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四十章 北境之主,出战!!

第四百四十章 北境之主,出战!!

    “你!”姜预目瞪口呆,一脸惊骇地看着草草。

    此时的草草,是那样陌生,那双俯瞰的瞳孔,宛若九天上的两颗深邃的星星,充满着难以形容的威严。

    而在这威严之下,还有着对于生灵的漠视。

    在这一刻,姜预心中甚至有了惊惧的感觉,身体都不能动弹。

    见此,他脑海之中的金色雷龙金光霹雳,咆哮不断,想要恢复他的知觉,也毫无作用。

    一座幽深的六边形漆黑宫殿之中,六个墙面刻画着各种强大生灵,而位于它们中心的,是那一身破破烂烂连衣裙的小女孩。

    这个曾经自闭,怯懦,卑微的小女孩,已经完全改变,她似乎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存在。

    姜预不可置信,深觉自己在做一个梦,只是那消除不掉的身体僵硬感却又如此真实。

    ……

    于此同时,一双威严,漠视,让无数人惊惧的眼睛,在北境高高的祭坛之上睁开了。

    北境之主,醒了过来!!!

    在这双眼睛睁开的一刻,整个北境,似乎都发生了动荡。

    那座位于北境最中心的神秘祭坛,高大直入苍穹,一层层阶梯,石板上刻画着无数生灵。

    这些画中生灵,原本强大残酷,在疯狂厮杀,但是,此时,那疯狂的意念,竟然平息下来。

    剩下的,是一个个颤抖恐惧的灵魂。

    破旧黑色衣袍包裹了她的全身,身形看起来很娇小瘦弱,但是没人看小看她。

    在这瘦小的身体里,装着一个强大至极的灵魂。

    北境之主,崛起于五十万年前,没人知道她的来历,似乎崛起于微末之中。

    步步修行,不拜师,不入宗,在大陆之中闯荡,没人听过她说话,就像是一个哑巴。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步一步,踏着无数天才的尸骨爬到了最高峰。

    因她而灭亡的顶尖势力,都快接近十个,无数天境陨落于她手,化作了她手里祭坛的一副壁画。

    这是一个曾经令大陆闻者色变的人。

    北境之主,那张消瘦的小脸,一双眼睛威严镇压天地,散发出的冷漠之色,将整个北境都要化作了严冬。

    “道歉?”北境之主突然发音,眉头微皱,脸庞有着些许讥诮,声音之中,却没有丝毫情绪。

    这个对她而言,毫无意义的词语,却出现在了她曾经的模糊记忆之中。

    那段记忆,曾经给了她很深的印象,让曾经卑微的她怀着一丝希望等待。

    但是,随着最后的失望,已经掩盖在了过去五十万年的记忆洪流之中。

    如今,心已冷,一切都已成空。

    一念至此,北境之主,那双眼睛,冷漠孤寂之意更加恐怖。

    她微微抬头,眼睛看向远方。

    就是这样一个动作,却让北境生灵惊悚。这个女人,已经枯坐了几万年没有动了,今天又要干什么?

    折折叠叠的空间,在这双眼睛之下,化为了乌有,最终,落在了中域那战场之上。

    北境之主的眼睛,望着那肆意猖狂的奉癫之王,眼中,没有丝毫情绪,就像看见山间的一个野猴子。

    敢轻蔑一个半步虚境的存在,这世间,又有几人?被他人知晓,不知会惊悚成什么样子了。

    “你自己作死,就怪不得我了!”北境之主淡淡的声音传来。

    所有北境生灵惊骇,哆嗦,这个恐怖的女人竟然说话了,不是传言是从未开过口吗?

    而且,看她的样子,又要灭杀什么了,听到这话的生灵都是规矩哆嗦成一团,生怕被顺便处置了。

    ……

    中域的战场,一切似乎都在向着越来越糟糕的局面转化。

    天境们,心中都是有些绝望,三脉脉主心中悲哀,看着自己的师侄被吞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天境巅峰们,心中沉到了谷底,金蝉叹气。

    这片战场,已经被地底生物们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而就在此时,突然,战场当中,一道独特的气息出现,神秘莫测,让奉癫之王惊骇。

    “谁?”奉癫之王冷哼。

    然而,奉癫之王的话,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似乎是被彻底无视。

    中域天境们惊骇,是谁能引起奉癫之王的警惕?

