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提伯斯被掳

第四百九十四章 提伯斯被掳

    “快到了,就快到了,小象叔叔好厉害!”抱抱一只小手拿着泛旧的黄色图纸,高兴地吆喝着。

    白小象雄赳赳气昂昂,背着抱抱向着图纸上最后的终点跑了过去。

    “抱抱,我们马上就要找到宝藏了!”

    最终,他们来到了天铸城的一个偏僻角落处,这里已经位于天铸城的阵法边界。

    抱抱和白小象皱起了眉头,小脸愁绪。“怎么办?宝藏的埋藏地点,竟然在阵法外面!抱抱是不能离开天铸城的。”

    白小象也是暗道倒霉,它没有自己爹爹的命令,也是不能出城的。

    宝藏最后的终点在天铸城外面,这意味着他们注定不能出去取出来。抱抱和白小象就站在天铸城阵法边界里面,看着外面近在咫尺的终点,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怎么办?我们克服了那么多苦难,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抱抱好不甘心啊!”抱抱皱着一张精致的小脸颇为难过地说到。

    白小象心里也是不甘心地很。要知道,这一路的麻烦可都是它解决的,从来没有哪一次它觉得自己这么厉害过,现在要在最后的地方放弃,心里怎么都不会愿意!

    “抱抱,咱们偷偷出去一下,找出宝藏马上就回来,肯定不会被发现的。”白小象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下周围。这里足够偏僻,除了他们没有一个人。

    “这……”抱抱脸上露出挣扎之色,就差最后一点了,好想出去啊!

    “只是出去一下下,找到宝藏了马上回来,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此时,她突然想到爸爸姜预曾经说过的话时,脸上的犹豫顿时消失,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小象叔叔,抱抱答应了爸爸不会出天铸城的,抱抱是好孩子,不能说话不算数!”

    一脸希冀的白小象顿时脸色一衰,抱抱不出去的话,它也不敢出去,自家爹爹有些时候老凶了。

    “可是,总不能看着宝藏就在眼前,都不去取吧?”白小象憋着嘴巴说到,心里很不甘心。

    抱抱两只眉头紧紧锁了起来,想要想点办法,小脑袋像是一锅粥一样搅来搅去,脑瓜子猛地一亮,“抱抱有办法了!可以让提伯斯帮我们去把宝藏拿出来啊!”

    白小象跟随抱抱的目光,看向抱抱背上的缩小版提伯斯,心中也是一喜。

    它不能出去,抱抱也不能出去,但是提伯斯只是一个傀儡,没有丝毫这方面的限制。

    在抱抱和白小象期待的目光当中,提伯斯的身躯缓缓变大,最终变成了一个三米高的棕色巨熊。

    “提伯斯,我们就靠你了,一定要把宝藏带回来啊!”抱抱拍着提伯斯的大腿,眉开眼笑地说道。

    “好的,小主人!”

    提伯斯看起来有些笨重的身躯,向着天铸城边界外的那宝藏的终点而去。

    而不论是提伯斯,还是抱抱,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外面正有一个陷阱在等着他们。

    ……

    抱抱和白小象看着提伯斯已经快要到了宝藏的埋藏点,脸上兴奋不已。

    “希望你的计策,不会出差错。”在天铸城的某处,一个平凡的屋子当中,一个老者盘膝而坐,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意。

    “姜预的女儿只要触动了阵法,就会被立刻传送到极为遥远的距离,在那个地方,又有一个空间传送阵法等着她,再次传送,哪怕是天铸城的天境发现了都不可能找到人!”老者极为自信地说道。

    这次,布下这样的局,还动用了空间阵法,只是为了掳走姜预的女儿,他们也算看得起此人了。

    忽的,那盘膝而坐的老者眼神猛地一亮,“阵法被触动了!”

