,再多陷阱也不在话下。

    灵火魂体,就是这么自信!

    呆在冰莜凌身边,比当初呆在姜预身旁,它似乎膨胀了许多。

    因为,自从离开姜预之后,灵火魂体就突然感觉自己变厉害了,似乎碰到被拆台的事情变少了。

    ……

    在迷宫外的某个地方,一座山崖下,不知为何竟然被白雪覆盖,一座小别墅依靠着山崖。

    “爸爸,那是妈妈!妈妈来了!”抱抱激动得上蹿下跳,一只小手不断挥舞着。

    她缺少一只手,不能鼓掌,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高兴。

    小别墅里面,有着对于整个迷宫的全方位监视,而迷宫,也只是姜预设置的第一道关卡而已。

    陆陆续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遇到麻烦了,也有不少人,被小小地耍了一顿。

    看着正在历经辛苦接受磨练的众天骄,此时的姜预,颇想说一句:加油吧,骚年们,后面的路还长呢!

    “抱抱,咱们找个机会插进去,假装偶遇!”姜预咧嘴笑到。

    虽然,心里其实还有一点点期待柳棉笙进了兰若寺之后的发展。

    ……

    “跟着本灵火大人走!准没错!相信我!”灵火魂体,一个小人状,漂浮在前方。

    玉倪抱着手臂气急了,因为,刚刚她又绕回原地了。

    同时,心里也十分苦恼,莜凌姐在这里耽误这么长的时间,都是因为她。

    冰莜凌没有多说话,这些对于玉倪而言,都是必要的成长经历。

    虽然冰家也会有方法对玉倪进行各方面的磨练,但是,相比起冰莜凌的经历来,她真的是太嫩了。

    灵火魂体很自信,小下巴抬着,它向来如此,做事不管成与不成,结果出来之前,一定要把逼先装够。

    灵火魂体先行飞过一个转角,然后,一头撞在了什么上面。

    “谁啊?这么不长眼睛,竟然敢主动来撞本灵火大人!”灵火魂体下意识嚷嚷道。

    它抬起来,想看清罪魁祸首。

    第一秒,一张脸就像晴转阴一般,由云朵一样的雪白,变成了乌云一样的漆黑色。

    第二秒,五官直接吓到了变形,心里下意识哇凉哇凉的。

    朦胧之间,它已经过了三十年的记忆,那被不断无情欺负的委屈,又一点点浮现了出来。

    此时此刻,冰莜凌和玉倪也来到了转角口,看到了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小人。

    玉倪神色猛地一惊!

    完了!完了!灵火魂体这个白痴,带的什么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