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神火相遇

第四百二十七章 神火相遇

    这一片平原和低谷,幽黑的气息像云雾缭绕,温度相当低,十分严寒。

    周围除了一具具巨大的地底生物尸体以外,还有着冰晶残留,碎冰大大小小撒了一地。

    夸张一点的,一大片土地都被冻成了冰层,还钻出一些冰花冰草。

    冰莜凌一身白裙,绝美的脸严肃,看起来圣洁无比,一头青丝飘洒,相当靓丽。

    冰璃寒炎在她身旁燃烧着,是寒冷道极致的体现,朵朵蓝色的火焰周围,漂浮着无数细小的冰粒。

    白皙美丽的右手上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缕缕黑血沿着落下,使得这绝美的身影之上,多了一些凛冽的杀气。

    这个美貌气质如仙的女子身上,不缺少铁血杀戮。

    冰莜凌得到冰璃寒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能够将其如臂挥使,融入自己的战斗之中。

    并且,在这个过程之中,还吸收冰璃寒炎储集的本源力量,使得修为短时间爆发性增长。

    事实证明,这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女,从不落后于人,每当关键时刻,总能有巨大进步。

    从而在战斗之中,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裹挟着冰莜凌寒炎的冰剑,杀伤力很恐怖,简直难以想象,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地底生物能够挡住一剑而不死。

    半步天境的地底生物遇到冰莜凌都会吃大亏,没有几招就被重创,紧接着被冰莜凌斩杀。

    冰莜凌手中的冰剑,已经不知碎了多少次,化作冰屑,又重新凝聚,收割的地底生物的生命,更是数不胜数。

    冰璃寒炎,过去漫长的时间,储集了大量的本源能量,每当冰莜凌灵气枯竭之时,就会给她补满,让她能够一直战斗下去。

    冰莜凌,应该是这场战争之中,最过轻松的几人。

    她冰剑挥出,剑气呈寒,月牙状足有几百米,缭绕的寒气之中,还聚集着恐怖的蓝色火焰。

    前方一大片地底生物,就在这剑气之下,如同麦子一般倒下,全身都僵直,内部冻结。

    突然,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杀气传来,冰莜凌眉头微皱,身躯一动,手腕一转,冰剑向着某个放向射了过去。

    瞬息之间,这冰剑就不知飞出了多远。

    前方的那个地方,冰晶肉眼可见地蔓延开来,将那块土地,变成了冰雪之地。

    一个身裹黑袍,脸上带着太阳面具的人踉踉跄跄,身上一大片都有着冰晶覆盖,几乎都废了。

    冰蓝色的火焰还附着在冰上燃烧,如附骨之蛆,向着完好的躯体蔓延而去。

    这一黑袍太阳面具人高高挥起剑,将一半身躯斩下,那落下的身躯,被蓝色火焰附着,最后变成了冰块。

    只剩半天身子的黑袍太阳面具神秘人勉强苟活。

    四周,又有数个黑袍太阳面具的神秘人现出身影,他们潜伏在这里,只是其中一个人没有控制好气息,泄露了一丝。

    结果没想到冰莜凌的感知如此敏锐,这一丝气息都抓住了。

    被发现后,他们也不在隐藏,从伏杀变成大摇大摆的围杀,在现在这种混乱情况下,别说没人发现,就是发现了那些人也做不了什么。

    “是内里的叛徒吗?”冰莜凌轻声道。

    面对这样的事,她心中除了最开始的一些情绪外,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但是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在现在的局势下,没人能够容忍这种背后捅刀子的存在。

    冰莜凌窈窕身影立于空中,身姿已经有了几分风华绝代,但是,她周围的冰璃寒炎燃烧地越加汹涌了。

    整个身影都被冰璃寒炎包裹,半空之中,一团巨大的美丽蓝色火焰,释放着浸骨的寒意,隐隐戳戳之间,有一个女子身影在其中。

    下一刻,这巨大的蓝色火焰就爆发,空气似乎都静止了,只剩下无穷的寒气向四周扩散,那些黑袍太阳面具人的神经反应似乎降到了极点,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都反应不过来。

    冰莜凌意念一动,冰璃寒炎之中,几把晶莹剔透的冰剑凌空形成,表面有着冰蓝色的火焰附着。

    强大的寒气和蓝色火焰,混为了一体,前者是后者的燃料,后者则是一种现象。

    蕴含着匪夷所思的力量。

    几把冰剑,在黑袍太阳面具人感知还陷于混沌迟缓之中,飞速射了过去。

    空间之中,隐隐有着卡擦的声音轻轻响起。

    在感知慢慢恢复的过程之中,数位黑袍太阳面具人,冰剑插于他们的胸腹,冰晶蔓延包裹。

    生机隔绝!

