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三观?已破碎!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三观?已破碎!

    一道带着怒气和质问的声音响起。

    姜预脸色难看,皱着眉头,在昏禾毒祖说自己随便放出消息时,他心中是一阵发懵。

    此时此刻,他都不在意这昏禾老祖,是由之前那个金衣白袍的老者变幻而成的。

    天知道,他抱着多大的希望,来参合这些人的麻烦事,满心以为,只要抓住这昏禾老祖,得到石板,就能回到中域和南境。

    这些天,还一直为此,准备了这么多,花费大量心力,培育出了一个蠢萌的蚕宝宝。

    而且,每每想到,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回去,心里还美滋滋,时常在石堡里哼着小歌。

    然而,昏禾毒祖的一句话,说的那样随意,却把姜预的幻想都给打破了,就像一个棒槌落到头上。

    姜预这样怒气冲冲的质问,让众人都是惊讶,又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石板的真假?首要任务,是要抱住自己的命啊!

    这个小子,一天到晚带着一个孩子,莫不是一个智障儿啊!

    昏禾毒祖微微一愣,露出些许意外之色,然后,带着一丝阴厉的笑容,皱纹叠起,“原来,小兄弟,你还没死啊?我还以为,你会首先淹没在老夫的七彩毒虫当中。”

    昏禾毒祖的话,看似平和,但却明显不把姜预的命当回事,就像路边看到的一个随意弱小生灵。

    而此时的姜预,虽然身处毒虫之中,旁边有着无数的七彩瓢虫在逼近,如浩瀚的七彩海洋拍打着。

    但是,一个无形的屏障,将所有的七彩瓢虫隔绝起来,让这些毒虫无法靠近。

    让人们深感恐惧的七彩瓢虫,在姜预面前,却是失去了威势。

    对此,昏禾毒祖,眼睛微眯,狭小的缝里,闪过一丝毒光,“小兄弟,果然非比常人,有着密保护佑!”

    众人见此,眼中都是露出希冀之色,在向着姜预的方向缓慢挪移!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短暂的安全之地,尤其是半步天境们,更需要一个平和的环境祛毒。

    “嘿嘿叽叽叽……”而就在此时,昏禾毒祖却发出了一些极其诡异的嘲笑声,神色蔑视。

    在他看来,这些猎物,此时都是如此可笑,自以为能够抓住生机,却不知,在他的布置下,这里只有绝境!

    昏禾毒祖,灵气鼓动,一阵灵威激荡扩散而出,顿时,周围的七彩瓢虫纷纷破碎,七彩迷雾弥散开来。

    在所有人的惊骇目光中,七彩迷雾向着姜预的隐形护盾席卷而去。

    姜预心中露出意外之色,这昏禾毒祖的毒,确实不容小觑,神芒号,自带的能量护盾,面对如此浓厚的毒物,已经在超载。

    常人看不见,但姜预知道,能量护盾在极短时间里,在变得薄弱,若什么都不做的话,要不了多久,估计就要被攻破了。

    不过,对此,姜预却也没有过多的想法。

    他现在,一心想做的,只是揍这个昏禾毒祖一顿,把人揍老实了,揍得鼻青脸肿,他老婆都不认识,再询问有关石板的真假。

    如果,真的是假的,那么,姜预保证要让这昏禾毒祖,一辈子都不敢再说一句假话。

    姜预一念之间,就要召唤神芒号机甲,五级科技黑伞等被他拿出。

    “阿秋~”一声稚嫩的喷嚏响起,就像一只小鸟一样。

    在这严肃的气氛之中,如一颗小石子落入湖面。

    抱抱大大的眼睛睁开,小脸红扑扑,一觉睡得很舒服,她憋着嘴巴,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在身下抓来抓去。

    然后,一只和她一样白白胖胖的蚕宝宝,就被她抓了出来。

    这只蚕宝宝,赫然,就是刚才,姜预放出去,去尝试吞噬七彩毒物的万毒之蚕。

    不知什么时候,它已经迷迷糊糊地爬了回来,还爬到了抱抱的被窝里。

    抱抱睁大好奇的眼睛,看着白白的蚕宝宝,又看了看外面漂亮的七彩海洋,眼睛露出喜欢的神色。

    “要,要……”断断续续的字眼说出来,抱抱手抓着蚕宝宝,向外面的七彩瓢虫露出渴望的色彩。

    小家伙,还没有分辨危险的意识,只是看到漂亮的东西,产生了喜欢。

    姜预此时,虽然很想揍这昏禾老祖一顿,好好出出心中的恶气,但是,却也不能不管抱抱。

    这个小丫头心里脆弱,刚刚有了恢复,第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欲望,若是不管不问的话,说不定,又会让其接触外界的心灵封闭起来。

