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章 终见

    太北古城,幽深的城门里,丝丝缕缕的晦暗的气息在流淌,似乎是岁月的流失,在这座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古城当中,留下的足迹。

    在这了无生机的城中,一道道身影开始出现,给这死寂的空间增添了生机。

    最终,这七十四道身影陆续跨过城门,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半步天境的强悍气息流露而出,有的带着十足的杀伐之气,有的则越加沉稳自如……

    顶尖势力的人们皆是一眼扫过这七十四人,立刻知道有多少是自己势力当中的。有的露出欣喜,有的露出丝丝不甘,还是那句话,人数是不可能平均分配的。

    但是,总的而言,各大顶尖势力至少都有着一两个人存在,这便是顶尖势力的底蕴,哪怕是太北古城之中意外因素颇多难以掌控,除非运气背到家,也不至于被团灭。

    七十四人,每位的修为都是半步天境,而且已经承接了太北古城的第一道传承,可谓前途不可限量,日后突破天境,几乎不会有什么问题。

    其中,更是有着一个将是太北古城的继承者。

    这些,都将是未来罗虚大陆很长一段时间的主角!

    紧接着,众人又是脸上露出异色,注意到了一些别的情况。

    虽然,七十四人皆是半步天境,但是气息上又有着差别,境界的浑厚程度不一,如果要用水流要比较的话,则是有的是小河,有的是大江,甚至有的探不出深浅。

    这让众人的心中都是一凛。

    ……

    众人看着一个个半步天境的天骄出来,能坚持到这最后的,几乎都是大陆上有名的天骄,就算有黑马,那也是绝少数。

    “那是……秦家的秦夜一?”人群之中有人咂舌道。

    视线向那人看的方向而去,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黑衣笔直,长发飘逸,面容看不清,只有一双冷冽的瞳孔,一身气息浑厚如大海,全身散发着如同神灵一般的光芒,那是他喷薄的血脉之力,照耀四周,高调无比。这是秦家的天骄,秦夜一。

    哪怕这个家族因何姜预结仇,死了不少重要人物,但是大家族的底蕴着实非凡,依旧有拿得出手的厉害年轻人,又何况看着秦夜一的模样,何止是拿得出手?

    秦夜一,这是秦家两百年前很出名的天骄,力压了那一辈人,很多人都知晓,所以,秦夜一能够出现在这里,某种程度并不意外。

    姜预却没有因为周围的言论而去看这秦夜一一眼。

    虽然和秦家有着不小的仇恨,这秦夜一看起来在太北古城也收获不小的样子,成为了无数人的话题中心。

    不过姜预可不是那么自私的人,收获天材地宝什么的,暂时抛到脑后,还是先找一下冰莜凌。

    冰莜凌不是从太北古城最先出来的,也不是最后,但当她走出太北古城的那一刻,姜预的眼睛,立刻就认出她来了。

    一身雪白的长裙,披撒在身后的长长青丝,简单的装束下却是一张绝美到让人感到不真实的脸庞,折射出如同古井一般的心态,眸子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

    三十年的时间,似乎没有带给冰莜凌什么影响,她依旧是那个样子,淡然像是空气一般,却偏偏生得这般美丽。

    这跟姜预四年前在大雪山中见到的,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爸爸,爸爸,妈妈在哪里,哪里?”抱抱小手推着姜预的肩膀,撅着嘴巴问道。

    姜预给抱抱指了指,抱抱连忙睁大了眼睛看了过去,小拳头紧张握紧,小脸充满着期待,眼睛隐隐发红。

    抱抱终于要见到妈妈了!

