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来看你了

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来看你了

    奉癫之王已经注意到了姜预他们,原本只是把他们视为几只要逃的蝼蚁。

    但是,姜预的脑海里金色雷龙的异动,金色闪电通向全身,让奉癫之王对姜预和冰莜凌的封锁失败了。

    几只蝼蚁,却让奉癫之王失了手。

    这彻底引起了奉癫之王的兴趣!

    短短的一瞬间,姜预只来得及把冰莜凌推了进去,当他自己要紧跟着冲进去之时,却发现已经晚了。

    奉癫之王的意志,已经完全降临到了他身上。

    这一刻,姜预是真切感受到周围的空间全部都被封锁了,他仿若陷进了固体一般,都死死困住。

    这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空间被奉癫之王控制,哪怕是金色雷龙都没有丝毫办法。

    那青绿色的门户,姜预似乎再也到不了了。

    但是,虚空冥火他们却是已经成功遁入虚空当中了,只是一道青绿色的门户还留在外。

    这一刻,虚空冥火一狠心,壮士断腕,将还留在外面的全部火焰舍弃,虚空之中的冥火,带着已经离开的人疯狂逃遁。

    俨然是要放弃姜预。

    “你干什么?回去!”此时此刻,冰莜凌的身体才恢复知觉,她立马控制冰璃寒炎,对虚空冥火冷冷说道。

    “你疯了?!那个小子没救了,奉癫之王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了,我们能不能逃得掉还是两说!”虚空冥火大叫道。

    这一刻,它只是希望,奉癫之王的注意力最好全都在那小子身上,不然,就是他们这些遁入虚空的,都可能被奉癫之王揪出来。

    ……

    虚无的空间之中,一片瞭望无际的黑暗,只有一团青绿色火焰包裹着冰莜凌和冰璃寒炎,飞速向着虚空深处遁逃。

    冰莜凌神色寒冷,眼中有一些急迫,冰璃寒炎控制着虚空冥火的本源,逼迫它回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片黑暗的虚空之中,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黑色大手竟然出现,向他们飞速伸了过来。

    那只黑色大手,有着无穷的威势,让人生出恐惧无法抵抗的感觉。

    奉癫之王来了,几只被它注意到的蝼蚁,如果都逃了,那么,他的脸面又往那里搁?

    虚空冥火恐怖大叫,冰莜凌眼中惊悚,冰璃寒炎心沉。

    那恐怖的黑色大手之下,似乎所有的生路都被锁定。

    虚空冥火,拼命地往虚空深处遁去,以求逃脱那只大手,然而,两者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拉越近。

    忽的,那只黑色的大手不知为何,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往前,去抓虚空冥火他们。

    而就是这一顿,给了虚空冥火机会,虚空冥火心中大喜,迅速遁向虚空深处,前往连奉癫之王都找寻不到的地方。

    ……

    奉癫之王,几万米高大身躯,伫立在中域天境的面前,刚才,它伸出的黑色毛茸茸的大手,缓缓从虚空退回。

    它眉头微皱,面色有些不喜,随后看破空间,目光落在刚才干扰他的那道身影上。

    姜预的心中,此时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背后,已经冷汗遍布,浸透了衣服。

    “奉癫之王,控制你地底生物部下的东西,就是我炼制的,你不是需要这个东西吗?”姜预再一次重复到。

    此时此刻,姜预的五级科技,几乎全都损坏了,只剩下最后的一件,但是,面对天境,面对奉癫之王,那和废铁没什么区别。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姜预手中,握有的唯一可能有点用的筹码,就是这个了。

    奉癫之王曾经表示过对于大脑模拟器器的重视,并希望炼制者加入它的军队。

    而,姜预此时,就是希望借此谈判,以拖延时机,同时寻找逃命的机会。

    奉癫之王听到姜预的话,心中有些意外,无意之中关注的一只蝼蚁,怎么会和它感兴趣的那件东西有关系?