    随之,他就消失在了昏暗的屋子当中,不知前往何处。只留下那中年男子猛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他的任务应该就算完成了。

    ……

    抱抱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草地。

    一个身幽幽的空间洞口,散发着无穷的空间波动,提伯斯巨大的身躯被吸入其中,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它虽然有着超过一搬半步天境的实力,但是在面对空间隧道这种东西的时候也无能为力。

    只是短短一刹那,提伯斯就被吸入了空间隧道之中,然后,黑黝黝的洞口,就这么无情关闭。

    “小主人,千万不要出来!”在消失的最后之际,提伯斯最后的声音响起,它的话还没有说完,最后还迫切想说这是敌人的陷阱。

    提伯斯,就这么消失了!

    刚刚还在为马上就要找到宝藏而高兴地抱抱和白小象,顿时整个人都傻掉了。

    “提……提伯斯,你去哪儿了?”良久,抱抱呆呆地说道,两只眼睛里面,有着泪珠子莹莹发光。

    下一刻,抱抱的小脸瞬间就崩溃了,什么都不想了,小短腿一迈,就要冲出去。

    白小象见此,连忙伸出鼻子卷住抱抱,它又笨又傻,但是也知道,抱抱冲出去,很有可能有危险。

    它是叔叔,怎么能够看着抱抱泛险呢?

    “提伯斯,你回来!”抱抱在半空当中嚎啕大哭。

    自从她两岁的时候,提伯斯就来到她身边,一直没有离开过,但是,就在刚才,提伯斯就这么消失了,离开了她。

    一切发生地太突然了!抱抱完全接受不了。

    ……

    在中域离天铸城较近的某处,一只棕色的大熊突然从一个黑森森的洞口当中掉了出来,立刻又触动了一个阵法,再次传送前往另一个地方。

    而此时,这个地方,已经有一个老者通过空间通道,提前在这个地方等待。

    难以相信,这个老者竟然是一名天境!

    然而,他的身上,却没有丝毫天境的气息,表面修为一直都维持在地境三重。这一点连天铸城的最外一层阵法,都没有察觉到。

    在他的注视下,第二个空间通道已经打开,提伯斯从中掉了出来。

    原本,还颇为平静的老者,神色顿时怒了,阴沉地要滴出水来。

    “真是废物,连一个小女童地引不出来!”

    ……

    天铸城当中,在提伯斯刚刚消失的瞬间,有着几个天境气息猛然一动,同样在山脚的八脉脉主石匠,一直颓废的气息变得凌厉。

    下一刻,这件炼器铺子就变得空空如也,石匠已经消失了。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眼中赫然是白小象以及被困在它鼻子当中的抱抱。

    见白小象和抱抱都平安无事,石匠顿时松了口气。

    一个是大哥的儿子,一个是徒弟的女儿,他不能忍受任何一个出事。

    “呜呜……师爷爷,您一定要救救提伯斯,它,它被坏人抓走了……哇哇哇!”抱抱一边大哭,一边口齿不清地对石匠说道。

    就在此时,石匠旁边,又出现了一道人影,是一个漂亮的中年妇女,这赫然是二脉脉主。

    那空间阵法,就发生在天铸城周围,让天铸城所有的天境都注意到了。

    “二师姐,照看好他们,我去去就回!”石匠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震怒,那张带着的脸,寒气十足。

    敢在天铸城出手,目标还是抱抱和白小象,无论哪一点,他都不能忍。

    “你要小心!”二脉脉主严肃说道。

    就刚才的空间阵法而言,出手之人必定是天境无疑,能让天境出手的计划,都不会那么简单。

    石匠沉默点头,顺着空间波动,打开空间通道追了过去。

    ……

    中域,一场顶尖的拍卖会还没有结束,正处在高潮。

    几乎所有人都在无语那一直叫价的人,这辈子参加拍卖会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那些个顶尖势力,有的无语摇头,有的暗恼皱眉。

    而就在此时,那一只叫价的声音却突然停下来了,这般反常的情况,让所有人都变得有些不适应。

    难道是上天也看不下去,悄悄收了这个妖孽?

    相比起众人的疑惑,第一阶层的天境们却是神色各异,有的疑惑,有的惊奇,还有的,则是在冷笑。

    那包厢之中,已经没了姜预的身影,在空间波动之下,已经离开。

    “没有突破到天境,也没有难道是空间类的宝物?这种一次性至宝也就你们天铸城会拿出来随便用!”一名天境淡淡说道。

    天铸城的六脉脉主神色尴尬,这类可以传送活人的空间至宝,天铸城虽然说确实不少,但是也没有夸张到可以随便用的地步。

    这小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火急火燎的,赶着去投胎啊!

