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零二章 自创一个试炼

第五百零二章 自创一个试炼

    冰族是中域的一大隐世大族,位于一处隐蔽之地,常年被冰雪覆盖,族中人数偏少,修炼功法多适用于女性,所以冰族的大多强者都是女性。

    冰族老祖带着冰莜凌回到了冰族当中,冰族的许多族人早就已经在等待,玉倪见着莜凌姐回来,喜不自胜,一年的分别,早就让她想死冰莜凌了。

    如今的玉倪相比起以前,已经长大了不少,luoli也蜕变成了一个姑娘来了,穿着一身的白衣,亭亭玉立,身材也变得有模有样,胸前也初具规模。

    没多久,迎接冰莜凌的族人就散去,一直规规矩矩的玉倪也是立马恢复了原形。

    “莜凌姐,我想死你了。”玉倪一下子扑到了冰莜凌身前,欢喜叫道。

    冰莜凌眼中罕见地露出笑意,玉倪仅仅是一年没见到她,而她却足足有着三十年。

    恢复本性的玉倪一点没有冰族中人的淡雅,反而十分活泼跳脱,七嘴八舌地给冰莜凌讲着自己的经历,也问着冰莜凌在太北古城过得好不好。

    经历了太北古城三十年的历练,冰莜凌也是难得放松了一下心情,和玉倪一起享受一会儿清闲的时光。虽然偶尔从字里行间听着玉倪似乎在刻意隐藏着什么消息,但是冰莜凌也没有介意,就任凭着玉倪讲这讲那。

    因为在太北古城参加历练,对于中域最近一年发生的事,冰莜凌也丝毫不清楚,正好趁此向玉倪了解一些东西。

    说着说着,玉倪却是突然沉默了下来,一张精致的脸上满是纠结,两撇柳眉紧皱着,心里充满着矛盾。

    冰莜凌脸上没有丝毫异色,就这么静静等着,她相信,如果是必要的事情的话,玉倪是不会瞒着她的。

    良久,玉倪小心翼翼看了冰莜凌一眼,“莜凌姐,你在太北古城呆了三十年,是不是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怎么了?”冰莜凌淡笑道。

    “没什么!没什么!”玉倪连忙摇头说道,很是小心翼翼,进而认真说道,“莜凌姐忘了也没关系,忘了说明不重要,就不要去多想了……”

    “嗯,你说的对。”冰莜凌轻轻拍了拍玉倪的脑袋,让后者一阵嘟嘴不满。

    玉倪很想告诉冰莜凌,她已经长大了,不是以前的小孩子,却也说不出口。

    她心底里还是有点私心,不想让莜凌姐知道姜预还活着的消息,虽然,这是早晚的事。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莜凌姐说不定也早就把姜预那家伙给忘了。

    两人并肩而行,突然无话……

    ……

    “莜凌姐,其实,其实……姜预那个小贼,一直都还活着……”

    话一说出口,玉倪顿时就懵了,心里直骂自己是个笨蛋,竟然最后都没有忍住说了出来。

    “啊啊啊!”玉倪狠狠跺脚,凶着脸大叫了几声,然后就跑了。

    原地,只留冰莜凌一个人愣愣地站着,一张平静的脸上,有着一双近乎呆滞的眼睛。

    ……

    冰莜凌一身白衣立于冰雪当中,几株梅花在路边,雪花落下,与梅花掩映,分不清哪一朵是梅,哪一朵是雪。

    天地一片白当中,一头青丝的美人,独自站立了许久。

    “还活着吗……”一声轻轻的喃喃之声响起。

    在接受了一个人的死讯三十年之后,当再次听到其活着的消息之时,冰莜凌的内心瞬间空白了,晶莹的眸子当中有着微微的光芒闪烁。

    玉倪的一个没忍住,带给冰莜凌的消息,打破了后者三十年才稳定下来的内心。

    如一望无垠的平静湖水当中,无意掉落的一颗小石子,叠起了轻微的波纹,却一直沉到了最深底。

    ……

    冰族的一处内殿当中,冰家的老祖,还有几位族中天境,目光遥望,眉头却是淡淡皱着。

    “三十年的历练,都没能让她的内心除去掉那些糟粕吗?”一名天境的宫装妇人说道。

    “她的内心,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彻底定型,她表面看似痛恨风麟觉,但是,自己却深深受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响。”冰族的族长,一名天境三重,颇为愁苦说道。

