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金蝉

第四百二十四章 金蝉

    耀眼号机甲一路直行,无可阻挡,凶悍无比。

    在天境之下,耀眼号机甲再配上物质能量分解技术,几乎没有地底生物是一合之敌。

    遇到半步天境以下的,耀眼号机甲附带的武器直接解决,若是半步天境,则由蕴含物质能量分解技术的铁伞攻杀。

    不光如此,在不知多高的天空,还有三个太空卫星炮一直跟随着姜预,不断有着恐怖的轰击落在机甲四周。

    姜预所过之地,无数黑色的血肉肢体以及血液泼洒,耀眼号机甲浴血。

    耀眼号机甲上面,有一些战斗带来的伤痕,但都很浅,还在慢慢恢复。

    在战场之中,耀眼号机甲本就不会劳累,战力不会下降,再加上有着新的五级科技的配合,天境不出,几乎很难有地底生物能够奈何得了他。

    唯一要小心的就是,避免引起天境地底生物的注意。

    顾与衣此时藏身与青镜之中,看着这一幕,轻纱下绝美的脸露出惊骇,幽深的眸子中有着一丝不可思议。

    原本,她还有些担心姜预在这场战争之中,会危险万分,但现在看来,那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想起姜预初上天铸城时,还是一个局促不谙世事的少年,现在的炼器之术都这般高深,能够轻松应对天境之下的任何敌人了。

    顾与衣在感叹一个人的成长如此迅速的同时,心中那份对于自己的炼器道路的愿望也更加坚定了。

    虽然她现在肉身被毁,神魂困于青镜之中,相当于一个器灵,心念却依旧没有丝毫动摇。

    沿着冰莜凌的方向,耀眼号机甲飞速而去。

    ……

    中域这一罗虚大陆的中心地界,战争打得火热。

    但围绕着中域的另外四大地界,却又完全是另一番光景。

    西境。

    这里是宗教的广播之地,其中以佛教最为盛名,在整个西境,几乎有着近十万家佛寺。

    僧侣是这里地位最高的职位,比之炼器师在南境的地位还要高很多,几乎所有人从出生开始,心中就种下了对佛教的虔诚种子。

    这片地域,最常见的就是光头,每个人都有成为一个僧侣的愿望。

    当然,在这里,僧侣也是可以结婚的。

    而在西境的最西之地,有着一片净土,这一片广阔的土地,沙是金色的,水是金色的,一切都充满着纯粹的信仰。

    这里,几乎只有僧侣,是整个西境的朝圣之地。

    大佛妙寺!

    大佛妙寺,是一处奇异之地,在信佛之人眼中,由一片金光组成,无限高,无限广,整个都有着洗涤心灵的力量,在不信佛人眼中,则只是一个普通的寺院,感受不到任何神异。

    “咚咚!”

    幽远而充满着禅意的钟声鼓声,有规律地从寺庙深处传来,传向整个西境。

    一处金光灿烂的大殿。

    大殿西面,一个白眉垂下、慈眉善目的胖佛陀盘膝坐着,皮肤泛着金光,宛若由金子打造的金身一般。

    大佛妙寺的佛主!

    他的下方,是他的三个弟子,金蝉,银禅,灰禅,皆是半金身,双手合十,头颅微低,聆听着师傅的教诲。

    一句句佛语从佛主口中讲出,化作一朵朵金莲,围绕在三位弟子身旁。

    这是大佛妙寺的佛之传承。

    如今的佛主,人间寿命已将到限,将登极乐,离开此间,他的佛心将一分为三,给自己的三个弟子。

    而接受佛心的弟子之一,将在短时间再进一步,有机会成为新的佛主。

    而佛主,相对于外界,便是半步虚境。

    大殿之中,妙语连珠,金莲盛放。

    这是大佛妙寺最重要的时刻。

    突然……

    正在听经的金蝉神色微动,抬脚一步,合什的手放下,松于两旁,微低的头颅抬起,平时前方。

    随着他的动作,他身边的金莲朵朵消散,佛语中断,再无禅意。

    “退”

