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带着熊的熊孩子

第四百九十二章 带着熊的熊孩子

    “冰冰凉凉的,身体温度太低了……”抱抱伸出小手,在金色的龙鲤鱼上面摸来摸去,小脸沉思着说道。

    一身白色医生服装的她,个子小小,半蹲着身子,再搭配上认真的小圆脸,可爱无比。

    “你一定是感冒了,得了低烧。”抱抱正为自己看出了病情而感到高兴不已。

    金色的龙鲤鱼:“……”

    “抱抱这里有治病的丹药。”抱抱在兜里翻了翻,找出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一颗丹药,递到了龙鲤鱼的嘴前。

    金色的龙鲤鱼当然不会这般听话,闭着嘴不吃,眼珠子直盯盯地望着抱抱,里面透露着绝不屈服。

    抱抱见此,皱了皱鼻头,有些不开心地说道,“大鱼鱼不是乖小孩,生病了不吃药。”

    金色的龙鲤鱼不理会。

    抱抱怄气,教训龙鲤鱼说道,“生病了一定要吃药,不吃药就只能一直呆在病床上!你只有吃了药,病好了才能放你回去!”

    金色的龙鲤鱼闻言,两颗眼珠子转了转,它可不想一直被按在这石头上,如果只是吃颗丹药,就能让这大笨熊放过它的话,那吃了也不妨,反正不过一颗普通的调养的丹药。

    于是,龙鲤鱼张嘴,把抱抱手上的丹药给吞了进去。

    “太好了!”抱抱高兴说道。

    龙鲤鱼心想,这下该放自己回去了吧,它可不想再和这两个傻乎乎的家伙有瓜葛。

    然而,抱抱却并没有要放它回去的想法,而是在龙鲤鱼的身上摸索着,不断试探温度的改变。

    “怎么回事?体温还不升高,和抱抱自己的差好多,难道是药不管作用?”抱抱小脸十分忧愁。

    又过了片刻,抱抱又试探龙鲤鱼的体温,依旧冰凉,不禁皱起了眉头。

    而一直被按在地上失去自由的龙鲤鱼,心中是无语至极,在想究竟要什么时候才放它走,它一条鱼,怎么可能有人类那么高的体温啊?

    “大鱼鱼,一定是染上什么至寒的东西了,一定要给它驱散!”抱抱突然想明白了原因,脸上露出喜色。

    “水火相克,寒气就要用火来驱散!”抱抱又开动自己的小脑筋说道。

    于是,在龙鲤鱼极度不好的预感之中,抱抱把龙鲤鱼给架了起来,下面流出一定的空间。

    “提伯斯,火,火,帮大鱼鱼驱散寒气!”抱抱挥舞小手对提伯斯说道。

    提伯斯点了点头,顿时,身体上,一股红色的火焰突然燃烧了起来,像是一朵朵红云,将周围的温度逐渐提升。

    而这些火焰,徐徐向着提伯斯的双掌靠拢,接近那金色的龙鲤鱼。

    金色的龙鲤鱼见到这一幕,整条鱼都要惊呆了,他们竟然真的要烤了自己,那还得了?

    就这个温度的火焰,落在自己身上,估计都得熟透了,命不久矣啊!

    不要啊!

    金色的龙鲤鱼万分悔恨,自己为什么不会说话啊?还有那些平时给自己喂食的人,怎么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地盘被两个恶徒给闯入了?

    “大鱼鱼,不要怕,烤一烤,烧一烧,你的病的会好了!”抱抱擦了擦额间细密的汗水,安慰金色的龙鲤鱼道。

    金色龙鲤鱼差点泪流满面。谁家治病是这么治的?自己本来就没病,被这样一搞,说不定真生病了。

    不!应该说是会被烤死的!

    金色的龙鲤鱼迫切希望告诉抱抱,它没病,它健康得很!然而,一切的前提都是在它能够说话之下。

    “别急啊,大鱼鱼,你的体温,马上就能恢复正常了!”抱抱蹲着小身子,不停安慰龙鲤鱼。

    感受到越来越靠近的火焰,金色的龙鲤鱼不停地挣扎,想要逃出提伯斯的一双魔爪。

    再这样下去,它就要变成红烧鲤鱼了!

