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送你们一个黑洞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送你们一个黑洞

    恰如一道银色闪电,姜预来到了一名持剑的天境身旁,一拳轰击在其背部。

    噗呲!一口鲜血喷出。

    而后,姜预得势不饶人,又是两拳,外加一踢,如银光闪过,这名天境瞬间重伤,从高高在上的神坛跌落。

    整个过程迅速无比,直到结束人们才堪堪反应过来。

    其余五名天境都是大惊失色,局势转变地太快了,刚刚明明是他们处于绝对的优势,结果,下一刻,就有一名天境重创。

    “别急,马上就到你们了。”姜预转身对着那几人轻轻一笑这样的笑容落在他们眼中,却是心中一寒。

    要知道,为了尽快拿下姜预,他们可是没有丝毫留手,都拿出了全部实力,但就算是这样,尽然都没有丝毫奈何到姜预,还反被重伤一人。

    这个中域天骄的实力,究竟强到了哪个层次?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万分阴沉。

    今天的局势,似乎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不在掌控之中。

    天境存在心情复杂,但是,他们没有时间多想,因为姜预的攻势再次来临了。

    此时此刻,姜预身上的太虚战甲,六个部分,像是银色线条一样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大致的人形,散发着令人心惊的气息。

    五个天境,立刻拉近距离,聚拢到一起,以往互为对手甚至仇敌的几人,此时却不得不肩并肩一同作战。

    银色的双拳,电闪雷鸣,银光照耀天际,直直轰向了五人,带着无边无际的银雷,直射而去。

    “没有什么是一拳解决不了的!”

    姜预气势威猛,颇有一鼓作气之势,霸气不已。

    五名天境,紧密靠在一起,抵抗姜预的攻势,他们毕竟是五人,当完全放下互相的猜忌,合力之时,也颇为强大,竟然真的暂时挡住了姜预的这一拳!

    这也是姜预的银色拳头,这一次没有落在敌人的身上。

    对此,姜预没有丝毫异色,而是淡淡地又说了一句话,“如果有,那就两拳,三拳,无数拳!”

    随着姜预的话音落下,凶猛的拳威再次迸发而出,电闪雷鸣,银光铺洒,如九天落雷,直指五位天境。

    五位天境,神色一变,暗骂这家伙没节操,说得那么霸气,还以为能够喘口气!

    在他们眼中,一次又一次的银色闪电攻来,五人都是压力巨大,不一会儿,另外两个天境也赶来参战,现在,他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能齐心协力打败姜预。

    七名天境,站在一起,合力对抗一个人,这绝对是北境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可以说十分罕见。他们每一道都强大之极,携带着天威,能够掌天控地。

    然而,这样的力量,面对姜预,却是处于被动。

    越是战斗,姜预越发熟悉太虚战甲所带来的力量改变,自身的战斗意识也渐渐与之融合,而导致的结果就是,姜预的战力越来越高,而那七位天境,越来越辛苦。

    见此,他们脸上极其不甘,但是,心中又在发苦。

    这人是怪胎吗?怎么还在变强?!

    战斗极其疯狂,银光不断在天际闪耀,北境的远处的人们,都在猜测着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再怎么猜,估计都猜不到自家的天境不光相互联手,还处于被暴打的地步。