    ……

    天铸城中,姜预一步踩在城外,连忙进入了天铸山的最上面。

    姜预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他的心中,布满了怒火与焦急。

    尽管,从通讯器传来的消息说,抱抱并没有事,但是,在没有见到抱抱之前,他以后心里放不下心来。

    “我女儿,抱抱呢?!”姜预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天铸城最中心的城主大殿当中,语气之中,带着焦急。

    这里,已经有了好几名天境!

    一名天境,来到天铸城附近作案,而且,天铸城的阵法似乎还没有发现,这无疑已经彻底触怒到了天铸城的威严。

    “放心吧,小丫头没事,在你的宫殿里,去好好安慰一下她吧!”天铸城城主开口道。

    就在此时,大殿当中,石匠走了进来,神色当中有着凝重,他看来一眼姜预,“蓄谋已久,空间通道另一边,还有第二个空间通道,已经逃走了!”

    闻言,其余几名天境都是皱了皱眉。

    有人在天铸城附近闹了事,结果他们连人影都没看到,还真是耻辱啊!

    “我先去找抱抱。”姜预淡淡开口,然后,身影就消失在了大殿当中。

    ……

    厚重的宫门被打开,露出了现代家居的闲适装饰,这个以往温馨的地方,此时隐隐有着哭声。

    听着这个哭声,姜预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姜预推开抱抱的房门,一道小小的身影,正团在粉色的大床上,不停地啜泣着。

    “提伯斯……提伯斯……”

    这小小的身影,显得如此孤独与无助!

    姜预的心顿时为之一疼,他觉得他这个爸爸,当得尤为不称职,又有哪个爸爸会让自己的女儿难过伤心成这个样子?

    听见开门声,抱抱低在胸口的头才缓缓抬起,露出一张已经红肿的眼睛,泪水鼻涕糊了一脸,衣服都打湿完了。

    “呜呜……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抱抱大哭着,幼小的身体向姜预冲了过来,狠狠扑到姜预的怀里。

    “呜呜……爸爸,抱抱知道错了!是抱抱害提伯斯被坏人抓走的!抱抱再也不做好事了!你一定要把提伯斯救回来啊!”

    抱抱幼小的身子缩成了一团,在姜预怀里嚎啕大哭,不断颤抖着。

    “爸爸不在的时候,都是提伯斯一直陪着抱抱的啊!呜呜啊……”

    她此时害怕极了,害怕再也见不到提伯斯,再也不能躺在提伯斯的怀里睡懒觉,听提伯斯将故事。

    抱抱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落在姜预心里。

    对于姜预而言,对于许多人而言,提伯斯或许只是一只傀儡,就连天铸城的天境们都从未关注过提伯斯。

    但是,对于抱抱而言,提伯斯就是除了姜预以外最亲近的存在,甚至,呆在她身边的时间,比姜预还多。

    “抱抱不哭,爸爸会把提伯斯带回来的!”姜预不停安抚着抱抱,安抚着一颗害怕的幼小心灵。

    然而,失去亲人的恐惧,让抱抱的身体一直颤抖个不停,在姜预未回来之前,她的内心,已经蒙上了巨大的阴影。

    姜预的内心一疼,脸色极其阴沉,除了四年前老乞丐的死去,他从来没有哪次心中是如此愤怒。

    “抱抱不哭,爸爸马上就能把提伯斯救回来,你信不信?”姜预把抱抱整个抱起来,眼睛直视着抱抱的红肿双眼。

    “爸爸,我要提伯斯快回来!”抱抱一边哭泣,一边重复着话。

    “那好,抱抱在门口等爸爸和提伯斯,从一开始数,数到一百,爸爸就会带着提伯斯回来!”姜预露出一个微笑,精神波动安抚着抱抱的情绪。

    “一百声,抱抱一定好好数,爸爸一定要让提伯斯回来!”抱抱眼睛里,闪烁出希望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