    只见,半空之中,一道虚影出现,破旧的黑色衣袍包裹,个子不高,冷漠的脸庞,一双眼睛寒光一闪。

    “装神弄鬼!”奉癫之王低笑一声。

    几万米的身躯一动,双臂一摆,巨大的黑色拳头,席卷着黑云一般的能量,向着这突然出现的身影轰了过去。

    那强大的能量波动,足以把广袤的地面都轰成碎片。

    面对这样强大的一拳,那突然出现的虚影,脸色没有丝毫异色。

    她身体轻动,一只素手从黑袍里伸出,握成拳,然后向着那到来的巨大黑色拳头打了过去。

    这一刻,宛若两个星球相撞,极其激烈恐怖,巨大的碰撞声,轰轰地传向中域这片土地。

    咚、咚、咚……

    几万米高的奉癫之王,身体竟然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跨越了一大段距离。

    而那道虚影,竟然还立在原地,寸步不动,一只拳头,蕴含恐怖的力量,让人生畏。

    “北境之主?!”中域的天境们,此时才看清这道身影,认出来人,无不惊骇道。

    北境之主,竟然出现在了战场之中,这太不可思议,简直像是在做梦。

    中域的天境们,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都是惊喜,燃起了希望。

    奉癫之王心中震怒,神色暴躁,在刚才的碰撞当中,它的力量竟然不及,这怎么可能?!

    它开始对这突然出现的身影郑重起来,这是和它一个等级的存在。

    没想到,在这方世界,达到这个境界的,竟然不只那个守门的老头。

    奉癫之王脸色阴霾,尤其它感觉到了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对它的无视,这更是让它暴怒。

    它仰天一声咆哮,那巨大的狰狞之口,颇有吼动天地山河的气势。

    然而,它还没有开始攻击,北境之主就已经先动了。

    北境之主,那身形相比起奉癫之王是那般微小,但是,她一个脚步横移,就出现在了奉癫之王的面前。

    一只素手,拳头紧握,一身黑袍飘飘,袖子在风中摇曳,更衬托出那只手的单薄。

    北境之主,一拳落在了奉癫之王的头颅之上,巨大的能量爆炸,奉癫之王身体被轰飞。

    中域的天境们,见到这一幕,都是心中骇然无比,那强大至极,让他们所有人都需要结阵防守的奉癫之王,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北境之主压制了?

    同位半步虚境,北境之主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吗?

    奉癫之王,双眼赤红,几万米的身躯,无穷无穷的血肉当中,黑色能量疯狂席卷而出。

    一个不慎,竟然被北境之主偷袭击退,这让它感到尊严扫地。

    奉癫之王,双臂一展,几万米的身躯在飞速奔跑,每一下,都让大地震动,不只多少万里外都能感觉到。

    它一个跳跃,能量在身体当中不断喷薄,身体向着北境之主猛砸了过去。

    北境之主,神色没有丝毫变动,她一身破旧的黑袍,瘦小的身体,却散发出惊天动地的气势。

    只见她,扬起双手,宽袖自然落下,露出两截素白的手臂,双手或拳或掌,向着奉癫之王攻杀而去。

    一拳一掌,将奉癫之王爆发出来的能量全部打散。

    奉癫之王狂暴大吼,一招不成,落在地上,双臂插进大地当中,一抬,将一整个大平原都掀了起来,砸向北境之主。

    北境之主神色冷冽,拳头轰出,一大片能量将飞来的大平原轰碎。

    两大半步虚境的战斗,几乎给人一种世界即将毁灭的感觉,空间在他们至强的力量下,都纷纷破碎,不成样子。

    中域的天境们惊骇,连忙结阵守护,不然,在这战斗余波之中,他们都可能身受重伤死去。

    奉癫之王神色暴躁,同为半步天境虚境,它不觉得自己会输给眼前的这个如此渺小的女子,但是,偏偏又难以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