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第一试炼完结,天骄回归

第四百九十八章 第一试炼完结,天骄回归

    白图家的一位半步天境的天骄意外身死,消息渐渐传了出去,而死因因为太丢人被白图家刻意隐瞒下来了,外界只知道白图家的某个天骄死了。

    和白图家走得近的隐世大族的人纷纷表示叹息,送上慰问。罗虚大陆就是这样,没有哪一个天骄能够保证自己顺利成长不夭折。

    好在,值得庆幸的是,夭折的是别的家族的天骄,而不是自己家族的。

    然而,这些隐世大族的人还没有高兴多久,又有不好的消息传来了。

    秦家,两位半步天境的天骄,分别在不同的地方陨落!

    这两位半步天境的天骄,同样是秦家的两位天境的嫡子,在命牌破碎的时候,那两位天境老者可谓神情悲切,老泪横流。

    这都是他们最看重的后辈,竟然就这么轻易死了!

    两位天境都是震怒,家族之中,派出了大量人手前往调查,是谁杀死了两位天境的嫡子。

    两位秦家的天境都是发誓,无论凶手是谁,他们必要手刃仇人,秦家的威严,天境的威严是不容触犯的!

    几天后,调查结果出来了。

    秦家的两位天骄,一位是在秘境收货一株有助于突破天境的天材地宝,服用的时候不慎灵气暴乱,走火入魔而死;另一位则是在路过一处毒山的时候,毒山毒气爆发,没有来得及撤离而死。

    看着这样的结果,整个秦家的人都是不能接受,那两个扬言要为自己子孙报仇的天境,更是整个人都傻了。

    在他们看来,自己家族的天骄,必然经历过一场旷世大战才会死去,但是,结果却如此搞笑,都是死在意外事件当中。

    这对秦家众人而言,是何等荒唐!

    “我不能接受,吾等后辈竟然这样陨落!”其中一名天境痛呼。

    秦家再次派出了人手去详查,然而,最终调查出的结果依旧是这样,没有任何改变。

    秦家的人都是悲切,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对于这个事实,他们也必须要隐瞒住,不然只会平白被他人耻笑,丢的是家族的面子。

    秦家的两位天骄相继陨落,再次引来其余隐世大族的叹息与慰问。

    三天后,另一个隐世大族的天骄因为走火入魔而变成痴呆儿,五天后,又有一个隐世大族的天骄,死在秘境当中,原因都没调查出来。

    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些在地底生物入侵当中袖手旁观,甚至暗地里暗杀其余顶尖势力天骄的隐世大族,陆陆续续都有着好几位天骄,全都死于意外。

    事故!事故!全是事故!

    渐渐地,这些隐世大族都是察觉到了不对!他们虽然没有向外公布自己家族的天骄的死因,各个家族之间也不清楚。但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死了这么多的天骄,还恰好都是他们这几个家族的,这怎么能引人不生疑?

    就在他们都是察觉到了这其中的不对,打算和其余隐世大族的人通一下气,看看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猫腻之时……

    一个更大的事情发生了!

    白图家的一名天境,竟然死了!

    这个消息一出,震惊了几大隐世大族!

    这个天境死得没有一点声息和线索,就连尸体都找不到,死在哪里也都找不到,只是其命牌碎了,白图家的人才知道其死亡。

    一个天境,而且还是天境三重,竟然就这么轻易死了!

    这对几大家族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要知道,天境是已经掌握了空间之力的存在,动辄毁天灭地,天境三重的实力更是强得可怕,就算是要杀死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又何况是在悄无声息地情况下。

    除非是,事前埋伏!

    但是,天境行踪飘忽,往往就是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都不见得知道其踪迹,又怎么会被人事前埋伏?

    一时间,各大隐世大族都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不由得让他们联想到了其中有着控神球的影子。但是,控神球的免疫器物,他们身边重要的人都是全部都给配备上了,按理说不可能被控制!