    当她看到冰莜凌之时,眼睛透亮,有着无限欢喜之情,下意识说道:“爸爸,妈妈好漂亮哦……”

    “爸爸,咱们过去妈妈那里吧。”抱抱又说道。

    “现在不行,等一会儿再去找她!”姜预说道。

    现在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当然不方便去找冰莜凌。

    ……

    冰莜凌自太北古城出来,那出尘的气质,深不见底的修为,马上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许多人都是露出惊艳的目光。

    冰莜凌可是在进入太北古城之前,修为就已经到达了半步天境,如今再在太北古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修炼,可能已经离天境只是咫尺之遥。

    这般惊才绝艳的女子,在整个大陆,都是少之又少。

    哪怕是顶尖势力的天境们,看到冰莜凌,都是忍不住心中赞叹,同样,也有着几分凝重。

    以冰莜凌的修为和天赋,第二试炼,将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对手。

    而且,传闻当中,这冰莜凌和天铸城的那个家伙走得很近,若让他们两个在第二试炼联合,怕是难逢敌手。

    不过,有一点还好,冰莜凌已经在太北古城度过三十年,以其过去仅仅十多年的人生阅历,不见得还会像以前那样。

    毕竟,三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太多,原本信任的人,也都可以变得不再信任。

    姜预在冰莜凌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不知为何,在见到冰莜凌之后,之前的种种担心,似乎有些多余,在渐渐消散。

    冰莜凌还是当年的冰莜凌,三十年的时光,似乎对她造不成什么影响,那熟悉的模样,一切仿佛还在昨日。

    “昨日”发生了什么来着?姜预一拍脑袋,记得在地底生物入侵战争当中和冰莜凌分别前,他正在向冰莜凌老实交代老乞丐的事情,而冰莜凌似乎还没有表态。

    这似乎不是正常的告别模式……

    姜预恍惚之间,还是觉得自己不要多想了,不过心里似乎又蒙上来一层莫名其妙的担心。

    此时,他才把眼睛看向从太北古城出来的其余七十三人,一道道身影在姜预眼中扫过。

    突然,姜预一愣,眼睛瞪大,在这剩下的七十三人当中……

    “这个人,不是柳兄吗?消失这么长时间,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而且,柳兄的修为竟然也达到半步天境了……”

    在太北古城的七十四人之中,有一个穿着书生袍,带着书生帽,拿着书生扇的青年,一脸俊秀书生气,一不小心甚至会把他认成女的。

    但是姜预知道,这货是女……额……不对,是男的!

    说起柳棉笙,是姜预在天铸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还帮了姜预不少忙,两人关系很好,不过自从来到中域神城之后,柳棉笙就经常消失地无影无踪,姜预很长时间都没见到过。

    而在地底生物入侵战争当中,姜预也没见着柳棉笙,之后就是姜预被困北境,再回到天铸城,而柳棉笙又进太北古城了。

    姜预还曾担心柳棉笙应付得过来否,结果,没想到,人家已经不声不响地也到半步天境了。

    这岂不是跟我一样,开了挂的人生……

    这个时候,自然不方便上去和柳棉笙寒暄。

    姜预看了看自己和抱抱的乞丐服,这被强制闭关的时光不好过啊,只能偷偷在角落里,热闹都是别人的,而我,只有看着……

    紧接着,姜预又把视线往其余人身上看,这次,却是又见到了一个老熟人。

    剑赤心!

    这个当初看起来单纯无比的,实际年纪比姜预大不少的太极剑山弟子,也进入到了第一试炼,并成功达标。

    只是,剑赤心的状态却明显有些不对劲儿!

    姜预的眉头皱了皱,如果不是散发的熟悉的气息,姜预甚至觉得自己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剑赤心,相比起以前,真的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一身气息,过去是汤汤荡荡,赤诚无比。

    而如今,竟然全是阴霾的气息,一张面容冰冷寒冽,散发着深邃的杀意,完全不复以前的阳光大男孩。

    姜预从剑赤心的目光当中,看到的全是赤裸裸的入侵性杀意。

    “这家伙,不会走火入魔了吧?”姜预皱着眉头说道。

    说实话,姜预对剑赤心印象不错,在罗虚大陆这样残酷的杀伐之地,能够养成这样的赤诚之心,简直是不可思议,就是地球那和平的环境都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