    佛主的声音响起,却只有金蝉能够听到,带着无限的佛意,让人不敢不遵从。

    但是,金蝉没有丝毫犹豫,而是向前再进一步。

    如此,佛主的眼睛终于睁开了。

    “出寺。”金蝉开口,神色肃穆。

    “缘何”

    “佛在外,不在此间。”金禅道。

    闻罢,佛主的眼睛又闭上了,缓缓开口,佛语再次哼出,一朵朵金莲再次形成,只是,这次,只出现在银禅和灰禅身旁。

    金蝉身旁空无何物,无佛无意。

    金蝉神色坚定,轻轻转身抬脚,白色的僧鞋踩着大佛妙寺的金光,缓缓向大门而去。

    大佛妙寺之中,接受佛心传承的,只剩下银禅和灰禅。

    此一去,不成佛,不回寺。

    金蝉出寺,一步横空,脚下山川一步之间跨过,没多久,中域的土地就出现在他眼前。

    ……

    这一幕,却在东境的一双眼睛之中。

    “佛主将逝,金蝉脱壳。就是不知道你脱掉的是真佛,还是束缚。”

    大海,无尽的海水之下,不知多深的海沟,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阳光,冰冷,终日掩盖在黑暗之下。

    而在这样的地方,却有着一座海宫,海宫之中,一名蓝发的老者站在立柱之上。

    这里是五大禁地之一的,东海废墟。

    蓝发老者一双眼睛穿过无尽空间,直看向遥远的西境,看向那位于一片净土之中的大佛妙寺。

    蓝发老者不信佛,但是,那大佛妙寺在他眼中,一样大片金光涤荡,照耀世界,那些都是信仰之力。

    金蝉放弃传承出走,被他看在眼中。

    大佛妙寺的佛主似乎有所感应,那慈祥的圆脸微微看向东海废墟,点头示意,然后精力再次回到自己的两个弟子身上,无他物。

    “又有一个老朋友要走了吗?”蓝发老者微微叹息,神色微微悲伤。多少年前,南境九悬山的那位也一样走了。

    他们那一代,剩下的人越来越少。

    蓝发老者又将目光转移,这一次,却是看向南方,空间被看破,那云雾缭绕的九悬山出现在他眼中。

    在那九悬山的第九山上,曾经的老朋友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是荒芜。

    蓝发老者眼睛微动,看向山巅一株赤红的无叶梧桐,这株梧桐,自从它的主人死去,就再也没有长过一片叶子。

    此时,一根梧桐树杈之上有着,一具英武的青年男子的尸体高挂,长发遮住面孔,胸前的伤口被梧桐枝杈穿过,血液流进梧桐之中,鲜活生机。

    梧桐树根处,一具脏兮兮的枯竭尸体倒在那里,破碎的衣服随意披在上面,这是一个年老的乞丐,生前当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这里。

    “老朋友们都留下了传承者,就剩我,还得多活个百万年啊!”蓝发老者不禁自嘲道。

    它是深海的妖兽,寿命比之人类要绵长许多,过去的老朋友敌人都已经在逐渐逝去,就只有他还有着不短的时间。

    在这些年,他也见过无数的天骄,但都被岁月抹杀,成功活下来的,也就只有北境的那位。

    就是不知道两位老朋友留下的传承者,能不能再进一步了。

    蓝发老者还想把目光投向北境去看看,不过一想到那位的脾气,最终还是算了,平白惹麻烦。

    东海废墟,海宫之中,蓝发老者安静立于立柱。

    中域的情景,他看在眼里,却也无动于衷,如果连这个小灾都抵挡不了的话,那么以后的大灾就更没什么希望了。

    在这平静安逸的东海废墟之下,却有着一缕缕黑气蔓延,细看之下,才发现,无数的裂缝向着海底四周蔓延。

    它们的中心,一个巨大的通道被东海废墟堵住。

    如果有人将其和中域太北古城之下的那个对比,会发现这里的破裂更加严重。

    “东海海底,这里离那一方世界还真是近啊!”一声幽远的呢喃在海底之中轻轻响起。

    ……

    中域的战场之中,奉癫之王已经轰出了三拳,每一拳,中域天境们集结阵法的后方土地,都会被刮下很深的土地。

    如今,他们后方,已经快成了一个不知多深的低谷。

    中域的十余名天境巅峰,外加百名天境,每一个的面色都很苍白,嘴角鲜红的血液不断留出,甚至有体质较弱的,已经在口吐鲜血。

    半步虚境,太强大了!

