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阴谋

第四百三十三章 阴谋

    “你?真的要让我这样做?!”灵火魂体吃惊而又难为情地说道。

    它心里还在犹疑着,因为这种事情太过没节操,也太丢脸了,但是,面对虚空冥火的这个要求,它又有些心动。

    只是,一时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灵火魂体咬了咬牙,做下了决定,因为它觉得自己只要做成了这件事,那么以往自己所受的所有委屈都算报了仇了。

    “等等,你要干什么……”虚空冥火感觉到了灵火魂体的不对劲儿,心中一阵不好的预感,这货要干什么,它不过是一时心情激愤,说话随便了一些而已。

    灵火魂体拿出了一块灵石,张嘴一口口咬了下去,卡擦卡擦声音传来,不一会儿鼓起了腮帮子,一吞,将灵石吃了下去。

    这货竟然打算模拟人体的某些生理过程,满足虚空灵火的要求。

    姜预的脸色顿时黑了,连忙一巴掌把灵火魂体给拍走了,这货没节操也就算了,还可以忍耐,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心了?没见冰莜凌还在这里,连带着自己的形象都不好了。

    冰莜凌眼中目光也变了变,这八荒神火是哪来的怪胎?

    冰璃寒炎选择了沉寂,她不想和灵火魂体扯上任何关系,每每想到和这样一个家伙同为八荒神火,心里还很膈应。

    “咳咳咳,这次我阻止了灵火,你要还不说的话,那以后我就不管了,这货没下限得我都可怕,你可要想清楚!”姜预咳嗽了两声,颇为尴尬地说道。

    虚空冥火心中情绪糟糕之极,它没想到灵火这个废火竟然要来真的,一旦真的有了那种经历,灵火再四处宣扬,说不定整个大陆都会知道这个事情,那么它以后还怎么在大陆上混啊?

    一想到这里,虚空冥火就如同身处噩梦。

    “哼,小子,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向你们妥协的,最多告诉你们一点点,更多的绝不会再透露!”虚空冥火语气冷冷地说道。

    它原本还想嘴硬一番,但是当看到姜预突然变换的脸色后,语气马上一松,心中还真怕姜预不由分说把它丢给了灵火。

    “快说……”姜预见虚空冥火总算认怂了,心里也不禁一松。

    冰莜凌也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虚空冥火上,她想早点把这件事情弄清楚,解决掉麻烦,然后再向姜预问清有关她那个男人的事情。

    事实上,后者对她而言才是真正关心的,那事关她的母亲,只是虚空冥火这边涉及到的更紧急,她才能够暂时把事情在心中压下来。

    “地境三重的小子,就这个时间点,估计其余顶尖势力的那些传承弟子,都应该死得差不多了,就算知道真相你们也无力回天。”虚空冥火哪怕是交代事情,也一副高高在上欠抽的语气。

    姜预和冰莜凌此时难得和它计较,只是让虚空冥火继续。

    虚空冥火冷哼一声,哪怕极度不愿意,但还是只能继续开口说道。

    “太北古城的那个老头要不行了,寿命干枯不过是这几百年年的事情,尤其是地底生物的入侵,更是让他没几年好活。到时,这中域没了半步天境镇压,必将混乱,而且太北古城也要寻找新的继承者,传承下力量,会选择半步天境的天骄,一旦有人继承力量,直接突破天境,日后到达半步虚境几乎是稳定的了。”

    “中域之主,太北古城之主,这两者代表着什么,你们应该清楚。”虚空冥火语气郑重地说道。

    对于虚空冥火而言,中域之主还是其次的。

    但是,太北古城意义完全不一样,罗虚大陆,五大禁地,每一个的传说比八荒神火还要悠久,隐藏着无数秘密,就连虚空冥火这个不知活了多久的存在对其都摸不清楚。

    闻言,冰莜凌神情微动,眼中微微异色。

    “所以你们是想趁着地底生物大举来犯,提前清除对手!”姜预眉头微皱着说道,对于这些家伙颇为恼怒。

    虚空冥火轻哼一声,这不明摆着的废话吗?