    蚕宝宝被抱抱抓在手中,身子甩来甩去,委屈极了,两颗眼珠子,歪歪斜斜,赫然,一副在卖萌的样子。

    它和抱抱放在一起,当真就像一对萌物,互相卖着萌,而且,还是在这生死战局之中。

    要知道,此时此刻,众人都还处于水深火热,昏禾毒祖在实施着他的险恶计划。

    抱抱和蚕宝宝的存在,是如此另类,让众人心里觉得很不对劲儿。

    “小兄弟,既然小丫头想要,那老夫,也不能舍不得这点毒虫不是?”昏禾毒祖,嘴角阴笑,带着慷慨的胸怀。

    干枯的手一摆,外界,无数的七彩瓢虫,穿过七彩迷雾,向姜预他们袭来。

    而此时,因为抱抱醒来的耽搁,神芒号自带的能量护盾,已经被七彩迷雾消耗地差不多了。已经拦不住飞来的七彩瓢虫。

    七彩瓢虫,一阵七彩斑点,一股脑儿地飞向了抱抱以及她手里的雪白蚕宝宝。

    对此,姜预也没有挡,他没有任何担心。

    众人见此,都是摇了摇头,昏禾毒祖嘴角的阴笑,越来越浓重。

    他喜欢看到的,就是人们眼中的恐惧,而姜预,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他很在意。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傻了!

    那极其危险的七彩瓢虫,没有放毒,竟然围绕着抱抱,还有那雪白的蚕宝宝,自发组成了七彩光环,一直转圈,光彩跳动着,充满了梦幻感。

    还有一些七彩瓢虫,轻轻落在抱抱的小手上,闪闪发光。

    抱抱发出了一些高兴的笑声,她竖起身子,坐在姜预手臂上,玩儿起了那七彩瓢虫,一副将其当做宠物,玩具的样子,这里,似乎不是战场,而是游乐场!

    另一边……

    昏禾毒祖的阴笑,僵硬了,整个人像是一座雕像,随便一阵风,都能将他给吹垮!

    别说昏禾毒祖,就是还在七彩瓢虫下苦苦支持的众人,此时,都有种三观尽毁的感觉。

    这不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虫吗?为什么,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就跟玩儿一个玩具一样?

    那边的毒虫,莫不是假的不成?

    众人感觉,自己似乎,和另一边处于两个世界。

    自己这边的七彩瓢虫,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毒物,而那边,是极其和善的小宠物!

    两者之间,有着明显的分割线!

    为什么,自己不是在那边的世界?众人心里竟然有了这种慌缪的想法。

    要说,全场没有丝毫意外的,就只有姜预了,一切,都被他算在心里。

    万毒之蚕,看起来,一副萌物的样子,白白胖胖,弱不禁风,还呆呆傻傻,但是,那控毒的能力是一点都不假的。

    这七彩瓢虫,到了蚕宝宝面前,很快就被控制住了,任由姜预操控。

    这就是万毒之蚕对于毒物的一项基本能力,影响和操控拥有毒性的生物。

    抱抱还玩儿地不亦乐乎,蚕宝宝也参与进来,时不时立起来扭扭身子,一脸卖萌的样子,却不知道,他们的行为,让一群北境的修武者,已经怀疑人生。

    昏禾毒祖,脸上的笑意收敛,变得极其阴沉起来。

    这对他而言,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让他遭受作为一个毒祖的最大耻辱!

    “小兄弟,你是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老夫的脸啊!”昏禾毒祖阴测测地说道。

    外面,七彩毒虫翻滚,发出哗哗的声音,极其恐怖。

    “呵!你竟然知道,我要打你的脸!”姜预淡淡说道,语气中,怒气未消。

    下一刻,神芒号机甲,在一阵耀眼的橙黄色光芒之中,如同一个顶天立地的战神一般,变形而出,落在大地上。

    熟悉的战斗界面出现在姜预面前,三百六十度战斗主屏幕,精密的战斗指挥,熟悉的机甲操控感。

    至于抱抱和蚕宝宝,则被安顿在机甲的一个小空间当中,还有几只七彩瓢虫,有着完美的三维虚拟影像陪伴。

    轰!