    忽的,银光停下来了,那银色的闪电拳头,不在轰击。

    见此,七位天境都是心中一松,有着喜意,他们认为,姜预这么狂暴的攻势,不可能坚持太久,现在多半是力竭了,这意味他们反击的时刻终于到了。

    而就在他们准备反击之时……

    “拳头你们矮够了,那么换另外一种吧。”姜预有心试验一下太虚战甲别的功能。

    这话,无疑让刚刚才有些许希望的七人,心中不妙。

    他们向姜预望去,只希望这是虚张声势,在吓唬他们。

    然而,姜预此时,却已经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

    周身浓郁的银光,不断产生,顺着连接各部位的线路,从脚底,慢慢输送到额头,最后,汇集到那多出的一只银色的眼睛上。

    银色的瞳孔,接受全身输送的银光,变得璀璨夺目,犹如天空最耀眼的星星,光芒折射向整个北境,被无数人看到,引为神明。

    当一切银光汇聚完成之时,那银色的瞳孔,光芒顿时一收缩,变得暗淡,然而,这暗淡不过短短一瞬间的事,下一刻,一道更加璀璨的银色光芒从中射出。

    这银色光芒射向了那七位天境,毫无阻碍地穿过其中两人的身体,到达七人的中心点。

    两名天境大惊失色,这银色光芒汇聚的攻击,绝不会简单,他们都担心自己中了招,然而,紧接着又发现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

    心中狐疑,难道这银色光束中看不中用?

    “送你们一个小黑洞,不用谢!”

    姜预淡笑的话刚说完,一阵巨大的吸引力传来,拉扯着他们的身体,缓缓移动。

    七人都是神色大惊,向那吸力源头看去。

    那里,赫然是银色光束的落点,只见,一个手指般细小的黑色漩涡不知什么时候产生的,在不断牵引着周围的一切事物。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逃不过它的吸引力,沙漠上的沙石,流动的空气,甚至是阳光,一切有形有质的东西都是它的目标。

    七位天境,脸色惊悚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东西?!”有人惊恐大叫道,对于姜预的赠送,他只想说谢你麻痹。

    在他们的感知之中,这个东西太危险了,似乎是一切空间的终点,要把所有的事物都葬送,就连他们几个天境都逃脱不掉。

    怎么可能?这样危险恐怖的东西,怎么会掌握在一个半步天境的手中!

    这绝对是天境的克星,在这小黑洞附近,连空间都跃迁不出去,打开了空间通道,也会被吸回来。

    在那巨大无比的吸引力下,这片沙漠周围,变得昏暗无比,光线都被吸引了进去。

    至于大地,早就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原本的沙石都被小黑洞吸走了。

    那小小的一个洞穴,似乎内部的空间无限大一般,再多东西都能吞下去。

    七名天境,离这小黑洞最近,那庞大的牵扯力,让他们几乎不能动弹,将他们的身形都变得扭曲起来。

    他们咬着牙,眼睛都红了,拼命用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要挣脱黑洞的控制。

    然而,黑洞的力量,哪怕是天境都难以反抗!

    七名天境,在这拼命挣扎之下,天境的强悍身体逐渐开始崩碎,一道道伤痕出现,鲜血撒出,被吸进黑洞。

    他们心中都是一冷。

    七名天境的身体,被牵扯着,越来越靠近那黑洞,而他们的肉身,也崩碎地更加厉害。

    渐渐地,他们心中都是出现了恐惧!

    作为天境存在,他们高高在上,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他们,一直以来,最大的对手,无异于时间。

    但现在,他们却要面对死亡了。

    那恐怖的黑洞,一旦被绞进去,没人会认为自己可以安然无恙。

    “小兄弟,咱们有事好商量,先放我们出来,一切都随你!”他们开始向姜预妥协,希望姜预可以放他们一马,以保全性命。

    “毕竟,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大仇。”

    然而,对于他们的话,姜预却无动于衷,只是就这么淡淡看着,丝毫没有阻止黑洞的迹象。

    “我们可以把积累的宝物财富都给你,只要你放过我们!”有天境极其不甘地说道,神色当中有着心痛。

    他们积累的财富宝物,可以说是除了自己命以外最重要的东西了,现在,却都要交给姜预。

    对此,姜预只是咧嘴一笑,“抱歉,各位,我这人比较小气,对于想杀自己的人,没啥多商量的!”

