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战之末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战之末

    中域的这片战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奉颠之王和北境之主的战斗。

    半步虚境对战,罗虚大陆十万年都不见得有一次,即使是中域仅有的十余名天境巅峰都不见得见过这样规模的战斗。

    奉颠之王几万米的身躯,它绝对是现在罗虚大陆最庞大的生物,一身黑毛茂密,瞳孔散发的光芒让无数人生不出反抗的意念。

    它的一举一动,都带着难以想象的破坏力,地面一个个巨大的凹裂因它的步伐产生,拳头挥舞间,带起强大的气流,吹向罗虚大陆深处。

    奉颠之王,神色凶厉,一双拳头能量喷薄,像是一片片黑雾,轰击向它眼中那道渺小的身影,如同一座大山以巨大速度横移。

    北境之主神色不变,眼睛直看向奉颠之王,她衣袖挽起,一双手臂素白,她赤手空拳和奉颠之王战斗,瘦小的身躯里,隐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北境之主和奉颠之王的战斗,可谓跨越了极广的区域,他们从地面战斗到天上,又从天上到地面,地貌和气流因他们的战斗而影响巨大。

    战斗波及的地形,无数生物死去,大地碎裂,一个个深渊大裂谷形成,埋葬了无数生活在上面的生灵。

    并且,以他们的战斗为中心,周围极宽广的地区空气都会被轰散,出现一段时间的真空,让许多生灵遭遇无妄之灾,有的甚至被窒息而死。

    最终,北境之主和奉颠之王,打通了前往虚空的通道,战斗转移进入其中。

    进而,中域的这方天地,终于初步恢复了安稳。

    不然,要是照着这般战斗下去,估计会被慢慢毁地差不多。

    中域各大势力的天境们,见此微微松了一口气,看向周围,那被破坏得没有样子的大地,又是眉头微皱。

    “还好,地底生物的危机能够解除就已经不错了,这些损失,可以接受。”一名天境巅峰无奈说道。

    周围的人闻言,都是悲哀,这样的战争,又有多少人还活着?

    北境之主的和奉癫之王的战斗,太过恐怖,真的是毁天灭地。

    在这样的存在下,哪怕他们都是凡人。

    “希望还有一些人未死去,能够让我们及时救助!”金蝉双手合十,目露悲戚慈悲地说道。

    没了奉癫之王的威胁,百余名天境不用再困守于阵法,他们纷纷前往战场各处。

    二十头天境地底生物,有一些被半虚的战斗所泯灭,至于剩下的……以如今中域解放的天境战力,构不成任何威胁。

    这是中域势力的反攻战,百余名天境加入战场,进行战争最后的收尾。

    之前,压迫地中域毫无反抗之力的地底生物们,很快被一个个清除。

    同时,一些重伤残存的人,也被救了出来。

    而此时,在离战场较远的一个地方,一道绝美窈窕的身影,正在飞速往战场赶来。

    冰莜凌的瞳孔之中,全是急迫之色。

    虚空冥火,又被冰璃寒炎困在了一个冰球当中,青绿色的火焰飘荡。

    它大声咒骂着,认为冰莜凌太蠢,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完全在找死!而且,还要带上无辜的它。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此,冰莜凌咬了咬嘴唇,只有这句话。

    冰璃寒炎叹息,她终究拗不过冰莜凌,在某些抉择上,不能过分干扰。

    刚才,她已经明显感觉到冰莜凌对她的怒气。

    ……

    黑暗的虚空,没有一点光线,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在这里,五官似乎都失去了本有的作用。

    北境之主和奉颠之王的战斗依旧在继续。

    北境之主的强大,让人难以想象,她只是简单的拳掌攻击,没有再施加复杂的手段,却爆发出强大的能量,与奉颠之王相较量,显得游刃有余。

    奉颠之王,内心暗沉,北境之主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它的想象,这方世界,似乎不像它想的那么简单,还隐藏着一些强大的存在。

    这一刻,奉癫之王开始拼尽了全力。

    因为,它感觉到了,再不能压制北境之主,自己可能就要败了。

    “我乃奉癫之王,绝不会失败,不然,回到故土,威严何在?”奉癫之王一声暴喝,传达出了无上的战斗意志。

    这一战,必胜!

    这是它的信念与意志。

    随着一声暴喝,奉癫之王,全身的血肉都沸腾起来,无数的能量从血肉之中抽离。

    黑色能量汇聚,将奉癫之王那高大地不可想象的身躯淹没。

    最终,奉癫之王双眼赤红,全身力量狂暴,挥洒着自己最强大完全的力量,向着北境之主攻杀而来。

    无穷的杀伐之力,从它的双眼射出,实力稍弱的,估计会直接被灭杀精神。

    北境之主,依旧只是那双简单素白的手掌。

    她的眼睛,看着攻杀而来的奉癫之王,无视了强大的杀伐之力,神色看不出喜怒哀乐。

    奉癫之王攻杀而来,她迎战!

    一双素白的手,或拳或掌,拍打在那不断喷涌的黑色能量之上,北境之主的攻势,是那般迅速,让奉癫之王几乎都看不清。

    只见,黑色的能量之中,两道素白的光影在时隐时现。

    奉癫之王咆哮,感受到了自己被死死压制。

    下一刻,北境之主的掌法和拳法竟然一变,向着它的一些地方攻杀而来。

    顿时,奉癫之王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从那渺小的手掌之中传出,浸入它的身体。

    奉癫之王不禁痛呼!

    北境之主又是连续不断地几拳外加几掌,落在它的胸口,背部等地。

    奉癫之王顿时感到肉体受到巨大力量破坏,一口黑色的鲜血喷出,泼洒在虚空,几乎汇聚成了一个大湖。

    奉癫之王不甘咆哮,想要反击,但是,它连北境之主的影子都抓不到,只能不断被北境之主攻击。

    最终,它知道,自己不是北境之主的对手。

    奉癫之王心中很不甘心,这是它第一次失败,败在别的世界的土著手中。

    但是,它知道,它要退了。

    不退的话,只能一直被北境之主欺负。

    至于能否退走,它并不担心,同为半虚,就算北境之主比它强,也不可能留住它,进而把它杀死。

    “有句话,你说错了,你回不去了。”北境之主的冷漠声音响起。

    这是她和奉癫之王说的第一句话,也将是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