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拍卖会开始

第四百七十八章 拍卖会开始

    在众人的注目当中,日月同天下的拍卖会场,一盏盏美丽的灯光开始亮起。

    动人的旋律开始在半空当中响起,沁人心脾,一个个光点中,一个个舞女展开身姿,跳出曼妙的物资。

    那原本在日月下,显得有些暗淡的拍卖会场,瞬间变得光彩夺目,成为这片空间的焦点,天空的日月似乎都沦为了背景。

    “欢迎各位,来到在下的拍卖会。”

    在曼妙的歌舞当中,姜预的身影缓缓投射到了三千多名拍卖会参与者的面前十丈左右。

    他一身黑色打底衬衫,大面积绣着银色的龙纹,黑色的休闲裤,搭配白色的平板鞋,看起来很普通的服饰,却给人一种轻松休闲的舒适感。

    姜预的出现,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位就是破坏王?”人群当中,不少人下意识惊叹道。

    姜预的崛起速度十分快,以至于许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没见过本人,就成了中域有名的人物,一场拍卖会,连天境都会竟相参加。

    除了这些客观立场的人,还有二十个左右的顶级势力,出席的天境的目光,都是不禁落到了姜预身上。

    他们细细打量着姜预,除了十多年前的风麟觉,从来没有哪个年轻一辈,会这么引起他们重视。

    而且,某种程度而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带给他们的惊讶,还要胜过当年的风麟觉。

    “哈哈哈……姜小友,客气了!”一名双目剑气惊人的中年人说道,是太极剑山的天境。

    他直呼姜预姜小友,算是给足了面子,神态之间,也颇为自然。

    同时,他的那双剑目也是闪过一丝精光,想要在姜预身上看出什么,但这里是虚拟世界,能看出的东西并不多。

    在这名太极剑山的身旁,站着另一名大汉,却是天铸城的六脉脉主,正大笑着看着姜预,十分满意。

    天铸城作为炼器圣地,炼器独绝,大陆第一,但在武力方面,一直要差一筹,但现在,姜预的出现,无疑给他们狠狠挣了一把面子。

    而除了这两位天境以外,周围还有十余名天境都含笑向姜预点头示意,流露出一些善意,这些人购买的拍卖连接器,都是白银级的。

    显然,这些人就是属于己方阵营的!

    姜预也一一回应,在晚辈礼貌方面,一点也不缺少,看着各大势力的天境,心中又在琢磨,晚辈多收长辈一点灵石,应该不算过分吧?

    姜预又把目光转向另一边,那里又是单独划分出了一个阵营,有着七八个人,看向姜预的目光,就不那么友善了,带着毫不掩饰的阴霾,甚至是有着一闪即逝的杀意。

    尤其是,这个阵营为首的一个老者,白发苍苍,看向姜预的目光,更是如一把随时要刺穿咽喉的利刺,隐藏着恨意。

    这个天境,来自于秦家,和姜预是宿敌了!

    “什么时候开始?”那秦家的老者眼睛微眯,淡淡说道,似乎没有喜怒。

    此时此刻,众人也是把目光放到了姜预和秦家身上,姜预是踩着秦家天骄尸骨上位的,这一点谁都知道,这秦家,怕是对姜预恨之入骨,竟然这般平静对待,如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也对!毕竟这种场合,还是敌人的地盘,表面功夫也要做足,想来破坏王也是如此。”人们这样想到。

    事实上,几乎没人知道,他们秦家因为姜预牺牲的,哪里仅仅是几十个天骄,连一位天境都被波及殒命。

    而且,那位天境,可还是秦家老祖的亲子啊!