    神芒号机甲冲了出去,一把黑色的铁伞握在手中,下一刻,它就出现在了昏禾毒祖的面前,一个铁拳,向着昏禾毒祖的脸部而去。

    好快!

    昏禾毒祖大惊,它擅长用毒,在正面战斗方面,不那么厉害。而神芒号机甲,则是全方面的战斗能力,都足以媲美半步天境。

    昏禾毒祖,黑袍一甩,顿时,一群漆黑的蜈蚣,从里面甩了出来。

    每一只蜈蚣,都有着完整的百足,通体漆黑,毒性惊人!

    这些蜈蚣,一出现,就抛在神芒号的铁拳之上,一口牙,泛着黑光,咬了下去。

    正常情况而言,被它们接触的的物体,都会在牙口的毒性下便腐烂,然后迅速被吞噬。

    但是,它们碰到的是神芒号机甲,拥有着能够挡住半步天境全力一击,都不会有太多损伤的坚硬外表。

    毒蜈蚣,在短时间,只能给神芒号制造一些细微的损伤,而紧接着,在一阵橙当中,这些蜈蚣,被无数细小的橙色光鞭捆绑捏碎。

    毒性掉落,还没滴落,就被身处机甲当中的雪白蚕宝宝给隔着机甲吸收了。

    神芒号机甲,下个瞬间,拳头就轰在了昏禾毒祖的脸上。

    说是脸,但是,因为,神芒号机甲的拳头硕大无比,几乎轰中了半截身子。

    昏禾毒祖在一身痛叫之中,砸进了地面,而姜预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就结束。

    他还没忘记,因为一个昏禾毒祖来引诱人的消息,他就屁颠屁颠地着急着幻想离开北境,回到中域和南境。

    然而,结果,却有可能是玩儿他的,很可能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

    姜预心中憋着一口恶气,打算先揍这昏禾毒祖一顿,将其揍得妈都不认识,到时,再进一步确认石板的真假。

    这既能出自己的气,也能让昏禾毒祖呆会儿说的话,更有可能是真话。

    身高十米的神芒号机甲,一落大地,就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样大的战争怪物,他们,可见都没有见过。

    北境,本就与世隔绝,在器物方面发展远比不上外界,再见到神芒号机甲的时候,惊讶程度,还要胜过当初耀眼号机甲第一次现世时所在的中域的人。

    昏禾毒祖从地下冲了出来,满脸惊怒,他没想到,一个地境四重的小家伙,竟然有着这样可怕的战争器物。

    毒虫,落在上面,都没有造成什么影响,这对他而言,绝对是大不利的!

    毕竟,毒,主要是应对生灵的,对器物的伤害程度太小。

    不过,出奇的是,中了神芒号机甲的一拳,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什么伤势。

    只见,地上,有着一层死去的密密麻麻的小毒虫,这些毒虫,为其吸收了伤害,为昏禾毒祖替死了!

    姜预未管那么多,一双眼睛,冷光一闪。

    管你什么毒,反正,就是揍!

    神芒号机甲,身体一闪,巨大的铁拳,携带着无边的威势!

    “别以为,召出一个大傀儡,老夫,就怕了你!”昏禾毒祖脸色铁青,黑袍一挥。

    外界,那无边无际的七彩瓢虫,全都集结了过来,方才,人们一直受到视线干扰,并不知道外界究竟有多少毒虫。

    然而,此时,他们总算看到了一部分!

    无数的七彩瓢虫,攻向了神芒号机甲。

    之前,神芒号机甲攻击迅速,没有给昏禾毒祖更多的反应时间,来召集他最大的力量,七彩瓢虫!

    虽然,七彩瓢虫,刚才对一个小孩子都失了作用,使得昏禾毒祖心中产生了怀疑。

    但是,昏禾毒祖认为,七彩瓢虫绝不可能就这么被那个小孩子破解了,他不相信。

    如果说,少量的七彩瓢虫不起作用,那么,当变成大量的时候,就算敌人有什么抵御之法,也不能都抵御住。

    无边无际的七彩瓢虫席卷而来,波澜壮阔!

    而,神芒号,机甲当中,刚刚挣脱抱抱的魔爪,重获自由的蚕抱抱,立马兴奋了起来。

    白白胖胖的身子,和姜预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