    姜预的话音透着轻松写意,却让众人心中都是寒意十足。

    七名天境还想说什么,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有的甚至不惜为奴,都想要留下一命。

    但是,最终,他们都只是在那张年轻的脸前,被黑洞拉扯了进去,失去了生息。

    小黑洞在吸收了大量的物质之后,竟然有着隐隐扩大的迹象,七位天境消失后,还在疯狂吞噬着周围的事物。

    见此,姜预眉头微皱,连忙启动太虚战甲上的那只银色的瞳孔,控制着那黑洞慢慢消散。

    “这玩意儿虽然厉害,但是,一个不慎,还有可能失控,以后还是少用的好!”

    黑洞消失了。

    这片大沙漠再次恢复了平静,光线慢慢恢复,只是,地面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低谷凹陷,还有曾今那在北境高高在上的七位天境,也自此消失在世间。

    突然的宁静,让姜预不禁晃了晃神。

    这一战总算结束,而他也终于成了能够屠杀天境的存在。

    现今,虽然被困北境,但他可以说彻底站在了罗虚大陆的最上层,不再是什么年轻人物,而是有着实力和老一辈争锋的存在。

    而距离给老乞丐报仇,距离这大陆的顶尖势力,也都更进了一步!

    姜预深呼一口气,脸色露出一丝笑意。

    他拿出了沙漠葬宫的石板,打开了空间通道,将顾与衣和抱抱给放了出来。

    抱抱一出来,就落在姜预怀中,颇为好奇担心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霸霸,坏人都赶跑了吗?”

    顾与衣一身白衣,从青镜当中飘了出来,秀丽的瞳孔,环顾四周。

    这片战场,只剩下姜预一个人,那么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她望向姜预,眼中全是惊叹,赞赏,就这份成就,姜预怕是已经超过了当年那个天赋举世无双的风麟觉了,一旦出了这北境,不知道,又会怎样搅动那大陆的风云?

    “区区几只小喽啰,解决起来还不分分钟的事!”

    此时,已经完全放松下来的姜预,随意拍着胸脯笑道,说得对付天境,就跟打发叫花子一样。

    抱抱闻言,颇为崇拜地看着姜预,小拳头一握,暗道自己以后也要变得和霸霸一样厉害。

    ……

    北境,各个地下城的势力,都在耐心等待着战斗的结果。战场之中,那天翻地覆的战斗已经没了生息,然而,他们的天境存在,却久久没有回归。

    最后,有人打着胆子来到了那战场的发生地,见到了那巨坑沙漠,整个人都傻了。

    ……

    神芒号白虎之上,姜预坐在虎头,抱抱在一旁,顾与衣也从青色圆镜当中出来。

    他们此时,都在看着那沙漠葬宫的石板,准确的说,是上面的地形图。

    这次沙漠葬宫之行,他们的最终目的,本就是离开北境的方法,玄黄之气都不过附带。

    “那老头说的话,能信吗?”姜预皱眉。

    他一直都想不明白,那沙漠葬宫的老头和他们非情非故,突然之间钻出来,提供了一大堆信息,怎么看,都像是有意为之。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地形图,特么是怎么看的?”姜预不禁吐槽道。

    在沙漠葬宫的石板上,有着陆陆续续七八条线路,看起来很简单的一幅图。

    但是,正因为太简单,姜预他们却怎么也看不懂,没有方位,没有标志物,七八条线路的指的又是什么,完全没有办法和北境的地形结合起来。

    “这副地图是好几万年前画的,会不会是那个时候的地形与现在差异过大?”顾与衣的秀眉也皱了皱。

    这地图,确实画得太抽象,让人摸不着头脑。

    抱抱两只大眼睛盯着地图,气鼓鼓地看着,心里也想要为大人帮忙,证明自己的厉害,最好还能够得到夸奖。

    “早知道就留下一两个天境了,还能让他们认认路!”姜预无奈说道。

    姜预和顾与衣一起研究地图,最终,都得不出什么结果。

    “既然看不出来,那就先把整个北境的地图都给画出来,对比一下,总会有所发现!”姜预说道。

    画整个北境的地图,这要换个人来,根本想都不要想,但对于姜预而言,只要多花一点时间,派出一些机器人扫描一下就可以了。

    这也是姜预目前能想到的,也是最直接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