    “那该如何是好?当年那个小子为什么不直接死在了奉癫之王的肚子里!”一名天境妇人露出一丝杀意说道。

    坐于最上端的冰族老祖,一个绝美的女子,只是淡淡摇了摇头。

    “姜预活着还是死了,并没有什么分别,冰莜凌依旧会是这个样子,从一开始就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改变。”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是好事,冰族的继承者不该是个善变之人,只是,不幸的是,冰莜凌的性格不让我们满意而已。”

    冰族老祖继续说道,看不出急色。

    冰族族长和其余的天境闻言,皆是皱了皱眉,她们倾心培养冰莜凌,自然希望她能够严格按照既定的路线前行。

    这般下去,难保以后不会出什么意外。

    冰族的老祖看了看众人,又淡然道,“不用担心,冰莜凌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她虽然没有严格修成一颗冰心,却是十分聪慧,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冰族老祖的话,让冰家的众人略微宽心。

    事实上,如果不是冰莜凌母亲的前车之鉴,她们根本不会这么紧张,去担心区区一个姜预,只是十多年前,风麟觉带给冰家的耻辱太多了。

    如今的轨道,又偏偏和十多年前那么形似。

    不过,好在,冰莜凌和她母亲终究是不同的。

    现今,冰莜凌母亲的脆弱之躯,始终只能呆在冰家当中,通过这方天地的冰雪之力,维系那一点点的生机,一点点的动弹,都会香消玉殒。

    而她们都清楚,冰莜可以凌抛弃任何重要的东西,却偏偏不会抛弃自己的母亲,哪怕是一点点的干扰都不行。

    ……

    此时,还在中域上带着抱抱闲逛的姜预,自然是不知道冰族当中发生的种种事情。

    一片繁华的城市当中,一条人声鼎沸的大街。

    抱抱在前面迈着两条小短腿,呼哧地跑着,小脸上面全是兴奋和好奇。

    姜预跟在后面,一缕心神系挂在抱抱上,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才能和冰莜凌见上一见。

    冰族的那些人,可不太喜欢他,要是给冰族的发现了身份,到时难免带来什么麻烦。

    算了一下时间,以姜预为参照的话,他和冰莜凌已经三年没见过面了,若是以冰莜凌为参照……那个时间,漫长地姜预都不敢多想,也不知道冰莜凌是怎么度过太北古城的三十年的。

    说到这里,姜预心里又不禁埋怨一番太北古城之主,试炼挑了一个这么恰当的时间!

    如果自己没有流落到北境,而是和冰莜凌一起进入了太北古城当中……

    啧啧……单独相处三十年,在没有冰家制约的情况下,不切实际地想象一下,孩子都能半步天境了。

    当然,类似于秦家那些电灯泡,定让他们没一个能够活着出来,还能看看秦家那些人的精彩表情。

    这样一想,姜预总感觉自己亏大了,错过了太多事情。

    忽的,姜预的眼睛一亮,拍了拍手。

    “要不,我也搞个什么试炼,把中域的天骄都吸引过来?”

    这样一个看似不靠谱的点子,一进入姜预脑子,就迅速生根发芽拔也拔不掉。

    办一个试炼,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准备的东西不知有多少。

    “爸爸,糖葫……芦!”抱抱的声音把姜预从思考当中给拉了回来。

    姜预回神看向抱抱,抱抱正站在一个糖葫芦铺子面前,口水哗啦啦流到衣服上。

    这一幕,惹得周围的人都是不禁笑起来,觉得这个独臂小女童好生可爱。

    姜预见此,不禁莞尔,连忙过去买了糖葫芦,抱抱接过三根,数了数,“爸爸一根,妈妈一根,最后还有抱抱的一根!”

