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审问

第四百五十七章 审问

    昏禾毒祖,身体一侧的鲜血直喷,一片血红,看起来很凄惨。

    然而,他的脸上,却露出惊喜之色,疼痛感都被暂时搁置。

    姜预皱眉,神芒号机甲握住黑伞再次一转,闪烁着黑光,向着昏禾毒祖扫了过去。

    “迟了!”昏禾毒祖,阴狠大笑,自己不惜被姜预重创,终于将毒功运转完成。

    顿时,留在毒王里的能量爆发,这股异常能量,特立独行,进攻毒王的身体,破坏灵性。

    蚕宝宝身体扭来扭去,看起来十分痛苦,一会儿团成一个团,一会儿拉直成一条直线,一会儿又弯曲变形十分丑陋。

    昏禾毒祖见此,心中大笑,之前,他被蚕宝宝欺骗,被狠狠耍了一顿,心中要多憋屈就多憋屈,十分生气。

    现在,蚕宝宝终于吃亏,这个的样子,让昏禾毒祖的心理得到了满足,报复成功,十分畅快。

    而且,再过一息的时间,毒王的灵性全灭,将成为他控制的傀儡,这就是背叛他的后果!

    时间很快过去,蚕宝宝身体扭曲,很痛苦,一息已过,只见蚕宝宝还在痛来痛去,而且,又过了两息,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出现昏禾毒祖希望的结局。

    昏禾毒祖心中意外,不知是怎么回事,难道毒王体质特殊,能够坚持更长时间?

    突然,蚕宝宝不动了,像是死了,趴在机甲上面。

    昏禾毒祖松了一口气,果然,只是坚持久一点而已,自己想多了。

    雪白的蚕宝宝,皮肤晶莹白嫩,滑溜溜,如同最精粹的物体。突然,它蹦了起来,一脸狡黠之色,带着天真,黑溜溜的眼珠子直转,看起来迷糊呆萌,很具迷惑性。

    下一刻,蚕宝宝在机甲上欢快动弹,那张小脸,看向昏禾毒祖,全是嘲笑之色,那般样子,似乎在说:愚蠢的老头,想控制本宝宝,还太嫩了!

    这一刻,昏禾毒祖的身体再次僵硬了,像是要化作一个雕像,丝毫不用怀疑,一阵风都能将其吹碎。

    是的,蚕宝宝精湛的演技,再次把昏禾毒祖耍了一顿。

    从头到尾,这家伙就没有受到过昏禾毒祖在它身体里留下的能量的影响,只是在装痛苦,装凄惨。

    昏禾毒祖,心里都快要奔溃了,差点泪流满面,这毒王,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他已经是第三次吃毒王的亏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惨!后面两次,更是被智商压制!

    昏禾毒祖,心中羞辱无比,脸都要涨红了。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姜预和神芒号机甲的存在,对蚕宝宝的恨意到了极致!

    别说昏禾毒祖了,就是姜预都满头黑线,嘴角直抽搐,脸色精彩。因为,在刚才,就连他都差点被蚕宝宝给骗了。

    作为蚕宝宝的主人,当然能感受到蚕宝宝身体的大致状况。

    他还在疑惑,明明那些异常能量没有给蚕宝宝造成太大影响,为什么蚕宝宝还这么痛苦?

    姜预还以为,是那异常能量十分诡异,就是他的感知都感知不清楚,心中还在担心蚕宝宝的安危。

    结果,没想到,这货,就是在装!

    特么的!看起来,一副蠢萌的样子,让人情不自禁相信,结果是一个戏精!

    万毒之蚕,再次刷新了姜预的认知。

    姜预心里就纳闷,不知道这货的性格是怎么生成的,明明一直接触的就只有自己,不是该像自己一样,老实而又耿直吗?结果,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蚕宝宝在机甲肩膀上,一改天真迷糊,满脸炫耀之色,看起来有些欠揍。

    现在,有姜预在,它可一点都不怕昏禾毒祖,心中还在赌气,之前昏禾毒祖欺负它,可让它记恨上了!

    昏禾毒祖,都要吐血了。他终于看向姜预,一脸复杂,一只初生的毒王,却又养成了这种性格,难以想象,其主人会是个什么货色!