    仅仅只是三拳,但每一拳的威力,大得让人简直难以想象。

    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放弃,所有人都是咬牙死撑着,现在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阵法破了的话,没人能够挡得住奉癫之王一拳。

    哪怕是他们之中最强的太极剑山山主!

    位于最前方的太极剑山山主,也是阵法的核心,压力的最大承受者,此时他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那是之前的三拳对他身体造成的损害和后遗症。

    奉癫之王,瞳孔从数万米高的天空之上,看着这些抵死顽抗的蝼蚁,颇具有趣,脸上全是戏弄之色。

    它也想看看,这方世界的虫子们,能够接下他几拳呢?

    奉癫之王酝酿,比山岳大的拳头,再次聚集了磅礴的能量,黑光涌动,仿若一个黑洞一般,这方空间的光线都在扭曲,被吸拢了过去,变得昏暗。

    中域的天境巅峰们,都是脸色微变。

    轰!

    像是一个星球穿过云层,即将落在他们的身上。

    这如何挡的住?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金光亮起。

    这片天地,一声声诵经声响起,带着佛意,禅声,轻轻响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一朵朵金莲在天空之中飞舞,只是光芒较为暗淡,飘荡在四周,骤然一个集中,向着那中域的阵法而去。

    顿时,已经受伤不轻的天境巅峰和天境们,身子一轻,身子的难受尽数消去,一股温和的力量又从身体涌起。

    “大佛妙寺的金莲经!”喜悦的声音响起。

    中域顶尖势力,聚集组合合成的大阵,光芒璀璨。

    奉癫之王的一拳,轰在了上面。

    狂风烟尘四起,爆裂的力量充斥着这片天地,大地板块都在皲裂,就像断裂的砖石一般。

    众人都是感到身体一震,压力大增,但是,有着金莲经的帮助,让他们硬生生再次挡住了奉癫之王的攻势。

    奉癫之王微微皱眉,眼中露出一丝意外,拳头收回,看看这些虫子们,又搞出来什么名堂。

    中域这方。

    在以十余名天境巅峰为核心,百名天境辅助的阵法中央,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和尚出现。

    雪白的僧袍,一尘不染的僧鞋,光溜溜的脑袋,一身肌肤雪白,面色红润。

    这是一个俊朗的和尚。

    这名俊朗的和尚,赫然是来自大佛妙寺的金禅,此时的他金身尽敛,恢复了平凡身的样子。

    众人见到金蝉,都是猛地松了一口气,有了金蝉的帮助,那么应对奉癫之王,他们应该会更加轻松一些。

    “多谢金蝉大师远道而来了!”太极剑山的山主对金蝉致谢道。

    “不知佛主什么时候会来?”有一个天境巅峰迫不及待地向金蝉问道。

    金蝉的到来会缓解他们的压力,暂时解决挡不住奉癫之王的危急,但是,要解决根本问题,还是要半步虚境的佛主出手才行。

    金蝉是佛主的大弟子,现今他都来了,是不是意味着佛主会插入这件事了。

    所有人都是心中有着期待。

    “小僧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佛主还在大佛妙寺,不会前来,是小僧让各位失望了。”金蝉双手合十,脸色之中微微有些歉意。

    闻言,众人心中都是微微一沉,刚刚升起的希望又落下。

    金蝉的话落,一时间众人都是沉寂。

    “好了,佛主不来,自有佛主的打算,金蝉大师能够前来,已经是帮大忙了!”太极剑山山主开口道,既是安慰众人,也是感谢金蝉的到来。

    众人的脸色微缓,至少现在的情况比刚才好多了,同时,他们心中也是对金蝉表示歉意,人家大老远老冒险帮忙,自己还一副失望的样子,未免有些太过没礼貌。

    “各位不必多礼,还是一起应对这凶物吧!”金蝉微微行礼。

    众人都是神色凝重起来,一心维持阵法。

    “咦?又有一只虫子加入进来吗?”奉癫之王笑道,“不过,这个虫子肉体怎么这么纯净,应该会很好吃吧。”