    “爸爸,咱们把糖葫芦给妈妈送去吧……”抱抱嘟着嘴巴看着姜预,希冀说道。

    姜预顿时语噎。

    “这位公子,令爱到是孝顺!”卖糖葫芦的老汉哈哈一笑道,周围的几个伙计也是露出笑意。

    抱抱见此,转过小脑袋,扬了扬小脸,吐了吐粉红的舌头,又引得一阵哄笑。

    姜预露出笑意,摸了摸抱抱的脑袋,抱抱如同一只小猫咪一般缩了缩脖子,嘴巴全是笑意。

    “抱抱,爸爸有办法了,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再见到你妈妈了!”

    “真的吗?”抱抱露出一个惊喜表情,小身子动来动去。

    “当然!”姜预信心十足地说道。

    ……

    在一处荒山之上,姜预开始构建起试炼的计划起来。

    虽然搞一个试炼出来挺麻烦的,但是,姜预思来想去,就这个方法最靠谱。

    于是,最终决定,就是这个了!

    既能够见到冰莜凌,又能够收拾一下那些回归的天骄们,把太北古城试炼的底进一步摸一摸,看看这些天骄们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

    试炼要引得各方天骄都来参加,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好处,所以一些重量级宝贝是必要的。最后给不给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确实有这些东西。

    宝贝的话,姜预身上倒有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但是,这些东西不一定就能吸引来那些从太北古城回来的天骄。

    还有就是,姜预屠了不少天境,这些天境上,可有着不少特殊的宝贝。

    一些天级的武器,丹药,想来应该会受欢迎。

    如果都还不行的话,那就只有天境的识海之物了。

    天境的识海之物,其实就是脑海当中,修成的精神体,有着各种样式,到达天境之后,就会转化为实体。

    例如姜预脑海里的金树,如今还是精神体,一旦姜预到达天境,也会转化为实体。

    这个识海之物,在大陆上的珍惜程度都是顶尖的,唯有天境才能产出,蕴含着天境的修为感悟,同样也是一件天级的武器,就是很多天境都心动这样的宝贝。

    姜预在北境的时候,就斩杀过不少天境,有意留下了这些识海之物,虽然很多遗失了,但也有三四个。

    因为吸气功并不融这些识海之物,所以对于姜预也就没什么用。

    如今,回归的那七十四个半步天境的天骄,都应该会妥善利用最后的三年时间,加紧突破修为。

    识海之物有助于感悟天境,对于他们的诱惑,应该不小。

    姜预拟下草稿,试炼的奖励差不多就决定了。

    接下来,就是试炼的关卡!

    在关卡设定上,作为穿越者的姜预,曾经打过那么多游戏,科技之心里还有很多资料,表示制定起来毫无压力。

    期间,甚至还玩心大起,设定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相信应该会被喜欢的吧……

    想到这里,姜预勾起了笑容。

    “爸爸,抱抱也要设定一个关卡!”抱抱摇着姜预的手臂说道。

    “好!”姜预没有拒绝,反正闯关的又不是他!

    于是,抱抱开始冥思苦想了起来

    经过姜预和抱抱的合力,两人把试炼的大体章程给弄好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那就是要给这试炼,找个合理的理由,创造一个完整的背景故事,不能引起各大顶尖势力的怀疑。

    而这就要妥善利用罗虚大陆的历史了,还要去一些遗迹看看。

    姜预思来想去,顶尖势力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自己随便弄一些东西肯定会被识破。

    要骗过他们,最靠谱的方法,还是要去找一个本身就存在的,还未被发掘的秘境什么的。

    “果然,这真是一个麻烦事!”

    姜预让通讯器“零”筹集罗虚大陆的所有历史,然后开始一一筛选识别,考量真实性。

    最后,还要去寻找。

    在罗虚大陆的历史当中,必然是存在着许多未解之谜,很多东西就是顶尖势力都没能搞明白。

    姜预也不指望自己短时间就能搞明白,只是,却需要从里面找到一个口子,然后把自己的计划给塞进去。

    在过去漫长的历史之中,有太多的势力泯灭,可能是天灾,可能是人祸,其中,隐藏着太多的秘密。

    最后,姜预锁定了几个方向,然后,带着抱抱去探查一番,找一个适合把自己的计划装进去的秘密。

    “哎,为了这次的试炼,本座也是煞费苦心,希望中域天骄不要让本座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