    但是,没想到,短短两年不见,剑赤心却变成了这般模样。

    姜预眼中不禁露出一丝的思索之色。

    ……

    七十四名半步天境的天骄,从太北古城当中走出后,太北古城的大门缓缓关上,将里面的世界逐渐尘封。

    “第二次试炼,三年后,所有五百岁以下的半步天境皆可参加。”

    太北古城当中,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响在所有人的耳中。

    众人一听,便知这声音的主人乃是太北古城之主,都是纷纷向着太北古城中心行礼,在场无一例外。

    三年……

    众人都是记住了这个时间,很多地境六重的要趁着这最后的时间冲击半步天境,已经是半步天境的,也要在这段时间增强自己的修为。

    所有人都是觉得三年的时间很紧迫,需要加紧了。

    只有姜预,看着三年这个时间段,却有些蛋疼。

    之前,天铸城城主让他答应第二次试炼开始前,真身不要离开天铸城,他还以为很快呢,结果没想到竟然要三年!

    虽然,可以悄悄溜出去,但是,一些公开的重大场合,还是只能用机器人,不然,就像今天一样,躲着不敢出去。

    “不过,这样的话,三年时间,其实也可以打着闭关的名头,惹出不少乱子,掩饰好身份,谁都想不到我头上。”

    不知道为什么,想着这种闷声敛财收人头,姜预就有点小兴奋。

    ……

    太北古城当中,最中心之处,岁月的气息以之为中心流转,一个须发老者坐在最中心,身上延伸出六根深幽幽的锁链,捆向太北古城各个方向。

    他被固定在这里,又借自己身和太北古城一起镇压着地底的通道,阻挡着不知多少的地底生物。

    老者虚叹一口气,以他如今的状态,开启第一次试炼已经消耗了不小的精力,他的目光向那七十四个半步天境看去。

    这其中,有不少好的苗子,但是要担任其太北古城,要提升的程度还有太多。而过去,他也挑选过不少天赋异禀的,可惜无不在最后都失败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他已命不久矣。

    他的目光在这七十四个半步天境上掠去后,又在来的人群中看了看,发现里面也有一些满足第二试炼的天骄,再次露出一些欣慰之色。

    人多一点,几率或许也要大一些,这最后,他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安慰自己。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大一小两个乞丐身上,尤其是那大乞丐。在两年前,他就注意到过这个偷偷靠近太北古城的奇异后辈,没在第一试炼之中看到还有些遗憾。结果,没想到,竟然已经满足了第二试炼的要求了!

    但是,他的目光一转,正要收回之时……

    突然,神色却是一凝,眼中顿时产生一丝惊怒之色,甚至是有些不相信。

    太北古城之主的手微微抬起,似乎有着恐怖的力量要爆发,盯着前方的某一事物,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忽略了同在一片视野的姜预。

    ……

    “爸爸,抱抱什么时候才能去见妈妈啊?抱抱真的记住了要叫妈妈叫姐姐了!”抱抱仰着小脸,憋着嘴吧,小小的身躯歪腻在姜预怀里,向姜预哀求道。

    她只能远远地看着妈妈,心里好不甘心,她第一次见到妈妈,也想要妈妈的抱抱,想要妈妈给她讲故事。

    “别急啊!再过会儿,爸爸就带抱抱去!”姜预脸上满是无奈,安抚着抱抱说道。

    抱抱平时虽然挺乖的,但是,涉及到爸爸妈妈的问题后,又会变得非常执拗。

    就连葫芦娃救爷爷的故事都要改编成救爸爸妈妈,可见一般。

    而就在姜预无奈头疼之时,却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已经落在了他的周围,或者说,落在了抱抱的身上。

    太北古城当中,太北古城之主,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抱抱,颤抖的手举起后,恐怖的力量无声无息地酝酿。

    但是,最终,他还是放下了手,将视线从原本的地方离开。

    而此时,他的脸上,竟然带上了些许暮色,似乎随时要倒进黄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