    姜预当然不知道昏禾毒祖的想法,不然,心里肯定会觉得大受冤屈,这绝对和他无关!

    姜预看了看肩膀上的蚕宝宝,这货现在很得意,让姜预都看不下去了。

    于是,姜预将蚕宝宝一丢,丢进了机甲里,抱抱所在的那片小空间,然后,它就悲催了,落入了抱抱的魔爪当中,被好奇地拉拉扯扯。

    没能控制住毒王,昏禾毒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手段,哪怕他心里再不甘心,也知道今日自己再无胜算,会败在姜预手上。

    因而,昏禾毒祖,没有任何犹豫,向一道石门通道逃去。

    尽管,他心里现在是恨不得把那毒王给挫骨扬灰!

    昏禾毒祖,身体直射逃遁,就像一道黑光。

    然而,在姜预面前,他又岂是那么容易逃走的!

    神芒号机甲,无数的橙色光鞭直射,向昏禾毒祖卷了过去,以昏禾毒祖如今的状态,一旦被缠上,很难逃脱。

    昏禾毒祖脸色微变,心中惊惧,要是落到姜预手中,他就彻底完了!

    无奈,昏禾毒祖,心中一狠,使出了最后的保命手段,这招一旦使出,他想要恢复就难了,离天境将更远,甚至没有希望。

    下一刻,他的身体,竟然一下子蹦碎开来,化作了无数只黑色的虫子,向着四面八方爬去。

    橙色光鞭只是席卷了一部分黑色虫子。

    “还有这种操作!”姜预惊讶。

    一个活生生的人,化作了无数只黑色虫子,这也算是少见了。

    无数的黑色虫子,向四面八方爬去,一般情况下,很难确定哪只是昏禾毒祖,无法将其捉住!

    “可不能让你逃了!还有那么多事要问你!”姜预冷哼一声。

    神芒号机甲,光线扫描,遍布了整个通往石门的通道,顿时,所有黑色的虫子的位置密密麻麻出现在视野当中。

    姜预打开了才找回来的须弥戒子,蚯蚓状的须弥戒子当中,堆积着很多科技产品,其中,小机器人很多。

    此时,这些小机器人被全部放了出来,在这个地方,开始了抓虫子的活动。

    大量的机器人出现,一只一只地抓,照这般情形,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所有虫子都抓了回来。

    最终,所有的虫子被抓住,丢在了一个金属箱子里,密密麻麻的一堆,难以想象,这竟然是一个人变成的!

    姜预的精神力扫过这些黑色的虫子,慢慢的,终于在里面发现了一只比较特殊的,将其抓了起来,捏在手中。

    “昏禾毒祖,你还要逃吗?”姜预笑着对手中的这只虫子说道。

    手中的黑色虫子不断挣扎,神色狰狞,昏禾毒祖心中已经绝望了,最后的救命手段,竟然都被破解了!

    昏禾毒祖认栽,无奈说道,“放过我,我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

    他想和姜预交易,用自己知道的来换一条命,只要逃过一劫,未来有的是机会。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姜预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他,尤其这还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心里叵测之人,更是要谨慎。

    昏禾毒祖心中微微一凛,暗骂这个混小子,人不大,心却这么谨慎!

    “所以,我有办法,让你老老实实交代出来!”姜预突然咧嘴笑到。

    如果昏禾毒祖,全盛时期,他还真没一点办法,但这家伙,却偏偏分裂开来,精神力微弱到极致。

    吸气功下,一片经文运转起来,黑色的文字在脑海之中翻涌,金色的龙树灿烂金光,一股精神力侵入到了昏禾毒祖的脑海之中。

    不多时,昏禾毒祖,就陷入了一片混沌,迷迷糊糊将所有知道的事情都交代了。

    姜预得知了信息,却是喜忧参半!