    冰璃寒炎,八荒神火之一,力量恐怖如斯。

    冰莜凌收敛了冰璃寒炎,除了一些冰晶碎渣残留,已经没有了那恐怖的力量。

    冰莜凌皱了皱眉,心中却在思索着这些人的来历。

    没留活口,那是因为她很清楚,这些都是永远不会开口的死侍,这在大家族之中,并不算罕见。

    她作为冰族的嫡传弟子,也接触过这些猫腻。

    “啪啪啪!”一阵突兀的掌声传来。

    在这战斗的尾端,寂寥的空间,显得那样清晰。

    冰莜凌脸上微微惊讶,是谁的气息隐藏地那样隐蔽,刚才竟然都没有发现。

    冰莜凌的对面,几百米的地方,一面青绿色的火幕,扭曲着空间和光线,一道黑袍身影从青绿色的火焰之中,浮现而出。

    一身黑袍,脸上依旧是太阳面具。

    但是,这个人的身份显然远高于之前的那些人。

    这青绿色的火焰和人影出现的瞬间,冰璃寒炎有过一瞬间的动荡,意识显得吃惊。

    “虚空冥火!”冰璃寒炎的意识,清冷的声音响起。

    冰莜凌眼中瞳孔微缩,心中微微惊讶,以她的见闻,自然知道虚空冥火意味着什么。

    八荒神火!

    冰莜凌心中谨慎,同样拥有一种八荒神火的他,自然很清楚,其中隐藏的力量有多强大。

    这些传说之中的火焰,除了一种灵火以外,每一种都在大陆上留下过很多传说,跟随过很多强大的主人。

    “老朋友,好久不见!”青绿色的火焰之中,一个显得幽冷阴森的声音响起。

    这是虚空冥火在和冰璃寒炎打招呼。

    然而,冰璃寒炎意识却沉默,一点没有理会。

    如果说,对于灵火,她是对其无用,带着一些看不起,那么,对于这个虚空冥火,就是彻底的不喜欢。

    她以前的几任主人,普遍和虚空冥火的主人不对付,发生过生死大战,有一部分还死在了虚空冥火和它主人身上。

    冰莜凌冷冷看着这个出现的控制着虚空冥火的黑袍太阳面具人。

    能够在势力之中,掌管八荒神火之一的虚空冥火,那么这个人自然不会是那些底层的死侍,是能够开口的。

    冰莜凌的气息万分凛冽,眼中光芒闪耀,瞳孔都在向冰蓝色转换,强大的灵力波动,形成浸骨的寒意扩散。

    这个黑袍太阳面具人,都感觉到了身体的一些不适,虚空冥火在他身体上一流转,将所有不适消除。

    “不愧是冰璃寒炎,几乎都要冻结住空间,让人对时间产生错觉!”黑袍太阳面具人开口叹道,语气很是夸奖冰璃寒炎的强大。

    但是,下一刻!

    他身旁的虚空冥火,青绿色的火焰汹涌,扩散向四周,把被寒气占领的地界,迅速被青绿色火焰占据。

    青绿色的火焰还在继续压缩着寒气。

    “虽然冰璃寒炎和虚空冥火都是同属于八荒神火之一,都各自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它们主人的差距却不小!”黑袍太阳面具的人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他一身修为和气息显露,赫然已经是一个半步天境。

