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危局求生

第四百三十六章 危局求生

    两大天境的战斗,那恐怖的威能无法想象,地底生物的强悍力量引起整片空间都在动荡,无数地底生物被波及化为飞灰。

    灵火和冰璃寒炎护持着姜预和冰莜凌二人,不断远遁。

    秦祸渊此时心中既怒又憋屈,他无法和天境地底生物一样放开了战斗,需要时刻注意自己气息的泄露。

    在这方土地,可还是有着一个半虚的无上存在。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和天境地底生物的战斗之中处处受制。

    秦祸渊脸色阴霾,杀意十足,他不光没能亲手杀了仇人,反而为其挡了一劫。

    他气息时刻保持在半步天境,气质卓绝,乃天境独有,哪怕此时,他眼中遍布杀意,也当是一尊杀神!

    只是,因为受制约,在隐忍。

    ……

    姜预和冰莜凌向着中域逃回,这场涉及到天境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了。

    现今,中域能够抵挡天境的,除了秦家,就只剩下冰家了。

    冰家,出族参与战争的,就只有冰家老祖和冰莜凌二人,其余天境还留在族内。

    虽然,冰家向来不欢迎外人入族,带着排斥之意,姜预可能受阻碍。

    但是,此时,也没那么多办法了,而且能否到达冰族都还要看运气。

    然而,就在姜预和冰莜凌想要远离天境地底生物和秦祸渊的战斗时,秦祸渊却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

    哪怕,秦祸渊和天境地底生物战斗,分不开身,但是,他却在慢慢控制着战场,向着姜预和冰莜凌的方向转移。

    这就使得,姜预和冰莜凌二人,一直都脱离不了天境地底生物和秦祸渊。

    若不是有着冰璃寒炎的保护,在战斗余威下,他们二人估计都尸骨无存了。

    姜预心中暗恼,但是却也没有丝毫办法。

    然而,战斗却向着他们都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

    天境的地底生物,可不是一个好脾气,也没有那么多耐心,久久拿不下秦祸渊,已经让它心中彻底燃起了火气。

    一个心中燃起火气的地底生物,全力爆发的力量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刹那间,大地震动,风云变色。

    只见,天境地底生物仰天一声怒啸,全身黑毛失了重力,漂浮起来,无穷的黑色能量从细胞之中涌了出来。

    黑色的能量,包裹了整头天境地底生物,能量密集的似乎都要燃烧。

    一双漆黑的硕大瞳孔,忘向秦祸渊,无形的压力,让后者一阵心惊,心中充满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天境的地底生物动了,一动之间,空间扭曲,都没有影子,就出现在秦祸渊的身后,包裹着黑色密集能量的拳头向其砸了过去。

    这一瞬,秦祸渊寒毛立起,千钧一发之际,身体里,一篇神秘的经文开始颂唱,一股深邃的力量涌向他周身,最终他才躲过了天境地底生物的这一拳。

    秦祸渊脸上全是怒色,有着微微汗渍,这让他看起来略微有些狼狈。

    他心中不甘,若不是暂时失去了虚空冥火,若不是需要控制自己的气息,又哪里轮得到一头畜生张狂?

    秦祸渊深呼一口气,心中极其谨慎小心,和天境的地底生物战斗。

    他们战斗的声势不小,惊天动地,如果不是,那其余的天境地底生物,在屠杀之时,偶尔也会兴奋过头,说不定都要引起奉癫之王注意了。

    秦祸渊心里已经开始有些后悔来到这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现在,稍有天境气息的泄露,就会引起奉癫之王的注意,进而就是灭顶之灾。

    但是,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秦祸渊也不甘心这么轻易让那个杀害自己孩子的人活着,他眼中杀意闪烁。

    他心中打算,将战斗不断靠近那个杀他儿子的人,然后抓住一瞬的机会,杀死那个小畜生,就远遁离开。

    这个过程,虽然必定是以受伤为代价,但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天境的地底生物,实力不容小觑,秦祸渊没有时间去抓住机会杀死姜预了,他也没有考虑到冰璃寒炎和灵火的配合存在。