    免疫器物的真实性,他们可是亲自验证过的。

    白图家天境的死亡,让各大隐世大族都是紧张了起来,积极排查着其中的原因。

    但是,结果却是差强人意,什么都没查出来。

    先是大量的天骄死亡,现在,又有一个天境陨落,而且,都由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无迹可寻!

    这些隐世大族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陷入了一个很大的阴谋当中,无论是天骄还是那个白图家的天境的死亡,都和这个阴谋脱不了干系。

    而一切的核心点,就是控神球,以及免疫器物!

    一念至此,各大隐世大族的人都是脸色阴沉,心中愤怒与无可奈何。

    知道了问题出在控神球和免疫器物上面又如何?他们也暂时想不出办法来解决。

    对于控神球和免疫器物,他们了解地太少了,哪怕是家族当中的天级炼器师也搞不懂其中的炼制手法,和正常的炼器根本不一样。

    “或许,我们要将身边的人的免疫器物去除,这个东西来自于敌人,不可信!”最终,秦家的一个天境有些无力地说道。

    做出这个决定,就代表他们身边的所有人都将再次成为控神球的目标,但是,就算不这样,就能够不成控神球目标吗?直觉告诉他们,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保留免疫器物不过是自我安慰!

    这一刻,不论是秦家,还是其余的隐世大族,心中都产生了一种挫败感。

    在这次的博弈当中,他们输得太惨,死了许多半步天境的天骄,白图家更是少了一个天境三重的存在。

    “姜预,必须死!”各大隐世大族的人们,都是深刻感受到了姜预的威胁性。

    这个十分年轻的天骄还没到达天境,就已经把他们弄得焦头烂额了,一旦让他进升,那简直不可想象。

    ……

    “到底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妖怪,直觉敏锐得可怕,这么快就意识到了免疫器物的问题!”天铸城当中,姜预心中颇为遗憾地叹息道。

    “秦家的四位半步天境的天骄,姑且当作一点利息吧,至于其余的天骄,算你们倒霉,被顺带收了!”

    至于那个白图家的天境三重的损落,还真和姜预没关系,以他现在的实力,要杀死一个天境三重,还有点够呛,更何况还是悄无声息地杀死。

    事实是太极剑山等等顶尖势力利用控神球布的局,事前多位天境埋伏,还设下了阵法,将这名白图家的天境三重杀死,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秦家和白图家等隐世家族哪怕猜到了,也只能把苦果给硬吞下去。

    不过,因为这次的行动,姜预也被天铸城城主给再三强调了要低调,在太北古城的第二次试炼开始之前,真身决不能离开天铸城,就是山脚都不行,不能给敌人一点点的机会。

    秦家和白图家等隐世大族,现在就是一只只被惹怒了的老虎,一旦大意被逮到了机会,就可能被狠狠咬一口!

    姜预再三表示了自己会老老实实呆在天铸城,天铸城主等天境才放心。

    ……

    转眼间,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秦家白图家等隐世家族一直在试图寻找着反击的机会,天铸城外面,时常都有一些可疑人士,在探查着什么。

    只可惜,这一个月的时间,姜预就如传闻那般老老实实,一直闭关呆在天铸城当中,足不出户,根本没有一丝机会。

    而如今,这些意图杀死姜预的隐世大族,却是突然停下了对姜预的所有行动,天铸城周围都是一下子安宁了下来。

    因为,太北古城第一试炼,三天后就结束了。

    太北古城,作为罗虚大陆五大禁地之一,一直被中域的半步虚境的太北古城之主所掌控,太北古城之主没有人知道其名字,几百万年的岁月让曾经和他一个时代的人,几乎都已经迈入了尘土。

    太北古城之主的寿元将近,而地底生物威胁尚在,不得已在最后的时光,打开太北古城,历练众天骄,找寻太北古城合适的继承者。

    三天后,第一次试炼完成,一年前送入太北古城的三百岁以下的天骄们都将集体回归,经历了太北古城的三十年光阴,这次天骄回归,无疑是一次举世瞩目的大事,罗虚大陆的局势都会因此而发生某种转变。

    太北古城本就是造化之地,能在里面修炼三十年,这无疑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大机缘。