    这才使得刚才的动作一顿,给了虚空冥火他们逃走的机会。

    这显然让奉癫之王很不爽,眼皮子都低了低,眼中有些危险的色彩,直盯着姜预。

    这一瞬间,姜预是感觉到了整个世界,似乎都化作了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根本承受不住!

    “那小子,为了让同伴逃走,不惜冒名顶替控神球的炼制者,引起了奉癫之王的注意,估计怕是完了!”

    中域的阵法当中,天境们,此时也顺着奉癫之王的目光,注意到了姜预,不禁为其叹气。

    他们知道控神球的真正炼制者,此时和他们一起正在阵法当中,为姜预的勇气而赞赏。

    而他们未看到的是,他们以为的控神球炼制者,天铸城三脉脉主,此时眼中的无限担忧与叹息。

    金蝉浑身金光,一脸慈悲,经文颂唱,似乎是是在为即将死去的人超度。

    姜预感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哀嚎,痛苦不堪。

    “没有人的慌话能够瞒过本王的眼睛,你说的是真的。”奉癫之王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话,落在中域天境们的耳中,皆是使其一愣,心中惊讶。

    “但是,你已经错过了三天的机会,而且,刚刚让本王放走了几只蝼蚁,所以,会采取别的方式对待你!”奉癫之王,此时此刻的语气极其冷漠,又万分威严,让整个世界似乎都吹起了阴冷之风。

    姜预的内心为之一紧,不知道奉癫之王寓意为何,此时,他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自救。

    下一刻,天空之中,奉癫之王身上的一根黑毛,脱离了出来,化为一只巨爪,向姜预探来,将其抓住。

    姜预被困在巨爪之中,当他再次看清周围的情况之时,已经横移了一段空间,到了顶尖战场。

    姜预抬头,就看到了奉癫之王,那巨大地不可想象的头颅,那冷漠的双眼。

    奉癫之王嘴巴一张,巨爪,就将其扔进了里面,“本王不需要你的命,只需要你的炼制方法,你的记忆,会随着被消化,被本王全部知道!”

    奉癫之王的话,让姜预心中的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只看见,那越来越近的狰狞大口。

    大口后方的漆黑咽喉,就像是一个通往地狱的通道。

    这一刻,姜预心中,没有了恐慌,只剩下苦涩与不甘。

    他不想就这么死去,来到这个世界,他经历了多少苦难,在各种险境之中求生,好不容易才初步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凭借着科技,在这个世界有了一席之地,不是路边被人随意踩踏的杂草。

    然而,如今,面对奉癫之王这种存在,他曾经的那点成就,是那么微不足道,连命都不足以保住。

    世界的光明逐渐褪去,姜预被扔进了那奉癫之王的大口之中,随着大口的闭上,世界似乎已经与姜预失去了最后的一点联系。

    ……

    虚空之中,冰莜凌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冰冷,仔细一看,甚至可以说,已经近乎苍白。

    她的内心,第一次,开始诞生了恐慌。

    冰莜凌冷言,让虚空冥火不论如何都要回去,但是,虚空冥火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冰璃寒炎见此,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也想回去救人,但是她知道,就算此时回去,也救不了姜预,只是让冰莜凌一起去送死。

    冰璃寒炎,心中也很看看好姜预,对于她而言,不论姜预,还是冰莜凌都是两个很不错的晚辈。

    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走吧。”冰璃寒炎对虚空冥火到。

    冰莜凌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那握了十多年剑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眼中,有着丝丝泪光蔓延。

    这么多年了,她第二次,为了一个人而流泪。

    ……

    “哎……”

    中域势力,所有的天境亲眼看着这一幕,尽管姜预只是一个小小的弟子,但是,当着他们的面被杀害,都是让他们心中悲戚。

    这又何尝不可能是他们的一种结局呢?

    奉癫之王吞下姜预后,面带一丝狞笑,他战争的一个小目的算是实现了。

    那么,接下来,就慢慢陪这个家伙玩儿吧……

    当奉癫之王把目光再次看向中域的天境们时,让后者都是心中一惊。

    真正噩梦的时刻,要来临了!