    金色的龙鲤鱼心中大悲,连忙运足灵气,护持着自己,同时,不断调节自己的温度,将其升高,最终变得和人体的温度一样。

    它的一双小眼睛直盯着抱抱,带着特别的意味。没法说话,它就只能以这种方式要引起抱抱的注意。

    抱抱很快就注意到了龙鲤鱼的眼神,心中有着疑惑,用手摸了摸鱼身,这才发现,大鱼鱼的体温终于恢复正常了。

    她连忙让提伯斯把火焰收起来,大鱼鱼的病已经治好了,要是再烤下去,她担心烤熟了。

    “太好了,大鱼鱼,这个方法果然管用,真的把你的病治好了!”抱抱兴高采烈地说道。

    而听到这句话的金色龙鲤鱼,心中的心思复杂万千,甚至是欲哭无泪。

    这是它鱼生,这一次和熊孩子的遭遇,过程是这般遭罪。所谓的熊孩子,竟然真的是熊和孩子!

    “小象叔叔,大鱼鱼的病治好了,我们把它放回去吧!”抱抱转身跑到白小象的身边说道

    白小象此时还疼着呢!它臃肿的鼻子还没有还没有回复原样,一张脸悲催不已。

    它看向那金色的龙鲤鱼,原本还很愤怒,但是,不知为何,当看到金色的龙鲤鱼生无可恋的表情之时,心里顿时畅快了许多。

    “对,抱抱,该把它放回去了!”白小象对抱抱说道。

    抱抱又让提伯斯把金色的龙鲤鱼放回去,提伯斯的两只大熊掌,夹起金色的龙鲤鱼,往潭水当中一扔。

    要是平时,金色龙鲤鱼肯定会觉得被这样对待会很丢脸面,但此时,它只要快点离开这对熊爪就行了,其余的,都是浮云。

    再落入幽深的潭水的时候,把温度调回正常,它感觉鱼生是如此美好,而熊孩子是如此恐怖,尤其是带着熊的熊孩子!

    而在这之后,抱抱又让提伯斯继续把潭水里的其它龙鲤鱼都一条一条地抓起来,挨个给它们看病,所用的方法都和刚才的一样。

    于是,一条条龙鲤鱼都泪流满面地回到了自己的潭水之中。

    其中一条龙鲤鱼:我已经被误抓两次了。

    另一条龙鲤鱼:你才两次,我已经四次了。

    其余龙鲤鱼:……

    潭水上的山石上,抱抱靠在提伯斯的大腿上,记录着刚才做的好事。

    【抱抱治好了大鱼鱼,大鱼鱼很高兴】

    在记录完消息后,抱抱显得十分高兴,看向小象叔叔,“小象叔叔,你的鼻子好像受伤了,抱抱给你治治吧!”

    白小象闻言,连忙摇了摇头,今天它已经够丢脸的了,怎么还好意思让抱抱给它治伤?

    尽管看刚才抱抱轻易把龙鲤鱼都给治好了,那么抱抱的医术很高,也能治好它,但是,为了最后一点脸面,宁愿疼着它也不能让抱抱帮它治。

    紧接着,为了彻底打消抱抱的想法,它连忙运转灵气,将伤势压制了下去,使得鼻子的外观看起来和正常无疑。

    抱抱见此,不禁倔了倔嘴巴,她还想治好小象叔叔,再做一件好事呢!

    “抱抱,别担心,我还知道好多地方有好事可以做,比如为我爹爹家里有,还有二姨家,三姨家……”白小象一口气把天铸城的几大脉主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抱抱一听还有这么多人需要自己的帮助,顿时高兴坏了,拉着白小象就赶快走。

    在他们的离开的背影下,潭水之中的金色的龙鲤鱼,不禁松了口气,这熊孩子终于走了。

    再被多抓几次,他们感觉自己的鱼生,可能就要完了。

    而此时,正直早上,时间还早,抱抱感觉自己今天还能在小象叔叔的陪同下做很多好事。

    马上,要去二师奶奶的家里去了!

    ……

    中域,前一阵子,姜预的拍卖会才闹得轰轰烈烈,而现在,又是一场庞大的拍卖会,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的目光。

    只是,这后一场拍卖会,因为没有直播,许多人都是只能处在“听说”当中,却不能亲眼一见,让很多人心里遗憾。

    这顶尖势力举办的拍卖会,又会是怎么样的?肯定不比破坏王举办的差吧!