    面对这秦家天境的问题,姜预一声不出,却是一转身,甩了人家一个后脑勺,丝毫不给面子。

    姜预心中却是发出了一声冷笑,对于这些在地底生物入侵,都还暗算阴谋利益的人,没有丝毫好感,也提不起多说话的兴趣。

    这一幕,让众人都是有些错愕,四周有着轻微的嘈杂声,那些个同阵营的天境也是无语,暗道姜预的胆子很大,敢直接拂了天境面子,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一下。

    “野小子,给你面子,别不知好歹!”在秦家天境的身旁,一个相对年轻的中年人说道,语气冷漠。赫然是白图家的天境。

    “那拜托你……千万别给我面子,千万别进我家拍卖会。”姜预转过头来,轻轻撇了撇嘴,语气带着淡淡不屑。

    闻言,那白图家的天境顿时怒了,正要发作,一旁的秦家天境却是淡淡摇头,“罢了,无须计较。”

    事实上,这秦家的天境心中也有些无奈。

    因为,在这个虚拟世界,他们的力量渗透不进来,只能控制一个假的身体来操作,很多事都没有办法。

    秦家天境心中暗恼,姜预的这个拍卖会,太过出人意料,天境在这里都无用武之地,没法捣乱,只能静静看着拍卖会举办。

    姜预突然笑了一声,“你们最好还是别进去了,说不定会后悔哦……”

    这话一出,天铸城六脉脉主,神情一愣,有些措手不及,暗骂这小子怎么这么急,这么快就露出獠牙。

    “哼!”白图家的天境只是冷哼一声,传达着对于一个区区半步天境的不屑,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杀意颇深。

    招呼完了秦家为首的那些家族,姜预又看了看另一旁,不在双方阵营的一个家族,那便是冰家。

    冰家来人,同样是一名天境,一身白色的衣装,飘然若仙,又似万载寒冰。

    这女子看向姜预,神色当中,带着十足的冷漠。

    如果说,对于姜预还活着这件事,秦家的不乐意是首位,那么,冰家,肯定就是第二位了。

    姜预眉头微皱,虽然是冰莜凌的家族,但他知道里面的猫腻,也难得上去打招呼,自讨没趣。

    他更喜欢把冰莜凌和冰家分开来看,各是各的。

    “各位!拍卖会正式开始,在下要去监督一下拍卖会的运作,先行告辞,希望各位满载而归!”

    姜预转身,启动了拍卖会的正式开场命令,一时间,音乐激昂,像是激烈蹦跳的心脏,直让人面红耳赤,于此同时,姜预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原地。

    而随着这阵音乐,那巨大的圆形拍卖会场,一个巨大的拱形门打开,一面白银色的毯子,慢慢铺垫了出来,来到众人的脚下。

    稍慢一刻,在这巨大拱形门的旁边,又有一些小一半的门慢慢打开,数条青铜色的薄毯子,还带着一点毛尖,铺垫了出来。

    一共九条毯子,中间的最大,是为白银色,周围的最小,是为青铜色,分别对应一个主门和八个侧门。

    这一刻,那些个天境,心中都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天铸城六脉脉主,他可是奉了城主的命令,要照看好姜预,让其少惹麻烦。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已经迟了!

    “不过,还好,只是一个毯子,还有门的不同!”六脉脉主自我安慰道。

    但是,他心里也知道,要让堂堂顶级势力的天境,走一个侧门进入,那可能吗?

    一个身穿宫裙的女子从天而降,美丽若仙,人世不该有,让在场的大部分男人眼睛都不自觉被吸引,怦然心动。

    “各位尊贵的客人,由于会场入口有限,所以只能根据各位的拍卖连接器等级来区分入口,请各自选择和等级相同的颜色进入哦!”

    闻言,在场的人们都静了静,空间中,似乎有种极其阴寒的气息在蔓延,那是,来自于那些购买青铜级的顶尖势力的天境。

    事实上,那些普通的参与者对这个分级没有丝毫感触,因为总共两种路,天境一条,他们走剩下的,再正常不过。

    这个设定,真正针对的仅有那些购买青铜级的天境,是在侵犯他们的脸面。

    正如六脉脉主所想,没有那一个天境,会甘愿埋下头,走这侧门。

    “哼!这个规则,我们不遵守,只会走这最中间的路!”白图家的天境冷漠之极的说道。

    他是天境!只能走正门!他不相信,谁敢拦着他?