    最终,冰璃寒炎和灵火配合,挡下了秦祸渊的一击。

    而秦祸渊,却因此陷入了和天境地底生物苦战的境地。

    秦祸渊没有多余的机会逃离了,被天境的地底生物死死缠住。

    而且,他们之间,越是战斗,气势越是汹涌,慢慢地,秦祸渊已经不能很好地压制住自己的气息了。

    秦家老祖给的宝物,将秦祸渊的气息伪装成了半步天境,此时,这层伪装却已经在慢慢失去他应有的作用。

    冰璃寒炎和灵火挡下秦祸渊的强大攻势,自身火焰都变得不稳起来,带着一些风雨飘零之感。

    秦祸渊的必杀一击,不是那么好挡的,远比天境地底生物之前随意的轰击强大。

    冰璃寒炎和灵火都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能那么肆无忌惮地吸收灵气转化火焰。

    它们虽然是八荒神火,但毕竟宿主的实力还太低,受到了很大影响。

    姜预和冰莜凌还处在战斗余威的范围内,冰璃寒炎不能像之前那样完美地护佑他们。

    这使得,姜预和冰莜凌更是遭遇各种危险,若不是两人配合密切,无法那么安稳地活下来。

    然而,情况更糟糕的,却不是这些。

    远处,秦祸渊在和天境地底生物战斗,那伪装的气息,已经开始破碎,一丝天境的气息随着裂缝扩散了出去。

    ……

    在顶尖战场之上,奉癫之王没了耐心,它的蛮力被这个阵法克制,短时间难以攻破。

    除非,花更长的时间去磨!

    但是,作为一族之王,它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这上面。

    二十头天境的地底生物已经进入下方战场,想来要不了多久,这个老乌龟壳里的这些此界土著的徒子徒孙们,就该死得差不多了。

    到时,就看这些土著的心志是否还会那样坚韧如一?

    忽的,奉癫之王的巨大瞳孔露出一丝异色,脸上的表情似乎带上了一些精彩。

    “哼!原来,你们还有天境,隐藏在下方的战场之中。”奉癫之王嗤笑道。

    这样的话,让中域的天境们都是疑惑,什么时候,他们还有天境留在下方了?

    不过,中域的天境们心中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下方战场天境存在无论真假,都将进一步引起奉癫之王的注意,这会使得原本已经糟糕的下方战场,变得更加难以想象。

    “唏嘘……”奉癫之王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在向他的地底生物军团下达什么命令。

    “本王倒要看看,是你们的天境厉害,还是本王的二十位部下厉害?”奉癫之王揶揄着说道。

    言下之意,它不会参与到战斗之中,但是,二十头天境地底生物都将集中起来,对付那下面,属于他们中域的天境。

    一念至此,中域阵法的天境们,都是叹气,为这位天境可怜。

    此时此刻,各大势力,能够来得的天境都来了,那么,这个下方战场的天境,多半是闻讯而来的一个散修了。

    可惜!

    这片战场,将又有一个天境要陨落了!

    ……

    秦祸渊已经尽量在收敛自己的天境气息了,但,还是泄露了一丝出去。

    当那一丝天境气息泄露出去的时候,他内心一慌,都以为自己完蛋了!

    以奉癫之王的实力,哪怕一丝的气息,都绝对会感觉到!

    但是,过了几息,却没有奉癫之王的攻击而来。

    秦祸渊的心慢慢镇定下来,心中暗自庆幸,难道是奉癫之王被中域势力拖住,没有注意到?

    然而,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在这片空间的四方,足足十九道强大的天境气息而来!

    每一个,都不下于他,有的,甚至还要胜过他!

    秦祸渊眼中全是惊惧之色,奉癫之王发现他了,只是,不是自己亲自出手,而是安排了它的二十个天境部下!

    二十个天境部下,几乎是两个顶尖势力的天境数量!

    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打!

    秦祸渊知道,自己绝无获胜的希望,那么,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逃,不顾一切地逃。

    暴露气息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他全部的实力爆发,比方才还要强上一些,暂时挣脱正在交战的这头天境的地底生物,想要撕开空间裂缝,进而逃走。

    然而,当他动手一撕之时,双手变得血淋淋,森森白骨露出,那原本应该撕开的空间,纹丝不动。

    奉癫之王!秦祸渊感受到了远处似乎有着一丝嘲笑之声。

    这片战场,他能够靠撕裂空间进来,但是,现在,却出不去了!