    这沙漠葬宫,传闻有离开北境的方法是真的。但是,就是昏禾毒祖都只是听说,却不知道具体在哪儿,只能靠姜预自己去找。

    在榨干了混合毒祖最后的一点作用后,姜预便一把火将虫子都给烧了,这些黑虫,也看起来太过恶心。

    处理掉了昏禾毒祖,姜预来到这片流沙面前。

    据昏禾毒祖所言,这片流沙就是沙漠葬宫的核心之地,里面隐藏一道玄黄之气,要控制沙漠葬宫,就得先收伏玄黄之气。

    “玄黄之气?”姜预喃喃道。

    ……

    沙漠葬宫当中,大片宫殿之中,姜预离开后,各大上等地下城的人,继续搜寻其余主殿,希望找到一些宝物。

    不然,空手而归的话,他们哪里有脸面面对各自势力的天境!

    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失望了!

    这座沙漠葬宫,被岁月被腐蚀地厉害,几乎所有宝物都被腐蚀殆尽,曾经的一大顶尖势力,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唯一的好东西,都被那个小子给拿走了!而且,现在我们怎么离开沙漠葬宫都不知道!”一个半步天境,脸色很不好看,不甘怒道。

    其余上等地下城的人,也是心里憋屈,作为北境最上流的势力,他们还从未如此失利过。

    “好在,沙漠葬宫,闹出的动静如此之大,咱们上等地下城背后的天境强者,肯定发觉了!就算进不来,也多半会在外面守候,等待这个小子出去!”有半步天境叹气说道。

    这个叫破坏王的,虽然是中域的无上天才,十分罕见!但终究这里是北境,再天才的人物,背后没有势力支援,面对天境强者,都只是蝼蚁之辈。

    ……

    姜预却没有急着去捕捉玄黄之气。就昏禾毒祖而言,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之前活捉的两个中域男子被他放了出来,他们一身的灵气都被束缚,全身肌肉也被控制住。

    此时的他们,除了开口,扭扭脑袋以外,几乎什么都做不到。

    姜预皱着眉头,从机甲当中走了出来,单手抱着抱抱。

    抱抱一脸迷糊,心里疑惑,刚刚还在花园里面,怎么现在又变了一个样子了?

    不过,她手上抓着的蚕宝宝并没有消失,被她折腾地很委屈。

    “破坏王,同位中域中人,何必难为我们?”一个男子脸色铁青的说道,这种阶下囚的处境,以他们过去的身份,还从来没有过。

    姜预蹲了下来,嘴角微笑,“我也不想难为你们,不过,前提是,你们把这丫头的事,给我说一下。”

    姜预手指指了指那还在玩弄着蚕宝宝的抱抱,她小脸高兴,时不时在姜预怀里蹭了两下,很是依赖姜预。

    那两男子闻言,脸色疑惑地看了看此时已经长得白白胖胖的抱抱。

    第一时间,他们都没有认出来,心里不禁在想自己和这孩子有什么关系,甚至怀疑是不是对方造的孽!

    但是,当认认真真看清楚抱抱的小脸之时,他们的脸色瞬间大变,身体都颤抖了起来,神色灰暗,心里直不敢相信。

    “不可能,这个小崽子,怎么会还活着?!”两个男子惊叫道。

    在认出抱抱的瞬间,他们的反应,甚至已经超过了对于姜预的畏惧。

    这张小脸,他们太深刻了!

    就是因为这个小崽子,他们被家族抛弃,远到北境,面临终生无法回去的处境。

    这是他们来到北境唯一要处置的目标!

    在他们心里,这个小崽子,应该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应该被埋葬在沙漠下,活活窒息而死,应该尸体被沙漠之中的凶兽吞噬!

    但是,现在,却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还十分快乐地玩着一条像是毛毛虫之类的东西!

    他们心中太过难以置信!

    “破坏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竟然敢救助这个小崽子!”其中一个男子,脸色惊怒,斥骂中带着威胁。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神芒号机甲一脚踩住,全身骨头碎了大半,不停地惨叫。

    “你们需要知道的是,你们在干什么?”姜预冷言道,神色冰寒,似乎要把让空间都冷了起来。

    这般模样,让两个男子都是神色惊惧,整个心脏都不禁紧缩起来。

    “破坏王,这个小崽子的事情,劝你不要插手,马上把她丢了,不然,到时候,后果大家都难以承受!”另一个男子,平复心情说道。

    这个小崽子,竟然没死,这样麻烦,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