    “这位客人,要走尽管走……”那白衣女子淡然笑到,还伸出手邀请。

    白图家的天境脸色阴沉,一怒之下,就要踏上那白银地毯之路。

    秦家的天境,再次出手拦住了他,淡淡摇头,“我们的力量无法渗透过来,这里肯定布下了某种限制,进不去的。”

    “难不成,我们还要去买一个白银级的拍卖连接器不成?”白图家的天境脸难看道,去买拍卖连接器,无异于是向姜预低头了。

    向一个毛头小子低头,他怎么可能吞得下这口气!

    就在这些秦家为首的天境心中震怒之时,其余的人,已经开始陆续进入了拍卖会场。

    银色的地毯,看起来虽然不能算多么华美,但是在对比之下,却是超出了太多。

    十余名天境,走在上面,一丝一缕的银光流淌,看起来,也带着几分神异。

    而那些普通的参与者,顺其自然地走在青铜色的地毯之上,虽然这地毯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走在上面,却是十分柔软,这些人心里也十分舒坦。

    人流渐涌……

    “走吧,一切都是虚幻,不用在这些小事上计较,等老祖君临中域的一天,所有的不平,都会讨回来!”秦家的天境淡淡开口道。

    他步子迈出,竟然真的要走侧门进去,“走侧门是小,百万灵石也是小,只是不能让那些小人得意。”

    其余天境,眉头微皱,心中散去不平,竟也要跟上去。

    就在这时,那白衣女子,飘在天空,却是突然开口道,“对了,忘了告诉各位了,这里的拍卖会,是在外面同步直播的哦,也就是说,外界很多人虽然进不了拍卖会,却可以观看这里发生的事!”

    这样的话音一落,会场的人都是惊了惊,有些人悄悄看向那几个天境,不知为何,竟然带上了一丝同情之色。

    就是在白银地毯上的天境们,都是神情怪异,暗道这真是太狠了,真是不给这些家伙留一点面子。

    同时,他们心中也庆幸,还好当时没有太过小气,还是花了百万灵石。

    走在这条银色地毯上的,还有那冰族的天境女子,她看了看这布局,眉头微皱。

    当初,是仔细调查了一下姜预的行事作风,再加上天铸城等势力都买了这个白银级的,为了以防万一,她才购买的,没想到,还真起作用了。

    拍卖会的情况,可以同步观看,以秦家为首的天境们,脚步顿时停了。

    他们心中简直怒火滔天,从来没有哪次,他们是这般丢脸过,白图家的天境看向秦家天境,想问问看,有什么办法。

    秦家天境,眉头微皱,沉思了片刻,“还是……去买吧。”

    闻言,周围的天境都是摇摇头,完全没想到这个天铸城的小子做事会这般狠辣,还会在这种事情上难为他们。

    他们心中都是暗怒,把姜预看成了一个死人。

    虽然姜预炼器是独树一帜,但是,修为终究只有半步天境,年龄又小,突破天境还有极为漫长的一段岁月。

    而在这段岁月,他们将有无数的机会去斩杀一个不是天境的存在。

    不久后,白图家的天境去而复返,脸色极其难看,他告知其余几人,拍卖连接器的售卖,竟然已经截止了。

    闻言,秦家天境等人,神色彻底黑了,心中的怒气止不住要爆发。

    “罢了,还是继续吧,就当一切都是虚幻,这个苦果我们只能咽下去!”秦家的天境说道。

    “这是针对我们的一些小伎俩,重点还是在拍卖会,那里是博弈的真正战场,我们不能连战场都不进入!”又一名天境说道,神色不甘。

    不得不说,中域战场上,他们计划的失败,给后续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而且,那北境之主的出手,也比意料之中,要早了太多,以至于天境们,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创伤。

    天铸城的宫殿之中,姜预看着会场大门的这一幕,不停地发出啧啧声,“他们,竟然真的进来了,希望,即将发生的事,不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心理阴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