    而冰莜凌的修为不过才刚刚突破到地境六重,离半步天境还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

    中域的顶尖强者们,有了大佛妙寺金蝉的帮助,总算能够勉强挡住奉癫之王。

    让战争的天平不再继续倾斜。

    “虽然挡住了,但也不是长久之际,我们的恢复能力可比不上这半步虚境的地底生物!”一个天境巅峰,一边维持阵法,一边有些担忧地说道。

    四周其余人,都是沉默。

    没有击败奉癫之王的战力,那么一切问题都得不到根本解决。

    甚至,奉癫之王现在放弃他们,去攻击中域的其他人,他们都没有一点办法。

    “一切自有因缘,诸位又何必太过苦恼……”金蝉浑身散发着淡淡金光,双手合十,面带笑意,金莲从它身后不断涌现开放。

    闻言,众人苦笑,他们可没有金蝉那修佛之心。

    “实在不行,我们就把这奉癫之王往北境引!”

    就在这时,太极剑山的山主开口道,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万分的无奈。

    其余人闻言,都是脸色微微一变。

    把奉癫之王往北境引,祸水东引,逼北境之主出手,这似乎却是可成,而且成功率很高。

    但是以北境之主的性子,事后他们这些人也别想有活命的希望了了。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这样吧,损失太大了!”有一名天境巅峰说道。

    这无疑是在拿他们所有天境的命去换一个结果!

    “是啊,北境之主可不是好心肠,在其崛起的过程之中,什么人都杀过,好人、恶人、无辜之人,都有无数因她成为土地上的尸骨。”

    “这个人的身后,那是数不清的尸山血海。”

    他们都隐隐知道,北境之主对于人类没有丝毫同属感,甚至说不定,在北境之主心里,他们和奉癫之王这些地底生物没什么区别。

    太极剑山山主自然也知道这些,现在也还没到那个绝望的时候,他说这句话也只是提前做下一些预防,给他们一个心理准备。

    如果事不可为,那么这个就是最后可行的一条路。

    想到这里,太极剑山山主就一阵叹息。他的年岁很大,有好几万了,知道很多事情。

    罗虚大陆,千万年前,连虚境都出现过五位,镇压了一个大世,留下五大禁地,现在,虽没有虚境,但也有半步虚境的存在。

    但是,当真正有半步虚境的外界生物入侵之时,却没有一个可战之人。

    太极剑山山主心中极不甘心,他已经天境巅峰,离那半步虚境只是一层隔膜,却犹如天堑。

    这种不甘心在以前不那么强烈,但真正遇到不可力敌的敌人之时,却是那样深刻。

    太极剑山山主,对于半步虚境的突破,此时可谓渴望到了极点。

    “山主,下面的战场,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就在此时,一个天境巅峰说道,语气之中压抑着怒气。

    这个人是天狱门的门主,他感受到了天狱门弟子都遭遇不测,而且,竟然还是遭受了一些人类的偷袭。

    他们都已经是魔门了,结果没想到还有人做出比他们更丧心病狂的事情

    天狱门门主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愣,奉癫之王的压力,让这些人都丝毫没有空去关心底下的战场才。

    此时,神念扫过去,都是神色大怒!

    “这些人,真是该死!”

    所有天境们,此时都是恨不得立刻下去,将这些在背后捅刀子的家伙全都杀死。

    紧接着,他们又是一阵无力!

    这种局势下,他们稍有动作,阵法就会出现弱点,奉癫之王就能一举攻破阵法,到时,才真是中域的灾难。

    所有天境们都是一阵气愤,他们何时受过这种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弟子被人偷袭屠杀。

    “做我们能做的,剩下的就交给这些小家伙们吧。”太极剑山的山主像众人说道。

    ……

    剑零息,一张脸苍白无比,一口血喷出,身子虚弱无比,剑坎印已经重伤了倒在地上难以动弹。

    他们和那么多地底生物战斗,经过了残酷的厮杀,灵气耗损没有时间恢复。

    好几位黑袍太阳面具神秘人偷袭,使得太极剑山的一些半步天境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死了。

    剑零息三人和一些跟着他们组队的太极剑山弟子,面对偷袭,尽管侥幸第一击躲了过去,但是,他们也难以支撑一个完全战斗力的半步天境的压制。

    周围稍远一点的能够支援的几位,也都深陷偷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