    不论是秦家,白图家等隐世家族,还是太极剑山,玄丹宗,天合殿……甚至是天铸城,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这次太北古城第一试炼完结上。

    毕竟,每一个顶级势力,甚至很多次一级的势力都派出了大量的天才弟子进入其中历练,完成蜕变,去搏一搏那太北古城的继承权。

    虽然概率微小,但是,一旦成功,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步青云,将有希望成为整个罗虚大陆最巅峰的存在,其所在的势力,也将因此而获益巨大,成为中域最强大的势力。

    这是所有人都难以抵挡的诱惑。

    原本,姜预一直处于风尖浪口,几乎全中域的注意力都落在他身上,无数人找着机会杀他,又有无数人要保他。

    但是,这一刻像是突然失去了宠爱一般,沦为了一个孤儿,虽然说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毕竟没谁希望一天到晚被这么多人盯着。

    但是说实话,姜预突然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习惯,心里有点空空的,怎么感觉不对劲儿。

    ……

    三日后……

    太北古城的周围,向外扩张不知多少万里的地界,是一片荒凉,大地破碎,地底的黑色气息依旧蔓延,宛如当年的死域一般。

    离地底生物的入侵战争,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是,这片曾被地底生物占领的地界,依旧没有丝毫的恢复,罗虚大陆的生灵,几乎很难在这上面生存。

    这阴暗破碎的地界,这一日,却迎来了整个中域之人,甚至其余四境的人的关注。

    太北古城,外表流露出丝丝缕缕的岁月气息,一砖一石都颇为古老神秘,它依旧坐落于曾经神城前方死域的中心点,那个地底的黑暗通道之上,镇压无数想要通过的强大地底生物。

    如果没有它的存在话,中域估计早就在地底生物的入侵当中,被践踏地面目全非,所有人都将沦为地底生物的耳食。

    太北古城,在这方地界之上,一直以来都颇为沉寂,这一日,却是突然有了轻微的颤抖,整片天地的灵气都随之变得更加活跃了起来。

    风云的轨迹都在随之发生着变化,隐隐以太北古城为中心,在进行着有规律的运动,天地的异象渐渐产生,吸引着周围的所有气息。

    关注着太北古城的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心中隐隐有着激动,这将引起中域局势变化的天骄们,终于要从太北古城出来了,众多天骄当中,究竟谁才是其中的佼佼者呢?

    太北古城颤抖地越发厉害了,风云变幻,隐隐形成了一座荒古的城池,其中有着呼啸声,带着节奏与韵律,在为太北古城的开启而欢呼。

    ……

    天铸城当中,在多位脉主前往太北古城迎接当初送进去的天骄之时,姜预依旧被禁足在天铸城当中,不允许离开。

    虽然现在秦家白图家等隐世大族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太北古城的开启上,但是,他们依旧不能大意,指不定人家就等着这个机会。

    天铸城山间的宫殿,姜预和抱抱在里面鼓捣着什么东西,时而发出一些怪异的声音。

    “爸爸,爸爸,你看抱抱的乔装怎么样?!肯定没人认得出抱抱!”抱抱一脸兴奋地看着姜预,此时的她,竟然穿着一身小西装,鼻子下面黏着两撇小胡子,给人一副小绅士的模样。

    好看到是好看了!但是,这么有特色的衣服,人家一看就知道是咱俩。

    毕竟,这个风格的衣服,也就姜预和抱抱在穿。

    “不行,不行,抱抱。”姜预不禁扶额,然后露出了自己的装扮,“看,抱抱,爸爸的服装,才是最具有迷惑性的!”

    姜预向抱抱得意展示到,只见,一阵破破烂烂的衣服,各种补丁,就像济公的服饰一样。

    抱抱脸色惊异,惊喜道,“我也要当小济公!”

    随之,换上了一套和姜预差不多的衣服,一大一小,两个乞丐,新鲜出炉。

    “走!抱抱,爸爸带你去见妈妈去!”姜预抱起抱抱,嘿嘿一笑道。

    于是两人偷偷摸摸从天铸城出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