    “你们还真不怕地底生物把罗虚大陆给占了?”姜预问道,颇为不解。

    “切,一头奉颠之王而已,别说罗虚大陆,只要它一占下中域,就会立马有人出手,把它清除掉。地底虽然麻烦,不容小觑,但这里毕竟是罗虚大陆。”虚空冥火颇为不屑地说道。

    姜预是明白这些人打得什么心思了,就是抱着最后一定会有半步虚境的强者出手清除地底生物,所以才肆无忌惮地偷袭其余势力的弟子。

    “这些顶尖势力的主人也都是蠢材,明知不可能打得过奉颠之王,乖乖找个地方藏着就行,非要出来找死。”虚空冥火又说道。

    他们自然乐得见到这一幕,最好奉颠之王把所有顶级势力的天境强者全都杀了才好。

    虽然,事实上,这不太可能,各大顶级势力都有着深厚底蕴,联手在这奉颠之王下也能够自保。

    “哼!你聪明,就会被我们给活捉?”姜预对虚空冥火也是没好脸色。

    虚空冥火顿时语噎。

    不管如何,各大势力都是在尽力挡住地底生物,以免中域被这群猴子给糟蹋了,但这些人好,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背后捅刀子。

    “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你们究竟是哪个势力?”姜预又问道。

    闻言,虚空冥火却是开始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相比起这些,你们不是更应该关心一下那些顶尖势力的弟子?不过估计都死得差不多了,我们的计划也基本算是完成了,只可惜出了你们两个另类。”虚空冥火语气冷冷地说道。

    “是吗?你觉得你的计划成功了?”谁知,姜预却是反笑道。

    虚空冥火闻言,不为所动,冷笑道,“难不成你还有分身术,前往战场各处救人不成?”

    分身术,他当然不会,但是,控制的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的数量却有不少。

    ……

    在中域势力和地底生物的战场上,十分残酷,各种尸体罗列,所有弟子都是处于一种大消耗的状态,身体状态不太好。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不断攻来的地底生物需要面对,压力颇大,每一个人都是游走在生死之间。

    可是,黑袍太阳面具人们却不会丝毫留情,他们抓的就是这个机会。

    日后,若太北古城挑选继承者,这些都是隐患,一旦其他人继承太北古城,力量足以阻挠他们的背后人成为中域之主。

    而且,他们背后的人,对太北古城的力量也颇为垂涎。

    躲过黑袍太阳面具人第一波偷袭的,都是感知敏锐,再加上运气不错,但是不少人都因此而受了重伤。

    接下来,别说是应对虎视眈眈的黑袍太阳面具神秘人,就是不远处相继而来的地底生物,都将让他们丧命。

    此时此刻,每一个人心中是无不愤怒憋屈不甘的,在这种情况下被偷袭,这些人未免也太过卑劣。

    但是,他们心中也染上了一丝绝望。

    因为,他们很虚弱,无从反抗!

    而就在此时,天边,五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几百米的身躯,黑毛乱飘,强悍的气势铺面而来。

    它们向着战场飞速奔来,奔跑声振动大地。

    “五头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顶尖势力的弟子们,都是大惊道。

    怎么可能?战斗到这个地步,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应该是很少了的才是,不可能有五头同时出现!

    这是天要亡我们啊!

    前有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后有黑袍太阳面具神秘人!

    这是他们经历过的最大的绝境了。

    而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在一处战场,而在有着顶尖势力存在的十处战场都在发生着。

    然而,事情的发生,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那五头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竟然没有攻击他们,而是把他们当空气,攻向了那黑袍太阳面具人。

    一时间,黑袍太阳面具人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明明这些顶尖势力弟子在前,怎么反而先攻击他们?