    地下战场,二十头天境的地底生物,完成屠杀秦祸渊的任务后,又开始,沿着各个方向,继续清扫着这片战场。

    这场战斗,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刻。这方天地,终于该落入他们的统治当中了。

    ……

    奉癫之王的肚子当中,姜预的意识已经模糊了。

    这个地方,不同于一个半步天境,可以让姜预施为。

    姜预的所有东西,天级的金色材料,剩下的科技,就连吸气功,另外两篇经文,以及脑海当中的金色雷龙,都没有办法给姜预提供一个有用的防护。

    在这幽深的空间当中,不同于生物的肚子,只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分解之力。

    姜预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不怎么感觉到了,意识模糊之中,过去种种开始浮现出来,就像是死亡前的回光返照一般。

    他被科技之心从地球带到这里,已经两年半的时间,脑中,一个个片段闪过,从地球上,再到罗虚大陆。

    “咦?这里是?”

    姜预的脑中,一个片段闪过。

    这是一处高高的祭坛,每一个阶梯都又几丈高,似乎不是为人类设计。

    一个恍惚,他似乎来到了这个祭坛脚下,仿若做梦一般。

    在这祭坛上方,一个个图板刻画着,上面,是尸山血海,每一个,都散发着强大的修为,不像是图板之中的死物。

    所有的生灵,都在争相厮杀,努力向着祭坛的更高处而去,一路向上,终点,刻画着唯一的一座祭坛。

    姜预脑袋有点模糊,很多记忆都变得生硬难以想起,抬起脚步,缓缓爬上这个祭坛。

    脚下的一幅幅图案,里面的每个人物都那般强大,散发气息骇人,但是,姜预却没有一点惧色。

    最后,姜预爬上了祭坛的顶端,那里,是一个平面六边形地板,上面没有任何图案。

    姜预自觉不对,他总觉得这里应该有什么,模糊之间,他在六边形地板之上,画了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图案,画完就忘了。

    但是,当图案完成之时,神秘巨大的祭坛,突然消失了,周围原本白茫茫的一片,开始转向黑暗。

    姜预的眼睛不禁一闭,当再次睁开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黑黝黝的六边形宫殿。

    姜预看了看四周,才发现,他正坐在一个王座之上,恍惚之间,才看到。

    正前方,一个邋邋遢遢,看起来怯懦的小女孩站立着,正双眼迷茫地看着他。

    “草草?”姜预惊讶道。

    他想起来了,在九悬山的时候,他曾经闯入过一个诡异的幻境,踏过祭坛,进入了一个很真实的幻境世界。

    在那个世界,他救过一个小女孩,并给她取名草草,最后,离开幻境的时候,草草曾经问过他,是否还会回来。

    那时,姜预精神上已经有些分不清真假,但是,理智告诉他,幻境只是幻境,最后不想看到草草的难过眼神,他骗了她。

    “怎么会是这里?”姜预摇了摇头,有些奇怪,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周围原本模糊的场景,竟然在逐渐变得清楚,就像真的一般。

    草草一直盯着姜预看,她全身的白色小连衣裙依旧破旧,整个人看起来卑微怯懦。

    姜预心中不忍,想起自己临走前的谎言,“对不起,我来看你了!”

    姜预心中有着忏愧,他也不知道幻境的真假,但是,那忏愧却是真的。

    “你回来迟了……”草草的干裂苍白嘴唇微微张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那小小的身躯,是那样瘦弱。

    “我,当初骗了你……”这样的话,让姜预心中,莫名地更加忏愧起来。

    姜预张了张口,想继续道歉。

    此时此刻,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处境,只觉这是人生最后的一趟旅途。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草草突然开口道。

    姜预猛然一惊,看向草草,那身躯是那般瘦弱,但是,却再也没有了那卑微的感觉。

    相反,在这瘦小的躯体上,那迷茫的眼睛,逐渐,变得威严,那是俯瞰众生的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