    现在,他已经成了被囚笼里,被嬉戏的猎物,而前来,猎杀他的,是二十头天境地底生物。

    除了本就在此处的天境地底生物,其余十九头天境地底生物,眨眼之间就赶到了。

    二十头天境地底,分列八方,站成一圈,看着中心的秦祸渊!

    二十道天境威势叠加,落在秦祸渊身上,让其全身都冒出一片冷汗。

    它们动手了,黑色的能量汇聚到拳头,向着秦祸渊攻杀而去。

    秦祸渊拼死反抗,一身天境的气息爆发无疑,黑色的经文密布他的身体,隐隐有朗诵之声传出。

    秦祸渊全力拼杀,要拯救自己的姓名,原本整齐的头发,都披散开来,如疯如魔!

    然而,正遭受绝望的,不止还有秦祸渊一个人!

    姜预,冰莜凌,灵火,冰璃寒炎,他们都被困在了二十头天境地底生物的包围圈里!

    这对他们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二十头天境,每一个都是能够镇压一片空间的存在,能够支撑起一个强大势力。

    但是,现在,这样的存在集结在了一起,成为了姜预和冰莜凌等人的致命囚笼!

    以他们年轻的修为,如何逃得出去?

    这一刻,冰璃寒炎沉默,灵火哇哇大叫,而姜预和冰莜凌,心中的情绪,压抑到极点。

    这是必死之局!

    二十头天境的地底生物,还在轰杀着秦祸渊,后者拼劲一切,各种宝物用出,一声声痛苦咆哮!

    他是姜预的敌人,此时如此凄惨,然而,姜预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二十头天境地底生物,应对秦祸渊,表现地如此轻松,他们的列位都几乎没变,每一拳轰出,就让秦祸渊险死环生。

    而战斗的余波,也让姜预和冰莜凌,时刻处在生死的边缘!

    难道,真的,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姜预心中极度不甘!

    “小子,想活命的话,唯一的机会,就是放我出来!”

    虚空冥火,从那冰球里传出了一丝声音,带着冰冷感觉。

    这样的声音,让原本陷入绝望的姜预和冰莜凌等人,都是一愣!

    “你有办法?”姜预不可思议地问道。

    “哼!秦祸渊虽然没有办法撕裂空间,但并不代表我不能!”虚空冥火淡淡不屑地说道。

    “那赶快啊!”姜预急道。

    闻言,虚空冥火顿时尴尬,“这里不行,这个地方被奉癫之王集中封锁了,虽然只是短短一瞬,是我一旦融入,就会被发现,必须要冲过这片区域!”

    冲过这片区域?姜预皱眉。

    虚空冥火指的这片区域,是以秦祸渊原本撕碎空间的那个地方的方圆万米。

    而这片区域外围,几乎都离天境地底生物的脚底板很近,靠近那些地方,几乎与找死无疑。

    “你是想提早害死我们吗?你在那些地方,撕开空间,不会被天境地底生物,甚至奉癫之王发现。”姜预咬牙说道。

    “不会!”这话,却是冰璃寒炎说的。

    同位八荒神火,她也很了解虚空冥火的一些能力。

    虚空冥火,本就是诞生于虚空之中,死气集结的火焰,传闻是被人从虚空之中的一条冥河摘取出来。

    不同于天境是掌握了空间之力强行撕开空间,它天生就融于虚空,能够以自身为桥梁,将人引渡进虚空之中。

    这份能力,隐蔽性极高,因为虚空冥火本身就可以成为空间的一部分!

    所以,只要脱离了奉癫之王刚才封锁过的空间,就不回引起奉癫之王注意。

    至于,那些天境地底生物,只要小心一些,也很难发现。

    而且,只要成功渡入空间,那么,虚空冥火有信心,就是奉癫之王感觉到异常,也很难从虚空将他们找到。

    “那么,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姜预直直看着虚空冥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