    “怎么回事?难道这地底生物是打算先清除威胁最大的?”有弟子惊讶道。

    “不对,看它们的眼睛,没有神采,这是被控神球控制的地底生物的特征!”一个万分惊喜的声音传来。

    闻言,人们才注意到这一细节,心中顿时大喜,在这绝境之下,迎来了最大的曙光。

    “快,配合这些地底生物战斗!”

    五头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对于此时的战场而言,无疑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原本趁着这些顶尖势力虚弱偷袭的黑袍太阳面具人,顿时陷入了劣势,变成了被讨伐的一方。

    虽然,顶尖势力中,已经被偷袭致死的地底生物不少,但是,依旧有很多还在苦苦坚持的弟子因此获救。

    而虚空冥火所谓的计划,却也只能算完成了一半。

    ……

    “不可能,你当我是傻子吗?你们天铸城炼制出了控制半步天境地底生物的器物?”虚空冥火先是惊骇无比,但紧接着便嗤之以鼻,觉得姜预是在骗它。

    控制地底生物就算了,还是半步天境,这太有悖常理。

    “呵呵,贫穷不是你的错,但是,因为贫穷就限制了自己认知,变得短浅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姜预只是淡淡一笑,五十头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不适合同时出现,否则会招来大祸。

    而在这种情况下,被分开去阻止那些黑袍太阳面具人是正合适,不会引起天境地底生物甚至奉癫之王的注意。

    至于姜预是什么时候派出地底生物军团的。

    是从他第一次被黑袍太阳面具人偷袭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虽然还不知道敌人的目的何在。

    但是,姜预却意识到了这个敌人非比寻常。

    而在不知敌人目的情况下,阻挠的最好方法,就是在行动的时候就给捣乱。

    不管你做什么,反正就不让你顺心。

    行动都不顺利了,那么目的多半也达不成了。

    虚空冥火心中复杂无比,它是及不愿意相信姜预所说的,那意味着他们计划失败了大半而且损失惨重。但是,姜预又总是能出奇招,让它拿不准。

    “就算你不说你们背后是谁,我也知道!”

    姜预的这一句话,让虚空冥火顿时大惊。

    “又想唬我!”虚空冥火怒道。

    姜预微张口型,是一个字。

    顿时,虚空冥火心里最后的防线都溃散了,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

    虚空冥火此时的惊骇远比之前的还有大百倍,那个口型对应的字,它再清楚不过了。

    姜预没有再给虚空冥火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接把它所在的冰球扔给了灵火,也不顾其反对。

    这货,活该被灵火欺辱,还要再教育一番!

    姜预扫了一眼机甲的虚拟屏幕,那里有一个分析报告,是对那个黑袍太阳面具人的血肉基因分析的。

    而此时上面,却有一个字:秦。

    “秦家,老对手了,不过他们也真是舍得,地底生物入侵中域,要等半步虚境强者出手,估计秦家的在中域的基业也毁的差不多了。不过,也正因如此,没有人会把事情猜到他们头上,都会认为是别的地域的势力干的。”姜预喃喃道。

    这次的秦家,没有来一个人参战,原本还以为他们龟缩在组内,没想到是做这个计划来了。

    说出去,估计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更有可能的是,没人会相信。

    姜预把幕后是秦家的事情都一并告诉了冰莜凌。

    冰莜凌闻言,细细思索了一番,最后告诉姜预,除非是有确凿的证据,否则不要把事情说不出。

    姜预的基因分析报告,可不能作为证据。

    在外人看来,那是姜预自己研制的东西,可以轻易做手脚,不足为信。

    除非,让虚空冥火亲口承认!

    但就算是虚空冥火承认,秦家也完全可以说虚空冥火是在栽赃诬陷。

    而随着这一事情暂时搁置,冰莜凌终于问起了老乞丐,冰璃寒炎的事情。

    “该来的总归会来,躲不了啊。”姜预脸上一片苦涩。

    “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慢慢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