    这次举办的拍卖会,规模十分庞大,而物品,自然不会只有什么珍惜材料,还有许多珍贵药材,高级的功法和武技。

    这些都是各大顶尖势力的小部分储备,平时堆在储存库里,也是一种底蕴的象征,此时拿出来拍卖也是收集一些灵石来用。

    姜预正坐在第二阶层的包厢里,他没有刻意隐藏身份,所以,应该很快就会有人知道他来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他接下来做的事,肯定会被人知道真实身份,刻意隐藏了也无用。

    而这里是拍卖会!是各大顶尖势力重要的交易场所!就算那些敌人要害姜预,也无法在这个地方对他做什么。

    真正要小心的,其实只有拍卖完成后,会不会有人来袭击。

    不过,姜预也想好了,到时自己只需要乖乖地躲在天铸城的天境身后,跟着他一起回去。这样,既不会过早暴露自己天境的实力,也会少许多麻烦。

    拍卖会开始后,一样样物品开始拍卖。

    姜预对功法武技什么的,兴趣不大,天铸城的功法武技,就已经够他用了。少部分珍贵药材有用,是一些生物科技的材料,除此之外,姜预的最主要目标,当然是那些珍贵的材料。

    特别是天级的材料,姜预要用特殊能力转化出来,哪怕一丁点,也要花极其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能够通过购买来省时省力,是最好不过了。

    这次的拍卖会,各大顶尖势力准备已久,拿上来的,都是珍品。

    每一个物品的拍卖,可以说都是十分火热,竞价者数不胜数。

    最开始拍卖的,都是一些较为低级的东西,对于姜预而言,也没多少作用,所以,几乎姜预都没有出手。

    当然,肯定也有例外,拍卖的物品中的一样奇异材料,数量极大,只是材料特点不受欢迎,姜预因为没见过这种材料,花了几千万将其拍卖了下来。

    这是姜预第一次引起了人们的一点注意。

    而紧接着,后面又陆续开始了拍卖,各种珍惜的材料陆续出现,天级的材料都不在少数。

    在这些材料当中,也有些是某些顶尖势力所缺少的,所以,他们往往也会参与拍卖。

    当然,各大顶尖势力派出参与竞拍的,不一定就是天境,也有可能是半步天境,这就要看他们对于拍卖物品的需求了。

    但是,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拍卖,他们竟然发现,自己基本上,类似的一件东西都没拍到,全都被一个半步天境给拍走了。

    每一次珍惜材料的拍卖,有许多人出价,最后各大顶尖势力若需要,也会出价,但是,却总有一个声音和他们作对。

    要知道,他们可是顶尖势力,就算前一阵子灵石消耗巨大,但一场拍卖会,价格也不该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压下去。

    “这究竟是哪个混蛋,哪里来的这么多灵石,每次拍卖都要抢,就不能让一些给我们吗?”顶尖势力当中,有人极其不岔地说道。

    平时都是他们抢别人的,但是,今天,竟然被抢得没一点脾气。

    没办法,他们本来就缺灵石,拍卖东西也要讲实惠,当一件东西超出他们心里的价格线后,就会放弃。

    但是,那个半步天境的混蛋,就像全天下的灵石都是他家似的,喊价喊这么高,都不带一丝犹豫的。

    随着拍卖会的不断进行,就是第一阶层的天境都是皱起了眉头,因为,就连他们都抢不过那第二阶层的半步天境,一次又一次碰壁。

    这般情况下,这场拍卖会的大多数东西,都是落入了那第二阶层的半步天境手中,其余人获得的很少。

    拍卖会的气氛有些诡异,整场拍卖会,似乎都被一个人给占了大半了,其余人都感到很不舒服。

    对此,主持人也是尴尬地笑了笑,他主持拍卖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

    但是,人家有钱要参与拍卖,你总不能拦着人家吧?

    这个主持人也是一个极有经验之人,在拍卖过程之中,不断带动气氛,削弱物品总是落入同一人手中的影响,只是,再如何削弱,也没办法扭转局势。

    渐渐地,人们都是感受到了一丝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